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上三公尺2我需要你修×怜司_怜司受

晚膳食毕,女孩回至寝房准备沐浴。清平指挥两名太监,将浴桶仔细搬进房中,再亲自调合热水及些许冷水,好让自家主子能用适当温度盥洗,接着加入几滴兰渊露,房寝顿时盈满兰花之清幽香气。「主子,这是太皇太后亲自赏赐的香露,有助於放松身子、舒缓疲倦。」清平俐落的打点各项事宜,後示意紫静上前服侍寒玥梳洗。「清平,辛苦你了。」寒玥难掩疲态,今日发生过多事件,使她精神绷紧到极致,直至此刻方松懈些许。「能服侍主子是奴才荣幸,小的先行告退。」清平见寒玥略显倦意,赶紧退出寝室,好让孩童能快些歇息。

「主子,紫静替您更衣。」寒玥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转头往左侧角落开口:「这里可有旁人?」青冥了无声息地现身,并对女孩摇摇头。「是吗…青冥,你可会术法?」「属下曾学习各类法术。」「那你布下虚幻法阵,令外人仅能瞧见假象。」虽是有些讶异寒玥的要求,青冥依旧快速施法完成阵术。「紫静,过来帮我脱衣。」「是。」紫静虽惊讶陌生男子出现,但仍恭敬走上前,将孩童繁复袍饰逐一褪下。待女孩剩里衣亵裤时,她示意紫静停下,接着走向浴桶,背对他们脱去剩余衣袍,再踩着木凳跨身进入浴桶。

这时,寒玥转过身来,神色平静的开口:「我是女儿身。」青冥的眼底闪过不可置信及震惊,紫静则吓得松开手里的木杓及拭巾,同时颤着声说:「主子,您在说什麽?」寒玥淡淡重覆道:「我的真实性别为女。」紫静满脸呆滞的看向孩童,袅袅上升的热气,使她看不清寒玥此刻神情。她试图想说些话语,却因太过惊讶和害怕,而无法发出任何声响。剑灵态度肃穆认真的看着女孩,发现她表情十分平静淡漠,令他不禁皱起眉问道:「您…为何…」

「想问我为何会告诉你们这秘密?」见青冥点头,寒玥略显无奈的耸肩道:「倘若靠我一人,怕是无法将此事隐瞒太久,因而需要心腹协助。」剑灵神色复杂的看着她:「那为何您要让属下知道?」女孩直视青冥灰暗的眼,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狡猾笑意:「本来不打算让你知悉,不过在你布下阵法後,我决定改变想法。与其受你默不吭声的保护,还不如将你拉进这趟浑水。」见青冥尚存有疑惑,寒玥逐悠悠解释:「倘若我为女孩一事曝光,宰相府将首当其冲,满门抄斩、九族流放定会发生。若慕容全数族人遭流放,你的剑身怕是难以取回。」

青冥面黑如锅的瞪着眼前女孩,没料想竟被逮住他内心最强烈的渴望。不,此乃所有受制於人族的剑灵们之渴求。瞧她一脸笑意盈盈,剑灵有股郁气直闷在心头,拳头亦握得喀滋响。「呵呵,难得能看到剑灵动怒。」银铃般的笑声自寒玥嘴里溢出,漂亮的瞳眸蓄着浅薄水雾,被热气蒸红的脸庞染上粉色,流露出女孩皎洁的神态。青冥沉默望着此刻的景象,突地明了为何这八年来,寒玥能瞒过众人目光,只因她从未真正笑过。即便是笑,也仅是淡薄内敛,犹如云烟般缥缈且透着一丝清冷。他,为眼前的女孩感到忧伤。

修×怜司_怜司受

彷佛瞧出他的心思,寒玥缓缓收起笑容,语调平静的道:「不必替我感到悲伤,想要得到什麽,便须付出相对代价。」见青冥仍一付眉头深锁的愁苦样,女孩有些恍惚,记忆中,唯有欧阳夫人会这般凝视着她。「青冥是个温柔正直的剑灵啊!」软柔的语调夹杂淡淡沧桑,剑灵发现女孩正温和的注视自己,她,是第一个说他内心温柔的人。朝青冥微微笑了笑,寒玥转头看向紫静:「可冷静下来了?」少女难以接受的盯着地面,并喃喃低语:「太危险…这太危险了…」「你已毫无退路可走,不是吗?」

