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等不大学生应该怎样弘扬抗疫精神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惹火皇上了呢……我叹了口气,蹒跚地往前走,然後打了个冷颤。刚刚出来的时候忘了添衣,现在又冷又痛,好想睡觉……老天爷你好狠心,居然这样对待你纯真可爱又善良的——好啦好啦,不说就不说,你也不用打旱雷吧!

皇宫内静悄悄的,除了远处侍卫巡逻的人影,我什麽人也看不见。啊,不对,面前就有一个。

正走过来的是我的贴身侍女,名叫澄樱。名字虽然很漂亮,可是人一点也不优雅,还常常出言顶撞我。

「诶?」澄樱一看见我,眼神便变得很奇怪。

「澄樱,我知道我现在脸色很苍白啦,你也不用像见鬼那样吧?」我有气无力地说。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澄樱走过来扶着我,问:「娘娘,您不是要承恩吗?您不是闹脾气了吧?」

「那个啊,做完了啦。」我双眼迸出光芒:「你没看到而已,皇上真的好帅好帅!身材也超级棒的!啊……现在想起来我都快喷鼻血了!」

「您已经在流了。」澄樱冷冷地吐糟。澄樱看着我摸了一下鼻子然後傻笑的模样,又问:「要是皇上真的那麽好,那您干麽要故作清高走出来?您觉得皇上会追出来吗?」

「拜托,我才没有那麽天真好不好?」我继续往前走:「皇上根本就在想我是别有居心的,他要宠幸我,可以,但要我跟他共枕,我死也不愿。我才不要跟一个不信任我的夫君交颈而

眠。」

澄樱静了下来,开口又是一句吐糟:「娘娘是怕皇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您在对他流口水而已。」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你怎知道?」我惊呼,装出娇羞的声线说道:「澄樱你真了解我,真不愧是我的婢女。」

澄樱无言,过了一会才说:「娘娘您也要体谅皇上的处境啊,要是那麽容易就相信一个陌生的人,江山很快就会易主的。」

「……我知道。」我慢吞吞地挪动脚步,说:「要是皇上不是皇上的话……啊,不对,要是皇上不是皇上我又怎会被他的美貌勾引回来?哈哈哈……」

「娘娘您还真好色。」澄樱毫不客气地说。

「啧啧,我这些才不是叫什麽好色,皇上的魅力可不是人能挡住得好不好?」

澄樱看了我一眼,蓦地转移话题:「说起来,宫中有人在说娘娘的坏话呢。什麽狐狸精转世、狐媚之术,到处都是娘娘的谣言,说您勾引皇上这样子。」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勾引?太可恶了!明明就是皇上勾引我……哼哼,若果我也能勾引皇上那就好了,勾引皇上诶,听起来就只有美女才能做到嘛!硬要说我是美女那也太勉强了吧!

「娘娘?」澄樱偏头看着静默的我。

我把思绪从胡思乱想的方向拉回来,应道:「怎麽了?」

「娘娘您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澄樱猛地放开我。

「啊?啊。」我抓抓脸,摆手哂道:「别去管那些谣言了,由他们去吧。」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澄樱甚是讶异:「娘娘,为什麽?您现在是皇上的宠妃,要怎样惩罚人也没有关系的!」

「惩罚?我又有什麽资格去罚人呢?什麽『宠妃』,不长久的名号还是不要冠在我身上了,反正皇上玩够了就会把我丢弃的,况且……」我认真地说了一大堆话,到了後面话语再次不正经起来:「说我能勾引皇上那可是赞美啊!看我长得多清秀可人、妖魅夺目,哈哈哈哈……」

澄樱望着我,叹了口气,也不过来扶我:「娘娘您还真的让人同情不起来……下次您说话只说前半部就好,後半部让人只想痛扁娘娘一顿。」

胆敢笑我?看我怎麽整治你!

我弯起嘴角,敛袖行礼,极其诚恳地说:「谢谢澄樱姑娘赐教——呃!」我猝地踉跄一步,迷茫地低言:「怎麽……头好晕……」

我故意歪到一边,缓缓倒下。这小妮子敢情是看穿我在演戏,只看着我而不上前搭救,想看我笑话就对了!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当我快要和石砖进行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双强而有力的有把我接住,我顺势撞入满怀木香的胸膛。

我摸了摸快被撞歪的鼻子,抬头欲要道谢,却被眼前的人吓得後退数步:「皇上?!!!」

皇上扬起暖意洋溢的笑容,方才的狂暴都消失不见:「允阳,何以你要走得那麽远呢?」

「奴婢参见皇上。」澄樱面不改容,连定点吃惊的神色也没有。

我看了看澄樱,又看了看皇上,平淡地说:「澄樱你从开始便知道皇上在我身後。」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是的。」

