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肉NP现代请师父责罚规矩鞭子文:带肉文

这是一个满身槽点,脑电波有问题的蛇精病“少年”视角。

木之彦痴迷崔府君,在两界可谓无仙不知无鬼不晓。奈何崔判过於腼腆(?),心里欢喜(?),面上却迟迟不肯接受(?)自己的爱意。屡战屡败後,木之彦觉得自己虽有颗稚子之心,但极有可能是表达方式过於奔放导致失利,需要及时改变策略!於是到好友长乘家想把这个世界性难题探讨一番。

在木之彦滔滔不绝地表达了自己“貌美如花,性子温婉,法力高强,珍宝无数……”等诸多崔府君无法拒绝的优点後,长乘表示木之彦应该是用错方法了。然後便起身穿好制服上班。顺便利落的把还出於“英雄所见略同”思考状态下的木之彦扫地出门。

……对!看看长乘就知道了!虽然在人界当个不起眼的小片警,可是追他的人一把一把。难道真应了那句,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

嗯……想想也是哈!崔子玉,地府首席判官,六级公务员。每次见到他,自己一颗心就不受控制地砰砰乱跳,几欲溺毙在他扑面而来的“职业精英”气息中!

反之,要是自己也成为了事业型男,子玉一定会再次(?)拜倒在他的魅力之下,不可自拔!!!

木之彦顿悟。

离引渡司正式工作人员考核期结束还有一天。

考试内容:七七四十九天内,自主引渡四十九缕魂魄到地府。

木之彦引渡魂魄数:四十八。

带肉NP现代文:带肉文

如果不是考官拒绝承认他擒来的一百五十六只魂魄,提醒他“引渡”与“擒”两者本质不同,原先成绩作废的话。木之彦觉得自己的时间不会这麽紧迫!

能不能当上地府公务员,进而升职出任引渡司司长,赢娶崔府君,从此走上仙生巅峰!────成败,就在此一举!!

手下的风灵传来消息,说发现一只被缚住的魂魄,该魂魄周身并无怨气,大抵是生前心事未了,这是最理想的超度对象。木之彦在暗中观察了一番,表示非常同意!

那麽,就让我会会这位“关键先生”吧!於是在魂魄罗正泽面前显出了身形。

“喂!你!那个坐路边的,白T恤,卡其色工装裤的!别装没听见!”木之彦发现那魂魄对他的招呼没太大反应。唔,对了,公务员考试丛书上好像介绍过,这类灵魂由於人看不见自己,无法沟通,时间一长便会有自闭倾向。

木之彦大摇大摆地走到魂魄身边蹲下身,和他目光持平,说道:“我喊你呢!看你这样,困在这里也有段时间了吧!是不是有心愿未了?我能帮你哟~怎麽样?!”

那魂魄前面还没什麽反应,听到“心愿”两个字事,“咻”地站了起来,眼里充满疑问。无法,木之彦只得又站起来,耐着性子解释:“你一定无论怎麽走,也无法走出某个范围吧,只要超过,便又回来了。这代表你被缚於此地。而原因,则是你还有未完的心愿。”

那魂魄迟疑地问道:“你能让我离开这里?”

“以我的修为,自然没问题~!我可以为你塑一具肉身,今夜就带你去了结心愿。”这人呆呆的,很好哄骗的样子,“不过,施法塑新肉身,带你脱离这里,会消耗我大.量修为!所以你有没有什麽补偿给我的啊?看你落魄成这样,家里一定没烧钱吧。算了,就不计较那麽多了,你生前有没有什麽财产没处理的?”考试挣钱两不误,木之彦觉得这个决定非常正确。毕竟他就快是有“家室”的男人了。不光要展现自己事业心的一面,还要体现自己有经济头脑!当然,没钱也算了……前面四十八只,也不是每只都有钱。现在嘛,考试第一。

不过这人也想太久了吧?

……我擦,这傻大个儿竟然在出神!浪费自己口水!

