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圆房h:强美国喜剧大片推荐迫h

「华枫长了许多呢!」欧阳夫人坐在禢上,拉着华枫柔声的道。「因为哥哥很仔细照顾华枫。」眨眨眼,华枫对欧阳夫人露出可爱的笑容。欧阳夫人是一位和气的当家嫡母,对他这个庶子照顾有加,若真要华枫拿华阳郡主与雅夫人相比,他自是选择欧阳夫人为先。「嫡母的手和哥哥一样,很是冰冷。嫡母的病还没好吗?」「嫡母的病需要静养,一时半刻好不了的。」摸摸华枫的头,欧阳夫人浅浅的笑了。

慕容琽拿了一件墨竹青锦绒袍,实实的盖在欧阳夫人身上:「虽是初春之时,但天气依旧寒凉了些,嫡母还是披着较好。」寒玥皱了皱眉,淡淡的问:「娘亲,碧波没在您身边照顾您吗?」欧阳夫人摇了摇头,略感忧伤的道:「碧波那孩子家里大坏,我便给了她一些银两好回乡处理家中後事,兴许要留在那儿帮忙吧!唉…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那现在…」「寒玥莫慌,大哥派了水芽和木清来照顾嫡母,她们定能将嫡母照顾好。」

寒玥望着慕容琽,低声的道:「谢谢大哥…」水芽和木清是慕容琽的贴身侍女,大哥竟是将两位最信赖的人派来照顾欧阳夫人,可见他对欧阳夫人十分上心。「说什麽呢!自家人哪需言谢,还是寒玥从未将大哥看作是亲人?」听到寒玥的客套之词,慕容琽微微沉下脸,欧阳夫人见状,赶紧打了圆场:「好了,寒玥快跟琽道个歉,难得回来一次,宫里那些虚礼就别用了。」

「大哥,是寒玥对不住了。」见寒玥仍有些见外,慕容琽叹了口气,将话题给转移:「旖翔楼那儿的李花开了半数,寒玥和华枫可要赏花去?」「要!华枫要去!大哥那儿最漂亮了!」华枫兴奋的声音将原本凝重尴尬的气氛缓和不少,欧阳夫人温婉的笑了笑:「既然华枫想去,我们便过去吧!」牵起华枫的手,欧阳静婉站起身子,领着他们一同到旖翔楼。寒玥看着欧阳夫人逐渐消瘦的身影,忧虑的拧起了眉,慕容琽注意到後,拍了拍寒玥的手,语气温和的道:「大哥会看着嫡母的身子,寒玥莫担心了。」「…嗯。」

一行人踏入白花纷飞的旖翔楼时,华枫惊叹的大喊:「好漂亮啊!」一幢用红桧木搭盖建造而成的三层楼阁伫立在院中,地上铺着松绿石砌至而成的圆砖,一路蜿蜒至楼阁前,楼阁的四周则是种满了李花树。寒玥望着熟悉的情景,脸上露出一丝怀念:「大哥这儿还是依旧清雅美丽。」「寒玥喜欢就好。」慕容琽温柔的摸了摸寒玥的头,眼里难掩宠溺的道。

强行圆房h:强迫h

「夫人,凉亭中已备好茶点和暖炉,请您到那儿坐着歇息。」欧阳夫人看着一位身穿碧蓝水纹衫,外罩墨蓝短襦的双辫少女,浅浅笑着:「水芽还是一样细心精明,倒是辛苦你了。」「夫人谬赞了。」扶着欧阳夫人的手,水芽动作小心的让欧阳夫人坐到暖炉旁,一袭木轮纹青绿儒裙的双髻少女则在牵着华枫入了亭内後,替欧阳夫人倒上一杯热茶:「夫人,请用茶。」「谢谢你,木清。」接过木清手中递上的茶盏,欧阳静婉缓缓的啜着。

