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弹男童的小鸡五四青年宣言论文200字搞笑视频-弹鸡鸡

想起妖力强大的九尾妖狐,寒玥讶异的道:「怎麽会如此突然…」「小玥玥,天帝可不是什麽善类。」绝情语带不屑的说:「天界早想削弱妖界和魔界的力量,恰逢妖王除去内乱份子,便下了不少死手,甚至还指点修仙者如何斩杀妖魔,自己却半点血腥也不沾,有够让人讨厌。」长慕平静的继续道:「修仙门派合力将妖魔给除去,妖界也将这些异心者给驱逐。被追杀驱逐的妖魔只能逃到荒凉贫瘠的北方,因此才会有人类记载,北方是群魔乱舞之地。」

「五百年前,那些蠢货们趁着仙道不再盛行时,想卷土重来统治人界。可惜当时人类有我等剑灵相助,尚存的仙侣亦出手收妖,因此又被打得落花流水,逃回北方安静度日。」绝情指着青冥道:「小青青就是在那时被慕容家骗去的,只能说人心亦是险恶啊!」

逐日察觉到寒玥的思虑,开口询问:「玥玥,怎麽了?」「北蛮真的没事吗?」寒玥拧起眉道:「现在的繁云大陆已无修仙者,光靠剑灵的协助,人类恐怕无力抵抗妖物。心里…有些不安…」离魂皱眉附和:「五百年确实够他们重整旗鼓,寒玥担心的不错,他们确实太安静了。」「他们不敢。」绝情淡淡的说,青冥则是狐疑的看着他:「你怎麽能如此肯定?」

「因为北蛮有两把邪剑镇在那儿。」长慕淡然的喝着茶水:「噬骨和斩日正是提升剑气之时,那群妖魔还不至於蠢到自己出来送死。」「嗯哼〜而且啊…」绝情收起笑容,神情认真的道:「这代的北蛮王十分厉害,噬骨和斩日此代的主人便是他。」见寒玥紧张的皱紧眉宇,绝情平静的问:「小玥玥知道为何北蛮人皆骁勇善战,他们的王亦怀有深厚武艺吗?」

正色的看着寒玥,绝情缓缓地说出让她震惊不已的话:「寒玥,书卷上所记载的部分史实并非正确。我们剑灵都称历代的北蛮王为镇守者,不论是由哪个部族的人统治,只要他是北蛮人公认的王,噬骨和斩日便会其跟随一生,直到他死去为止。」停下啜了口茶,绝情接着说:「待新王诞生,他们两个又会再次效忠於他。北蛮必须负责镇守北方妖魔的封界,作为第一道防卫墙,以利其他三国能有思考应对政策的时间,这是五百年前达成的协议。」

「因此,北蛮王可谓是整个繁云大陆最强的人。」长慕静静的道:「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人类淡忘曾被妖魔肆虐的生活,其他三国对北蛮的印象也不再敬佩。而北蛮人也因北方气候太过严酷,不得不南下寻找粮食,接着便是战乱不断。」寒玥轻叹了口气:「原来如此…」逐日感觉到寒玥心里的感伤,紧紧抱住她,给予无声的安慰。

弹弹男童的小鸡搞笑视频-弹鸡鸡

温柔的摸摸逐日柔软的白发,寒玥浅浅的对绝情和长慕笑道:「谢谢你们特地来告诉我北蛮的事。」「别客气。」绝情伸了懒腰,散漫的问:「身子还好吧?昨日你应该累坏了。」「啧,别提了。」离魂难掩讥削的道:「昨日夜半,寒玥被召去听那平王的风流帐,简直是污了她的耳。」「欧阳皓平啊…」长慕摩娑着下颚,平静的道:「随他去闹吧!反正他也时日无多了。」「确实。」离魂点头附和,寒玥则微拧起眉:「此话怎说?」

