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硬30多岁进电子厂找媳妇好深好爽想要AV:干爽她

厢房内的气氛,有一瞬的僵滞冰冷。寒玥微微眯起深邃圆眸,语气难得严厉的低喝:「说!」「是。」良鶓那双认真无比的桃花眼,直盯着女孩,一字一句清晰的道:「在下曾在四年前,拦下一批盐货。经过几番的探查与严刑拷打,终是从运货者口中问出李尚书的名讳,可为避免李尚书起疑,下官只好扣下部分盐货,再让人乔装送往京城。」「李尚书贩卖私盐一事,约有多少年?」「回殿下,根据下官的调查,已长达六年之久。」

「在争夺皇位那时开始的吗…」寒玥歛下眼眸,低低沉吟片刻,才开口询问一旁的烟波三人:「你们可知悉此事?」「属下不知。」天一与地一两人皆是摇头,烟波则神情阴郁的回应:「少爷,属下须立即传信回京,请容属下先回客栈。」「去吧!」「属下告退。」待烟波离去後,女孩重新望向跪地的良鶓,平静的说:「良大人请起。」「多谢殿下。」

看着良鶓落座於自己对侧,寒玥神色淡漠的道:「本世子不管良家和李家之间,存在那些恩怨,不过私贩私盐乃株连九族之重罪,皇上定会严惩李家。不知本世子这般说,良大人可能心安?」「下官只求李家衰败破亡那刻,能亲自进京观斩。」良鶓饱含怨恨的语气,令女孩微微挑起眉,心里虽是有些好奇,可她仍不愿插手干预,以免惹来帝王的猜忌和杀心。

耀天帝或许不会动她,但翼王府上上下下几千条人命,寒玥可没自信能全数袒护,更别说翼王爷手中还握有兵权。静静的将茶水饮尽,她估计该是动身前往玄桦的时辰,便淡淡的对良鶓道:「良城主,本世子该离开辽涯了。」「可殿下,现下已是未时之末,若在此刻出城,夜间恐是会遇到危险…」「总不能给良大人增添麻烦。」寒玥平静的打断良鶓的话:「此次密行本就凶险万分,想来良大人今日已挡下不少,待愈久仅会更危险。」

「他们来了。」汦苍悔微微侧耳倾听後,优雅地站起身,并将寒玥抱进怀中,稍稍朝良鶓颔首道别:「良城主无需相送,就此别过。」语毕,他便抱着女孩往西面一处窗格步去,伸手将其推开且往外一纵,天一与地一亦一道跟进。良鶓匆匆上前察看,发现烟波和天七早将车驾驶近酒楼较为偏僻的西面,好接应寒玥几人,让他不禁赞叹孩童缜密的心思,实是令人佩服万千。

寒玥踏入马车内,平淡的询问天七:「可是处理妥当?」「是,一切均照您的吩咐行事。」「嗯。」探出帘幕,女孩正色的问烟波:「皇上那儿,你可有书写详尽?」「属下一字不漏的写下,请少爷安心。」寒玥歛下眼眸,低声的轻喃:「想不到李尚书竟如此大胆,李修容在後宫的日子,怕是不好安生了。」「少爷,那是他们咎由自取。」烟波认真的回答:「李尚书明知皇上最厌官吏贪污,却仍贪心不足,而李修容为争夺后位,手段亦是险辣。若真被抄家,属下认为这才是正确之举。」

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AV:干爽她

听到烟波这席话,寒玥有些讶异的扬起眉:「你倒是直白。」「属下毕竟负责许多嫔妃居所的监视,自然对那些妃子们没过多好感。」烟波难得阴沉抑郁的道:「让温远山有机可趁的罪魁祸首,便是李修容。」「是吗…」聪明如她,自然是能想通里头的猫腻,女孩倒也不再多谈,回至车轿内坐定。汦苍悔将首转向她落座的方位,语调平板的说:「今日是第二日,晚膳後练剑。」「是。」

途中虽是遇到几起刺杀,可其来者人数稀少,武艺同是不甚高厚,汦苍悔便让寒玥出去练练手,并仔细详记女孩仍有缺点的招式之处,好於晚膳後改善。待寒玥一行人安全的寻到一空地休憩时,已约莫是酉时,众人的神情均是有些疲惫。好不容易整顿好一切,且用过些许简单的面食後,女孩开始同汦苍悔过招,试着破解蝶翎十殇前五个剑式,并在之後朝男子使出後六招。

「你若这般使,後膝骨将是一大破绽。」汦苍悔冷静的分析,亦用自身示范一回给寒玥观看:「但倘若你蹬地而起,并借力转一回身,便可消抵这危险。」「是,多谢您的指点。」「既然你已练成蝶翎十殇,也是时候让这套剑法试试效用。」汦苍悔将手中的青铜剑抛向烟波所在之处,身影亦逐渐消失:「这一路上,皆有各方高手穷追猛打,只是被吾友先行斩杀殆尽。如今你已将蝶翎十殇学成,那便趁此机会熟练一番,好让吾判断你明日,是否能学习八柳定江波。」

