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挺进驾校教练老李h文:强h文

之後种种生活的画面,他已记不牢了。

欧阳亘轩只记得最後,他为了让瑶瑛得到逐日金錀,让体质亦寒的她与自己双修,两人联手杀了瑶玥。那晚,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双剪水乌瞳里盈满了不可置信、悲伤绝望的心碎情绪,以及逐日金錀同离月神剑发出的凄怆哀鸣。一旁的瑶瑛疯狂的大笑,讥讽瑶玥道:「你可真是个傻女人,居然被单恋了300年的人亲手杀掉。亏你还替这个蠢货掩盖他偷遥天宫各类宝物和破坏护派法阵灵器的行径,真是可悲啊!」

瑶瑛变回真身,一只九尾妖狐笑的肆意:「日灵者云铮,我真该感谢你杀了月灵者呢!否则我们妖族也没办法顺利攻进遥天宫啊!」见云铮一脸难以相信,九尾妖狐发出尖锐的笑声:「多麽愚蠢的男人啊!你的师妹为了掩盖你破坏阵法的行为,用她自己300年的功力布下了守护结界。只要她还活着,结界就不会消失,可是她的法力也因此全无,才能像是个废物般被你杀害。」

「九尾妖狐,本王都不知道你如此找死呢!」一道碧蓝的身影出现,挥出一道赤红的光打向九尾妖狐,妖狐大声尖叫,五千年的道行瞬间化为乌有。男子伸手抱起了重伤濒死的瑶玥,欧阳亘轩一看,那人竟是云莲。只见云莲浑身是血,一脸厌恶鄙夷的看着自己:「日灵者可真是威风,本王看清幻真人发现自己的爱徒被另一位爱徒所杀,恐怕会气死吧!」听到众人尖叫厮杀的叫喊声,云莲冷笑一声,瞬间就抱着瑶玥消失了身影。

清幻真人和众长老赶到时,欧阳亘轩发现自己满身是血的站在一堆妖怪的屍体中,他抓着离月神剑斩杀了无数妖物,却独独留下那妖力尽失的九尾妖狐。「铮儿,玥儿呢?」清幻真人皱紧眉,瑶玥迟迟没现身,他觉得太诡异了。「哈哈哈哈,糟老头,你的宝贝月灵者被你这爱徒杀了!真是活该!」九尾妖狐恶意的说出事实,一名长老大声喝斥:「妖孽休得胡言乱语!」

突然,空气中充满庞大沉重的魔力,压的众人都跪下身子,九尾妖狐则是发出尖叫:「魔王陛下,请您饶了我!」「嗤。」冷漠不屑的嗤笑声响起,一名身袭金绣繁莲纹炽红华袍,容貌冠世天下的绝美男子现了身。清幻真人抬头看见男子额上艳美华丽的绯色莲纹,失色的大喊:「魔王绯莲?」「哼!没想到你能认出本王,看来你还有些见识。」绯莲冷冷的接着道:「本王来这儿,只是来看场好戏罢了。」

狠狠挺进h文:强h文

「你这妖孽,居然来看我们遥天宫受难!」重净长老愤怒的大吼,绯莲则是斜睨了他一眼,冷笑的道:「愚蠢的道士,若不是本王替你们斩杀了道行高深的妖怪群,遥天宫早就消失了。」只见红光一闪,绯莲变成了云莲的模样:「长老可认得出来了?」「你!?」众人皆倒抽一口气,九尾妖狐则是尖叫着,挣扎的站起身,想要逃出这里,却被绯莲动手打回原形。

「敢动本王在意的人,就得做好去死的准备。」天空突然打起怒雷,绯莲笑着看满脸惊恐的妖狐,温和的说:「很可惜,你实在太弱,本王看不上眼。因此本王适才上了天界,找了你的仇家雷神喝了杯茶,让她转告了句『此刻是让九尾妖狐灭族的好时机』给天帝。」妖狐猛力的拍打着无形的墙,试图逃出生天。

「啊!再告诉你一件事。」绯莲负着手,残忍的道:「你的老家,本王派人先去毁了,不在山里的妖狐也已被魔族将领追杀,任何一只九尾妖狐都休想逃过这场雷劫。」在绯莲语毕後,天际打下暴雷,狠狠击在九尾妖狐身上,瞬间让她魂飞魄散。天雷不绝於耳,遥天宫众人甚至可听见妖物四处奔窜的尖叫声,他们不禁打了个寒颤。

