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是什么器官男友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对我_开车h

用力捏着女孩的白皙细腻的下颚,耀天帝将寒玥狠狠压在床上,激烈霸道的缠吻着女孩柔嫩粉色的唇,丝毫不愿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寒玥双眼盈满雾气与泪意,脸色嫣红的皱紧眉宇,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用上全力试图将耀天帝推开,好结束这令她几近窒息的亲吻。可欧阳亘轩毫不动摇,反而加深这吻,让寒玥觉得自己快无法呼吸,还必须分神安抚怒火涛天的离魂和长慕,简直苦不堪言。

终究是太阿看不下这般惨况,现身请求耀天帝网开一面:「主上,少爷定已知错,请您高抬贵手,否则少爷已快无法换上气来…」一道内劲闪过,太阿当场被震飞至皇帐口,嘴角流下一缕鲜血。耀天帝神情阴冷的松开寒玥的唇及对她的压制,对太阿森冷的道:「朕在教训人,轮不到你来插嘴,滚!」「…属下遵命。」太阿歛下眼眸,恭敬的跪安後,立即消失踪影。

「咳咳…呼…咳咳…」好不容易喘上气的寒玥,狼狈地趴在床缘猛烈咳着,耀天帝则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嘴角挂着讥讽的冷笑,柔声的说出残忍的话语:「寒玥,再有这等事情发生,朕就吻到你死为止,明白吗?」见女孩仍喘不过气,无法分心去回应自己的问题,欧阳亘轩冷漠的抓起女孩的青丝,逼的她须仰头直视自己,阴郁无情的下令:「回答!」

寒玥忍着被扯疼的痛楚,泪眼盈眶的抖着声回应:「寒玥…明白…」「哼!」甩手放开墨发,看着女孩的额用力磕上床缘,耀天帝嗤笑一声,随即转身踏出营帐,只留下冷漠的命令:「待在这里,不准踏出一步。」「…是。」寒玥轻声的应答,听到男人吩咐摆驾至李修容的营帐,她才几不可闻的松口气。男人适才是真心想让她死,她可以感觉出来,若非太阿出面制止,寒玥猜想,自己大概可偕着离魂去冥府游玩了。

「少爷…」太阿脸色略显苍白的现身,手里捧着伤药道:「您太莽撞了。」寒玥低声的道歉:「对不起,连累了你。」「你不该阻止我现身的!那狗皇帝是真的想杀你,简直该死!」离魂怒气冲冲的出现,一把抢过太阿手中的伤药,扶着寒玥坐稳在床禢後,举止温柔的替她上药,揉开早已磕肿的额,一边气愤的骂:「该死的!我真想马上送他下地狱去!恶心的家伙!」

太阿皱起眉,正想开口责备离魂的不敬时,却被离魂嘲讽的闭上嘴:「少在那儿跟我说什麽大道理,那种心思变态的主子,我看你有时也受不住。真亏你能面不改色的看他折磨杀人,说不定你本身亦是如此扭曲,哼!」嫌弃的瞪了太阿一眼,离魂对寒玥道:「往後我与你同眠,反正都公开了,就无需遮遮掩掩,也让一些蠢货收敛不该有的心思。」

男友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对我_开车h

寒玥喃喃的叹息,柔和的对太阿说:「别担心,我没事的。你快些去耀天帝身边候着,不然被他察觉又会罚你。」「属下先行离开了。」太阿朝寒玥微微点头示意後,静静的留下叮咛:「少爷就让离魂伴着,好能减少意外发生。」「好。」得到寒玥的回应,太阿随即消失身影,回至耀天帝身旁保护其安危。

「啧…好想杀人啊…」离魂郁闷的替寒玥揉开瘀肿之处,长慕则现身替她弄了热巾,好让她能擦拭满是冷汗和泪水的脸庞。「长慕,谢谢你。」「不用客气。」瞧见寒玥被吻得红肿的唇瓣,长慕不悦的拧紧眉宇:「我看耀天帝是分明想让你难堪,嘴唇肿成这般模样,明日定会引起议论。」「无碍。」寒玥轻挥衣袖,脸盆里的热水瞬间结成寒冰,长慕会意的笑出声,替她敲下一块寒冰,用丝绢包裹着,递给女孩敷唇。

「我看这才是真正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皇帝明早肯定会气疯去。」离魂一面讥笑,一边仔细查看寒玥的肿包,确认完全消下後,他才将药收好。长慕布下结界,温和的道:「天色已不早,寒玥快歇息,我和离魂会在寅时前的半个时辰唤你起身。这结界,任谁都进不来,你可安心入眠。」「嗯,谢谢你。」「快睡吧!」寒玥依言躺下,离魂则将被褥压实,与长慕安静的守着寒玥入眠。

