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湿透了:岳湿求求你们别一起上了

第二天早上是梁永大首先醒过来的,他睁开朦胧的双眼,好半天才渐渐清醒过来,然后就发现自己身下压着一个女人,稍稍拨开她脸上的秀发,一张漂亮的脸呈现在眼前,她鼻子很挺,嘴唇偏厚,显得很性感。

稍一回想,梁永大就记起昨晚的事了,想到那激烈抽插的几个小时,他一阵稀嘘,想不到自己竟跟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子发生了关系,虽然最后女孩子是情愿的,可一开始自己可是用了强,这让他一阵羞愧。

不过想到昨晚的一些细节,他又兴奋起来了,而同时,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男根还插在黎红婴的阴户中,忍不住就轻轻耸动起来。

“嗯!”黎红婴被顶得醒了过来,勉强睁开睡眼,看到梁永大正趴在她身上抽插,先是一惊,伸手就要推开他,但马上回想起一些情形,脸也变柔和起来,伸手搂过梁永大的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说:“早啊!”

“早!”梁永大反而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停下抽插,说道:“我……对不起……昨晚我……”

又亲了他一口,黎红婴展颜笑道:“说什么对不起,咱们现在这个样子互相说对不起合适吗?”

“可是,我昨晚,昨晚一开始确实没征得你同意……”

“这个呀!没事,不怕告诉你,其实我一开始就打着用发生关系来报答你的,要不然,你也不一定能得逞的呢。”

梁永大半信半疑,正想说些什么,黎红婴却一把吻住他,一阵吮吸,再也说不出话来。于是不再多想,耸动屁股,快速抽插起来。

一个小时后,黎红婴发生长长的‘啊’叫声,然后沉寂下来,梁永大现在很清醒,再不像昨晚一样胡来,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压了她这么久,肯定把她压坏了。静静地等她高潮余韵结束。

半个小时后,黎红婴呻吟一声,终于缓了过来,喘了会儿气,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对不起,你太强了,我满足不了你。”

岳湿透了:岳湿了

“没事,不射也不要紧的。”梁永大微笑道。

“饿了,我去煮些早餐吃。”说着她撑着身子爬起来,当她拔脱梁永大的男根时,发出‘卜’的一声,就像拔出空瓶塞一样的声音,她尴尬地笑了。轻拍了依然坚挺的巨龙男根一下,笑道:“都是你这个坏蛋,害得我这里好痛!”

她伸手轻抚肿涨的下体,又摸摸酸痛的肛门,苦笑一声,转身走入卧房,走路姿势很别扭。梁永大看着她又白又大的半球形乳房在走动时晃荡,还有她圆润翘挺的臀部一扭一扭的,和那带着此许水渍的黑色三角,诱得他的男根更硬了,涨得隐隐发痛。

一会儿,黎红婴拿着两套衣服出来,说:“还是先洗个澡吧,出一身汗,都臭烘烘的了,这套你先穿着吧,也不知合不合身。”

梁永大伸手接过,发现是一套男人睡衣,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没说什么,毕竟跟她也才认识,没那个资格说什么。

黎红婴看到梁永大的表情了,却没说什么,只是在进入卫生间门口时回头笑着说:“你要不要一起来?”

这句话让梁永大一阵兴奋,“好啊!”几乎跳了起来,快速跟进了卫生间,里面不大,有一个坐式马桶,和一个浴缸。黎红婴打开热水器,开始放热水,然后,就掀开马桶盖坐上去,很快一阵水声响起。

这让梁永大一阵脸红,黎红婴看见了,脸上露出有趣的表情,笑道:“怎么?没见过女孩子撒尿?”

摇摇头,梁永大不出声。

“呵呵!想不到你这么青涩,昨晚不会是你的第一次吧?”她虽然是叽笑,但一点也不令人讨厌。

“应该是吧!”梁永大迟疑了一下。

岳湿透了:岳湿了

“真的!”黎红婴声调提得高高的。

“我不信,你那么强,不可能是第一次,好多男人第一次时连三分钟都顶不住呢。”

“你跟很多男人做过?”这句话冲口而出后,梁永大就有点后悔,他偏过头,不敢面对黎红婴生气的脸。

“是的!”黎红婴声音里透露出故作不太在乎的情绪,“你应该早发现了,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在一家夜总会上班。所以,刚才我说想要用这个来报答你是真的,反正对我来说,都让那么多客人上了,让你这个恩人干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梁永大听出她话语里很复杂的情感,但他不是情感专家,在男女关系上,他只是一个初哥,他不知如何做,只是静静地站着不出声。

一时间,卫生间里气氛有些凝重,只余流水的哗哗声,似乎过了很久,黎红婴忽然说:“你要撒尿吗?”

“什么?”梁永大一愣,然后反应过来,道:“要……不,不用。”

“来吧,怕什么?我一个女孩子都当着你面撒尿了,你还怕什么?何况咱们昨晚还有刚才身体都进入对方了,还有什么难为情的?”

