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女被男啪到腿软动态图gif-湿小穴

耀阳金黄中带着翡翠碎星的眸子忐忑不安地瞅着挂着「泽田」两字的墙柱,冷汗不断从死白的肌肤溢出,咽喉因紧张而上下滚动,套着休闲鞋的脚要踏不踏地低悬於空中,最後,还是敌不过心中的愧疚,刚出医院的寒露当下蹲了下来,抱头无声惨叫。

不行、她真的做不到啊啊啊啊──

一想到之前自己攻击的人竟然是十代,而且又是回忆里那个可爱又温柔的小孩之後,她整个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了;如今要她登门拜访,她根本放不下心中的愧疚来面对他。

天啊──这该怎麽办啊啊啊啊──会不会让人觉得很虚伪?不、不能再想了,要是再想下去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的,而且还会被守护者痛打的,不行!她好不容易出院的,她不想在待在那恐怖的医院了!

想她在医院刚从昏迷中清醒,病床旁就伫立着面色难看身後都出现庞大黑气的六位守护者,他们一见到她从睡梦中清醒,各个劈头马上痛骂,从头骂到尾,骂得她狗血淋头、头昏脑胀之後,才对她解释所有一切,包刮骸他们之後怎麽了。

当然,得知的事情包括身为彭哥列的自己,又攻击身兼彭哥列的下任首领和自己的童年玩伴,基於责任感和友谊,她自己自然是愧疚丧气很久,但没想到这却又惹毛了大老远正大光明翘班来探视她的守护者们。

似乎看到她垂头丧气,几近又成了几年前那副悲观模样,当下她就被舅舅从病床上捉了起来,然後就一群人──除了难得生闷气的雷守和敛起笑有些不悦的晴守──走到了医院的後院,一被放下,就见到怒气冲天的守护者杀气腾腾地往她身上揍,吓得她所有的愧疚之类的东西都跑不见了,剩下的只是边拖着虚弱的身体躲过攻击边惊恐的飙泪。

他们不是人啊!想想她也是病患吧?虽然打得不太痛……

虽然愧疚、悲观都被吓跑了,但她还是感到抱歉,毕竟毫不留情地攻击自己人。

而当她对着守护者他们说出自己的感受,没想到竟然得到这样的答案: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咦?你不是在测试十代吗?」

这样也行?难道乾爷爷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说必要时可以测试的吗?啊啊、原来她从头到尾都是被人设计好的啊啊啊啊──

其实她本来想说她根本不是在测试,而是真的是攻击,但一接触到六位守护者那一双双敢否认就让你死的毫无理智眼神後,她才硬着头皮承认的。

之後,守护者他们就一直给予语言轰击,轰击的不外乎是她的不要命、无意义的愧疚和悲观,虽然明白他们是要她不要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扛在肩上,不过一整天骂下来,正常人都会受不了的,还好只有两天他们便回去义大利了,但这时那个黑西装婴儿就出现了。

那个超级霹雳史无前例後无来者的腹黑大魔王!

当她浑浑噩噩刚睡醒,劈头就一句,让她彷佛又坠入童年的噩梦之中。

「因为守护者他们还有事情要办,加上你不要命的举动,於是他们私下委托我监视你在日本的行为,也就是说,你将归我管理照顾。」

因为这句话,从此之後他所在医院的日子,让她有种错觉好像回到了童年被守护者欺负的时光,不但在医院闯出种种的乌龙事件,还把护士长气得将她一直换病房;就在她完全受不了的时候质问那个看似无辜的婴儿後,却得到这样的答案。

「嗯?阿纲也曾经历过喔,身为童年朋友的你,当然要好好<b>体验一下</b>。」

啊啊啊啊──她不想活了、她不想活了啊啊啊啊──为甚麽每个人都欺负她?她要回义大利、她要回彭哥列!她不要待在日本了啊!

回想悲惨人生结束的寒露欲哭无泪地按着被浏海覆住的额头,无声地哀嚎──毕竟她不想吵到别人,尤其是在假日大多数人在补眠的时刻。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寒露,不想进去?」

无起伏的稚嫩嗓音在她上头响起,习惯性的,她轻轻摇头,颇具无奈地开口回答:「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进去怕误会更深,不进去又不行,自己一会就先被里包恩给毙了。

……等等,她在跟谁说话?那种无起伏的声调和婴儿嗓音……该不会是──

「Ciao,寒露。」站在墙柱上的大魔王,唇角略微上勾,墨黑如夜的瞳孔瞅着面色逐渐扭曲惊恐的雪白少女。

啊、难怪守护者他们那麽喜欢欺负她,简直是个好玩具──不,说错了,简直是个乖小孩。

果不其然,见到大魔王的寒露哭丧着脸,完全忘记自己方才不吵醒人的原则,马上扯开了咽喉,发出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呀啊啊啊啊──」随即,眼泪也飙了下来,她慌忙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含着惊恐觑着露出笑容的里包恩。

不理会寒露的恐慌,里包恩轻松地跳下,拉拢了帽缘,「既然来了,就进去吧!妈妈很担心呢。」

妈妈……?

