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水多被第一次在多少岁爆出白浆: 干爆乳

「大娘,请帮我将蜜汁肉条、燻桃鸭翅、卤犊牛筋各秤个二两重,分别用油纸包起。」牵着汦苍悔和天七的手,寒玥眨着水汪汪的大眼儿,在热闹的市集里添买逐日喜爱的零嘴。「小姑娘生的好水灵讨喜,两位公子还真是好福气。」摊贩大娘一面手脚麻俐的把零嘴打包整齐,嘴里一边念道:「小姑娘,这包小的是大娘送你的,里头是咸蛋酥炒小鱼,可香的呢!」「多谢大娘。」

寒玥笑嘻嘻地接过草绳,将零嘴提在手中,趁着天七给钱的时候,开口询问:「大娘,您这儿最有名的糕点铺是哪家啊?」「当然是柯家糕点啦!」摊贩热心指路提示:「小姑娘你往前走,在第二个街口右转,然後在第三个巷口左转,便能看到柯记糕点铺。他们家的雪花凉糕、玉兰酥饼、红糖软馅儿的玲珑包,是埤墨城最最出名的茶点了。许多姑娘出嫁,都是向他们订制喜饼,你一定要买来嚐嚐。」「大娘,谢谢您。」「不客气不客气,晚了可就没货了,小姑娘快去吧!」

道别摊贩大娘,寒玥和汦苍悔、天七继续朝糕点铺前进。「少…小…小兰,我们不赶路吗?」天七慌慌张张的改了称呼,内心焦灼不安的询问:「继续待在这儿,怕是赶不上表叔伯的寿宴,你打算逛市集逛多久?」「不急。」汦苍悔淡淡的回应:「寿宴在一个月後,小兰可以随心所欲,只要别把盘缠花光就好。」「可是…」见天七仍想反驳,寒玥便平静的说:「在城内太过匆忙,反而会引起注意。你不必担心,京城那儿自有安排。」「是…」

依照大娘的指示,三人来到门庭若市的柯记糕点铺,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人为之一振。汦苍悔微微一笑:「看来那位大婶倒是没说谎,让我不禁也想嚐嚐味道如何。」「既然大哥想吃上几块,那便多买些放在车内小格,好随时食用。」寒玥让天七前去购买柯记几道有名的糕点,自己则牢牢牵着汦苍悔,伫立在人潮较少的角落处,以免被人群给挤散彼此。

「今早寄来的信签,想说说吗?」「後宫一名嫔妃,已怀有二个足月身孕。」顿了顿,寒玥又再道:「牵一发则动全身。为了护住或是杀害那胎儿,嫔妃们背後的势力定会彼此暗斗,宁王那方断不会放过此良机。」汦苍悔十分确信的说:「那胎儿注定是牺牲品。」微微歛下略带悲悯的乌瞳,寒玥轻声地应答:「…是。」静默片刻,汦苍悔才开口询问:「离魂他们,可曾向你谈过上古记事?」「未曾。」「那今日路途,吾便和你浅谈一些。」「好。」

待天七将糕点买齐,三人慢慢步回至客栈院落,准备出发前往辽涯城。在顺利离开埤墨城城关後,汦苍悔让天七出了马车,同地二及烟波一道驾驭马匹,并戒备四周是否有危险存在。自己则布下结界,和寒玥、离魂及逐日一块留在车轿中,伴随着逐日品嚐零嘴的声响,慢慢讲起上古所发生的事件。寒玥全神贯注的仔细聆听,毕竟上古往事一向神秘失传,汦苍悔肯谈,倒是个不可多得的契机。

爆乳水多被爆出白浆: 干爆乳

「你应该知道上古神灵和六界众生的起源吧?」「是,绝情曾提及些。」「嗯。那吾就不浪费唇舌去解释了。」接过女孩端上的茶盏,汦苍悔啜了一口,语气有些苍茫古远的道:「最始之初,世间仅有天、人与鬼三界,妖界、魔界和仙界,皆是之後才出现。天界原本的主宰,是一群上古神祉,吾亦是其中一员,封号千绝剑神-汦苍悔。」

缓缓再饮口茶水,他又再说:「当时最为强大盛名的神灵,共有七位,分别为原狼古神-嗥天、万鬼神阎-冥炎、天灵木崋-磐枝、瓈愔神女-炙雅、博阳龙神-獠、炼言灵凤-凤嵘以及碧海幽莲-绯莲。」寒玥微微一愣,汦苍悔点出的上古神祉,有四位的名讳是她曾听过的。察觉到她的疑惑与讶异之情,汦苍悔静静的道:「其中有四位神祉,因不满天界愈发乱章无法,转而堕入妖魔界,或是降低神阶,才会有妖王嗥天、阎王冥炎、山神凤嵘和魔王绯莲的出现。」

