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实发展_教练技术扮演仆人含义岳发展

夜,依然那么静,似乎感受到某种神秘力量在周围弥漫,连那些昆虫小动物都躲了起来,不敢发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梁永大慢慢苏醒过来,朦胧中觉得呼吸很是费劲,像是被重物压着,他以为是蛇毒发作所致就没多想,渐渐地清醒了些,才发觉自己被一个人压着,心里生气:“我都伤成这样了,谁这么缺德压我?”

他想推开这人,入手却温润柔软,一惊,终于清醒过来了:“不是……这是女人?”

更衣室透出的灯光让他认出她来,“这不是学校的俞小欢老师吗?她怎么……我……”梁永大有点懵,跟着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酒气,“她喝酒了,怎么喝这么多酒?平时多斯文的人啊,怎么可能……还有,她怎么趴我身上来了?啊……”

终于发现两人交接的状态,梁永大大惊,“这……要是……不得了!”他不敢想那个后果,就想先离开再说,身体刚一动,一阵快感闪电般从男根处传入大脑,轰地一下大脑当机了,超乎想像的奇妙快感首次出现在脑中,一下子让他失去了思考能力。

身体的化学反应迅猛发展,肾上腺素不停飙升,男性荷尔蒙快速溶入血液,战胜所有惊惧,也掩盖了一切理智,动物本能占据了绝对上峰。梁永大此时只想耸动男根,索取更多的快感。

他双手上伸,很自然就抱在俞小欢纤细的腰肢上,触摸到她光滑柔软的皮肤,连指尖都似乎在欢叫,浑身更是充满了力量,腰部用力,很轻易就把重达八、九十斤的俞小欢整个人顶得一跳一跳的。

顶了一阵,欢快感让梁永大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在微微发颤,他踢掉还套在脚上的裤子,抱紧俞小欢,微一使劲,就翻了个身,轻巧得就像抱着的是一个充羽枕头,而且这个过程中两人连接处竟也没有稍稍分开过呢。

人在上面,动作就更施展得开了,梁永大用膝盖轻顶俞小欢双腿,把她两腿分开得大大的,自己趴在她两腿中间,脚尖撑在地毯上用力,一顶一顶,把俞小欢带得整个人往前一耸一耸的,不停地向前滑去。他忙伸左手穿过她后脖颈,按住她的肩膀,才把她稳定住。

如此大动作折腾,俞小欢渐渐地也苏醒过来了,可能朦胧中以为是丈夫在跟自己在做那事,就伸手搂住男人的腰,闭着眼睛承受这激烈的冲撞。心中也有点疑惑:今天怎么这么厉害了?

作为新手,梁永大不懂技巧,既不会照顾对方的感受,也不会控制自己的冲动,像个不知节制的孩子,一味地贪图享受,猛冲猛撞,怎么畅快怎么来。又像个开足马力的打桩机,‘咚咚咚’一阵冲撞,兴奋得全身发热,汗水不停往外冒。

上实发展_岳发展

这一阵冲击竟持续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而且还没有减慢或停下来的迹象,前所未来的刺激让俞小欢攀上了从未到过的顶峰,她觉得自己被一股龙卷风一下子吹到了万里高空,飘摇忽忽,就像坐过山车或崩极,一下子失重,欢快得快要窒息,很刺激却又很危险。

她觉得这已经是欢快的顶点了,不能来更多了,再来就受不了啦!

可是梁永大此时宛如一只牲口,一只大蛮牛,有力又不讲理,粗暴又野蛮,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动作不但不停下来,反而更快更用力了。

俞小欢的表情已经由欢快变成痛苦,她忍不住叫道:“老公,停一下。”

“咚咚咚……”梁永大埋头冲撞着。

一会儿,她又叫:“老公,停,我受不了啦!”