疑惑地眨了眨沾染泪水的眼睫,寒露不解地冒出了问号,但仔细一想,里包恩之前在医院说过他住在泽田家……那该不会是──

温柔可人的奈奈姨!

寒露还没启唇说话,就被里包恩打断了。「你想得没错,就是奈奈妈妈。」瞅着面色又变的寒露,里包恩立即知道她那脑袋在想甚麽──一定是在想自己该怎麽面对吧。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那这样就更不能进去了……」惭愧地摀住脸面。

「嗯,为甚麽?」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始终没有往上提。

「我……」话说到一半,却发觉肚子怪怪的。

瞅着少女越来越铁青的脸色和那不自然的僵硬身躯,里包恩嗤笑了声,心想时间来的真是刚刚好,这样包准不用几秒,眼前这名少女就会冲进泽田家了。

肚子像是抹布,遭人从轻轻扭转到激烈的扭绞,寒露的脸色一阵轻一阵白,从肚子来的痛楚让她的冷汗如雨般落下,面容也随之而扭曲,白眉紧蹙,眼眸也蒙上了层痛苦雾气。

好……痛……

咬牙忍着肚子传来的痛楚,模糊的视线不经意瞧见大魔王的嘴角上扬,脑经像是电线接上了灯泡,她一边抱着肚子一边颤巍巍地指着笑得颇不怀好意的他,「你……你到底……做了甚麽?」顿时,肚子发出了怪叫,寒露的脸更加铁青。

该死……不会吧……

见状,里包恩颇满意地勾起笑,「嗯?我只不过在你的水里加了一些料而已,类似泻药之类的东西吧。」拉下帽缘掩住黑瞳,他又笑了。

不知道是气得直发抖,还是因为急着想厕所,她颤抖着身子,「你、你你……」想要开骂,但肚子却越来越痛,上厕所的慾望也开始往上飙,让她不得不放弃骂人,闭上嘴忍着宣泄的欲望。

「放心,你撑不了多久的。」一派轻松地微笑。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浑……蛋……」忍忍忍,她又忍……

冷汗涔涔,忍到连脚趾都蜷曲了起,她咬紧下唇紧盯着毫无伸出援手意愿的里包恩,许久,久到寒露以为有一世纪之久了──实际不到两分钟──最後还是忍不住宣告阵亡。

早已忍俊不住的寒露,在里包恩那饶富兴趣的目光下奔去了泽田家门口,欲哭无泪地伸出颤抖的手指按电铃。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面目继续扭曲当中,正当她准备再次按下门铃之际,门倏地被推了开,褐发的妇人笑脸迎人地望着浑身颤抖的寒露。

「啊啦、小露,欢迎啊。」眯起温和色泽的眸子,并没有理会眼前的少女跟记忆中的完全不同,奈奈略移开了身子,让出一道让寒露走动的空间。

耶、奈奈姨怎麽知道是她?啊啊、不管了!先去厕所比较重要!

抱着肚子,寒露冲进了屋内,匆忙地丢下一句:「奈奈姨,打扰了!」然後一溜烟的,依着模糊的印象,她进去了厕所。

盯着紧闭的门,奈奈一笑,随後进去厨房愉悦地处理早餐,毕竟多了一个人口了,不准备多一点是不行的。

里包恩噙着黑得可以的笑,往二楼上走去,准备叫醒那个睡得很舒服、毫无警觉的另外一个玩具──不,是学生,然後再好好看戏。

而这时正在解脱的寒露坐在马桶上,边摀着能有些绞痛的腹部,边烦躁地抓着白发,想着里包恩到底是甚麽时候下药的,也思考着解放完出去之後怎麽面对。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都是那个大魔王……他一定是在她出院时喝的那杯水里面加的!可恶、她到底跟他有甚麽仇啊?为甚麽舅舅他们要把她托付给他啊?为甚麽啊啊啊啊──

还有,她等会怎麽办?首先她也被奈奈姨发现了──不过奈奈姨怎麽没对她这变化感到疑问呢──出去之後一定会被童年玩伴发现的!呜呜……她没有脸见他啊!前些才攻击他的,这次却出现在他家,他一定会很恐惧的……天啊!她不想活了──