绯莲一挥手,逐日金錀便出现在众人眼前,清幻真人见状便大声喝道:「你将玥儿杀了?」「本王怎麽可能会杀自己心爱的人。」绯莲冷眼看向站在一旁的云铮:「是日灵者杀了她。」「胡说!云铮怎麽可能杀害瑶玥,定是你这妖魔想嫁祸於他。」「那麽…」绯莲拍了拍逐日金錀,只见逐日金錀投射出一道水镜,开始展现事情的始末。众人看着逐日金錀将所有一切呈现出来,脸色愈来愈难看,一些师弟妹甚至哭出了声,欧阳亘轩发现所有师兄姊都用怨恨的眼神看着他,恨不得将他给杀了。

待水镜将来龙去脉全数映出後,绯莲淡淡的开口:「清幻真人,本王的话你可以不信,但身为掌门的你应该清楚,逐日金錀不会说谎。若是你还怀疑,不妨让离月神剑用火墙展示一遍云铮的所作所为。」清幻真人沉默许久,才语带苍茫悲伤的问:「玥儿的屍首在哪?」甩了甩袖,降低了身上的威压,好让众人能站起身,绯莲直视清幻真人一夕苍老的脸,静静的说:「本王送她去轮回了。」

「那孩子可带怨恨之气?」「本王怎麽可能允许此种事发生。」清幻真人流下了泪,哀声的请求:「可能拜托魔王您说服阎王,让那孩子来生投个好人家?」绯莲静默了片刻,才淡淡的说:「玥能有你这师父,倒是她这生中唯一的大幸。」转过身,绯莲的身影逐渐消失,只听到他平淡的道:「阎王和本王乃为旧识,清幻真人不必担心。逐日,你是留是随,但凭自己决定。」

狠狠挺进h文:强h文

逐日金錀似是苦恼的在原地缓缓转动,待绯莲的身影快消失殆尽时,它才发出一声响亮的鸣声,飞快的在清幻真人身旁转了一回後,随即跟着绯莲一同消失。欧阳亘轩发现手中握着的离月神剑猛力颤抖一下,剑身上的光芒逐渐弱了下来,清幻真人看到後,喃喃的叹息:「冤孽啊…」

「掌门,您相信那魔王说的话?」一旁的重楹长老不可置信的问。清幻真人叹了口气,忧伤的道:「他在看玥儿时,眼神里永远充满温柔和爱意。不管是云莲还是魔王绯莲,都不曾变过。玥儿那死心眼的孩子,为何总不听我的劝…」一直沉默不语的重华长老突然开口:「重楹师姊,虽然师弟盲目,收了一妖魔为徒,但师弟却能万分保证魔王定不会让瑶玥受苦。」「唉…没想到逐日金錀竟随着瑶玥去轮回…天命啊…」重明长老幽幽的叹息。

「掌门!云铮不仅杀害瑶玥师妹,更将法阵破坏、盗取许多宝物神器,罪不可赦,望掌门惩处他。」大师兄云钰跪下身,其他的弟子也纷纷跪下,开始向清幻真人请命。欧阳亘轩只觉得呼吸十分困难,遥天宫众人看他的目光太过逼人,令他不禁倒退一步。「云铮,还不跪下!」重净长老大声厉喝。

清幻真人看着他,难掩痛心和失望的道:「铮儿,你真让为师失望。当初为师就曾告诫过你,那瑶瑛来路不明,千万不可领她入门,你不听为师的劝诫就算了,竟还为了她去杀害玥儿,我清幻真人怎会教出如此孽徒!」只见清幻真人摘下掌门令戒,对众长老弯下腰道歉:「清幻已无颜面再任掌门,望众长老另选高明。」重明重叹一口气,接过令戒道:「我们知道了。」

「将云铮押下!」重净长老下了命令,大师兄云钰和大师姊瑶镜便走向前来,狠狠落下一记手刀,欧阳亘轩顿时陷入昏迷。接下来的情景,彷佛走马看花般,自己没有任何的真实感,只知最後自己被废了一身武艺逐出师门,离月神剑亦选择跟着他离开。躺在破烂的庙里,病重的欧阳亘轩看着离月神剑展示着瑶玥为他所做的一切,流下了泪,濒死之际许下承诺:「…师妹…若有来世…我定…好好待你…」

「嗤,真是愚蠢。那无谓的情爱和诺言,也只不过是弹指瞬间罢了。」耀天帝不屑的嘲笑梦里男子的承诺,闭上凤眸时,瑶玥缥缈如烟的倩影却挥之不去。「倒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绝代美人…只可惜太痴情了…过度的痴情就是愚蠢啊…」不过那双眼,总觉和一人很相像,当那双眼眸盈满自己的身影时,会让人有种永恒的感觉。「是谁呢…」耀天帝敲着龙案沉思,直至天明。

狠狠挺进h文:强h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