可那个男人依然在不管不顾地冲击着。

“痛,停下,快停下!”俞小欢气得猛打梁永大的肩膀。

不顾汗水直冒,梁永大脸上表情除了欢畅,还带了一丝疯狂的味道,咬牙猛冲,誓要达到自己的顶点,大有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样子。

“停下,够了,停……求你了……啊……”俞小欢最后口中只能发出‘啊唔哦’等助语词,鼻子里哼哼,她又到欢乐的顶点了,而且那持续不断的刺激,把她顶在最高点一直下不来,她的神智渐渐地模糊了,最终长叫一声,昏了过去。

“咚咚咚……”梁永大抱着俞小欢的腰还在冲击着,并且冲击得更快更用力了,仿佛要把她捣得粉碎,又狂顶了一百多下,梁永大才大吼一声,紧紧地抱住俞小欢,整个人像癫痫患者般抽搐了好一阵子,最后全身一松,才像只空麻袋般趴在俞小欢身上,疲累潮水般涌来,让他很快就睡了过去,当然,他也没把男根退出俞小欢的身体。

上实发展_岳发展

……

等梁永大再次醒过来时,天已经朦朦亮了,他脑中闪出第一个念头是:“糟了,我还没去开门呢?”

翻身就要跳起来,冷不防发现自己全身光碌碌的,一惊,“这是怎么了?”,他脑中闪出一些模糊的影子,似乎昨晚与一女子发生了关系,他甩了一下头,暗想:“不可能,我都没有女朋友,怎么跟女子发生关系?大概是又做春梦了吧!”

作为血气方刚的男青年,梁永大性幻想不少,也做过不少春梦,也就不多想了,此时加紧时间去开大门才没错,不然要挨主任骂了。也没空管自己为什么脱光衣服睡在这里,匆匆穿上衣服,就跑出去开大门。

见大门外并没有站着等待上班的职工,梁永大松了口气,他拿菊花手机看时间,六点十五分,暗道:“还好,没有睡过头!”

上夜班,按规定不能睡觉的,虽然平时他偶尔也打个盹,但都调了闹钟,从没像今天这样差点睡过头的。一边庆幸,一边做着早上的工作,开课室门窗,关掉路灯,打扫保安亭的卫生等。

忙忙碌碌,熬到下班回到家,一个狭小的出租房,梁永大像往常一样烧水洗个澡再休息。很快水烧好了,脱衣服洗澡,洗了没几下,他突然整个人定住了,低着头怔怔地望着下体出神,眼中露出吃惊的神情。

“怎么这么大了?”梁永大脑中冒出疑问。

原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男根比以前粗大了很多,足足大了一倍有余。就好比以前是小番薯,现在却变成了大萝卜,看起很十分陌生。

“要是硬起来会有多大?”

想到这个问题,他忍不住用右手套弄起来,不一会儿,他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男根,只见一根粗长的巨物连在他的身上,与他身体其它部分不成比例,就像把成年人的男根安到一个小男孩身上一样怪异。

上实发展_岳发展

他用手量了量,一只手掌抓不过来的宽度,两只手前后抓在男根上,竟还有一大截露出来,这也太大了吧,女人那里能塞得下吗?也只有小电影上见过外国男人有很大的男根,不知自己的与之相比怎么样?梁永大觉得还是自己的要大一些的。

等等!一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梁永大惊叫起来:“不对,昨晚我不是被毒蛇咬了吗?还很严重的,我是要跑去医院的,最后不知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早上怎么就不穿衣服睡在课室里了呢?这太奇怪了!”

他抬手看看,手掌缘确实有两个被咬的牙痕,但除了牙痕,其它部分一切正常,牙痕证明这段记忆是正确的,只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莫非这是蛇毒的作用?”梁永大看了看巨物般的男根想道:“不行,我得去医院看看。”也不洗澡了,擦干身体,穿衣出门而去。

医院里人山人海的,挂号的,侯诊的,交费的,拿药的,简值挤都挤不过去。梁永大好不容易挤到挂号台,护士长相尚可,只是没有一点笑容,也许是面对的人太多了,脸上的肌肉都笑僵了,变得脸上表情僵硬。

她冷冷看了梁永大一眼,问:“挂什么号?”