寒玥和慕容琽随後踏进凉亭,水芽和木清弯下身子行礼:「嫡少爷、主子。」「劳烦你们了。」寒玥难得露出一丝淡笑,让水芽和木清有些开心:「不会的,能照顾夫人是我们的荣幸。」欧阳夫人轻摆了手,柔柔的道:「快些落坐吧!」看着一脸兴奋的华枫,她又浅笑道:「华枫若是想去玩,让木清和宛儿伴着你可好?」「谢谢嫡母。」华枫兴冲冲的跑进了花雨中,木清和宛儿亦跟在身後看着,免得让他受伤。

欧阳夫人看着华枫活泼的模样,绝美的容颜满是忧伤:「到底是苦了华枫,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却被绑在宫里,雅夫人又…」寒玥歛下眼眸,轻声的道:「华枫他…变了许多。」「那看不见曙光的地方,怎能让天真纯净的孩子安稳活着?玥儿,老实告诉娘亲,你和华枫到底遇到多少阻扰?你又暗中护了他多少?」「娘亲,孩儿没能护住华枫多少。说来惭愧,孩儿连自己的身子都顾不着了,对华枫有些力不从心…」欧阳夫人摇摇头,语气幽茫的说:「即使你极力护着华枫,也无法阻止华枫的改变。」

三人沉默了片刻,欧阳夫人才轻声询问:「玥儿,你身上的毒…」「皇上已给了解药。」「所以现下已无大碍了吗?」寒玥点点头:「张太医开了药膳,好温补孩儿的身子。」「太好了。」欧阳夫人拭着泪水,慕容琽则是低声问道:「为何会如此突然…」寒玥抿起了唇,语气森冷的道:「昨晚平王和缮太妃派了采花贼来,孩儿中了媚毒和迷药,体内的剧毒又让孩儿险些死去,皇上当时便喂孩儿吃下解药,保住孩儿的一条命。」

欧阳夫人失手翻倒了茶盏,惊恐的拉着寒玥道:「可有发生何事?」「没事,娘亲莫慌,什麽事也没发生。」寒玥温和的安抚着欧阳夫人。慕容琽拧起纤美却不失威严的眉宇,语调寒冷的问:「已确定是平王和缮太妃?他们为何要如此?」「因为我挡了他们的路。」寒玥淡淡的解释:「皇上将我推至浪尖处,我也无话可说。」「他很讨人厌。」见欧阳夫人和寒玥难掩诧异的模样,慕容琽神色难得阴沉的再重复一次:「我很讨厌耀天帝,华枫亦是如此。」

强行圆房h:强迫h

「大哥…你…」「若不是他,寒玥和华枫也无需吃尽苦头。我没看漏,华枫在看耀天帝时,眼里充满愤恨与不甘。寒玥你要警告华枫,别让他被抓住把柄了。」「琽说的对,华枫的敌意确实太过明显,皇上如此警惕的人肯定有所察觉。」寒玥静静的看着在远处玩耍的华枫,无声的点头应下。「唉…宫里发生了什麽,娘亲虽无法全部知悉,但仍略有耳闻。对於一些不实的传言,玥儿你也别放在心上。皇上既然有所裁决,便代表他对你是关注的,可别惹怒陛下才好。」「是,孩儿知道了。」

欧阳夫人的眼神有些飘忽,轻轻的呢喃:「五年,竟是如此。」「娘亲?」欧阳夫人露出苦笑,摩娑着颈上未曾摘下过的白玉雕杏花坠链,沉默不语。寒玥望着那隐隐流着剔透光芒的白玉坠子,心里倒是有了几分思量。欧阳夫人十分重视那条玉坠,但据她所知,慕容曜并未赠送过任何饰品给欧阳夫人,这条玉坠是谁给了娘亲,她虽好奇,却也不过问。每个人都有着最私密的回忆与心思,不管是酸甜苦辣,都是自己最珍惜的一切,容不得旁人接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