随着汦苍悔的话尾结束,四周本布下的结界瞬间消弭,令暗部们和寒玥全是措手不及,勉强提起武器挡住刺客们的攻势。女孩一面震惊竟是有如此众多的刺客,一边小心翼翼地躲过杀手的攻击和暗箭,烟波和天一两人努力杀敌,想快些赶至寒玥身侧保护她,但却被汦苍悔施术阻拦:「不许帮她。」「但是…」「她必须独自面对这些刺客,否则这两日的心血皆是枉然。」

汦苍悔内心明白,绯莲定早将最棘手的刺客给击毙,留下来的尽是武艺最下乘的杀手,以免让女孩感到负荷过重。虽是有些不喜魔王如此袒护,可他亦不愿令寒玥身负重伤,只好严格控制暗部们的行动,省得女孩无发挥剑法之地。反观女孩的状况,倒是有些吃力紧绷。一面挥剑打落暗箭和毒标,寒玥还得一边闪避近攻逼紧的杀手,原是练好的剑法被压制至无法正常使用,只能步步退让。

暗部们在将身周的刺客全数斩杀後,皆被汦苍悔施术困囚,仅能待在原处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瞧着寒玥辛苦应战。离魂自冥界归来後,同是站到汦苍悔身侧,平静的看着女孩苦战。他知晓绯莲定是在附近隐身观看寒玥的情况,若真有不测发生,魔王断会是第一个现身相救之人。汦苍悔专注聆听风声剑啸,淡淡的对离魂道:「倘若今夜她熬不过这关,往後吾不会再指导她任何剑术。」「嗯。」

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AV:干爽她

勘勘躲过一柄锐刀,寒玥狼狈的闪身上至一旁的树梢,在稍作喘息之余,一面快速思索着该如何对付眼下十四名刺客。她终究不擅应付近身战,汦苍悔说的完全无误,若是遇到雷同今日的危局,她早就命丧黄泉了。握紧手中的鬼剑,寒玥紧紧皱着眉,努力寻找切入点,以利自己施展蝶翎十殇。这时,一道清风夹着浅淡温柔的声音,在女孩的耳畔响起:「左下方,手持双弯刀的杀手。」

「咦?」寒玥诧异万分地发出轻呼,接着又听到那声音道:「那名杀手是阵眼,先击败他,阵法自然损缺。这时便有利你近攻,快去。」眼看杀手们即将往上攻来,寒玥只好先抛下疑惑和心惊之情,先发制人的朝那名双弯刀的刺客攻击。果真在她提剑砍杀之时,刺客们顿时一阵慌乱,尤其在她顺利击败那位阵眼杀手後,刺客们的排列瞬间出现一大缺口,寒玥便抓紧时机,将蝶翎十殇一次次挥出,令杀手们死伤大半。

「那个多事的浑蛋!」汦苍悔咬牙切齿的低声怒骂:「我这番作为,便是要训练寒玥的观察力和通晓剑法优点的能耐,过度溺爱只会害死她!」「我倒能体会魔王的心思,毕竟从以前到现今,他仅能在旁观看寒玥。」离魂平静的说:「寒玥还是太弱,适当的提点并无坏处,你不也打算开口相助?只是被魔王先行抢先罢了。」「哼!那浑蛋的行踪瞒不了了。」

汦苍悔愤怒的甩袖,解开束缚暗部们的法术,好让他们收拾剩余的刺客,而自己则现身在女孩面前,肃然且严苛的道:「观察力薄弱,对剑法的通晓度亦不够,你需要密集严厉的训练。」「您教训的是。」寒玥歛下眼眸,轻声的承认自己的不足:「若无贵人相助,寒玥早已重伤濒死。」「仅只这回,下次绝不能再发生今日情况,明白吗?」「是。」

「寒玥,你得好好向人家道谢一番。」离魂静静的出现在女孩身侧,淡淡的道:「对方三番两次暗地护你,该郑重的答谢人家。」寒玥内心虽是早有臆测,可仍不甚确定的开口询问离魂:「你的意思是…」倏然,那道熟悉且温柔的声音打断她的提问:「我们又见面了,世子殿下。」女孩一听,猛然转身望向声音的来处,随即讶异的睁大那双深邃水瞳,目不转睛的瞧着来人出现。

一身墨莲暗红劲装的拓跋墨竹,牵引着一匹通体黝黑,可脚蹄处覆盖雪白鬃毛的漂亮骏马,缓缓从暗处步出。直至少年站定在寒玥面前後,才带着浅浅笑意,温和的张嘴询问:「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下呢?」

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AV:干爽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