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婚下乡知青很很搡 很很艹

随着绝情语毕,房里突然出现两名素未蒙面的黑发男子,绝情随後出现,走到寒玥面前察看她腕上的花纹扩散至哪儿,一边介绍:「那个蓝衣服的是长慕,绿衣服的是离魂,他们跟我一样都是邪气之剑。」「寒玥。」长慕温和的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离魂则是对她点点头。「嗯…看来你状况不错,将我的剑气打压得很好。狱雪华的解药我这儿有,千年霜花我们寻到五朵,入天峰的双生莲花一个月後便会开花,到时就能制繁花烈解药了。」

紫静欣喜的喊:「太好了,主子有救了。」「我记得…上一次双生并蒂莲是六十年前开花的,现下时机根本不对,你们做了什麽?」青冥狐疑的问。绝情笑得没心没肺的说:「当然是去跟花仙那老太婆喝了杯茶,顺便劝导了一番。」「你们啊…」青冥头痛的扶着额:「真够过分的,居然跑去威胁神仙。」「反正她也闲来无事,找些事让她做也好。」离魂冷淡的开口。

「小玥玥,最近那讨厌鬼有找你麻烦吗?」寒玥愣了一瞬,才意识过来绝情在说谁,她不禁笑出声:「我都病得快死了,他哪可能来寻我麻烦。」「主子,皇上明明就有给你任务。」紫静不满的道,寒玥则是风淡云轻的说:「那不是什麽困难的任务,只是要我演出被暗杀受伤的戏码罢了。」青冥皱起眉,满脸厌恶的说:「他真令人讨厌,我不懂为何会有剑灵愿意认他为主。」

长慕开口问:「认那皇帝为主的剑灵是谁?」绝情坐在寒玥身边,懒懒的回:「龙渊和太阿,也只有他们两个才会与帝王立下誓约,毕竟他们的脑子都装一些腐烂的东西。紫静,去替我倒杯茶。」「你还真当自己家啊!」青冥咬牙切齿的瞪着绝情,寒玥则是淡笑的说:「青冥,你也坐下吧!」望向长慕和离魂,两人像是读懂了她眼里的邀请,亦不客气的坐在暖禢上。

接过紫静递上的茶水,绝情语带深意的对她说:「紫静,我还满喜欢你的,因此给你个忠告。离那个太监远一些,免得被人卖了还替他数银两。」寒玥瞥了绝情一眼,沉默不语,紫静看见寒玥的反应,心里有了底,有些绝望的问:「小竹他…不是普通人?」长慕平淡的插话:「就我所知,他是燕温侯二子的私生子,其母是镇南王府的奴隶。燕温侯为了遮家丑,把他母亲杀害後,送他入宫当太监。现下他为了报仇,是皇后派来的眼线。」

「所以…他利用了我…」「唉。」寒玥叹口气,想开口安慰紫静时,绝情打断了她:「让她自己好好思考。我此次来是要跟你说一些事。」指着正替自己倒上第二杯茶水的离魂,绝情开心的说:「这家伙是我在寻药途中遇到的,目前没认主,小玥玥把他收了。」「咦?」寒玥诧异的望着绝情:「可是他若不愿意…」「若我不愿意,你会怎麽做?」离魂冷淡的问,却见寒玥只是浅笑的道:「若你不愿意,自是我太弱小,让你无心伴随。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强求。」

很很搡 很很艹

离魂沉默的看了寒玥片刻,才低声开口道:「你很特别,不仅功力深厚,心亦纯净温柔。」将翠花白瓷茶盏放下,离魂起身走到寒玥面前,跪下身子开口宣誓:「鬼剑离魂,在此认慕容寒玥为主,即入轮回亦跟随。」寒玥站起身,咬破指尖按在离魂额间的鬼火纹上,轻声的立誓:「吾,在此接受鬼剑离魂的效忠。吾愿以性命保护鬼剑剑身,亦在其渴望自由时,让他离去。」离魂讶异的抬头看她:「你…」

繁复华丽的阵法出现,将两人的誓言化为约束,当阵法消失後,寒玥才淡淡的笑道:「剑灵向来喜爱自由,因此极少认主。既然绝情是在途中遇见你,想必你定不喜受约束。」替离魂抹去额上残留的血渍,寒玥温柔的说:「想离开时,和我说上一声,我定放你自由。」拉起离魂,让他站直了身,寒玥接着说:「但我有个规矩,就是别对我下跪,亦别自称属下,你可接受?」

