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张开腿我要上你h: 张欧美老妇与禽交开h

待烟波离开後,耀天帝淡淡的对寒玥道:「留在这儿等朕理完政务,同朕用午膳。」「是。」「无事可做的话,去偏厅拿些书来看。下午将军的武术课程取消,和朕出宫一趟。」「皇上这是…」「下午便可知晓。」见耀天帝不愿多谈,寒玥便闭上嘴,起身至偏厅。站在琳琅满目的书柜前,寒玥仔细的寻找有关策谋和北蛮相关的史料书籍,瞥见右上角处有本北方史记,她寻来张椅凳,踩着准备拿下那书,却泄气的发现自己完全勾不到边。

正当她想放弃时,突然出现一只乾净修长、隐约透着剔透金色光芒的手替她拿下那书。寒玥诧异的回头一望,发现一名紫发及腰、身穿金黄色缇花华袍的清俊秀气男子,拿着那本史记站在自己的身後。「给。」男子递出书卷,温和的笑了笑,寒玥接过书,狐疑且警惕的询问:「你是谁?」「只是好奇路过的人罢了。」男子温文的点了点寒玥的唇,嗓音变得亘古而遥远幽茫:「别向任何人提起我的事情,可能答应?」寒玥静默的望着他片刻,才淡淡的点头:「好。」

男子漂亮的淡紫瞳眸,因讶异而微微睁大,薄唇则噙着笑意道:「呵呵呵,果然很特别,难怪他会跟随你。」身影逐渐淡去,男子温柔的说:「我们还会再见的,在那日来临之前,请保护好自己,温柔美丽的月灵者。」寒玥无声的望着男子消失,手则微微握紧了书卷,那名男子虽有着温柔平和的气息,却仍不能掩盖身上所日积月累的肃杀剑气。「剑灵之一…吗?」轻声的呢喃,寒玥下了木凳,继续寻找想阅读的书籍。

「怎麽拿这麽久?」耀天帝出现在偏厅门口,看着寒玥努力拿书的窘迫模样,轻笑出声:「拿不到便唤朕来,在这儿踩凳子岂不累坏自己。」「不劳烦皇上您了。」拿下第三本书籍,将凳子放回原处,寒玥捧着书跟着耀天帝回到正厅。「寒玥对北蛮有兴趣?」见她捧着北方史记,耀天帝挑起眉问。「只是有些好奇,毕竟爷爷在边疆镇守,还是了解些比较好。况且太傅说过,北蛮此代的王似乎颇有能力,因此寒玥想再多探究些。」

「真是难得寒玥有心。」耀天帝坐回龙案前,平静的叙述:「北蛮给人的印象便是凶残无脑,只会骑马打仗的散沙族群,不过这代的北蛮王却打破了这观感。不知其他两国派去的探子如何,但朕七年前派去的内探死了几乎八成。」寒玥惊讶的轻呼:「八成?难不成剩下的两成是死里逃生吗?」「暗影当年也是朕派去的内探之一,但回来时肺腑却受到重创,养了四年伤才好利索。自那次之後,朕便没再派人去北蛮,因为不管是天候还是对手,皆实是太过险恶。」

停下手中书写的狼毫,耀天帝阴郁的道:「拓跋墨竹,已故拓跋氏族族长-拓跋呼廉之独子。自幼聪颖绝顶,擅於谋策与枪术,内力则是深不可测,当年暗影便是被他重伤,半吊着命回到澜沧国。根据其他游牧部族的叙述,在拓跋墨竹七岁时,拓跋呼廉病殁,各族争相掠夺其资源,他却持枪率领氏族中的善战精英奋力抵抗,且仅花一年时间统一北蛮,让各部族俯首称臣。」「这人很危险,皇上不做些什麽来防御吗?」寒玥忧虑的皱紧眉。

bl张开腿我要上你h: 张开h

「敌方在暗,我方在明,朕只能见招拆招。」起身步至寒玥面前,耀天帝伸出长指抚平寒玥眉间的皱褶:「别担心,其余两国的国主也不是简单人物,尤其是玄桦国的此代凤皇,和朕不相上下,或许比朕还危险也说不定。」「能让皇上如此重视,想必凤皇肯定有过人之处。」耀天帝微微沉吟片刻,露出意义不明的诡异笑容:「他确实有过人之处,而且还会超乎你的想像,若是他来拜访,朕可安排让你见上他一面。」

