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强-强最新柴鸡价格插啊

“师傅你果然在骗我,你很难受对不对?”温余怀一脸悲痛地抚摸离音的脸,说着煽情的话,“看师傅你如此难受,徒儿心里亦很难过,恨不得代替师傅受苦。”

这话由别人说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假惺惺,但从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杀伤力非常的大。

此时离音看着蹙眉目露关怀地看着自己的徒弟,心里亦很痛苦,甚至还有一点欺骗他的负罪感,在那双多情的桃花眼注视下,她差点忍不住说出实情。

但也只是差点而已。

离音咬咬牙,忍住了。

温余怀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犹豫不决,鼓励地看着她:“师傅你到底哪里难受?说出来,别独自承受。”说着,他顺势把离音抱到自己腿上,既然要玩,自然不能让小呆花有任何不适。

坐到男人腿上,离音才发现自己双腿因为长时间的跪坐有些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被男人的手碰着的地方,有股热流徐徐递来,离音的腿很快就不麻了。

之后离音便发现,下身的快感变强烈了,有东西在紧贴着她的阴户,一下一下地舔舐。

什么强-强插啊

离音已经顾不上回答男人的问题了,紧夹双腿,那东西却无孔不入,即使离音夹紧双腿也没用,它上上下下在离音敏感稚嫩的的蚌肉间舔刷,刺激得阴蒂越来越硬立,然后突然含住重重吸吮,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发生着。

“啊……”太羞耻了,离音张着樱桃小嘴不住喘息,夹紧的双腿也不住发颤,下腹一股又一股酸流涌来,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流了出来,又酸又麻的穴壁在不断地抽搐着。

那似毛刷,又似带着一颗颗软软倒刺的果冻状物,却仍然不放过她,在她体内一会进一会出,那种感觉很舒服,舒服得毛孔都炸了。

但是当着男人的面,坐在男人腿上被侵犯又让离音羞得无地自容。

她扭头把滚烫的脸埋到男人胸膛,更浓郁的草木青草窜入鼻端,离音所有的感官在一瞬间炸开了,脑子空白,紧夹的两腿猛地绷直,脚趾头死死卷缩,身体因为高潮的冲击,一下又一下震颤。

她张大嘴,脸朝上,呼呼喘息。身上的衣袍,不知何时散开,露出白里透红,凹凸有致的娇美胴体。

温余怀目光落在她胸前山丘上俏生生立着的粉红奶果上,辟谷了几千年的他,突然有了品尝的欲望。

男人冷若冰霜的眉眼,在此刻携着一丝欲。元神出窍,一道离音看不到的虚影俯在离音胸前,张嘴含住一颗奶果轻吮,比方才的爱抚更为真实的感触,让离音打了个激灵,发出一声娇细绵长的呻吟。

什么强-强插啊

温余怀看着比方才更挺立的小蓓蕾,色泽润泽的薄唇微勾,滋味……不错。

元神归位,温余坏的手再度贴上离音额头,看似情真意切地关心道:“师傅,你还好吗?”

“没、没事了。”离音气若游丝地摆摆手,傻傻楞了一会,才发现自己胸前凉凉的,低头一看,火烧火燎地抓着衣服连滚带爬从温余怀身上起来。抖着手穿衣服,不是气的,是羞的。

刚才自己的样子,她着实羞于回忆了。

也不知道徒弟看了怎么想,会不会觉得她在故意脱衣服勾引他?

离音完全没有想过自己醒来之后为什么没有穿衣服,脑子里几乎已经被徒弟到底会不会以为自己在勾引她这个问题占据了。

待她穿好衣服忐忑不安地转身,便见男人坐在不知何时多出来的桌子前,朝她招招手:“师傅,快过来吃点东西。”

离音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看到男人一脸什么也没有多想的心无城府的样子,心里的担心立刻放下,屁颠颠地跑过去坐下。

什么强-强插啊

温余怀平时不进食,空间里自然也没备有什么吃食,只有一些别人即使开出天价也未必能买到的灵果。

离音看着桌面上闻着挺香的,看着也觉得有食欲的水果,正要伸手拿,一只手突然握住她的手:“师傅,另一只手也伸出来。”

离音不明所以,却还是伸出了手,温余怀握住她双手,他的手修长白皙,能看到淡淡的青色血管,好看极了。

离音的手也好看,白白嫩嫩的,就是圆润了些,被他握在手里摩擦了一会,男人便松开了。

离音看着自己的手,更糊涂了。

温余怀瞥了她一眼,微微勾唇,这朵小呆花,似乎不知道她自己是朵食人花,对法术也一无所知。

方才她展现出的应对能力,应当算是她的天赋了。

温余怀开口,为懵懂的离音解惑:“徒儿已经为师傅净过手,师傅你可以进食了。”

什么强-强插啊

离音张了张嘴,就这样摸摸,就是净手?

逗她呢这是……

不,不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