「你在试探我。」仍然是平淡的过分的语气。

澄樱似乎不懂得回答,张了张口,旋又抿紧了唇。皇上开口解围道:「允阳,别再责怪她了,要不是她的试探,朕又怎会知道你是真心待我?」

我看着皇上,笑了,笑容苦的生涩。

为什麽要找人试探我呢?您不相信我也没关系,我只希望有一天您会真正了解我、信任我,而不是经他人之手的。即使我等不到那一天,也没相干啊……

我低下头,吁了口气:「好冷……皇上快点回去吧,不然会着凉的。」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也对。」皇上应道,随即走向我,将我横抱起来。我霍地抬头,正好对上皇上的一脸暧昧:「你的那里还在痛吧?朕带你回去上药。」

帅哥要服侍我?听起来不错……

「皇上您对我真好!」我环上皇上颈脖,乐呵呵地亲在他脸颊上:「我爱死您了!」

最真切的心意竟要用这种方式表达,想想也觉得可悲。

谁叫我爱的是皇上?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自作孽,不可活。

本以为皇上尝鲜以後便不会再来,怎知道皇上又接连来了几天。

初承恩泽後的第六天,皇上没再驾临我的寝宫。

这天,皇上命人叫我到正殿一趟。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大概是厌倦了吧?这一趟恐怕再没机会再见皇上了。我随着下人来到正殿,惊讶地发现爹居然也在。行礼後,皇上遣走所有下人,宽敞的正殿只剩下我们三人。

「多亏白卿家和允阳,陷害你们的小人及其党羽都已连根拔除。」皇上直接切入话题。

「那也要皇上聪明,想出这种法子才能把叛党一网打尽!」爹笑容灿烂,所说的话我却完全不懂。

「等等……到底是什麽回事?」问话出口的一刹,我突然希望没有人听到我在发问。

不过,太迟了。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皇上和爹同时望向我,爹一拍额头,说:「瞧我多糊涂,都忘了儿子一直躲在後宫,一定什麽也打听不到,在那儿乾着急吧!」

「不知道也不要紧,只要结果是我们所预料的不就行了?」皇上微笑。

「对啊……」我也笑了,酸溜溜地试探了一句:「反正我就是为这件事才会嫁进来的,现在事情解决了真好。」

爹点点头,顺道把我那卑微的希望击个粉碎。

我还以为……皇上是对我有些微好感才会迎娶我的……原来……皇上对我连一时兴起的感觉也没有……我还真自视过高啊……

皇上并没有留意脸色煞白的我,说:「白卿家、允阳,你们帮了朕一个大忙,想要什麽报酬尽管提出吧。」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臣只希望能协助皇上,替皇上分忧。」爹立时回应道。

「那……那白卿家你将跃升为当朝一品官员,年俸再作商议,赐上好绫缎一百匹,越金进贡的夜明珠,还有……」

「皇上!」爹急道:「皇上,臣不用任何赏赐……」

「就这麽定下吧。」皇上不顾爹的反对,扭头望向我:「允阳,你想要什麽?」

要什麽?我想留在您身边啊,这样也可以吗?我提出的话,皇上您会让我留下吗?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允阳?」

不会吧,我只是皇上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即使勉强待在皇上身边,也只会让我更痛苦吧?

那麽……

「皇上,我……」我撇过头,没有看着皇上:「我想到北坛当父母官。」

「你疯了吗?!北坛又远又贫瘠,你到那儿干什麽?!」爹气得跳得老高。

对不起啦,爹,可是人家在失恋,任性一下总行吧?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皇上沉吟片刻,最後说:「北坛的确是远了一点,不如这样,允阳你担任洛山的父母官怎麽样?洛山离京城不算远,地方生活平淡安稳,是一个好地方哦。」

「谢皇上。」

「那你们先行退下,允阳也可以离宫。」皇上稍顿,再次勾起笑容:「这段日子,幸苦你了。」

我依然垂着头,避过皇上的目光。爹代我回应道:「劣儿无礼,望皇上恕罪。」在得到皇上不介意的笑容後,爹抱拳鞠躬:「那臣等先行退下。」

要走了?我抬头看了皇上一眼,双脚宛如被钉在地上,动也动不了。爹在我身後再三催促,我还是没有动作。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皇上。」我不自觉地轻唤,正埋首案头的皇上把视线投向我。我咽了咽口水,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太乾涩,说道:「皇上,臣这麽一去,大概不会再回京了。」

我深深地看进皇上眸内,双膝曲起下跪,行了君臣间最隆重的三跪九叩之礼。我勉力压下喉间的哽咽,并将自己的心意自己的情全部扼杀在三个字内:「臣……告退。」

我不敢细看皇上的表情,慌忙冲出正殿。

爹後来告诉我,皇上那时候的表情就像被揍了一拳。怎样也好,和我无关了。

我冲出正殿後,爹拉住了我,我俩静静地走了一段路。我看得出爹很担心,可我什麽都不想解释。

「爹……」良久过後,我才开口。

朕等不及了朕现在就想要你: 席沐舟

「怎麽了?」爹马上回应。

「我……

「我想成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