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教练最怕三餐桌下的乱h种学员-快教练

早膳结束,耀天帝牵着寒玥的手一同走进御书房,使正等候二人的慕容曜与欧阳夫人惊讶不已。一旁的司徒明亦露出一丝玩味神态,眉尾微扬的浓密剑眉高高挑起。身为伴读的他,自幼随耀天帝一道学习,可从未瞧过帝王如厮温柔的模样。狭长锐眸转向步在皇帝身侧的寒玥,气度淡漠脱俗,一袭银白色绣云宽袖锦缎衣袍让她显得更加清冷缥缈,果然虎父无犬子,和慕容曜极其相似。三人不约而同地向耀天帝跪安:「臣(臣妾)参见皇上。」

「众卿免礼。」摆手示意众人起身坐下,耀天帝将寒玥拉到身前。在众人满是不解的注目下,男人把孩童抱至腿上,又是拈着一块糕点准备喂食。宰相夫妇难掩震惊地看着主位上的两人,心里着实吓得不轻,而本在喝茶的司徒明,在瞧见如此景象,直接被喉间茶水呛得咳出泪来。耀天帝很是满意众人表现,嘴角噙着一丝浅笑关心自家大将军:「司徒爱卿,身体可有不适?」「回皇上,末将只是喝得急些,不碍事的。」压下呛咳的不适,司徒明恭敬回答,耀天帝还是如儿时般,最喜看他当众出糗。

「朕今日召你们前来,是为了宣布一件事。」看着怀中垂首敛目,不发一语的寒玥,耀天帝决定再多加一把火,好使这权利斗争烧得更旺盛:「朕要册封宰相府嫡子-慕容寒玥为定遥世子,爱卿们与郡主觉得可好?」察觉怀内孩童浑身一僵,欧阳亘轩神色温柔的拍拍她的背脊,且等待眼前三人回应。司徒明与慕容曜尚未做出反应之际,华阳郡主早已起身跪地,沉声开口请求:「皇上,寒玥年纪尚幼且尚未立下显赫功勋,实不适合加冠为世子。臣妾恳请陛下收回成命,请皇上三思。」

语毕,欧阳静婉俯身磕额,沉默的等耀天帝撤回册封念头。慕容曜见欧阳夫人如此,亦跪下身恭敬请命:「皇上,微臣同样认为此举不当,怕是会引起朝廷众臣议论纷纷。微臣恳请皇上收回成命。」欧阳亘轩毫不理会正跪地恳求的宰相夫妇,而将视线转向一旁面露迟疑的司徒明,冷着嗓调询问:「大将军觉得如何?日後将由你指导慕容寒玥习武,对此事有何想法?」神色复杂的看了跪地不起的宰相夫妇一眼,又抬头望向势在必行的耀天帝,司徒明沉默的琢磨自己,究竟该站在哪一方才好。

这时,自踏入御书房即未出声过的寒玥,打破僵局的开口:「皇叔,娘亲自从生下寒玥後,身子骨孱弱许多。寒玥恳请皇叔,请您让娘亲起身歇息。」书房内一片死寂,三人皆怀着揣测不安的心等待皇上回应。耀天帝素来极其厌恶他人求情,慕容寒玥此举完全正中红心,恐怕是凶多吉少。帝王似是未曾听到女孩的恳求般,冰冷无情的凤眸直盯着尚未表态的司徒明。配戴雕有昇龙的羊脂白玉板指的手指,不疾不徐地轻敲陈年上好的檀香木桌,男人仍是闭口不言。司徒明被盯的冷汗直流,他全然肯定耀天帝此刻十分不悦,倘若他再不出声表态,宰相一家怕是会遭罪。

学车教练最怕三种学员-快教练

正当司徒明要开口时,却是瞧见寒玥掉下泪水,并难掩哀伤的望着耀天帝,使他讶异的闭嘴不语。女孩内心满是悲愤之绪,她何尝不懂欧阳夫人下跪恳求之用意。帝王的册封等同将她推至浪尖,让她的性命无时无刻饱受威胁,早在食用早膳时,寒玥便看出些微端倪。这座皇宫,正酝酿着足以翻天覆地的阴谋。在宰相府战战兢兢生活八年的女孩,怎会对四周不怀好意的视线毫无感觉,只是她不知这阴谋会如何发展罢了。

