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肥妞恃宠而婚苏宁烟和卓君越:干肥妞

「愚蠢的东西!」狠狠甩了跪地领罚的龙渊一掌,耀天帝怒不可遏的骂道:「她叫你滚还真滚,那你乾脆去死算了!看看你做了什麽少好事!整整七日,七日!寒玥已失踪七日!若她没完好如初的归来朕身边,朕绝不饶你!」太阿满怀忧虑的望着浑身伤血,却始终低头沉默不语的龙渊一眼,小心谨慎的开口:「主上,请让属下前去冥界一探?」欧阳亘轩冷冷嗤笑:「怎麽,想去看人死透了没?」「鬼界部分领地的光阴流逝,与人界有极大差异。」

稍稍被太阿此话提起兴致,耀天帝蓄尽内力将龙渊踹出御书房:「滚出去,没将胡媚背後委托人全数问出,朕便毁了你。」「…属下遵命。」摀着遭受重创的左肺脏,龙渊勉强起身回话:「属下定不令您失望。」示意太阿同自己入书房偏厅,耀天帝冷淡的吩咐:「刘承,派人将门修缮。」「奴才遵旨。」见帝王身影消失,刘承赶紧奔至龙渊身旁,并塞了不少灵药,轻声道:「大人快些疗伤才是。」

「无碍,休养几日便可。」龙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客气的朝刘承致意,吓得刘承慌张低喊:「大人莫如此,奴才承受不起啊!」龙渊并未再语,仅是默默摇了摇头,接着便转身离开御书房。自从他押扣胡媚及莫尘回京,并将寒玥身中剧毒,且被鬼剑带至冥界的消息告知帝王後,耀天帝的脾性顿时阴雨阵阵。更别论女孩竟是下达命令,言明她不再待见他,以及龙渊背後的宿主,让皇帝杀虐心盛起,宫内一片风声鹤唳。

可龙渊心底仍藏了秘密,那便是寒玥身怀遥天宫绝学-天水心法一事,他并未告知於帝王。诡异的是,他在女孩与鬼剑消失踪影的下瞬间,随即施咒让众暗部和胡媚莫尘等人,全数遗忘寒玥内劲骇人之事。虽说龙渊不懂当下,为何自己会做出这般决定,但当他回京且遭受耀天帝狠戾的责罚後,龙渊更加万幸他那时的作法。同时,他心里仍微盼,待剑灵温柔信任的寒玥,别因此密行而厌上他。

当龙渊步伐微虚的行走在宫中隐密的行径时,一脆生生并满是担忧的童音响起:「龙…大人,您没事吧?」龙渊诧异地回头,看见的是韩晴岚紧张的扭着袖袍,睁大水汪汪的眼儿直盯他身上的血迹与伤痕。「…没事。」有些不自在的朝女孩笑了笑,注意到她惊吓的神情,龙渊才忆起自己同是满脸伤血。收起扭曲的笑容,龙渊淡淡的警告:「你不该在这儿,快离开。」

韩晴岚抿抿唇,却没听从龙渊的告诫,反是上前抓住剑灵的手,往里头塞进一物後,随即转身跑开。龙渊低头瞧着掌中,那块属於寒玥的丝帕,内心满是复杂之绪。韩晴岚方才到底听了多少,又知悉多少事情,他敢不确定。只但愿耀天帝会瞧在血脉亲情份上,放过小女孩一回…

重生肥妞:干肥妞

对外界事变全不知情的寒玥,正坐在一朵深蓝莲花的央处歇息,一路来歇歇停停下,她共通过十二道试炼。前方最後一朵、并散发着浅柔粉晕的莲花,正缓慢优雅的绽放着。瞧那色调及沿途所经历的过程,女孩的唇瓣抿得死紧。若要说白莲象徵喜悦、红莲映照愤怒、蓝莲代表忧思,那眼前最终的粉莲,定是情爱的考验。