带肉NP现代文:带肉文

木之彦气结,声音又提高了个八度:“喂喂喂!!到底想好没?我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啊!”kuso!

那魂魄注意力终於被他唤回,表示只要能完成心愿的话,自己生前的积蓄和房产都归他。

木之彦立马又得意起来,和他拉扯了几句,语重心长的端正了魂魄企图(?)“死而复生”的想法。

然後直冲菜市场买了一斤鲜藕;去花卉市场买了几支荷花;顺路又在杂货店买了瓶昆仑山矿泉水。带着战利品兴冲冲地溜达回去了。

不是吧……这男人怎麽这麽爱发呆啊!自己叫了好几声都没反应。看他那副沈思的样子,一定是和心愿有关。木之彦突然有点想知道今晚他要用肉身去了什麽愿望了。虽然参考书上有说过,引渡人员在工作时,不应该和引渡的对象有太多私下交流。但是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自己绝对不是什麽好奇心作祟!这是在保证晚上任务顺利完成!万一他是要去复个仇什麽的,责任都得自己担着!对!就是这样!

YOOOOOO!没想到这男人也喜欢男人!不妙~~自己更想知道他们的故事了-3-

哼!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查?借着塑肉身施法的间隙,木之彦召来自己的风灵,用念力嘱咐它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这男人的生平给挖出来。

为了报复这男人的嘴闭得像蚌一样紧,化肉身的时,木之彦故意让他裸着个身子。哈哈哈哈哈!还是自己提醒他才发现!看着他窘迫的样子,木之彦在心里笑到打跌!太呆了!!不过,他身材真好……不不不!!还是子玉的身材才是最好的!摒除杂念摒除杂念~~~别想肉欲的东西!想点物欲的。对!叫这男人带我去看看我未来的房产!

说走就走,待男人指完方向,木之彦使了个法术,瞬间便移到了屋内。

“我勒个去,这是积了多少年的灰啊!不行,要打扫一下,子玉来得给他留个好印象……”这房子地段好采光好,小是小了点,重在二人世界够温馨。嗯,子玉看了一定会夸我能干。想着一挥手,屋子下一秒已经焕然一新。木子彦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眼光。说不定在人间投资点房地产生意什麽的也不错……

“这身体……我能抽烟吗?”

带肉NP现代文:带肉文

木之彦被男人打断了思考。啧!果然是闷骚男~!他简直是掩耳盗铃嘛!哎哟,大家都是男人,何必找吸烟这个借口试探身体的禁用范围。这麽久没见情人,好不容易有机会去。你当我弱智麽!

“抽烟?你太小看我的本事了!不光可以抽烟,还可以做爱做的事哟~~~~!”木之彦一脸“大家都懂得”的表情坏笑,右手麽指食指捏成圈,左手食指在圈中猥琐的抽插。

男人被自己说中,掩饰尴尬(?)地扶上额头。看!这就是作的下场!算了,玩笑不开了,要告诉男人一些注意事项。然後顺便问问他以後的打算。毕竟就算被超度,去了地府,还得勾功过,等轮回。看着男人一脸迷茫,就知道他对这些完全没认知。指导一下他,也算自己行善了。

-_=#尼玛,这男人神马眼神!他不会以为我是在用自己的经历来“言传身教”吧!木之彦,太乙真人门下弟子,居然要一个前途未卜的孤魂同情……简直是逼人爆发啊啊啊!!

“那你去地府当什麽实习引渡员做什麽……”

还没爆发完,这男人居然问到了重点。木之彦想着子玉那张充满男人味,坚毅的脸,立马一脸羞怯:“为了爱,不存在~是真男人就应该为爱勇敢的下地府!”