“挂……我也不知道?”梁永大这才突然想起,自己这算什么病,只知道医院里有外科内科的,自己这是外科还是内科?

护士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不少,她没什么表示,很快问道:“你什么病?”

“我不知道?”梁永大道。

“那么哪里不舒服?”护士问道。

“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梁永大想了想,说道。

上实发展_岳发展

“那你因什么来医院的?”护士还是僵着脸,显然这还是她见到过的情况。

“我是因……”梁永大突然不好意思开口,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下小腹下。

“什么?”护士问。

“是下面……”梁永大觉得自己脸都开始发热了。

“哪里?”护士在梁永大不好意思的指示下,探头望了一下,然后明了,开始在电脑上录入,一边说:“挂皮肤性病科吧!”

“什么皮肤性病的!”梁永大惊了,连忙摇手阻止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性病。”

“那你是不是要看下面?”护士指了指,脸还是僵着的,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搞得梁永大自己都不好扭捏了,他提高音量说道:“是,但我没有性病,我只是那个大了!”

“好,知道了,挂皮肤性病科吧。”护士说道,“是不是性病,男性生殖的问题都是挂号皮肤性病科的。”

“好吧!”梁永大这才答应下来。

挂了号,在皮肤性病科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算轮到他。到了诊室里面,医生是一个长相和蔼的中年男人,这让有点紧张的梁永大松了口气,但转眼看到站在医生办公桌边上的两位穿着白大挂的年轻医生时,他的心又提起来了,因为其中一个是女孩子。

大概注意到了梁永大的表情变化,中年医生笑道:“别紧张,他们虽然是实习医生,但他们只是观模学习,诊治的事情是由我负责的,放心,我从医已经二十多年了,一般的病还是很有把握的。”

上实发展_岳发展

见梁永大还是很拘束,中年医生又道:“医生眼里只有病情,没有男女之分的,而且我们都受过专业训练,包括保守病人的隐私,你大可放心说出病情,这样我们才能更好治好你的病啊!”

梁永大心里一阵挣扎,最后心中一横,反正都来到这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怕什么?于是情绪也稳定下来了。开始配合医生的诊治,中年医生问了一下病情,梁永大把昨晚被蛇咬到今早发现男根变大的情况说了下。

中年医生看过了梁永大手掌的牙痕,又要他露出男根看一下。梁永大这时迟疑了,看了看那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女实习生,一咬牙,还是脱了裤子,把自己的男根露了出来,包括中年男医生在内,几个人都发生了轻微的惊咦声。中年医生戴上手套,检查了下,又示意两位实习生也检查一下。

一边向梁永大说:“实习医生的培养是很有必要的,不然就没有新的医生了,麻烦你配合一下,放心,不会影响你的病情的。”

年轻男医生检查时倒没什么,到年轻女实习生检查时,也许是心理作用,梁永大觉得她的手摸到男根上就像有轻微的电流刺激到男根上,使得男根迅速充血鼓胀起来,比刚才大了一倍有余的巨大男根,让女实习生看得惊呆了!握住男根好半天不动,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异常,就一缩手,羞红着脸躲到了一边,却还是不时拿眼瞄过来。

梁永大也觉得脸在发烧,男根硬得像铁棍,越想要它软下来,它反而越硬。年轻男实习生假装镇静,中年医生则微微一笑,然后就涛涛说了一通话,并让梁永大穿上裤子。经中年医生这一通专业术语的洗礼,梁永大听不太懂,但经这一分心,男根才慢慢软了下来,少了许多尴尬。

又去化验了血液,折腾到中午十二点,梁永大才从医院出来,手里除了化验单与一小瓶药,再无余物。中年医生的话还在他脑中回响着,他却还是将信将疑,“正常?都这么大了,还正常?”

中年医生说:“检查表明你身体机能一切正常,至于说男根变得这么大,虽说是大了些,但这样的例子在医学上还是有不少例子的,先观察吧,有什么不舒服你再过看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