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放荡勾人h岳的叫喊: 岳颤抖

夜沉静。梦中,慕曦月的梦境总是缺少不了那些油腻腻的食物和甜食,此刻她正与它们在打交道呢。而就这样沉浸梦中的她,外头是她不知道的情境。

梦外,孤煞君用了术法得知她的位置所在,悄无声息的走入房里恰见她熟睡的正香甜。

离床侧不远的矮桌上蜡烛未燃尽,柔柔烛光撒在她粉嫩的脸蛋。此时的她映着烛光的脸上很甜美,看的孤煞君迷了心神。他摸了摸她的发丝,觉得触感略带点湿意。知道她想必是刚洗完没多久,洗完澡後的她也别有一种风情。

女人每当洗过澡之後,脸上总是有一种平常看不到的朦胧美,正如慕曦月现在这般。

此刻,孤煞君这才彻底端详他朝思暮想的丰腴玉人儿。女子正闭着眼,秀气琼鼻,樱唇粉嫩,丰腴软嫩的娇躯,可爱满表的稚气脸蛋。看着看着起了坏心思,他伸出手,拇指沿着她脸颊滑去,滑嫩的触感让他不禁轻捏了捏。

继而视线往下,他仍不满足的将手向下轻移,来到了她起伏的胸口上。斜襟口因为她胸前的两玉团子敞开了大半,露出了抹肚布料引人遐想。

岳的叫喊: 岳颤抖

大掌停在此处几秒过後,幽冷的眸子黯了下,视线转移至她唇上。

慕曦月此刻的梦映着的是她追着油鸡腿跑,她无意识的伸出小舌舔过唇瓣。此画面映在孤煞君眼中,一把慾火迅速从此油然而生,猛一低下头的他毫不犹豫的直接攫了她的唇。

(唔……鸡腿怎麽一直主动往我嘴里塞?刚刚不是一直逃跑吗?)

不能呼吸了!脑中浮现缺氧的警讯,慕曦月从梦境中挣扎的下一秒蓦然睁眼。

怎麽可能?是他?唔……。慕曦月发出一声孱弱的嘤咛,随之孤煞君也睁开了眼儿,迅速的松了唇,一脸淡然的看着她好似什麽事都没发生。

「小娘子,想我了吗?」低柔语气说完,孤煞君爱极了她这样呆愣的反应,骨节分明的修长十指用力相扣着她十指,低头又坏心的强吻了她。

岳的叫喊: 岳颤抖

孤煞君细心的舔了舔她两片唇瓣。慕曦月挣扎的扭了扭头痒得不得了。「不要……好痒……你放开我。」

然而这麽好的机会他怎麽可能放过呢?他恶意的轻咬了她上下唇皮,用着诱哄语气道:「果真是想本座了不是吗?嗯?瞧你……迫不期待了?」

「我才没……唔!」感受到他长舌猛烈的攻势,被它恶意的来回吸吮追逐缠绕口中,过没多久慕曦月被吻得迷了心智,舌头像是要融化了一般又麻又痛,杏眼微眯,口里不断的喊说:「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不要吃我的舌头……我感觉不到了呜呜。」最後一句她像是拚了最後一丝力气,很明显的带着哭腔,唇角混合着你侬我侬的津液流淌了出来。

真是可爱极了!孤煞君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满足,如她的愿松了唇,但也只是暂时给她休息的时间罢了。

如今他打的邪恶如意算盘还等着兑现呢!

岳的叫喊: 岳颤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