“……”

看着男人羡慕得都无话可说了(?),算了,饶过他吧,居然知道绕弯提子玉来灭我火气。今晚就额外福利,给他们一点二人空间吧!木之彦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开始时准备隐身偷窥什麽的。

随着男人出门,他居然真的买了包烟,还装抽得很爽的样子……简直欲盖弥彰嘛!他额头上只差没写一排“今晚我要去打炮!”了,幼稚!木之彦鄙视之。双手枕着後脑,无聊的四处打望,我擦,那边有个脸上表情扭曲的男人一路往他们冲来。不过他看不见自己,明显是朝隔壁这只去的。得提醒一下!“喂喂喂!!!前面有个比你表情还狰狞的人向你冲过来了!11点锺方向!别是你那个什麽他吧──”

得!果然是一对奸夫!真够肉麻!那个温柔给人擦水迹的男人还是几分锺前的傻大个儿吗?

随即便被警示了一眼。算了,约炮中的男男都是不可理喻的,木之彦自觉地退後几步,给他们足够的相处空间。天啦喂!这才聊几句,就要去车上“坐坐”了!再久点就是“做做”了吧?!木之彦默默在心里给那个陌生男人打上“急色男”tag。如同这边这个“傻大个”一样。不管了,反正今晚是跟定这两人了。木之彦脸皮极厚的跟着他们上了车,观赏着两人车里的眉来眼去,心里有些不顺了,尼玛,阴阳两隔的人都可以进展成这样,哪天子玉才会克服他的羞涩(?),勇敢的和自己来上一发?!真不想当千年魔法师啊~~~看吧,我就说吧,两人下车就直奔急色男的家,进了屋就开始做邪恶的事了!木之彦没个正形地靠在门外,第一次觉得耳力太好不是福!妈蛋!鼻孔湿湿的,什麽东西流下来了?用手一抹,我去,居然流鼻血了!正好风灵送来了记录傻大个生平的册子,木之彦先随手撕了一页,往鼻孔里一塞,挥退风灵,在激情的呻吟声中,开始翻阅起册子来……

带肉NP现代文:带肉文

唉!傻大个真是个傻的,急色男应该叫渣男比较准确!等他死了,落到自己手里,一定不给他好果子吃!木之彦正积极地脑补各种刑罚时,傻大个出来了。看他一脸平静,牵挂已断。

清了两声嗓子,问道:“完了?”

“嗯。”

木之彦突然有一丢丢的心软,尽量温柔地说:“我现在就超度你,你把眼睛闭上……”右手剑诀,在傻大个的额头隔空画出道金色的符籙,“去了下面自然有接引的人。在下面若是有事,就来引渡司找我,我姓木,字之彦。”

男人闭着眼,应了声“好”,渐渐消失在光芒中……

木之彦并没有回地府。

四十九缕魂魄已齐,代表他现在已经是正式引渡员了,本来该欣喜的,此刻心里却有点闷闷的,木之彦决定再去傻大个房子看看。

一个人就这样无声地消失,心爱的人却不知道……看着满是傻大个生活痕迹的房间,木之彦挥手消去所有家具……

“之彦,既然考核通过,何以未去引渡司报道?”身後响起了某人充满磁性的声音。本来有些焉焉的木之彦双眼一亮,满脸通红地转过身,“子……子玉,你来寻我了啊?”

来人正是地府主掌生死簿的判官──崔府君。太乙真人曾嘱托他代为照看四处闯祸的爱徒。之彦惹祸的本事,真是眼睛一刻也不得离。这孩子心性略为跳脱,经常说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最近又兴起了考引渡员的念头……

带肉NP现代文:带肉文

“子玉~这是我挣的房子……我现在有工作也有房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该把关系定下来了?”木之彦害羞地低头,两手不停搅弄衣角,等待崔子玉的回答。

“……………………随我回去吧。”崔府君一手负於身後,转身打开阴界之门,淡然离去。

“等等我!!子玉!!别走那麽快啊!!!我们先定下爱称吧!我可以叫你阿珏吗?或者大郎也行啊!……”

木之彦追着崔府君匆匆而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