乖岳剃毛叔叔的别称呼 岳粗毛

「三月八号:梦里一开始跟楚兆春逛商场。行过见到一个树叶形的锁匙扣,楚兆春买下来送给我。我吻了楚兆春的脸颊,楚兆春脸上没有笑容,点了点自己的唇,我翻了翻白眼,吻上他的唇。楚兆春压着我後脑勺子亲着我……我一身冷汗醒来。」

第二次与楚兆春亲吻,樊梦表现得较为镇定。他不再依赖肉体疲劳去脱困,而是正视问题:分析每一晚自己梦见楚兆春的原因,将他潜意识对楚兆春的感情——老天,他清醒时对楚兆春绝无半点情意,连友情也没有——一点点抿去,并把这种关系当成一种学术上的难题。

樊梦所要做的,不是忘记,而是解难。

没错,这是上天派给他的作业,只要做完这本作业,樊梦就能摆脱梦魇。这样一想,樊梦反而期待起来每一晚的梦了:他虽不是高材生(其实一向轻浮的楚兆春比他更有才华),但一向有很强的好奇心跟求知慾,这起事件反而勾起樊梦的挑战慾了。

这一天,他刚好要上学,并且会见到楚兆春。他特地提早十五分钟进入课室,所为的就是要迎面看着楚兆春进入课室。因他跟楚兆春本无交情,故只能透过楚兆春出入课室时,看清他身上的物品。而且尽量挑选楚兆春後面的座位,在楚兆春看不到樊梦的情形下,尽情打量他。

这一节课,系内的一个女生——好似叫阿Sue——必会替楚兆春找位子,且每次在同样的位置。樊梦入课室时,里面只有两三个学生,他舍去平日坐惯的位置,而坐到Sue後面。过了廿分钟,教授讲课,楚兆春便进来了。

这天,楚兆春穿着浅蓝色跟白色格子衬衫,下摆没有塞入裤头,下身穿着深蓝色牛仔裤跟Timberland浅棕色皮鞋。樊梦看见楚兆春所背着的斜肩袋是黑色的,在角落处竟别了一只很小的叶形银扣针。樊梦恍然大悟,原来他早已察觉到楚兆春袋上的叶子扣针,暗自记下,但清醒的意识没有察觉得了。

他把这线索记在一本新买的本子——是他用来专门用来记下梦与相关的事情。

乖岳剃毛 岳粗毛

楚兆春坐在Sue为他留好的位置,一坐下便自然地往後方看了一看,对上樊梦的视线。其时樊梦刚速记叶形别针的事,正抬头想仔细察看楚兆春身上的特徵,却撞上他的视线。楚兆春愣了一下,微笑,扬起手跟樊梦挥了两下,樊梦微张着口,一副傻子相,只频频点头,以表示他看得见楚兆春并回以友善之情。

楚兆春一双机灵的眼就转了转,也回首望回前方,并跟身旁的Sue谈起话来。此时,樊梦害怕起来:往日未曾与楚兆春接触,尚且梦见与他成为情人,今日却跟他有接触——哪怕只是对上视线跟点头——岂不是……

但一种忽然上涌的求知慾赋予樊梦无穷勇气:他必须正视问题,不能逃避。愈是以心理暗示自己不去想着楚兆春,其实是不断向自己提醒有楚兆春这号人物。若他真能够做到不去想楚兆春的事,那「楚兆春」三字根本不会在他心内占任何位置。

思及此,他边上课抄笔记,边记下楚兆春跟Sue谈话的片言只语。下课时,楚兆春先樊梦一步拾好东西,临走时他看见樊梦桌上放了两本笔记跟教授所派发的一张笔记,不禁说:「樊,你上一课就要用几本笔记吗?一向知你勤力,却没想到这麽夸张。」

这个多星期来,天天在梦里听楚兆春的声音,楚兆春本人却已有三个几月未跟樊梦说过半句话了。是以樊梦不禁暗暗吃惊,口齿不清地说:「嗯、嗯……是的。用来记下不同points。」其实他上课习惯把笔记写在另一本单行簿,温习起来方便一点,教授派发的笔记,他是不会写任何东西在上头的,至於另一本单行簿自然是用来记下与楚兆春有关的梦。

「是吗?」楚兆春一顿,想再说几句,Sue便推了推他的膊头,说:「喂,一起去食饭吗?」

「哦,好,要去哪儿……」楚兆春便跟Sue并肩离去。樊梦收拾了笔记,缓缓离开,他这天课不多,不用赶时间。

当晚他是怀着极不安的心情躺上床的,生怕自己这晚会梦到更出格的事。若梦到自己跟楚兆春躺在床上……

乖岳剃毛 岳粗毛

无论如何,他还是在各种猜想中,不知不觉中睡去。一醒来,就是六点半,《陀飞轮》的旋律还未响起。他拿起床头的纸笔,发觉无事可记——昨晚他一夜无梦!他用手掩着口,捂去差点出口的惊喜呼声,若此时照镜,他会发觉自己笑得嘴也要裂了。良久,他才止住冲出心头的喜悦,按摩笑得微僵的脸,记下:

「三月九号,昨晚一夜无梦。也许要治我这病的方法,便是不能避开楚兆春,尽量与他在生活中有所接触。之前我对楚兆春或许是抱有连自己也不知的情感,那大概是一种未经交往、我单方面所想像的、有关楚兆春的美好形象:他长相秀逸、八面玲珑、成绩卓越,若我与他逐步交往,必会发现他也是个普通人,甚至是有不少缺点。由此,我对他的想像与自己也不知的想望便能渐渐解开来了。」

樊梦兴奋地躺回床上,甚至幼稚地滚了几圈,像个滚沙地的小孩子。想睡个回笼觉,却兴奋得难以入睡。窝在棉被待到八点,才施施然起来。使他兴奋的原因,不只是找出问题症结,而是今天也有跟楚兆春一起上的课。樊梦打定主意要跟楚兆春攀谈——尽管他对此人全无深交的兴趣——可为了今晚的睡眠质素,他是不得不踏出这一步的。

他依然提早十五分钟上课,坐在替楚兆春找位置的女生後面,今天这一位好似叫做Shadow。教授未开始讲课,楚兆春就来了,樊梦心一喜,楚兆春这种反常正好为他提供话题,亏他之前还苦着要怎跟楚兆春打开话题匣子。

「嗨,今天你来得真早。」樊梦趁楚兆春未坐下来,先发制人跟他说话。楚兆春又呆了一下,又一脸微笑应对:「嗯,今天我是被我老妈子用镬铲来铲我起身的。」

「哈,连人家不问世事的阿樊都知道你次次上堂迟来的事。」Shadow搭话,俏生生的媚眼瞟了楚兆春一眼。楚兆春拉开椅子坐下,说:「什麽不问世事,阿樊还是系会的成员。」

Shadow平时跟樊梦没有任何交情,又是那种眼高於顶、开朗大方的女子,故不能与安静的樊梦相处得来。樊梦便说:「我这是幽灵庄员而已,哪及得上兆春的多姿多采,下年又要加入摄影学会。」

樊梦不想直呼楚兆春之名,无奈楚兆春在报上花名时,叫大家称呼他为「兆春」,而不用洋名,故樊梦不得不好似极亲热般叫他的名字。樊梦是个没什麽特色的人,故花名也很无聊,就单用姓氏,同称阿樊,系会庄员则较亲热,叫他「樊」。

乖岳剃毛 岳粗毛

楚兆春转过头来,对上樊梦的视线,他那双黑眼睛微瞪着,像见到哑巴突然开口讲话。樊梦觉得两个男人对视真别扭,便只好报以应酬性的微笑,侧了侧头,调笑:「怎麽?没睡醒,我看你由一入来开始就像做着梦。」

不,其实对樊梦而言,这一切才是梦:只有在梦里他才会与楚兆春谈天,在现实中他们甚至不会直接碰面的。但如今樊梦为了解难,反而在现实主动接触楚兆春,将梦里与楚兆春的友好放置到现实,他自己倒是一时如梦如幻的,不知这到底是梦中与楚兆春开展恋情的一幕,抑或这是一种不可能的现实。

这下子倒是楚兆春先低着头,抚弄了自己斜肩袋上的叶子别针,像在发白日梦,连樊梦也不知道楚兆春在干什麽,然後楚兆春才拉开拉链,拿出笔记跟笔,用笔杆在樊梦桌上轻敲一下,爽朗的响起咯一声,樊梦见楚兆春微眯着眼说:「我最喜欢作梦。人在梦里往往就能为所欲为,也不受道德法律约束,胡作非为之後更可以不负责任地离场,难道不好吗?」

樊梦为了解除心魔,逼自己正面迎战。这天早上出门前,他就面对着镜子,跟自己说:我等会儿要在楚兆春面前扮演角色,我要成为一个不算活泼、但应对如常的寻常男子,目的是跟楚兆春建立一种类近普通朋友的关系,我是一个应答流利的男子我是一个显得风趣幽默的男子我是一个态度闲适的男子……

於是樊梦出奇地发现他能应对楚兆春那种变幻无常的心思,樊梦说:「我不喜欢作梦。在梦中贪欢一场,现实依然冷落,又有什麽趣味?人还是应该面对现实的,我但求一夜无梦睡到第二天。」樊梦见教授站於讲桌前,就用自己的笔往讲台方向指了指,对上楚兆春的眼睛,无声暗示他该闭嘴听课了。楚兆春看懂他的意思,就转回前方了。

樊梦便趁教授未入正题,速记他刚才与楚兆春的对话,把梦笔记放到一旁,打开上课笔记,专心听课。上课到一半,教授总会放break,也就是小休十分钟。楚兆春在小休时往往会走出座位找别的一群朋友谈天——凡是系内外向的人,都是他朋友,而系内外向的人又远多於内向的人。

樊梦若不尿急,则多数不会离开座位,他正翻开了梦笔记,试图写下本天的分析,却听见有人敲了敲他桌子,他仰首,便见身旁多出一个人——是他於系内其中一个常合作的朋友,乔楚。乔楚是一个颇出众的男子,但气质太文弱了,不及楚兆春大方,且又戴着粗黑框眼镜,压根儿是个呆书生,但樊梦与他相识大半年,发现乔楚实是一个风趣的男子,只是怕生,不懂应对他人,这一点与樊梦挺相似。

乖岳剃毛 岳粗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