「你要牢记,若最後一关失败,睚眦的封印照样失效。」在她通过『忧』的试炼时,儒雅的镇关青年严肃的警告:「吾等灵力早已随时光逐渐流逝,唯有试炼者重将阵法完成,才可巩固封印。本想你身怀天水心法,失败时可背水一战,但吾等却误算一回。事态既如此发展,你也无另路可选,祝你成功。」「寒玥定当尽心尽力。」

那时自己是如厮回应,可现下,女孩却有些紧张胆怯了。毕竟情爱之题,她没任何把握与底气。似是察觉寒玥内心的不安,前头各色莲花刹那间,绽出缤纷绚丽的光彩,打气加油声隐隐从各花朵传来:「莫怕…相信自己的心…」难以言明此刻内心的感动情绪,女孩只有坚毅地站起身,勇敢的往粉莲步去,藉以答谢镇关者们的真心鼓舞。

当她踏上粉莲央心,眼前画面瞬间转换,有着一双妩媚勾人的凤眼,伫立在花雨中且手打繁樱盛开油伞的粉衣男子,正对她笑着。「准备好了吗?」男子瞧出寒玥的紧张,贴心的说:「若是尚未静心,吾可等上一会儿。」「不要紧的。」女孩轻轻摇头,客气的道:「麻烦您了。」「那麽…」男子将伞猛然一挥,纷飞的花瓣顿时模糊寒玥的视线,徒留耳畔回荡男子的嗓音:「愿你能成…」

待寒玥视野恢复正常时,英俊潇洒的帝王,正站在她的面前,并神情温柔的执起她的手,轻轻落下一吻。「玥儿,你是朕的唯一,同是最终的归属。」欧阳亘轩那双璀璨深情的凤眸,令女孩的心微微悸动,她最怕这双会让自己沉沦的眼眸,彷佛瞧上一眼,便会被困住永生。试图挣脱帝王的手,却换来禁锢的拥抱:「你永远都别想从朕身边离开!」「放开我…」

景致倏然变化,寒玥茫然的伫立於皑皑白雪中,天际飘下的雪花使她打了个哆嗦。「站在这儿会着凉的。」如记忆里那般优雅难忘的低醇嗓音,温柔的从女孩身後响起,寒玥回过身望着那替自己打伞遮雪,艳冠天下、霸气非凡的魔界之主,一时心绪难理。「玥儿!过来。」耀天帝静静的站在寒玥身侧另一端,手中捧着紫貂大氅,语气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他和你不同世界的人,过来朕这儿。」

重生肥妞:干肥妞

寒玥听到帝王言词,身影微微一顿,随後缓缓退离伞下。绯莲瞧她这般,仅是浅浅一笑,可那双勾魂摄魄、狭长上挑的凤眸,却划过一抹失望哀伤之情。那明显的悲伤情绪,让女孩心里有些发疼,正想开口道些话语时,绯莲却转身远去。寒玥见状,本想动身追上,可後方的帝王已一把拥住她,并温柔的低喃:「别追了。即便追上,你和他依旧毫无交集,留在朕身边,让朕护你一世。」沉默许久,女孩轻细几不可闻的回应才响起:「…好。」

这一回答,顿时让封印剧烈晃荡,各个镇关者皆是浑身紧绷的盯着深处,估算着封印究竟受多少损伤。「糟糕!」『喜』关的守护者慌乱的喊着:「不是告诉过她要遵从本心吗?这胆怯的傻ㄚ头!」「试炼尚未结束,一切还是未知数。」镇守『惧』的老人,正叼着烟斗吞云吐雾,懒散的说:「若她真失败,大不了吾等拚死一搏。」『怒』关的镇守者,摆着臭脸抱怨:「老子才不想死…」

「肃静!」『忧』关的儒雅青年一声低喝,阵法中的七嘴八舌声瞬间消失。「『爱』并未有所表示,代表事情仍存转圜余地,别影响术法发动才是。」众人闻言,便安静的等待女孩最终的抉择。反观寒玥这处,方才的景象早已消失,眼前展现的,是前世令她痛苦不堪的场景。同样的树林,未变的视角,可有所变化的是前方正恩爱细语的人。

