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h文:抗击疫情正能量文章性h文

“叮。”

姓名:离音

性别:女

属性:呆到深处自然萌

武力值:无法估量

能量收集:1500

离音睡得正香,忽然听到久违的提示声,秀眉拧了一下,眼睛撑开一条缝,发现天还没亮,便合上那条缝趴在屠烈胸膛与系统对话。

“系统大人,为何迟迟才来?”

性奴h文:性h文

“维护。”

“唔,我现在遇到点棘手的事,需要用到精神力。”

系统:“…”

见它沉默,离音只得细细道来:“我要用精神力检查爹爹身体是否有恙,总感觉爹爹的情况不简单。”

事关金主大人的健康,系统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若是金主有个闪失,它去那收集能量。

离音小手顺着男人强壮的手臂下移,指尖搭在脉门上查探,蚕丝般的细线在男人体内游了一圈,离音蹙起秀眉,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何看不到爹爹身上的弘阳圣气,因为爹爹身上被人下了转移符。

转移符顾名思义便是可以将一个人身上的弘阳圣气转移到另外一人身上,弘阳圣气代表人的气运,拥有紫色弘阳圣气更是好处多多。

打个比方,若是一太子与一皇子争夺皇位,太子占先天优势,皇子一无所有,但最后定然是拥有紫色弘阳圣气的皇子胜利,这就是气运的重要性。

性奴h文:性h文

离音曾看过一本书,上面有记载,借弘阳圣气的案列不少,一般借弘阳圣气的大多都是皇族中人或是妖。

但转移时有个必不可少的条件,转移过程中,被转移者和承受者不能离得太远。她以此类推,这个“借”爹爹气运的男人定然会混在军营里。

眼下爹爹体内的弘阳圣气已被转移了一半,若是她没有错估,明天日落之前便是尽数抽取的最佳时机。

届时被转移者和承受者需在手腕处割一道口子,两伤口紧贴在一起,血与气会渐渐相融,半个时辰方能成事。

那么,凶手一定会抢在这之前将爹爹带走。

不知为何,离音忽然想起白日的乌龙事件,心里的疑惑不禁又冒了出来,她可以肯定自己去水井冰镇绿豆水之前屁股上没沾有血迹,那么,血迹便是在井边沾上的。

但她记得自己坐着的石头很干净,不可能是那时候沾上,到底哪里出错了…

她一点点回忆,周子莺的身影忽然涌现,她记得当时周子莺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揉了一把,而后告诉自己屁股上有血迹…她一听,便急匆匆往回赶,随后爹爹也赶了回来,最后还亲自出马去买月事带…

性奴h文:性h文

接着,爹爹迟迟不归,她大胆猜测,帐内出现那个假冒爹爹不是自己在做梦,很多事便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那人身形举止都模仿得如此的像,若不是他气息不对,离音恐怕已中计。

那人还能猜出爹爹在得知自己来月事后会亲自出门买月事带,种种迹象表明那人必然很了解爹爹。筛选出这个条件,凶手已呼之欲出…与周子莺有关的…军师!

离音猛地坐起来,她动作太大,屠烈立刻醒来了,摸摸坐在自己小腹的女孩,问:“怎么了?”

——————

“萧哥哥。”她推开帐帘兴冲冲跑进来,他正依在椅子上看书,闻声抬起头,便见女孩单膝跪地,衣摆坠地,扬起点点粉尘,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献宝似的从背后递出双靴子,“好看吗?我做了三双,爹爹一双,萧哥哥一双,我自己一双,都是一模一样的哟,”她眉眼一弯,“只有尺码不一样。”

她仰着巴掌大的脸,那双明媚的眼睛星子闪烁盯着他,那一瞬间,孔文萧听到心脏某一处有东西崩塌了的声音,他想,他是陷进去了。

“萧哥哥,我编织的笔筒好看吗?我是不是很厉害?”那时,他站着,她站在他面前,同样是仰起脸,那双眼睛里的星子同样耀眼。

性奴h文:性h文

他知道,她在等自己夸奖她,于是他伸手揉揉她的发,从此以后便喜欢上这种丝绸般柔软的触感,然而他最为钟爱的,是她踮脚仰起头往他手心蹭的模样,就好似她是只猫咪,他是她的主人,是她的全世界,亲昵乖巧得令人心醉。

“萧哥哥,你的衣袍破了,你脱下来我帮你缝补。”她扯着他不知何时破了一道口的衣摆,自然而然地说。

清晨,鸟儿落在枝繁叶茂的树上,叽叽喳喳叫唱,孔文萧躺在地上从梦里醒来,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帐帘被撩开,一道身影逆光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俯视他。

被绳子捆成粽子的孔文萧艰难坐起来,即使他成为阶下囚,脸上依旧沉静镇定。

屠烈眉宇间飞过一抹戾气,半蹲下身,一手搭在膝头,一手伸过去在孔文萧脸上摸索,半晌撕出片人皮面具,看着对方熟悉的面容,屠烈一把揪住他衣襟,咬牙切齿道:“天烬国二皇子,好本事,骗了我整整三年!”

孔文萧胸口起伏得厉害,望着他猩红的双眸,眼睛霎时泛酸,张了张嘴,终是道了句:“对不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