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黑人rapper超级胖的:异地恋见一次做了8次干肥妞

若说凡人是最能适应突变境地,寒玥现下肯定是相信的,抑或许是内心的那份勇敢及手中握持的伞,给予她快速面对问题的决心。侧耳细心倾听自身周遭,是否有诡异的声响或不合常理的宁静,女孩且跟随莲香散发之处前行。可当她步至岔路前时,花香竟是一分为二,混淆了她的认知。寒玥踌躇苦恼的伫立在分岔处思考,自己究竟该选择哪条路前进,直至鲜血缓缓从鼻溢出,她才惊觉时辰紧迫,定要快速做出决定才行。

「凭直觉吧…」心一横,女孩选择踏上左侧路途,继续前行。当她踏入左侧小径的那霎间,焰火全盛於各处,原先的道路亦封闭,使她不得不承受剧烈高温前进。「哥哥,没想到她竟选择『业火』前行,真让我讶异。」女童捧着一双剪水乌瞳,语气淡漠的道:「给她捡着便宜了。」「万事不能轻易定论。」男孩平静的说:「『业火』考验的是心,而非视。」「至少她少了一份危险。」「福祸相依,有何造化全得看她如何选择。」

每当女孩迈出一步,火焰便焦烤着她的衣裳和肌肤,令她痛苦不已。莲花的香气早已消散,鼻间除了自身血腥及皮肉烧焦的气息外,女孩什麽都嗅不着。喉间乾涸灼伤之感,同样令她快喘不上气,摀住脖连连狂咳。似是想让她更难受般,火焰猛然大涨,温度顿时向上攀升,使寒玥险些提不了气来。随着时间分秒流逝,全身的皮肤早已黑焦,连筋肉都被烧毁大半,连行走爬行的能耐都没有,只能躺在烈焰中被吞噬。

正待她以为自己即将被活活焚烧致死时,弥留间却触到方才被她无意间抛落的伞柄,让她心生疑惑及一丝警惕。「不合常理…」女孩无声的喃喃自语,认真思考着此境的特殊之处,吊诡的是,当她专注沉吟的瞬间,浑身被火焚伤的痛苦感逐渐减轻。内心有了一模糊不甚确定的猜测,寒玥决定试一把,以证明自己臆测是否正确。

恐惧着自己被火包围,分分秒秒皆无法呼吸时,她顿时感受到比先前更加炙烈的高温,血液沸腾蒸发之感,令她觉得生不如死。可当她选择不再畏惧周身肆虐的焰火,而将注意力专注在寻找莲香时,痛楚像是被人立即抽走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果真如此…」女孩重新站起身,并将油伞牢牢握在掌心,深深吸了口气,继续朝大火中迈进。

死亡,是世间万物不愿面对的议题。当她选择畏惧着恐惧本身及死亡,烈焰便会将她吞噬殆尽,让她体会真实的临死惧怕之感。相对的,若她有了觉悟和明镜止水的心境,此地的业火即无法伤她一分一毫。随着女孩的振作,淡雅幽柔的莲香重新扑鼻而来,领着失明的寒玥在一片焰火红海中,慢慢朝终端步去。在女孩通过业火考验时,一道苍老亘古的嗓音隆隆响起:「死亡并不可畏,只是另个旅程罢了。盼你谨记,莫再犯错。」「是,多谢前辈指点。」

女黑人rapper超级胖的:干肥妞

声音不再响起,莲香转而浓烈,空中甚至隐隐传来细细私语声:「来了啊…」「她来了呢…」「命中…注定的情缘…」「快去摘下吧…摘了便能破解禁制…」寒玥懵懂的一面聆听那些轻细的讨论声,一边朝着莲香盛浓之处走去,直到她的足尖触及冰冷刺骨的寒水时,才令她猛然一缩并退後几步。在无法估算水深的情况下,寒玥先是有了被冻死溺毙的觉悟,才将油伞放置在岸边,缓缓浸进水中。

一入水,寒冻刺痛感瞬间传来,没几步,便让女孩失去双脚温感,整人跌进冰冷的水里。衣袍吸饱了水,将她不断往水底拖下,神智因失温而渐渐模糊,寒玥在濒临昏厥间,用着股意志朝莲香处游去。失明让她撞上数次尖锐礁石,缠上水草险些溺死,但终是触及一块乾壤。女孩脸色死白的努力爬上那块乾地,可早已冻僵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偏偏此刻,积累在体内的剧毒倏然爆发,令她顿时七孔流血,生命即将步至终点。

拚着最後一口气和所剩无几的力量,将手触抓至散发莲香的物体,但寒玥仅折断一小而柔软如瓣之物後,便整人失去意识往寒潭里沉下。手中紧紧撺住的花瓣,在女孩昏沉毫不知情下,散出极为绚烂的银蓝色光芒,并将她整人包覆,从寒潭中浮出。岸上缺了一瓣的情花,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攀高茁壮,直至花心能容纳寒玥的身形时,把女孩包覆住的花瓣,便轻轻将她放置央处,再归回其原本生长之处。随後,情花闭合。