梁永大说不过她,只好走过去,黎红婴站起来,让出位置,却不走开。梁永大扶着男根,憋半天却没尿出一点尿来。

“来,我帮你!”黎红婴弯下腰来,圆润的臀部翘起来,柔顺的腰肢微微下弯,两个乳房垂吊下来,显得更大了,她抓着巨龙男根用嘴含着圆润的龟头吸,梁永大感到一阵酥爽,尿意反而更不见踪影了。

吮了半天,黎红婴干脆吞吐起来,看到她整个腮帮子被巨龙男根撑得鼓鼓的,脸色粉红,乳房也在一晃一晃的,当梁永大一时兴起,朝前一顶,顶到她的嗓子眼里,黎红婴立刻剧烈呛咳起来,吐掉男根,一边咳一边伸手捶打梁永大。

岳湿透了:岳湿了

梁永大哈哈大笑,也不躲,一把搂过她,让她的两只奶子贴到自己胸前,那种弹性十足的感觉让他又是一阵酥爽。

黎红婴好一阵才缓过来,假装生气,见那边浴池差不多放满水了,就跨进去坐下。梁永大这时也有了尿意,遂对准马桶撒起尿来。撒到一半,突然一只白嫩的小手伸过来握住他的男根,他一惊,尿到一半暂停了。

“喂,你这样子,会让男人不举的!”梁永大发现是黎红婴恶作剧,不满地叫道。

“不举了才好,省得总用那东西来欺负我。”黎红婴放开手,又捏了一下梁永大的屁股,格格娇笑道:“唔,你这屁股挺有弹性的嘛。”

“色女,你等着,一会看你还嚣不嚣张。”梁永大狠道。

一会尿完,就跨进浴缸,一手就去抓黎红婴的胸部,一面说:“看你还嚣张不嚣张?看你还嚣不嚣张?”另一只手探到她三角地带去,触摸她柔嫩的大小阴唇。

黎红婴格格娇笑地躲避,见躲不开,就伸手来抓梁永大的男根,用力掰弯,梁永大一声痛呼,乖乖举手投降,连叫:“轻点轻点,会断的!”

“叫你狂,现在还狂不狂?”

“不狂了,女王饶命!”梁永大求饶着,冷不丁伸手捏她的阴蒂一扯。

“啊!痛,快放手!”

“你先放手!”

岳湿透了:岳湿了

“不,你先放手!”

“啊……”

“啊……”

两人在卫生间里闹了很久,最后两人浸在水中,作对坐交错姿势,又抽插起来了。直至听到门响,两人才停下来。

“肯定是黄珊珊回来了!哦,你等一下!”黎红婴说着就高喊道:“珊珊,回来啦?”一面站了起来,扯了条毛巾围在身上,就这样走出卫生间。

一个好听的女声回道:“是,婴婴,你怎么一大早就泡澡啊?不会也是刚回来的吧?”

“不是,来,珊珊,我有件事想让你帮个忙!”

“什么忙?”

两人进入卧室,嘀咕了半天,期间几次传出那女子的惊呼声。梁永大也觉得泡得太久了,于是站起身来,拿毛巾擦拭身体,穿上那套男人睡衣,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忽闻一阵肚子响,梁永大一笑,是肚子饿了。于是站起来去厨房,翻看冰箱,拿到食材,开始煮起面来。

还没等他煮好面,黎红婴就带着一个女孩子进来厨房,她很高,应该有一米八了,足足高梁永大一个头,样貌倒也端正,只是整个人大一号,看起来很有压迫感。

“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室友,黄珊珊。”黎红婴道。

岳湿透了:岳湿了

“你好!”梁永大微笑道。

“你好!”黄珊珊也微笑着回应。

黎红婴翻了个白眼,继续道:“这是我的恩人,梁永大。”

“你好!谢谢你救了婴婴。”黄珊珊再次说道,还伸出手来,梁永大只好伸手去与她相握,发现她的手比自己的还大一些。

“那么客气干什么?”黎红婴突然抓过梁永大另一只手,扯过来按向黄珊珊的胸部,黄珊珊惊叫一声,躲了开去。

当梁永大在不好意思之余,心里一阵悸动,刚才的碰触,让他发现黄珊珊的胸部很大,比黎红婴的大,弹性也比黎红婴的强。不禁升起一种干她说不定比干黎红婴还爽的念头来。

不过这一恶作剧,倒是缓解了两人初次认识的尴尬,黄珊珊道:“你在煮面条啊,多煮一些,我还没吃早餐呢?”

黎红婴毫不避讳地从背后搂住梁永大,把头伸到他颈窝边,道:“你会不会煮啊?别等会儿吃不了,大家都饿肚子?”

“别小看我,我都煮了好几年了,不会煮早饿死了。”梁永大道。

“我看梁大哥的样子就很会煮,闻一下,这香味,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黄珊珊道。

“我看你是瞧着梁大哥要流口水才是真!”黎红婴道。

岳湿透了:岳湿了

“疯丫头,你都快成树獭挂在人家身上了,自己吃相难看,有什么资格来说我?”黄珊现道。

“瞧,你自己都没否认看大哥流口水吧?说明你早心怀不鬼。还有,什么梁大哥,梁大哥的?你比人家大,好吗?也不知羞?”黎红婴道。

“你不是也叫人家大哥?你还比我大五个月呢?凭什么你能叫,我就叫不得?”黄珊珊道。

“错,我叫他大哥不是因为他比我大,而是他名字里最后一个字叫‘大’,所以叫大哥很合适啊!”黎红婴道。

“那我更能叫他大哥了,你比我大五个月呢?”黄珊珊道。

“别老把五个月挂在嘴边,咱们是同一年好不好?”黎红婴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