寒玥看着耀天帝神态温情的搂着一名华袍盛容的女子,本是无任何心绪起伏,却在女子偏首朝她恶意一笑时,内心的愤怒委屈顿时爆发。那张脸,早已夺走她前世的爱恋之人,现在仍然不肯放过她吗?瑶瑛的出现,令女孩心神大乱,外头的封印同是岌岌可危。「完蛋啦!!」「该死的笨女孩,活了两世还看不透!」「睚眦快挣脱封印了!」「『爱』,快终止试炼!」

「…你何时…才肯回首看上一眼…」难掩忧伤深情的清冽嗓音,轻幽的从寒玥身後传来,令心神混乱的女孩稍稍冷静些。听着那似曾相似的少年男声,寒玥满是不可置信地缓缓转身,与一脸伤怀的云莲对望。「师姐…玥…我到底该怎麽做,才能让你映入心深处…」「云莲…」少年盈满绝望的言语,使寒玥的心几乎揪成一块儿,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云莲静静的和寒玥对视片刻,随後选择转身离开,寒玥心头没来由一慌,不禁出声大喊:「等等,云莲!」可前方挺拔的少年身影,并未因此停驻,让女孩紧张的起步追赶,後头帝王的怒吼,亦没听入耳中。但不管她如何追赶,云莲的踪影早已消失不见,让寒玥渐渐缓下脚步,内心却旁徨无比。空无一人的树林,让她感到孤寂悲凉,原来至始至终,她依旧是一个人…

重生肥妞:干肥妞

「…云莲…莲…别走…」微弱的嗓音轻轻飘散在树林间,寒玥泪眼蒙胧的看着少年远去的方向,慢慢蹲下身子,将头埋进双膝间哭泣。百年寂寥的痛苦侵蚀着她的心神,她绝望的快无法呼吸,可却无人能来救她。正当寒玥想要放弃一切时,满是无奈心疼的叹息从上方传来,随之而来的是温暖情深的怀抱。女孩抬首看向眼前人,诧异震惊的神情难以形容,只因这人,竟是救她数次,避过重重劫难的绯莲。

动作轻柔的抹去女孩脸上的泪水,绯莲温柔的低语:「玥,莫哭。请你记住,我永远伴随在你左右,你绝非独自一人。」寒玥愣愣的看着绝美霸气的魔王,像是明白了什麽,轻声开口道:「绯莲…云莲…你…」「我承诺过,绝不让你孤单一人,面对无尽危难。」「…临死前…是你…竟是你…」泪像断线珍珠般不停滑落,女孩紧抓着绯莲的衣襟,颤着声说:「我…何德何能…我…」

绯莲并未回应寒玥的问题,而是温柔备至的垂下首,轻轻细吻女孩的唇。那是和帝王截然不同的亲吻,没有欧阳亘轩满是情欲和独占感,里头含有的小心呵护,及尊重柔情,令寒玥的心猛烈悸动着。周身全是淡雅柔和的莲花清香,恍若两人本该如此相爱相随。当亲吻结束,绯莲在闭紧双眼的女孩,那红透的脸颊落下一吻,尔後轻点她的额间:「醒来吧…」

寒玥猛然睁开水瞳,看着打伞的粉衣男子朝她一笑:「恭喜你,通过最後一道试炼。」语毕,女孩察觉自己竟是破解阵法,并被送往另端岸地。镇关者们给了寒玥指引:「玉关禁制已结束,往前方走去,便是下一道禁制。」「多谢各位的提点相助。」「切记,别被表象欺瞒。」粉衣男子将手中的伞,用术法传至女孩面前:「这把伞便赠与你,盼你牢记於心。」「寒玥在此谢过各位。」

「吾主,可是发生何事?」噬骨发觉少年蛮王嘴角噙着愉悦的浅笑,不禁好奇的开口询问。拓跋墨竹懒散的瞥了他一眼,却是不答剑灵的疑惑,反倒命令:「加快速度。」「…属下遵命。」自家主人虽没回应,可噬骨约莫能猜出其必与寒玥有关,一面感叹魔王用情至深,一边飞奔於树桠间,好尽快追上神驹踏雪的马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