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我最大完整版黄句_很黄污

司徒明有些懵懂的看着眼前状况,敢情是他惯是清冷缥缈的学生,主动去亲吻帝王?亲完还脸红跑远了?「呵呵呵…」听到耀天帝的低笑声,司徒明回过神来,有些复杂的凝望心情显然很是愉快的君王。「世恭快些跟上,如今积雪甚厚,仔细别让寒玥跌了。」「是。」司徒明躬了躬身,转身迈步离去,在他步到西苑门边时,耀天帝冷淡的嗓音自後方传来:「司徒明,方才你什麽都没看到,还有朕之前吩咐的事,可别忘了。」司徒明愣了一瞬,随即回身应答:「末将明白。」

看着司徒明离去的身影,耀天帝冷酷无情的出声唤道:「暗影。」「皇上有何吩咐?」跪在石庭边的雪地上,暗影恭敬的等待下一项任务。顺手把玩一枚白玉棋子,倏然间,帝王将白棋甩向远处枯树林中,一道身影随之摔落至地,且发出一声极轻的闷哼。「把那人盘问透彻,至於其他的…」嘴角弯起一抹阴狠笑意,欧阳亘轩语气森寒的下令:「全都杀了,朕不想看到任何一个活人。」「谨遵您的吩咐。」语毕,暗影随即领着五道身影同他一起入林杀人。

打斗与尖叫声不绝於耳,耀天帝细细摩娑着脸颊,回想起寒玥遭自己调戏时的羞怯模样,男人不禁轻笑出声:「真是个害羞的孩子,怎会这麽可爱呢…」自内襟拿出一条发缎,并随意的缠绕在指尖,欧阳亘轩徐徐眯起凤眸:「让那双眼只盈满自己的身影,倒也不错,给人一种永恒的感觉…」发缎在寒风吹袭下,轻飘而起,处於冬日的俯照中,闪耀着银灰色的流光。身侧响起步伐声,帝王头也未回的开口:「处理完了?」

「回皇上,属下依照您的吩咐,抓住那名窥视者。」暗影恭敬的跪在耀天帝面前,双手捧着颗透着隐隐柔光的白玉棋。帝王探手拾起白棋,并将其丢入翠玉雕雁罐里,神色甚是冷淡的道:「问完後立即向朕汇报,退下。」「属下遵命。」空气中飘着一丝血腥气息,耀天帝站起身且瞥了一眼枯林,逐冷笑低语:「看来春临时,这片白玉兰林会开的极好。」迈开步伐走向御书房,男人轻柔的嗓音静静的在石庭里回响:「呵呵,到时再邀平王和宁王一同赏花吧…」

宁海城军营,翼王爷-欧阳啸身穿银铁战甲,神色威严的巡着士兵操练的情况,并时不时指导或纠正对方的武打技巧。副将-白纬豪从不远处前来,同时恭敬的朝其行礼:「王爷。」「何事?」「启禀王爷,上一批回京军队已带着粮草及马匹回营,他们还奉命押着一名军妓。」欧阳啸露出一丝诡笑道:「是吗?本王这就去会会。」白纬豪打了个冷颤,他跟随翼王爷征战已有三十来年,看到那抹诡异笑容,便知王爷现下心情十分不佳,那名军妓恐怕日子会更加难过。

欧阳啸走到军营前区时,随即听到一名女子尖锐的大喊:「不要碰我!你们这群恶心的男人!」第十期步兵队长满是厌恶的瞥了她一眼,在看到翼王爷时,则恭敬的行了军礼:「参见王爷。」「庆衍,要你们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军营,实是辛苦了。」「王爷,能够见到妻儿一面,属下已心满意足,弟兄们也很是感谢王爷安排大家轮流回乡探望亲人。耗费两个月的时日回营,反倒是兄弟们失职。」伸手拍拍庆衍的肩,欧阳啸笑得有些苍凉:「若非近日北蛮动向诡异,你们也不必如此匆忙。」

黄句_很黄污

感伤一瞬即逝,欧阳啸随後正色询问:「京城可有消息传来?」庆衍自轻铠里拿出两封信件,其中一封盖有皇印,翼王爷接过後,语气淡平淡的询问:「皇上可有下达任何指令?」「回王爷,皇上托禁军韩统领转达一句『要她们活着,生不如死。』」欧阳啸摸了摸短胡,神色嘲讽的看向一旁狼狈不堪的漠幽嫇:「景妃娘娘一路可有不适?」不等漠幽嫇开口,他又接着道:「本王都忘了,你现在可是御赐的军妓,可得好好照顾才行,白副将。」「属下在。」「带这个女的去沐浴,今晚举办召标宴。」「遵命。」

白纬豪动作毫不怜惜拉起狼狈不堪的漠幽嫇,揣着人往一处新搭盖好的帐篷走去,漠幽嫇则一面奋力挣扎,一面大声求饶:「王爷,王爷,请您放过我吧!」「哦?本王为何要放过你?」翼王爷面露阴狠的瞪视漠幽嫇,且冰冷无情的道:「胆敢算计玥儿,又让她吃尽苦头,本王怎麽可能会放过你!?本王要你永远记住,你碰了不该碰的人!」欧阳啸转头对庆衍吩咐:「想必她一路上十分不安份。庆衍,去通知军医,让她服下『三日春』,弟兄们如此辛劳,身为军妓就得好好慰劳一番。」