小手紧紧揪起耀天帝的衣襟,寒玥流着泪水并哀声请求:「皇上,寒玥求求您让娘亲起身吧!娘亲为了寒玥吃过不少苦,身子当真禁不起长跪。皇上命令寒玥做任何事,寒玥定会拚死完成,只求您让娘亲起身,求求您…」慕容曜抿紧唇瓣,看着鲜少落泪的寒玥,内心开始後悔将其送入宫中,转头望向跪在一旁正默默垂泪的欧阳夫人,澜沧宰相决定冒死开口:「皇上,微臣…」啪!耀天帝震怒的一掌打碎檀香木桌,同时厉声大吼:「你们三人都给朕滚出去!」

众人吓得赶紧起身,慕容曜扶起华阳郡主与司徒明一同退下。少年将军关上门扉前,难掩担忧的看了无声哭泣的寒玥一眼,只盼帝王能留些情面,莫要太过狠戾才好。书房再度陷入寂静,欧阳亘轩猛力挥手,一把将孩童推落至地,且冷漠无情的道:「朕向来最厌恶求情一事。郡主乃朕之臣民,要朕收回册封事宜,自是得跪地等候。纵然她是皇亲国戚,亦得遵循规矩!」寒玥擦乾泪水站直身,略显讥屑凉薄的回应:「皇上乃一国之君,朝臣百姓均得恭敬伺候,事事同样得乖顺领命。您方才的用意,不过是想落娘亲脸面,告诫她别多管闲事…」

耀天帝气的摔出莹白瓷梅枝茶盏,碎裂瓷瓦划伤女孩粉嫩的脸庞,热茶亦是溅上她细致手背,可她却不为所动的直视帝王。凤眸透出阴狠嗜血,欧阳亘轩握紧拳头,内心对寒玥动了杀念:「慕容寒玥,朕宠你太过,让你不知天高地厚,对朕予以予求!」浑身透着寒意与戒备,寒玥自嘲的笑了笑:「皇上对寒玥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寒玥哪敢仗势娇纵。」深邃圆眸此刻布满了沧桑悲哀,她平淡漠然的道:「不会有人真心对我好,除了娘亲,不会再有第二人如此。」

是的,这一世,不会再有第二人真心待她。慕容曜早已将她推入火坑,即便是翼王爷、天真的慕容华枫,或抑是温文儒雅的慕容琽,也难保他们不会在将来算计她。至於那名神秘男子,寒玥决定放弃寻找其转世,纵然是找到对方,那人却已不再是前世之人。女孩仅剩欧阳夫人,只剩那位甘愿替她挡下利剑、饮下毒酒而导致身子衰弱败坏,却仍为她耗尽心思性命的娘亲…

学车教练最怕三种学员-快教练

无所畏惧的直视帝王那双满盈复杂之绪的凤眸,寒玥神色漠然的道:「皇上想册封寒玥什麽名号,寒玥都不会,也不敢有任何异议。您想如何利用寒玥,也任您算计决定。寒玥只希望皇上能善待娘亲,毕竟她是您的血亲。」向耀天帝弯腰躬身,女孩转身直接离开。待她走至门边准备推开时,一阵轻风袭来,转眼间她已被耀天帝抱在怀里,且回到主位落座。抱紧怀中的小人,欧阳亘轩在她耳边低声承诺:「朕以後会真心待你好,皇侄日後莫再说那些胡话,也别露出那样的眼神。」寒玥并未多做表示,仅静静的将脸埋进男人的胸膛。

这个男人,她永远都不能相信。即便帝王适才对她立下如此温情的承诺,可他的眼里仍只有算计与残酷。「册封的事,等你大些後再说。」瞧,他还是没打算放过她。寒玥难掩忧伤疲倦的笑了,只是耀天帝无法看见她的神情:「让朕瞧瞧刚刚被热茶和碎瓷伤到的地方。」抬起孩童的脸和手,帝王仔细观察伤口,逐拧起剑眉道:「还是宣太医来替你瞧瞧。」寒玥摇摇头,将伤口简单擦拭且静静回应:「爹娘和大将军该是等急了,请皇上赶紧召见他们。若是惊动太医院,寒玥怕场面不好收拾。」「爱卿们与郡主进来。」耀天帝瞧她如此坚持,只好作罢。

在书房外等得心急如焚的宰相夫妇,一得帝王命令,随即推开门探察女孩的情况。慢一步踏入御书房的司徒明,在瞥见地上的碎瓷和茶渍,又再看向试图藏匿伤势的寒玥,不禁微微抿紧唇角。想来皇上将茶盏砸向地砖之际,必然伤到孩童,只是坐在主位上的两人想掩饰罢了。耀天帝神色如常的开口:「册封之事日後再议。郡主,想必你十分关心寒玥和慕容华枫的状况,且让皇侄领你至玄云宫谈天。」「多谢皇上宽恩,臣妾告退。」牵过向她走来的爱女,华阳郡主态度恭敬的退离,同寒玥一道前往玄云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