待寒玥睡熟後,长慕淡淡的对离魂轻声道:「我的主人前来,必须去见他一回,你一人没问题吧?」「没问题。」离魂步至一旁的软禢,随意的斜靠着,低声的说:「你快去吧!小心别被察觉了。」「嗯,我去去就回。」抛下这话後,长慕便消失身影。离魂微微皱起眉,虽说他明白长慕对寒玥是认真守护,可他还是非常不喜那种被人暗地操控的感觉。「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离魂闭上眼,开始静心养神,对周遭的一切则是暗中观察着,好能提早反应来避开祸端。

「吾主。」长慕跪在一名男子身後,平静的叙述:「耀天帝险些让寒玥窒息,剑灵太阿出手干涉,才终止那场…祸事。现下寒玥已熟睡,由离魂亲自现身保护,属下亦设下结界,确保万无一失才前来覆命。」「辛苦了。」男子负手,站立在月光下,淡淡的道:「起来吧!」「是。」长慕起身,见男子微微咳了几声,语带不赞同的说:「您太胡来了。这具身体可禁不起长途颠颇和激烈打斗,您万一在此时出事,将会功亏一篑的。」

男子静静的摩娑着腰上难得一见的暗红暖玉雕莲挂坠,温和平静的道:「我会注意的,你快些回去,离魂虽厉害,但仍躲不过暗算。有你看着会更好。」「属下明白,请您亦多保重。」「嗯。」感觉长慕已离去,男子安静的伫立在月光的沐浴下,良久後才溢出一声叹息:「玥…」

男友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对我_开车h

「回来了?」离魂诧异的看着长慕现身,细声的询问:「这麽快就谈完?」长慕点点头,步至床禢查看寒玥的情况,见她睡得十分安稳,便放宽心,走到软禢前同离魂一起倚着。伸了伸懒腰,长慕有些愉悦的道:「看来耀天帝是不会回来了。」「这样最好,寒玥就不必睡得胆颤心惊,时时防备那疯子的突临举动。」离魂不屑的啧啧出声:「最好是死在那些女人堆里,永远别回来。」「呵呵…我想有些困难。」「真想去篡改生死簿…」「你也真是的…」

耀天帝姿态慵懒的坐在一旁的软禢上,身上满是刚纵情过後的汗水和麝香气息,可凤眸里却是隐着怒气和阴郁。太阿前来时,稍稍向自己汇报寒玥之後的情况,随後才安静的消失身影。那把该死又碍事的破剑!耀天帝对离魂无比的厌恶,更是恨极寒玥对离魂百般关心和温柔对待。

就像今日午时,明明那把破剑惹怒女孩,她却只摆臭脸给自己瞧,连一句责骂都未曾给过那嚣张的剑灵。甚至在今夜违背自己的命令,将离魂唤出,给他制造麻烦,简直是可恨!「必须除去才行…」耀天帝阴沉地喃喃自语,让隐在暗处的太阿惊骇的浑身一颤,不敢相信自己的主子竟对离魂起杀心。

「皇上…」李修容从床帐中探出头,脸上满是承欢过後的柔媚。她可是等这日等了许久,皇上鲜少宠幸後宫,甚至在慕容寒玥入宫後,将心思全放在那孩童的身上,连後宫都不曾踏入超过十次。自从皇后被废孕,欧阳玦被取消太子资格,後宫的嫔妃们皆使出浑身解数,想得到皇帝的宠幸。可碍於寒玥的存在,她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耀天帝无视她们,甚至连拉拢寒玥的心思都不能有,否则帝王会直接让她们难堪。不过现下…

「皇上,您不歇息吗?」冷眼扫了李修容一眼,耀天帝站起身,淡淡的道:「朕回皇帐,爱妃赶紧休息。」「可是…」见耀天帝森冷的睨着她,李修容赶紧闭上嘴,爬起身替耀天帝着衣,恭送帝王离开。待耀天帝走远後,李修容才瘫软的坐在地毯上,惊惧的打着哆嗦。耀天帝方才的眼神,简直视她为死物,让李修容害怕不已。

「娘娘,您怎麽坐在地上呢?」侍女入帐将李修容扶起,担忧的道:「娘娘怎没留住皇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别说了…」缓下恐惧,李修容才问道:「皇帐里…可有何人?」「回娘娘,寒玥少爷正睡在皇帐中。」「什麽?」李修容诧异的问:「这可是大不敬!少爷怎会犯下如此过错?」「娘娘不知吗?因林淑仪派出刺客暗杀少爷一事,皇上已下令要和少爷同寝,以保护少爷。」侍女尽责的开口解释。

男友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对我_开车h

「嗯…原来如此,睡了。」「是。」熄了烛火,李修容更加确定,寒玥在耀天帝心里的份量,是任何人难以取代的。「看来得要讨好那孩童才行…」轻声的喃喃自语,李修容下定决心,绝对要暗中拉拢寒玥,好让自己能登上那荣华富贵的后位,睥睨天下众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