寒玥狐疑的盯着耀天帝,总觉得自己有种被算计的感觉:「那寒玥先谢过皇上了。」「那寒玥今晚与朕同寝,当作预支的谢礼。」猛力握紧手中的书卷,寒玥忍着额间狂跳的青筋,咬牙闷声道:「寒玥遵旨。」「呵呵呵…」耀天帝笑眯着凤眸,语带深意的道:「朕可是帮寒玥推掉了麻烦事,皇侄也得帮帮朕才对,况且寒玥抱起来比任何东西都来的舒服,朕可是喜爱的紧。」「皇上不是正替寒玥制造麻烦吗?」寒玥冷淡的回应,耀天帝则是勾着嘴角,语调散漫的道:「谁知道呢…」

用过午膳,两人换上便装出宫。在路途中,寒玥撩开一小角窗布,平淡的问:「皇上要去寻人?」「嗯,等会儿你便知晓。」瞥了不愿多谈的耀天帝一眼,寒玥淡淡的换了话题:「恭妃娘娘派人送来一张请帖,邀寒玥和华枫前去御花园赏花品茗。」「寒玥想去?」耀天帝慵懒的靠在坐垫上,满不在乎的道:「朕替你回绝了。」「所以皇上才说早已帮寒玥推掉麻烦事吗?」「那女人可是一身腥,朕怎能让你与她有所接触。」伸手将寒玥捞进怀里,耀天帝靠在寒玥耳畔,轻声的道:「在过不久,她就得死了,谁让她敢对你下手。寒玥,记住,能杀你的,只有朕一人。」

寒玥不再说话,不久後便听到刘承的禀告声:「皇上,车驾到目的地了。」「下马车。」「是。」跟在耀天帝的身後,寒玥下了銮轿,发现马车停在将军府前。司徒明一身暗紫劲装,恭敬的站在大门处迎接:「末将参见皇上。」「进去吧!」「是。」寒玥疑惑地跟着耀天帝和司徒明的步伐,一路走至一处藤花繁开的幽静小院,司徒明揭开重重下垂飘逸的藤蔓帘幕,将院中一处平房的门扉开启,对耀天帝道:「皇上请进。」

随着耀天帝一同踏进平房中,寒玥不着痕迹的开始打量屋内的摆设,而司徒明则是在寒玥进门後,掩上了木门。屋内乾净俐落,仅有一张白杨木制的圆桌和六张座椅,一旁铺上鹅羽软垫的木禢,以及一组翡翠茶具外,其余处皆覆满淡蓝轻纱帐。一名女子从层层淡蓝轻纱帐後方,缓缓步出,恭敬的向耀天帝行大礼:「小女苏婠婠,参见皇上、镇国大将军。」

「平身,这位是宰相府嫡子-慕容寒玥。」耀天帝落座,淡淡的道:「寒玥,过来朕这儿。」「寒玥遵旨。」坐到耀天帝的左侧,寒玥发现那名女子对自己恭敬一拜:「原来是翼王府的继承人,小女失礼了。」在看清女子的容貌後,寒玥微微拧起眉,冷淡的道:「不必多礼,寒玥担当不起。」「世恭也坐。」示意寒玥开始沏茶,耀天帝平静的说:「寒玥可知她是何人?」一面捏准适量的茶叶,动作优雅的放进壶中,寒玥淡漠的回:「第一名妓苏婠婠,苏姑娘。」

bl张开腿我要上你h: 张开h

接过寒玥手中的滚水壶,倒进适量的热水至茶壶中,耀天帝饶有兴致的问:「那寒玥还知道些什麽?可觉得苏姑娘如传闻般,绝美无比?」「皇上这可难倒寒玥了。」寒玥冷漠的道:「寒玥先前,仅见过苏姑娘一面,今日是第二次,哪能知道些什麽。至於容貌,苏姑娘确实明艳动人,但寒玥还是更喜娘亲的柔婉清丽和天纵才华较多些。」

「说话句句带刺,看来寒玥十分不喜苏婠婠啊!」耀天帝懒懒的看着寒玥倒茶,语调嘲讽的道:「明明和人有了婚约,却还妄想坐上皇后位置的女人,也难怪会被人厌恶,你说是不是呢?尹清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