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佛说剖腹产的孩子车h文开车时候开车h

待众人用完午膳,耀天帝才在搭建的大营帐中,先行查看百官们的早晨收获。「柳爱卿的儿子倒是不赖。」欣赏的看着柳霄,耀天帝温和的道:「朕记得,你是新科文官的榜眼,可有错?」柳霄恭敬的拜身:「回皇上,正是微臣。」「倒是和你父亲一般出色,盼你下午亦能如此神勇。」「微臣定不负皇上期望。」柳霄跪身朝拜,随後站起身,退至柳尚书身旁。

耀天帝瞥了寒玥一眼,微笑着问:「寒玥,你觉得谁会是赢家?」「寒玥不知,请皇上责罚。」「猜一个让朕听听。」「若皇上您使出全力,获胜者定是您。」将脏水往耀天帝身上回泼,寒玥没什麽心思和他在那儿演戏,对於一个看不透的帝王,她不想太过亲近,即便男人将是她未来的夫君。离魂静静的在她脑海中道:「你若真不想嫁给他,我可以带你走,想去哪里都行。」「不行。」寒玥有些苍凉的说:「我走不了。这里有太多放不下心的人事物,我…走不了…」

「唉…」离魂喃喃的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麽,寒玥则半歛瞳眸,掩盖了满是心绪的眼,不让任何人察觉。「皇上,臣特意猎来的帝雉,恐是活不了如此长久的时间,不如趁现下让皇侄瞧上一次才是。」平王出列,示意家仆将布袋给提上,恭敬的向耀天帝请命。逍遥世子接到逍遥王的眼神,稍稍往寒玥的身侧靠去,以便在最好的时机和方位替寒玥挡下斑虎的攻击。

寒玥微皱起眉,不禁开始思索欧阳皓平的血统,是否真如逍遥世子所猜测那般,否则这人怎会如此蠢不可及?「小心些,那斑虎肯定被下了极重的药量,挣扎的力道比方才大很多。」长慕阴郁的道:「若非我们不能过於干涉凡人性命,我早上前给他一剑,送他下地狱。」离魂作势要拔剑,寒玥赶紧制止:「别,你别现身。耀天帝和太阿应会出手协助,你别担心,若真被伤着,顶多是留个疤痕罢了。」

离魂怨怨的放下剑鞘,目光凶狠的瞪着平王,若不是这无知的凡人已时日无多,他肯定会回冥界篡改生死簿,再让冥炎替自己挡天谴。耀天帝勾着意味不明的浅笑,摆手要家仆提着布袋上前些:「那便在这儿开启,好让爱卿们一同瞧瞧,毕竟有些爱卿亦没见过彩尾帝雉。」「是。」家仆抖着手,缓缓将布袋打开,发狂的斑虎立即冲出袋子,往寒玥站处冲去。

平静的看着张牙舞爪的斑虎扑向自己,寒玥面无表情的立在原处,连闪躲的心思都没半分,让华枫和慕容曜慌张地大吼:「哥哥!」「玥儿,快躲开啊!」说时迟那时快,耀天帝突然出现在寒玥面前护住她,伸出右臂挡下斑虎的攻击。只见皇帝右臂鲜血直流,阴沉的踹开斑虎,厉声下令:「来人,扑杀那只畜生,押下平王!」「是。」司徒明提剑砍杀斑虎,韩凛遥则是率着禁军,将平王给押跪在地。

开车h文开车时候开车h

「皇上,臣是冤枉的,是那下贱的仆奴擅自更换臣的猎物,请您明察啊!」平王神色慌张地替自己喊冤,而那名家仆早已咬碎嘴里预藏的剧毒,吐血身亡,让耀天帝无法查下去。寒玥淡漠的吩咐刘承去准备烈酒、热水和伤药绷带,再扯着耀天帝回龙椅上坐好,伸手点了穴道止住血流,等刘承将东西给备齐。一旁随侍的嫔妃女眷们,纷纷用惊恐的神情看着一切,她们久居深宫,哪见过这般骇人的画面,各个是往後退了好几步,想离血滩和死屍远些。

