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h文合集强h我不做女配末世清浅文

连城的主街充斥着喜气,嫁娶的乐声悠扬,百姓们争先恐後的挤满街侧和高处楼阁,等待着两位俊美的王爷和美丽的新娘出现。「来了!来了!宁王的迎亲队伍出现了!」「平王的也出现了!」「两位王爷当真是俊美无涛啊!」「能娶到京城五美中的两位美人,两位王爷想必是开心不已。」「真让人钦羡啊!」宁王带着喜悦的笑容,向四周的百姓微微示意,另一端的平王亦是挂着浅笑,向道贺的百姓们挥手。

沁香居的顶层包厢里,易容过的耀天帝搂着同样易了容的寒玥,随意的坐在栏围上,语带一丝讥讽的问:「寒玥,你觉得那两人在错身时,脸上会摆着什麽表情呢?」「宁王叔的话,约莫会笑着道贺,而平王叔…」寒玥微微侧首想了想,淡淡的说:「大概是神色狰狞的笑着祝贺吧!」「呵呵呵,朕想也差不多是如此。」

至於为何两人会出现在此,观看着两位王爷的盛婚过程,一切只因耀天帝兴致突临。寒玥本待在墨天阁里,对两王大婚事宜毫无兴趣,一边听着逐日和离魂、青冥谈天,一边阅读着搬来的书经。哪知耀天帝突然带着太阿出现,险些让逐日等人曝露自己的存在。若非绝情前日离去前,又施了障眼法,否则她此刻绝不可能安稳的被男人抱着看戏。

耀天帝缓缓的啜着竹叶青,慵懒中带着优雅的姿态及气宇轩昂的容貌,惹来了不少百姓们的观看。寒玥察觉後,面无表情的出声:「皇上,您太引人注目了。」「有吗?」耀天帝懒散的笑了笑,示意刘承将缦云轻纱帐给放下,遮掩了自己和寒玥的身影。「朕倒觉得他们在看寒玥呢!」即使他刻意挑了张容貌中庸的脸给寒玥,仍无法压过她身上那淡漠清冷的气质,谪仙般的姿态让人频频回顾。

「…意外的有些…不悦啊…」耀天帝轻声的呢喃,寒玥则疑惑的回头询问:「皇上方才说了什麽?」「没什麽。」将缠枝菊青玉酒盏凑到寒玥唇边,耀天帝笑道:「今日是寒玥的王叔成亲,喝些酒水来沾沾喜气吧!」「多谢皇上的美意,可寒玥不擅饮酒,还请皇上代寒玥一饮。」将酒盏推回至耀天帝嘴侧,寒玥客气的婉拒喝酒一事。

欧阳亘轩见寒玥不肯就范,倒也不生气,反而一口喝乾了盏里的酒水。只是下一瞬,他突然将寒玥的头往前一揽,直接吻上她因错愕而微张的粉嫩水唇,将酒水给喂进去。刘承在後方瞥见这幕,吓得险些惊呼出声,跟在各自主人身旁的剑灵们和待命的暗部们也被耀天帝的举动给吓着。离魂看着濒临失控的青冥,赶紧上前将他打昏,以免发生意外,其他人的反应,他亦瞧在眼里。

铠甲勇士h文合集强h文

太阿显然修养深厚,对自家主人的举动仅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又将注意力放在周遭的安危上,但暗部们的情况就没如此淡然。烟波和暗影两人的表情可谓惊吓过度,完全陷入一片呆滞,其他部属则是发出极小声的轻呼,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离魂将青冥扶到墙边坐下,忍着想上前教训耀天帝的冲动,出声唤了寒玥几次,好让她能将自己的嘴给救出。

被离魂唤回心神的寒玥,气愤羞窘的猛力推开耀天帝,沉着脸对耀天帝怒道:「皇上这是在做什麽?」将薄唇上残留的酒水舔净,欧阳亘轩支着脸,语气平静地说:「寒玥不肯喝,朕只好亲自喂你了。」「您太过分了!」寒玥一把抓起锦云明紫绸披风,朝着屋梁大喊:「烟波!送我回宫!」「敢出来,朕就杀了你。」耀天帝阴冷的下令:「刘承,滚出去。暗部们也是,让太阿留着就好。」