要不是还在解放中,说不定寒露就起来撞墙以示谢罪。

就在她东想西想时,门蓦地传来一阵剧烈的敲撞声,让寒露硬生生地吓了一大跳,傻眼地望着感觉好像要被敲撞开的门。

怎、怎麽了……

伴随着敲撞,也传来了稚嫩又嚣张的哭喊:「呜呜呜……蓝波大人要尿尿、要尿尿啦啊!阿纲快点出来,蓝波大人要尿尿啦……呜呜──」

谁啊?蓝波大人是谁?

不雅地张唇,呆愣地望着被又敲又撞得快要折腰的门,寒露的脑後挂着三条黑线。

「呜呜呜呜──笨蛋阿纲、快开门!蓝波大人要尿尿、尿尿!」死不放弃的嚣张稚嫩的男孩嗓音又异常大声地怪过敲击声,威力强到媲美魔音传脑。

啊啊啊啊──她都快解放完了,不会等一下吗?不对,这又不是她家,这样霸占厕所也不太好……好吧……反正她解放完毕了。

快速地擦拭穿起裤子,正要转身之际,门霎时被连续的爆破声给炸开,她闻声反射性地转头,却见到有焦黑的门再往她面前飞来,眼泪又闪亮地爬上眼眶,她惊恐地扯开喉,发出了宛若家里死了人的尖叫。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啊啊啊啊啊啊──」眼泪争先恐後地夺眶,惊险地扑闪过迎面而来足以压死她的门,狼狈地趴在光洁溜溜的磁砖上,然後准备边抱怨边痛哭自己为何上个厕所也如此悲惨时,脚裸就有种湿湿热热感觉,且有种很古怪的骚味。

不会是……

僵硬地转过头,却见到一名矮得可以且顶着爆炸头的牛装小男孩,一脸获得解脱般的幸福模样,一手还很碍眼地挖着鼻孔;寒露咽了口水不祥地仔细往下看,见到令她第一次火冒三丈的景象──

那只死牛竟然尿在她的脚上!

神经一断,其余的就像是连锁效果也全断光光,隐藏在浏海在的额角爆出了青筋,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愤怒的寒露,一把捉住牛装小男孩的墨黑爆炸头,总是发出尖叫、悲吼的咽喉此时拉出了愤怒咆哮:「你这个混帐!尿尿不会忍一下吗?竟然炸了门又拉尿在我脚上,你是急着找阎罗王是不是?!我要杀了你!」

本获得纾解的蓝波被突如其来的怒吼给吓得呆愣了起,须臾头皮感受到痛楚,翡翠般的大眼立即蒙上了泪光,嘴巴蠕动了几下,「要、忍、耐──」话虽如此,但他却开始嚎啕大哭:「呜哇呜呜呜呜呜──」

耳膜受到魔音的摧残,这却使第一次火山爆发的寒露更加火大,正要启唇破口大骂,却不经意见到他的小手往他爆炸头伸去,像是抓到甚麽东西,巧妙地避开她近紧捉他鬈发的手,然後拿出紫色的长条火箭筒,但多颗手榴弹却从他发内溜了出来,骇得她连忙放开他的头,而小男孩也边哭边把自己塞进了火箭筒里,接着一阵粉色烟雾从火箭筒冒出,遮蔽了她的视线。

「靠!这甚麽?」蹙眉,烟雾呛得寒露又搬出了在守护者耳濡目染之下的义文脏话,她试着眯起眼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哪知却见到一抹修长的黑影在浓烟之中。

……等等,刚刚不是死小孩吗?怎麽变成大人了?

「唉呀呀、怎麽又来到这里了呢?」相较於之前那既嚣张又稚嫩的嗓音,现在可是成熟又懒散。

烟雾消散,站在面前的是抽高不少,英俊得像牛郎的少年,微卷的发丝和紧闭一眼的翡翠眼眸都与方才的小男孩有几分神似。

怎样让自己湿的更快-湿小穴

寒露恼怒地望着眼前的少年,而他似乎也接收到她的视线,垂下视线与她的眼眸对上,然後看似思考了下,才恍然大悟地指着她,喜道:

「寒露小姐,这是十年前第一次见面吧?」

这可让恼怒的她傻眼得发出了无意义的语助词,但似乎不只她惊讶而已,连因听见破坏声加上吵闹声而来的人也不敢置信的惊叫。

「咿咿咿──她是寒露?!」

TBC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