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员2020五四精神传承有我与小伙gv:干帅哥

李东海点头拉着曹圭贤的後领,「这小子今天竟然翘课!害我分组时要跟别人一组!」

李东海跟曹圭贤还在上大学,一个因为晚读,另一个因为常缺席而被留级。前者是乖乖上课的好学生,後者是成绩好但不乖的好学生。

「你再不来又留级我不管你!」李东海扯着他後领还不够,还一手捏着他脸颊。

「痛痛、痛痛痛———!我还是有去啊……」

「有屁用啊!早上的公式没人教我我是会哦?」

「@%^*&$#@!@#……」曹圭贤被捏得连话都讲不清楚。

「好啦别闹了,快去换衣服准备开店。」李赫宰看看时间转头向他们道,「今天店长会晚点来,这时间了,始源呢?」他目光看向曹圭贤询问。

曹圭贤耸耸肩,「我怎麽会知道,他一早就出门了。」

外卖员与小伙gv:干帅哥

「好吧。」李赫宰不以为意,又摆了摆手把他俩赶去休息室後,转头向擦着吧台台面的金厉旭提回方才尚未说完的话,「你呢,不想我卖你,就不可以跟我说你家的事,知道吗?」

「啊?」金厉旭傻傻呆呆地望着他,像是忘记他们俩先前说的话。

「我说你呢、」

「喔!不会说的!绝对!绝对不会说的!」瞬间清醒的金厉旭眯着眼睛看着李赫宰,还握起了小拳头表示决心。

李赫宰不禁扬起灿烂笑容,露出牙龈,「那就好……」

李赫宰也绝对不会说,金厉旭现在这表情跟当初进来的李东海戒备的表情简直像极了,一样的可爱。

崔始源跟金起范在开店前的十分钟才到店里,而且早已穿好制服,只是金起范的衬衫两边袖子卷到手肘,左手包裹着纱布。

金厉旭看见的瞬间拉住一旁扫地的李东海,他想小声的问金起范手怎麽了,可是李东海却对着比出食指,「嘘!」的姿势。

外卖员与小伙gv:干帅哥

「为什麽受伤了?」曹圭贤靠着吧台把双手盘在胸前质问,「崔始源,你也去吗?」

「就去帮忙一下副店长……」崔始源紧张的走向曹圭贤举起双手,「我只是事後接手,没有动手哦!」

「那他为什麽会受伤?」曹圭贤看了金起范一眼回问。

「小事,没必要那麽在意。」金起范捏了捏自己的脖子走到後面,经过金厉旭的时候只是扬了扬嘴角。

「你不要担心。」李东海轻声在金厉旭耳边说道,「你看,起范都笑了,没事啦,快去赫宰那边,我要去翻牌子了。」

「『Open!』」

李东海把门上的牌子翻过来,回头打算继续扫地的时候望见崔始源还在委屈的跟窝在角落生闷气的曹圭贤解释,无奈摇头苦笑。

金厉旭则是心底的疑惑又继续加上疑惑。

外卖员与小伙gv:干帅哥

要不要再问问赫宰哥呢?

可是从刚刚开始,李赫宰就一直皱着眉头,态度冷漠的在做事,金厉旭不敢靠近他,只敢站在吧台边缘。直到五、六点,下课的学生、下班的上班族们渐渐进了店里,酒吧沉闷的气氛才开始热络了起来。

金起范一如往常站在门旁边替客人带位,只是受伤的一只手十分醒目,不少常客还问问他怎麽了,他只是摇头笑了笑继续招待。

朴正洙在八点多的时候才进店里,看见金起范的手没有说话,只是握着他的手反覆查看後就往吧台那边走。

「店长你来啦!」李赫宰正摇着雪克杯笑道,直到刚刚他都还冷漠得让金厉旭战战兢兢的帮忙调酒,深怕哪里做错。

朴正洙看了看一旁正在杯子上摆放樱桃当做最後步骤的金厉旭,才转头看着李赫宰,「明天有新酒哦!我请副店长去帮忙进的。」

李赫宰点头,「知道了,所以他们俩今天也去吗?」

「嗯。这酒不好进,花了点时间……」朴正洙不好意思的搔搔脸。

外卖员与小伙gv:干帅哥

「没提早跟我说,我还以为又是白祭、」李赫宰停了话语,表情有些无奈,「你先去跟圭贤解释吧,圭贤生始源的气有一会了……」

「真的啊?糟糕……我又要被他碎碎念了。」朴正洙懊恼的伸手把金厉旭又调好的一杯巧克力鸡尾酒拿过来啜了一口。

「啊!店长!那是客…人…的……」金厉旭又惊慌又失措的嘟囔,在朴正洙恶作剧的目光中低下头着手又调了一杯。

「呵呵呵呵……他真是越来越可爱了。」朴正洙笑着摇摇头道,一个咕噜把酒给喝完转身去拉刚好来放杯子的曹圭贤,并把他拉到员工休息室。

没过一会儿,曹圭贤郁闷的走出来,虽然还是郁闷,但比之前好多了,就是对崔始源还是没有好脸色。

「店长,今天艺声哥又要晚来吗?」朴正洙刚从後面出来,李赫宰又问。

「等一下就来了。你今天又被问了吧?他打电话告诉我又有神经病跑来他家吵他睡觉。」朴正洙对他挑挑眉毛。

李赫宰咧开了嘴,「没办法,他拿枪呢!」

外卖员与小伙gv:干帅哥

「又拿枪的?」

「对,还是真枪。」

「麻烦!枪呢?」朴正洙伸出了手问道。

李赫宰指指吧台角落,「一般处置。」

朴正洙见他这样说,狠狠白了他一眼,「怕是白祭找麻烦呢!你还把它丢了?」

「我哪知道,顺手嘛!」李赫宰转头望望研究点酒单的金厉旭,「而且他快把厉旭吓死了,不赶快让它消失怎麽行?」

「唉……也对啦。」

外卖员与小伙gv:干帅哥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