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大宝贝乖叫得再大声点啊哦人你好:市长文

“喜欢我么?嗯~?”那一声嗯字绕的那是一个百转回肠,末了尾音还微微上挑,带着某种说不清言不明的魅惑,听得虞佳瑞心都酥化了,小穴里又咕嘟吐出一包蜜液。

混…蛋啊,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虞佳瑞想,谁有心思回答啊,她死死地咬住下嘴唇,不肯说出一个字,她怕自己张开嘴,吐出来的就是破碎的呻吟。

“不喜欢么?嗯?”男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徘徊,得不到满意的回答,手下的动作更是加重了几分。

原本漫不经心抚摸着她小乳的手往硬挺的乳尖上不轻不重地一揪,“啊!不…”虞佳瑞被弄得浑身一抖,控制不住的叫喊一声,声音都变了调。

男人的动作并未因此停下,另一只手顺着腰腹钻下裙摆往下,伸入两腿间那层薄薄的布料覆盖的地方,修长的手指犯罪般戳刺着敏感的小穴入口,却不进去,在入口处若有似无的用指腹打转,十足十的挑逗。

“说话啊,喜不喜欢?”男人犹在不依不饶的追问。

虞佳瑞被逼的眼角处都飘起淡淡的红晕,腰软的像一团泥“嗯…喜…喜欢…我好喜….”虞佳瑞退无可退,红着脸小声小声说。

她话还没说完,男人热烫的性器已经挺身进来,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缓慢而坚定。湿哒哒的蜜液从两人下身紧密相连的地方流下来,在床面上留下一滩水渍。

巨大的空虚终于被填满,虞佳瑞被快感冲击得说不出话。随后,她看到男人低低地俯下身子,两片轻柔的嘴唇贴到了自己唇瓣上。不同于下半身的猛烈与急迫,男人的吻隐忍而绵长,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巨大的深沉的爱意。

“阿虞,你逃不掉了。”她感到有人在床边一直这样静静地守着她,在困倦的睡意沉沉来袭之前,她听到那个声音这样说。

市长大人你好:市长文

……

! ! 做春梦了?嗯还是个梦中梦?

虞佳瑞从床上惊醒,看着湿了一大片的内裤欲哭无泪。

想起梦中的男主角的脸,虞佳瑞嗷的一声扑进枕头里,用被子蒙住头,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

陆商越。

陆商越。虞佳瑞忍不住在嘴里多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明明是很普通的名字,但是一带入那人的脸,这个名字也变得分为好听起来。

你的学生时代一定有这样这样光芒万丈的人,他们是老师的宠儿,青春期懵懂少女的怀春对象,穿着白衬衫也挺拔如玉,他们闪闪发亮,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

在虞佳瑞的学校里,这样的他们,就汇聚成了一个名字:陆商越。

古人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虞佳瑞觉得在学校众多的歪瓜裂枣中,唯有陆商越才能担得起这句话。

市长大人你好:市长文

不同于半吊子的艺术生虞佳瑞,陆商越作为学生会会长,真真切切做到了如他那钟鸣鼎食之家沉稳自持,洁身自好,成绩雷打不动的名列前茅。

虞佳瑞将梦境里发生的事快速地总结了一遍,然后在心里自己跟自己说:“可以啊,虞佳瑞,连男神都敢肖想。”

大早上坐在床上神游的下场就是踩着学校早上关门的时间被堵在校门口。虞佳瑞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她这会儿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和那些慢悠悠走过来的人站在一起。扣分不说,而且今天考勤的人是——

“是陆商越!”两个精致妆容,手腕上珠串叮当作响,校服裙裁剪到大腿根的女生叽叽喳喳。

来人身姿修长,左臂佩戴着学生会专用红袖章,外套里是干净的白衬衫,他的目光扫过迟到的人,眼神落在某处停顿两三秒,小幅度地皱了皱眉,然后开口,声音清冽如珠:“排队过来登记,班级和姓名。”