「呵呵,你真的很特别。」嘴角兴起一丝笑意,离魂对绝情道:「该庆幸你恰好到怀清山脉寻找霜花遇上了我,然後揍了我一顿,硬是把我带过来吗?」「那当然!」绝情伸手把寒玥抱进怀里,妖媚的笑着:「呐,看我对你多好,帮你找了这麽可爱温柔的主人,一堆白痴可是眼巴巴的争着要呢!」寒玥语带好奇的问:「繁云大陆有许多剑灵?」

「这麽说吧!」长慕回答寒玥的问题:「不管在哪一世,总会有剑灵存在,只是数量的多寡之差。这一世的剑灵数量较少,最有名的便是十剑。」「我们一直都很有名,不管是上古时期还是现在。」绝情淡淡的解释:「尤其是道行上万年之久的剑灵,是六界众生永远追求渴望的力量。」「十剑分为正气之剑和邪气之剑各五把,青冥是正气之剑,我们三个则是邪气之剑。」长慕接着道:「正气之剑以神剑琅琊为首,再依道行高深排序下为名剑太阿、龙渊、赤霄、青冥。」

「邪气之剑则是以魔剑绝情为首,接着是妖剑长慕、鬼剑离魂、邪剑噬骨和斩日。」离魂像是了解到什麽,冷眼看了绝情一眼:「原来如此,你把我打得半死带过来是为了这个,当真是好算计。」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绝情懒散的说:「啧啧,人家也没办法啊~小青青道行那麽弱,哪能护寒玥周全。你和长慕皆在第二次神魔大战时现世,讨厌鬼那两把剑灵加起来的岁数都还不到你的一半,当然得让你认小玥玥为主。」

绝情将头靠在寒玥的肩上,幽怨的道:「人家也想跟着小玥玥~你都不知道自己多幸福。」青冥见寒玥脸都羞红了,瞪着绝情大吼:「不要调戏主上!」长慕神色自若的瞥了绝情一眼道:「我会将你的愿望转告给主子。」绝情瞬间苦下脸:「千万别,我可不想捋虎须。」「我说…」离魂突然开口:「那两个隐身在梁柱上和阴影处的人类,不打算除掉吗?」「哦?离魂察觉到了?果然得让你跟在寒玥身边才行。」绝情笑的道。

很很搡 很很艹

青冥开口解释:「梁柱上那个是皇帝派来的,阴影处那个来路不明,但却暗中保护主上。」「哼。」离魂冷笑一声:「可我看阴影处那个很不顺眼。他全身上下都是鬼的怨气,想必是杀了不少人,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亡魂们正在向我抱怨。」「没办法,谁让你是鬼剑。」绝情思索了片刻,看着明显情绪低落的紫静道:「紫静,当时喂寒玥服下狱雪华的人,你可还记得他的模样?」

紫静有气无力的摇头,离魂便问她:「那人是不是穿着一身黑衣,身後背一把有着诡异刻纹剑鞘的长剑?」皱眉回想着当时的情况,紫静有些犹疑的说:「那名剑客是一身黑衣,不过剑的话我倒没看仔细…嗯…啊!」像是记起什麽,紫静睁大双眼说:「那个人的右手心上,有一个烙印,图案有点像圆圈里围着一只獠牙…」长慕突然站起身,严肃的问:「你确定吗?」

「诶?嗯…我看过他的右手心两次,应该不会错。怎麽了吗?」紫静有些紧张的看着众人的反应。绝情看向离魂,见他点头确认是否为同一人後,语带杀气的道:「居然没死成,看来有高手出手救了他啊…啧啧。」长慕平静的道:「当年没死成是一回事,现在重要的是,他为谁效命。」「他是欧阳亘轩的人。」寒玥漠然的开口。「主上怎麽能确定?」青冥有些不解的问。

「他当时就跟紫静说过,可以将他替我驱毒及让我服下狱雪华的事,直接禀报给耀天帝,想来皇上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当年有能力救他的人,也只有欧阳亘轩了。」「小玥玥说的对,只差在於当年派他去刺杀寒玥的人,是上官凌雅还是讨厌鬼了。如果是讨厌鬼的话…」绝情冷笑一声:「那他可真狠啊…」「你们在说谁啊?」紫静好奇的问。

「那名黑衣剑客,就是当年暗杀我和娘亲的杀手,无影楼杀手-莫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