刘承和李准急忙的捧着物品前来,一一拿给寒玥,让她能尽快方便的替耀天帝上药。卷起耀天帝的龙袍,寒玥轻叹口气,那狰狞的爪伤竟是渗着黑血,欧阳皓平也还真敢做。「皇上可觉不适?」「无碍,朕将毒全数逼至伤口处,流光黑血便可。」寒玥点点头,将穴给点开,并将唇贴上伤口,在耀天帝诧异的注视下,开始将毒血给吸出。「寒玥你…」侧过头将毒血吐出,寒玥淡淡的道:「这样较快。」

众人安静的看着寒玥将耀天帝的毒血全数吸出,一声喘气也不敢发出。寒玥接过烟波递上的烈酒漱口,并服下可解普通毒药的百草神丹,接着用酒水和热水替欧阳亘轩消毒清洗伤口,抹上适量的伤药後,再用绷带缠起。「皇上,请您服下百草神丹,以清理余毒。」刘承端上药瓶,好让耀天帝能服下解药。「嗯。」耀天帝接过药瓶,服下解药调理筋脉气息,才接过李准递上的丝帕,将最後一丝残毒给吐出。

漱洗过後,耀天帝冷眼看着地上的死屍和神情悲恸的平王,森冷的笑了一声:「平王,你当朕和爱卿们的眼瞎了不成?当真以为朕不知你在搞什麽伎俩?将人押上来!」「是。」侍卫奉命将一名奴仆给押上,耀天帝厉声喝道:「说!平王要你做何事?」「奴…奴才…」奴仆畏惧的抖着身,将平王吩咐的事给道出:「王爷吩咐奴才,趁人不注意时,偷一件慕容少爷的衣衫,好让猛兽能认定目标攻击。皇上,奴才只是奉命行事,请您饶了奴才一命啊!」

耀天帝轻挥手,韩凛遥便奉命上前,拔剑将那奴仆的头给砍下,让嫔妃们纷纷发出惊呼,有些甚至吓得哭出声来。环妃严厉的瞪视嫔妾女眷们,要她们赶紧闭上嘴好保住性命,否则盛怒中的君王可是会不顾情面,直接将惹他心烦的嫔妃当场赐死。寒玥冷静的瞥了逐渐退去身影的苏婠婠一眼,不知耀天帝打算在何时、又如何来处置这事。只是没想到,男人竟是选在此刻!

「来人,将平王侧妃押上。」「是。」两名禁军将蒙着面纱的苏婠婠架住,把她押跪在地。燕温侯见皇帝似有杀心,赶紧出面求情:「皇上,请您饶了平王侧妃,侧妃身受重伤,根本管不了平王的混事啊!」耀天帝似笑非笑的睨了燕温侯一眼,让他吓得赶紧闭上嘴,退回列队中。「康姬,平王这事,你可知悉?」无情的看着慌乱不已的平王和苏婠婠,耀天帝微微勾起嘴角,这算是送慕容曜一份大礼了。

开车h文开车时候开车h

苏婠婠不知所措的望着耀天帝,她并没有接到这项命令,现下却是不得不开口。「曜宓,你快说你不知情啊!」燕温侯担忧的低声劝道,宁王却是轻扯燕温侯的衣袖,皱着眉细声地说:「爷爷,她…似乎不是康姬本人,您看她的侧脸和发色,都和康姬有差别。」「咦?」燕温侯不可置信的仔细一瞧,随即怒吼出声:「你是谁?你不是本王的孙女!」转向一脸灰败的平王,燕温侯觉得自己快被气疯了:「你这该死的…」

「安静。」欧阳亘轩示意刘承上前,将苏婠婠脸上的面纱拿下,顿时众人一片惊呼声:「是苏婠婠!」「没想到是名妓苏婠婠!」「是她啊…难怪总是发出些淫声浪语…」窃窃私语不断传出,燕温侯直接被气昏过去,让燕温世子吓得赶紧派人将老父亲给移进营帐,宁王也遣了太医前去替燕温侯把脉诊疗。苏婠婠惊恐不解的看着耀天帝,这帝王,要对她做什麽?