寒玥昏昏沉沉的躺在情花央处,属於上古神祉的精血,顺着她的肌肤缓缓融入骨血中,而筋脉间隐隐流动,与其互相呼应的神息让她感到温暖舒服。待寒玥清醒时,有些诧异自己竟还活着,丹田处那若有似无的内劲,更是令她惊奇不已。伸出手试图触碰周身环境,在指尖轻点柔软粉嫩的花瓣时,猛然窜入经脉的神力,顿时让她无法承受,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寒玥抹去唇角残留的血丝,赶紧静下心神修练天水心法,才将筋脉中四处流窜的神力给全然吸收。待她结束修练冥想後,满是复杂且感叹的轻轻叹息,上古神力并非人人可承受,却是精进功法的最佳利器。仅是那点触的瞬间,便足以让她恢复第三重的内劲,难怪前世不论妖魔神仙人,皆争相厮杀抢夺。

在女孩犹豫是否要将眼前的神力全数纳为己有时,情花已有了自我判断,将庞大沉重,足以令神仙瞬间毙命的神力,全数灌入女孩体内。寒玥无法忍受突如其来的筋骨一夕扭曲感,发出饱受折腾的锐喊,幸而存於女孩灵魂上头的本命香,协助她吸收超出负荷的神力,才让她幸免於难。一遍又一遍的修练,使寒玥隐隐有种即将冲关之感,可却又赫然平息,令她万分困惑不解。

女黑人rapper超级胖的:干肥妞

下一刻,本被上古神息压制的邪剑之气夥同剧毒席卷而来,与神力相互抗衡争斗。三方激烈的拉锯使女孩痛苦的蜷缩起身,低弱的痛苦呻吟从口中溢出,十指紧抓着花央处的软瓣,试图藉此缓解那宛如撕裂心肺的折磨。「…运劲…」宛如洞箫般醇厚低柔的嗓音,轻轻的回响在女孩耳畔:「…莫错失冲关时机…」「唔…」唇角流淌着血,寒玥颤抖着身骨勉强爬起,坐定凝神运功。

强忍着经络中三道不同气息的冲撞感,寒玥专注心神,操控着不甚熟悉的上古神力,藉此来驱赶邪气和剧毒。不知流逝多少时光,亦不清楚自己是何时成功将鬼剑剑气和禁制烈毒,全数驱逐出体外。寒玥只知,当自己重新睁眼时,她已恢复光明,并躺在一朵腐黑枯烂的花中。筋脉内似是丰沛,却又若有似无的内力,同样让她感到困惑。

「大姊姊明明成功解开禁制,却不开心吗?」女童清脆银铃般的声音从旁传来,寒玥转首望向寒潭岸边,正坐在霜草上的孪生兄妹,一时无语。男童先是安静的观察她片刻,才平静的道:「恭喜你。」见寒玥仍面带疑惑不解神情,男童指了指水潭,示意她察看自己的模样。寒玥依照男童的指示,轻轻跳下腐烂的花心,在她离开的那瞬间,花朵顿时粉化消散,亦是令她暗惊不已。

可当她往汪潭一照映,错愕的轻呼即从嘴发出,因水面漾出的容貌,已和往昔的她有了截然不同的改变。一头三千乌丝不再纯粹,反是透着幽幽墨蓝的色调,本是漆黑的瞳仁,此刻却由一双银蓝湛耀的眼眸取代,脸庞的轮廓少了几分慕容曜及欧阳夫人的韵味,增添的是前世属於瑶玥的缥缈仙气,和那艳冠天下的魔主,天生富有且令人一眼难忘的绝丽神采。

「…这下…糟了…」在女孩喃喃自语时,男童淡淡的开口:「你吸收了碧海幽莲大人的神力,容貌自是会有所变化,不过也仅有那一抹神采罢了。」「大姊姊是半神喔!」女童睁大眼看着寒玥,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姊姊现在的模样。」「你的筋骨已重新铸造,比以前的更加牢固。」男童拉着女娃的手,双双站起身:「最後一关禁制正等着你前去,祝你顺利。」

语毕,孪生子双双消失在寒玥眼前,而有股似曾相似的腥臭气息,从正在缓缓轮转现形的漩涡里传出。女孩拧了拧纤细柔美的眉,决定先将关注放在最後一道禁制上,容颜的改变倒是能在破解全数禁制後,再请教汦苍悔及长慕等人。足尖轻点水潭,寒冰顿时朝外不断扩去,女孩一步步朝岸边走去。

女黑人rapper超级胖的:干肥妞

拾起一开始放置在寒潭岸上的油伞,寒玥轻轻将伞撑起,遮挡漆黑天际所飘下的白雪。走了数步,女孩像是下了决心般,回身步至潭央处的乾壤上。咬破中指并逼出命血,一滴滴落於早已消散的花朵原处,尔後再催动神力,使其破土发芽。直至一株盛开无数紫蓝小花的百子莲,袅袅婷婷的紮根稳立於此,寒玥才停止运劲。

轻轻将吻落在央处唯一一朵最特殊,花色为纯银的小花上,女孩清幽温柔的声音响起:「若有缘,我愿同你共度永生,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