「若是被他们四个听到你用『堕入』这个词语来形容他们的选择,怕是会揍的你满地找牙。」离魂在旁凉凉的插嘴:「说穿了,是你们忌妒他们四个勇於自我,才用这等低劣用词来形容他们。」汦苍悔略显无奈的笑道:「那倒是。」「原来…他竟曾是古神…难怪…」回忆起那人递给自己的幽蓝莲瓣,寒玥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想来那片莲瓣,便是那人稀有珍贵的本命物。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他又何必将如此贵重的东西给她…

逐日心细的注意寒玥所有的情绪变化,便放下手中的零嘴,钻到女孩怀中软软安慰:「那是他的一份心意,玥玥若是拒绝收下,反倒是不礼貌的举止。」「唉…」喃喃的叹了口气,寒玥不再纠结於此,收敛心神去听汦苍悔叙述的过往:「原本七位神祉权势平衡,一同决议天界大小事务,但随着龙神和神女两人相恋,结为伴侣之後,局面渐渐倾斜。一派神灵认为,如嗥天、绯莲这般非尊贵神灵血统的神祉,不该留在天界把持权势;另一派则认为强者为尊,两人皆是实力最卓越者,本该有资格掌权。」

微微将脸庞侧向寒玥的方位,汦苍悔淡淡的道:「吾想,接下来的发展,如厮聪慧的你,应能推演而出。」「是。」「向你提及这段灰暗不堪的天界往事,只是想告诫你,无论在何处,无论是神或是人,皆逃不过斗争的卷入。」顿了一会儿,他又再开口:「因果轮回。如果那名嫔妃心无争权之思,那後宫里头的人岂会盯上她和胎儿?又该这般说,若她没一心想往上爬,皇帝会选中她当替死鬼,令她怀有身孕吗?」

汦苍悔这席话,使女孩复杂不已:「但那终究是一尚未出世的小生命…」「嗤,那孩子若真被产下,又能活至多大岁数?」对寒玥的心软之绪有些不悦,汦苍悔不客气的责备:「你认为一个帝王不想要的孩童,能在皇宫中安然生存?虽说十分残忍,但与其让他出世受尽苦难,倒不如什麽都不了解,就如此逝世重新投胎还来的幸福。」离魂见汦苍悔有些失控,不禁微微皱眉低劝:「苍悔,你…」

爆乳水多被爆出白浆: 干爆乳

「吾曾有过孩子。」汦苍悔并未理会离魂的劝阻,直直的对着寒玥道:「吾的爱妻,芩山神女,曾替吾怀下孩儿。可天帝趁吾下凡处理政务时,将吾妻抢夺而去,甚至将吾封印在荒山中,连一丝天界讯息都无法得知。当吾终是趁乱逃离封印时,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不管我用尽各种方法,皆是遍寻不着!你可知那种撕裂灵魂般的痛楚?若你能懂,断不会再希望那胎儿能安稳生下,因为死亡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

离魂伸手按住情绪愈发激动的汦苍悔,沉声喝道:「够了!」「…」汦苍悔抿起唇,几次深呼吸後,稍稍缓下情绪轻声说:「抱歉,是我偏激了些。」「无人会责备你,莫介怀在心。」离魂平静的道:「冥炎不是说过,神女入了轮回,而你的孩子仍然活在世间吗?虽说现下遍寻不着,但将鸾冕拉下天帝之位後,再盘问他也不迟。」「嗯。」「话说回来,寒玥。」眼神锐利的望向脸色稍白的女孩,离魂正色的说:「莫对人抱有太多怜悯同情之心,德妃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

寒玥垂下眼眸,轻声的道:「我知晓的,但内心依旧有块疙瘩…」「那个胎儿注定是死胎,所以那些嫔妃们,也算是瞎忙活,白白演出场精采大戏给人当笑柄。」离魂难掩厌恶之情的说:「难不成,你相信那皇帝没动手脚吗?」「莫非他…」「我是不清楚他到底做了什麽,但那胎儿在生死簿上,一开始就记录为死胎。」寒玥无法置信的低喃:「怎麽会…他…」「因此,你不必感到伤怀,还是想想这趟密行该如何走,否则累垮你自身,可会引来不少麻烦。」「好。」

「少爷。」烟波恭敬的询问声响起:「现下已近午时,您可要停下来歇会儿用膳?」「也好。」待烟波等人将车驾驶进林边处,汦苍悔先是让逐日消失身影,才动手将结界解除,并搭着寒玥的手下了马车。寒玥一面慢嚼夹着腌肉和蛋丝的膜,一边询问:「一路上可有问题或可疑人物?」「回少爷,一路以来并未发现危险。」动手替寒玥倒上一盏热茶,烟波分析道:「若是一路皆是平安无事,估计明日下午便能抵达辽涯城,只是今夜要让您吃苦些。」

淡然地摇摇头,寒玥平静通透的说:「无碍。赶紧将午膳食用完毕,好加快脚程,早日抵达玄桦。皇上虽是命太阿和父亲今晨出发,给予我们些许缓冲时间,可细心之人很快便能瞧出端倪,千万别浪费这珍贵的时日才好。」「属下遵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