顿时,四周的暗部皆退离沁香居,到一旁的楼阁待命,刘承亦出了厢房,替耀天帝掩好门扉。耀天帝见寒玥气极的模样,淡淡的开口:「竹叶青虽淡,可後劲十足。寒玥若是如此激动,等会儿恐怕就醉了。况且这等举止,朕又非第一次对你这麽做。」斟上酒水,耀天帝睨了她一眼道:「你病重昏迷时,以为是谁喂你喝药的?」寒玥抿紧唇不发一语,耀天帝则是瞥向街道,静静的说:「他们要错身而过了,不来看吗?」

寒玥板着脸走向前,倚在楼栏上观看宁王和平王的表情,果然见宁王一脸温柔的笑着道恭喜,平王则是有些僵硬的回笑祝贺。耀天帝端着酒盏,语带一丝玩味的道:「现下对上了,寒玥觉得谁会先让道呢?」指了指两方那各自延绵近十里的红妆,耀天帝讽刺的道:「朕迎娶皇后时,可都没这般奢侈铺张啊…」寒玥沉默的看着街道,先退避的那方,将注定是个输家。

放下酒盏,欧阳亘轩伸手将寒玥抱进怀里,柔声问道:「还在气朕吗?」「寒玥不敢。」浑身僵硬的靠在耀天帝的胸口,寒玥皱着眉冷淡的回。「每回说这话时,你都在生闷气。」将脸凑到寒玥的颊旁,耀天帝低声的道:「要不,朕让你亲一回讨个公道。」「皇上,您喝醉了。」镇定的将耀天帝的脸给推开,寒玥一面注意街道的情况,一面对厢房外的刘承吩咐:「刘总管,劳烦您准备些解酒汤。」

「奴才遵命。」刘承听皇上并未出声反对,便动作麻俐的下楼去吩咐人备妥上好的解酒汤水。耀天帝微眯着柔光荡漾的璀璨凤眸,轻笑的道:「寒玥待朕真好呢…」寒玥拧着眉宇,欧阳亘轩今晚的举动有些失态了。说起来,这男人来玄云宫携自己出宫时,身上已有淡淡的酒味,适才又喝了不少。等看完戏回去後,她再寻个机会问问刘承或烟波,今日是否为什麽特殊的日子。

铠甲勇士h文合集强h文

见耀天帝又准备饮酒,寒玥赶紧伸手阻拦:「皇上别喝了。等会儿还要上平王府,您醉酒的话可得回宫休息。」「无妨。」耀天帝满不在乎的喝下盏里的酒水,望着街道的对峙笑道:「看来,是宁王赢了啊!」寒玥无奈的轻叹口气,将酒盏从欧阳亘轩的手中拿开,平静的说:「平王叔本就是个沉不住气的人,会先退让倒也不意外。」「那皇侄认为宁王如何?」「颇有算计,可惜性子太过扭曲,终究无法成大业。」

「那朕呢?」耀天帝直直勾着寒玥毫无波澜的瞳眸,带着薄茧的纤长手指轻轻的摩娑着她的唇,语调低哑的问:「在寒玥眼里,朕是怎样的人?」「旷世奇才。」避开耀天帝的指,寒玥简扼的给出四字评语。「只有这样?」欧阳亘轩见她缄口不提的冷淡模样,也不再相逼,沉默的看着宁王的迎亲队伍往宁王府走去,留下一脸阴郁的平王和神情尴尬的迎娶红妆。

刘承端着解酒汤,恭敬的禀报:「皇上,解酒汤备妥了。」「拿进来。」「是。」将解酒汤端进厢房,刘承替耀天帝和寒玥各舀了碗,小心的端给两人。「多谢刘总管了。」寒玥接过一碗,递给耀天帝道:「皇上快些喝下,若是影响了明日的早朝,可就不好。」「嗯。」喝下解酒汤,耀天帝开口吩咐:「暗影,让天河和颖岽仔细盯着宁王府大婚,看看礼部尚书和燕温侯有何动静。」

暗影领命,随即带着两名身手矫健的部属离开,其余的暗部则是暂由烟波管理。看着寒玥喝完解酒汤,耀天帝站起身子,抱着她瞬间离开沁香居,往平王府的方向飞身前去。刘承被留下处理沁香居的帐务,烟波率着暗部隐随在耀天帝及寒玥身後,太阿亦随侧在旁。离魂拖着青冥的後衣领,不悦的往寒玥的方向飞去。青冥总是如此冲动,再这般下去,总有一日会害死寒玥,看来自己得和他开门见山的谈谈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