耀天帝神情莫测的盯着跪身的两人,嗤笑道:「平王还真是享尽齐人之福,胆子倒也是肥的很,将朕钦赐的侧妃给糟蹋了啊…」敲了敲扶把,耀天帝眯起眼,冷声询问:「众卿认为,这该如何处置才好?」燕温世子康泞愤怒的上前请求:「皇上,平王和苏婠婠如此羞辱康家,实是欺人太甚,加上平王重伤龙体,简直罪不可赦。」跪下身,康泞朗声的道:「臣在此请皇上,严惩平王和苏婠婠。」

「世子想要朕如何严惩?」「请皇上杖责平王五十大板,将苏婠婠流放军妓。」「嗯…其他爱卿可有不同的意见?」瞥了慕容曜一眼,耀天帝温和的问:「宰相认为,此事该如何处理才好?」慕容曜神情厌恶的看着平王和苏婠婠,淡淡的道:「平王重伤龙体,该是死罪一条,可鉴於亲王身份,微臣认为摘去封王、收回领地,是最适合的惩处。至於苏姑娘…微臣认同燕温世子的建议,将此女流放军妓。」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苏婠婠绝望的对慕容曜大喊,却被李准给甩了一巴掌,出声喝斥:「不得对陛下无礼!」耀天帝愉悦的看着一脸愤恨绝望的尹清蓉和欧阳皓平,语调冷漠的下令:「平王意图杀害慕容寒玥,重伤龙体,本是死罪。朕感念手足之情,在此下令饶他一命,剥夺封王和其领地,一生幽禁在连城府邸中。苏婠婠的话…」耀天帝冷笑一声:「既然是名妓,想必是一夜掷千金。」

站起身,欧阳亘轩残忍的下令:「让她服下『千日花醉』,好慰劳镇守猎场的侍卫与禁军,待她服侍完众侍队後,立刻将她送至宁海城翼王爷的军营,好代替已死的漠幽嫇。」「不!皇上,您不能这样对小女!」尹清蓉爬到耀天帝脚下,嘶哑的恳求着:「皇上,小女与您相识近十年载,为您付出不少心力和感情,请您看在这份微薄之情,饶过小女啊!」「苏婠婠,朕从不上青楼,又如何与你这卑贱妓女相识?」耀天帝嘲讽的道:「妄想高攀,蠢不可及。将她拉下去!」「是。」

开车h文开车时候开车h

韩凛遥在苏婠婠口中塞了布团,让她无法言语,并指挥两名禁军将她给拉去侍卫营区。「刘承、慕容曜,你们跟去,必须亲眼看她将春药吃下,明白吗?」「奴才遵旨。」「微臣遵旨。」见慕容曜的身影走远,耀天帝才不屑的冷笑一声,这算是他送给尹清蓉和慕容曜的大礼了。尹清蓉的左肩上,有一浅褐色的扇形胎记,慕容曜定能认出苏婠婠真实身份,不知他会是何种表情啊…「太阿,跟去看个仔细,回来详细禀报。」「属下遵命。」

牵起寒玥的手,耀天帝头也不回的走向皇帐,只留下冷淡的吩咐:「将欧阳皓平囚禁在营帐,下午的狩猎亦取消,明日寅时立刻拔营回宫!」「臣等遵旨。」宁王眯着眼,看平王狼狈不堪的被人拉下,心里倒开始盘算日後的行动。

毕竟…耀天帝决定要出手了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