「寒玥应该道行深厚的剑灵,能窥见一人的前世今生吧?」离魂指了一旁正企图钻进床禢,却被满脸怒容的青冥揪出的绝情,淡淡的说:「像绝情他,便可窥见一人的三生三世,我和长慕则能窥见两世两生。欧阳皓平那人,这世的生命即将结束,青冥和逐日也是知悉的。」「原来如此。」寒玥明了的点点头,长慕则是望着趴在寒玥腿上的逐日,开口询问:「逐日怎麽现身了?」

「我也不清楚。」寒玥亦是疑惑的看着逐日道:「适才逐日突然就现了身,倒是让我及离魂、青冥吓了一着。」「因为盘霄。」满足的窝在寒玥身上,逐日简扼的解释:「到达盘霄才有足够的内劲让我幻化成形。」「仰赖寒玥的内力吗?」离魂瞥了逐日一眼:「想来还是有时辰限制,毕竟寒玥的内力有限。」「没错。」逐日点点头:「依玥玥现下的内劲,仅能支撑我一个半时辰。当然持续修炼的话,能支撑的时辰也能加长,若是到达第八重广寒,我便能现身半日。」

「你不需要现身那麽久。」绝情踹开青冥,成功窝进寒玥的床被里,那张艳红的薄唇则不停说出让逐日气得脸色发青的话:「你现了身又没什麽用处,只是多张嘴吵着要吃肉。」寒玥有些无奈的抱紧作势要冲上前揍人的逐日,语带好奇的问:「你们很早就认识了?」绝情笑眯眯的说:「没错,我们很有缘。」「根本就是孽缘!」气闷的抱着寒玥,逐日不满的细声碎念:「那人怎会打造出这种剑灵啊…」

寒玥见逐日郁闷的可爱模样,倒是浅笑片刻,轻抚着他的发无声安慰。绝情抬手一挥,让清平和紫静醒来,用下颚微微示意他们看向逐日,懒散的道:「那小鬼是我胞弟,你们多看照些。」翻身盖上薄羽被,绝情散漫的说:「小玥玥,床禢借我睡一会儿。」「请便。」寒玥淡笑的回了绝情後,对清平和紫静道:「往後逐日会同我一起用膳,到时便麻烦你们了。」「是。」

「玥玥,让我待到最後可好?」逐日一脸期盼的询问,青冥不太赞同的皱起眉,正想开口反对时,寒玥已淡淡应下:「好。」「主上,这并不妥…」「无碍。」寒玥温柔细心的调整坐姿,好让逐日可躺得更舒服些:「这儿有你们在,况且再怎麽不济,梁上和暗处的两位也会出手。」乌瞳里泛起浅浅苍凉与忧伤,寒玥静静的说:「即便逐日活了多少岁月,终究还只是个孩子,日日被关在遥天宫里,任那寂寥清冷的生活麻痹自己,就连我也无法忍受…难得能出来透气,便随了他的意吧…」

弹弹男童的小鸡搞笑视频-弹鸡鸡

「今日我和绝情无事,不如就待在皇宫伴你一日。若有想询问的,尽管问也无妨。」长慕温和的坐至寒玥对侧,青冥则不解的问:「你们不用回宰相府保护慕容曜?」「绝情说他命硬的很,不想浪费时辰在他身上。」离魂一面阅读寒玥从御书房里搬来的书卷,一面冷淡的道:「真是任性。」「你没资格说绝情吧!」长慕好笑的揶揄他:「说到任性,可没人比的上你。嗥天说阎王日日跑到妖界,向他鬼哭狼嚎般的诉苦,让他烦不胜烦。」离魂一脸鄙夷的说:「被那家伙打造出来,是我鬼剑离魂唯一的污点。」「呵呵呵,这话若是被阎王听到,不知又要抱怨多久了。」

宁静的午後,墨天阁里飘散着淡淡的温馨平和,逐日躺在寒玥腿上大睡,离魂及寒玥安静的阅着各类书册,青冥提着剑在庭院舞剑,绝情则早已睡死在寒玥的床禢上。长慕吩咐清平替自己磨墨,沉静的提笔将这幕给画下,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不知主上看到这幅画後,会有什麽反应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