虞佳瑞听到面前那两个叮当作响女生压抑不住的兴奋尖叫“他刚刚看的是我吧!!”“别瞎说,明明是我。”

切,我以为他刚刚看的是我呢。虞佳瑞想。

陆商越看过来的时候,她承认自己心跳慢了好多拍。

一点点燥热慢慢爬上脸颊,今天的陆商越衣冠楚楚,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昨天梦境里他清秀结实的胸膛,紧实的小腹,再往下是……

虞佳瑞心里一空,赶紧对自己说,停,别再脑补下去。

市长大人你好:市长文

陆商越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我……”虞佳瑞说不下去,脸颊又开始燥热起来。陆商越不认识她,但是虞佳瑞不想以这种方式让他认识。

“哎呀,一看小姑娘也不是那种经常迟到的,要不给我个面子,放了?”一旁的男生笑的阳光,勾住陆商越的肩小声说,末了冲虞佳瑞眨眨眼.

陆商越抬眉看向她,对视。

虞佳瑞想了想,顺着小哥哥说的,歪头一笑。

她生的好,笑起来软软的。尤其是一双桃花眼,平时不说话自带笑意,一笑杀伤力更大。

然后她听见陆商越声音:“不行。”有些急躁,像是在压抑什么。

紧接着本子和笔近乎粗暴地塞给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虞佳瑞感觉陆商越把东西塞给她时,手往她胸前按了按。一瞬间,虞佳瑞感到胸前的小花蕾就硬了起来。

她赶紧写完扔给陆商越,更不敢抬头看他眼色,像是火烧一般飞快地跑了,陆商越说了什么也没听。

男生很是不解:“哎~她跑这么快做什么……”陆商越站在原地不动,看向她跑去的方向,眉眼清淡冷艳,像极了一幅意蕴绵长的水墨画。

半晌,他搓了搓手指,上面乎还保留着某种触感。

市长大人你好:市长文

晚上是一年一次的校艺术节晚会,学校提供了最豪华的礼堂使用。

陆商越作为主持人站在舞台候场处,他穿着一身藏蓝色西装,精雕细琢的眉眼,气质冷冽又锋利,引得同样侯场的女生们偷偷打量他。

他未必没有察觉,却是紧盯着台上的舞蹈美人。

女孩卧于地面,一如冬眠的蝴蝶,慢慢苏醒。起身,柔韧的肢体均匀伸展,轻柔如纱。渐进,单脚站立,身体伸展画弧,露出凹凸有致的娇媚曲线。双手高举过头,微拢,捻指,指尖开出一朵端庄的青花。

这是第二场的舞蹈加音乐独奏。跳舞的女孩众多,他却只看见了一个。

陆商越表情不变,眼神却有些飘忽了。

“怎么?我们佳瑞妹妹好看吧”朋友宋子阳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笑的不怀好意“听说早上你不近人情登了她名字?”宋子阳是典型的仗着家世显赫不学无术,他暧昧的笑笑:“身娇体软,操起来一定很……”

他的话没能说完,陆商越冷冷的一瞥逼得他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陆商越说:“嘴巴放干净点。”

宋子阳耸耸肩,“真动心啦,那你可要抓紧了,佳瑞妹妹可是人气很高哦。”

诚然,虞佳瑞跳舞不一定是最好的那一个,但确实最引人注目的。当她那张脸投影到大屏幕时,不少男孩子都在悄悄打听她的名字。

“没有的事。”陆商越撇开眼,不想深谈。宋子阳呵笑了一声:“得了吧,别人不了解,我认识你十几年还不清楚吗,衣冠禽兽,藏得够深啊。”

市长大人你好:市长文

陆商越不接话,台上的女孩们谢幕退场,他缓缓走上台前。

——

呃,不知道这样写会不会太啰嗦。有什么意见都在留言提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