紫静猛然抬起头,情绪失控的看着寒玥:「你会害死我和小竹,我真不该答应你!」女孩冷漠的睨着她:「你觉得自己有拒绝权利?」「我…我…」紫静惊恐的忆起连坐惩罚,双腿瘫软的跪在地上。寒玥叹了口气,语带无奈的道:「如果我今日没揭穿你,日後你被皇上查出暗桩身分,你们两人的处分,恐怕不是进阴司局那般简单。你真以为皇上毫不知情?他只是在等待时机成熟罢了。」少女崩溃哭出声来,女孩见她一时半刻无法平复心绪,仅能对剑灵说:「青冥,可能麻烦你将我抱出浴桶?我浸得时辰过长,身子有些无力。」

青冥满是窘迫的拿起放置床禢上的布巾,在寒玥撑起身之际,快速将女孩包裹妥当,再把对方抱出浴桶。将寒玥放上床禢,剑灵松开手并转过身坚守君子节风。纵使寒玥尚是幼童,他仍认为男女有别。女孩擦乾身上水珠,穿套清平准备的白衫,方走向软禢落座,并替自己添杯茶水徐徐啜饮。紫静在宣泄过後,默默站起身,拿着乾净拭巾走至寒玥身侧,开始替女孩拧乾青丝。寒玥瞥了她一眼:「冷静下来了?」「是。」紫静有些哑声的回。

「事实上,你跟着我还有机会活着。」寒玥淡淡的喝口茶,见紫静疑惑且毫不信任的表情,她不甚在意的提醒:「可记得世家规矩?」紫静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孩:「直系嫡长女要入宫…您是直系嫡长女?」「没错,我是慕容世家直系嫡长女,父亲乃此代家主。我本该於及笄入宫为妃,但因娘亲缘故隐瞒自身性别。」「您这是欺君之罪!陛下绝不会放过慕容世家。」「陛下确实不会放过我们,可他定会选择最有利的处决方式。世家直系不受族长影响,此乃制衡族人的古老规矩。这代直系仅有我一女,父亲亦无生育念头,况且…」

寒玥冷笑一声:「我若为女儿身,对耀天帝方是百利无一害。」见紫静依旧不解,她便仔细说明:「想必你已知悉,不久後将有权势争夺发生。翼王爷,我的外祖父,倘若我没猜算错误,他同是皇上此次的铲除目标之一。若翼王府唯一之继承者为女孩,你认为陛下会怎般处置?」「皇上会将你纳入宫,或是赐给太子殿下…」「因而我才言明,耀天帝清楚何种决策最利於自己。当年娘亲已设想过无数可能,方做出这项决定。」青冥微皱着眉问:「夫人为何如此?」寒玥放下茶杯,神情肃穆的反问:「青冥,你觉得雅夫人本性如何?」

修×怜司_怜司受

青冥细想半晌,脸上浮现一丝厌恶:「阴险狠毒的妇人。」「正因如此,娘亲必须隐瞒我的真实性别。倘若今日大娘尚且活着,想必这事无藏匿需要。你该清楚宰相府里的明争暗斗,若我并非嫡子,我们母女的生活怕是无比艰辛。」顿了一会儿,女孩方柔声道:「时辰已晚,青冥,你先行隐身再解开法术。紫静,早点歇息,有什麽事明晚再议。」「是。」待青冥解开术法,寒玥逐唤了清平进门,让他收拾好所有物品。

「主子,明日起您便要前往檀桓楼学习,请您早些歇息。」「好,辛苦你们了,都去休息吧!」「奴才遵命。」等寒玥躺进被褥,清平小心吹熄了烛火,众人一夜无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