庆衍有些讶异的看向翼王爷,尔後回想起京城传言,脸色顿时一正:「属下遵命。」「不要!不要!王爷,我真的知道错了,请您放过我啊!」「白副将,点了她的哑穴和麻穴,莫让士兵将领们受到干扰。」翼王爷转身走向将军营帐,途中回首露出一丝冷笑:「若是她想逃,就永远封住她的腰麻穴。」「是。」白纬豪浑身冷汗,翼王爷这回是当真动了大怒,这女子怕是做了什麽蠢事,方让王爷下达如此无情的命令。倘若腰麻穴封堵过久,这生要再站起,是几乎不可能了。

漠幽嫇满脸绝望的被拖进帐篷里,她堂堂一名册封嫔妃,居然落得此下场。她奋力的一咬舌,想让自己解脱,却被突然出现的青衣男子卸了下颔。青衣男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表情淡漠的对白纬豪道:「绝不能让她自杀,这是皇上的命令。」「呼~」白纬豪挥了挥汗,显然松了口气:「多谢军师大人,属下会命士官留意些。」「嗯,先让她服下这个。」青衣男子拿出一包药粉,随手扔给白纬豪:「此药能让她浑身瘫软无力,省了你时时看照。」「是,谢谢军师大人。」

翼王爷步入主将营帐,且在案桌前落座,小心翼翼的将信件拆开细读。只见欧阳啸的身子逐渐溢出浓浓杀气,待青衣男子踏入之际,翼王爷那双布满杀意与狠戾的凤眸立即盯向他:「陛下可还有其余吩咐?」「主上命我传达慕容寒玥的状况。」青衣男子的模样逐渐模糊,在一阵云雾散去後,一名身穿铜色长袍,蓄有湛蓝长发的刚毅男子出现:「慕容寒玥的身子已好上七成,主上和张太医日日细心照料,待开春过後,便可恢复往日健康。」顿了顿,蓝发男子再开口道:「主上说了,就算打断漠幽嫇的两条腿,卸去她的下颚,都不能让她死去。」

算是同意的点了点头,翼王爷收敛浑身杀气,後对蓝发男子恭敬的说:「辛苦龙渊大人,请您先稍坐片刻,本王尚有回信需麻烦您交给陛下。」语毕,欧阳啸接着轻喊一响:「军师,替龙渊大人添杯茶水。」身袭白衣、气息柔和的男子随即出现,抬手端给龙渊一杯热茶,且语调温和的道:「军营里没什麽上等东西,还请龙渊大人莫介怀。」接过男子递上的茶水,龙渊平静的回应:「没什麽好介意的,倒是适才借用你的模样,真是对不住。」白衣男子摇了摇头,嘴角噙着浅笑道:「大人无需道歉,能让上古剑灵借用容貌,倒是敝人的荣幸。」

黄句_很黄污

「少在那儿耍嘴皮子,本王瞧你现下八成是心底算盘打的劈啪响呢!」似笑非笑的斜睨了白衣男子一眼,欧阳啸站起身子,递给龙渊一封盖有海东青浮印的密信,再从铠甲中拉出一条细链匣,打开用白铁锻造而成的匣子,拿出里头装有的鹰面兵符,後仔细的交付给龙渊:「请您一样不漏的交到皇上手中。」「我知道了。那麽,两位告辞。」龙渊收好信件及兵符,随即消失在军帐中。白衣男子静静的看向翼王爷,淡然的问:「这样可以吗?那可是一半的兵符。」「总比功高震主好。」欧阳啸走回案桌旁,打开另一封信件,信上的内容倒让他挑起浓眉。

「王爷,怎麽了?」「是本王的孙子写的。」将信递给白衣男子,欧阳啸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并替自己添杯茶水慢慢喝着。「这是……」白衣男子难掩诧异的看着信件,逐语带狐疑的开口询问:「令孙不是正卧病在床?」放下茶盏,翼王爷淡淡的道:「应是玥儿出事前写好,请庆衍转交给本王。胜邯,这事你怎麽看?」「王爷指令孙的思虑吗?」见翼王爷点头,军师-胜邯再仔细阅读一遍,随後露出一丝饶有兴味的笑容:「属下倒觉得令孙极适合当军师呢!」欧阳啸没好气的低声斥骂:「说重点。」

「属下认为,姑且先撇开北蛮是否有意进攻的问题,可这几十年以来,我们确实是松懈了。况且近日来,北蛮异动频频,属下有股不太好的预感。」「既然身为军师的你都这麽认为,那本王便加强训练及守卫吧!」欧阳啸站起身子,掀开布帘准备走向练兵场,後似是想起什麽般,回过头对胜邯吩咐:「撰写一封信给晋阳城的司徒老将军,请他多注意一些。」「属下明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