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暗卫你回来:温美女做爰内谢免费图十三

【31】

真是吓死他了。

有那麽几秒钟褚冥漾只是低着头。

房内确实没有真的发生「什麽」,三个人的动作也保持在一种微妙的暧昧上……不对,三个大男生在一个房间里面摸摸抱抱亲亲好像也不算是什麽都没有发生过。

但总之确实没有什麽过於惊险、或是需要打马赛克的画面。

「呃,月见……」

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气,确定自己上下没什麽不妥之处,才回头看着冰炎跟阿利。

阿斯利安动作恢复到握着他的手,低声安抚:「没事,别紧张。」

冰炎摸了摸他的头,饶是脸皮再厚,这时还是说了句:「抱歉。」然後才转过去和月见打起招呼来。

基本上,月见好像可以想像得出,今天进来的如果是提尔,那绝对不会有这麽温馨的一幕,说不定等冰炎出院後这间病房就直接给提尔用了也说不定。

「让您见笑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阿斯利安正色打起招呼:「日安。」

「……您好。」

冰炎淡淡地说。

「不会。」

月见露出笑,「若早知道紫袍也在这里,我就会一起把资料拿过来了,也省得跑两趟。」

然後很奇妙的,这三个人居然开始话家常……不是,是开始聊起天来了,完全没有褚冥漾插嘴的余地。

不过这很可能只是褚冥漾这麽想而已,阿斯利安与冰炎对他是百般注意,虽是在聊天,却不曾把注意力完全从他身上移开。

「对了,褚同学,」

月见看了一下时间,像是想起了什麽般说:「我记得你好像说过要回家的,巡司来接你的时间也快到了,你们是一起同行吗?」

真是好问题。

褚冥漾脸色一变,显然他根本就忘记这件事了,如果不是先前还有跟月见聊过,等一下开门进来的估计还有一个叫做褚冥玥的,然後他就准备被念到死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我……忘了。」

褚冥漾翻找了一下手机,一想到褚冥玥就为难地低声说:「我去打个电话哦?」

两人点点头,於是褚冥漾便抓着手机走了出去。

月见回头又是一脸温和,拉过冰炎的手,食指与中指按着图腾,低声念起了什麽,而後淡淡关心:「据我所知,二位复原状况一切良好,为何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呢?」

这位医疗班人士对人的敏感度可真高,想来经历确实不少,阿斯利安看了冰炎一眼,思索了一会儿,却只微微皱起眉。

就者麽一点时间,褚冥漾便已经开门进来,月见想了想,说:「褚同学,你能帮我回去拿个东西吗?」

「啊……是你刚刚说的那个?」

褚冥漾一楞,随即问。

「是啊,反正你也没事嘛。」

月见笑着这麽说了一句,然後详细告诉他东西放置在哪里,对褚冥漾来说,这一阵子他几乎每天都会到月见那里去报到,所以一点困难也没有,点了点头,返身很快去了。

「月见,能请教一些事吗?」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阿斯利安想了想,这麽问。

「请说。」

月见头也不抬地,不时检查冰炎身上各处,然後在那本资料本上刷刷地写下文字。

「请教一下,漾漾在你那里时,有没有什麽奇怪的举动?」

不知道是不是讶异於阿斯利安问得直白,月见的动作停了下,抬眼看了他几秒钟,又低头去检视冰炎的手,那上面,术式图腾已经消失,於是他随手又将两张空白表格丢给冰炎,「这两张表格你填一填。」

然後他才转过头来,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嗯哼,紫袍的这个问题可真耐人寻味。」

他的语气那麽促狭,反而让人沉默了,某方面来说,也更让人想知道究竟要说些什麽,月见也不在意,耸了耸肩说:「褚同学嘛,奇怪的举动倒是没有,站在我的立场,反而认为他只是不想看见两位一直进出医疗班呢。」

顿了顿,灯光下,月见年轻的脸庞笑容更加明显,他微微偏头笑着说:「可能他在二位面前不会这样,这几天他除了定时过来,偶尔和朋友出去之外,有时会有点心不在焉,或许有烦恼吧……而且还是没有办法轻易找人商量的烦恼之类的。」

阿斯利安一怔。

他顿了顿,低头一边翻看纪录有没有什麽问题,一边放缓了声音用着一贯的语调说:「不过,那都只是我的推测而已,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还真是……医疗班式的说法。

×××

「欸?学长们也一起去?」

地点在医疗班的门口,来接自家弟弟的褚冥玥双手环胸,挑眉:「反正也没事不是吗,而且你两个学长老妈都看过了,就说是去玩的不就好了。」

如果是平常,後面那两只应该已经点点头,然後说不定还会落人一起去凑一脚之类的……就在褚冥漾胡思乱想的时候,阿斯利安开口,不是看褚冥玥而是看他:「方便吗?」

咦?

学长你们吃错药了吗!

该不会其实有後遗症之类的……褚冥漾一看见冰炎好像有要抬脚的趋势,立刻摇摇头,「不会啦,反正老妈都那麽说了,而且也只回去两天而已,应该是没有关系。」应该……吧。

也不知道褚冥玥在打什麽主意,居然主动提起。

看穿他想法的褚冥玥说:「老妈是看你都没有朋友才问问,如果有朋友要去住的话她很欢迎。」

等等,就这样直接过去?连整理一下行李什麽的都不用吗!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欸,就这样直接回家?」

「不然咧?」大魔女挑眉问。

好你一个不然咧,我怎麽会知道?

「我总是要回去整理一下衣服之类的……」

褚冥玥冷笑一声,很没良心的说:「衣服啥的家里也有,你哪次回家带过行李?」

「……」就算是事实也不要说出来!

「啊,我突然想起来,应该要回族里一趟,」

阿斯利安一脸突然想起来的表情:「可能下次有机会再去打扰了。」

「没问题。」

褚冥玥说,转过去用眼光询问冰炎。

冰炎也点头,「我跟阿利一样,还有点事情,下次吧。」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那就这样。」

褚冥玥点点头,毫不留情的往他头上揍了一拳说:「还有什麽事情要说的赶快说一说,老妈还等着你回家吃饭!」

褚冥漾看了两个人一眼,一直觉得这两个人从刚刚都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不久前明明一直问他「发生什麽事」,现在却又什麽都不吭,真的超奇怪。

「没有了啦,你再打我会变笨啦!」

「哼,反正也没多聪明,多打说不定会反效果。」

「什麽啊,你家暴!」

「有意见?」大魔女二度挑眉。

「没有……」估计就算去报警也没用……他家姊姊可是连黑袍都要忌惮三分的魔女紫袍。

打闹了几句,见两个人还是那副样子,有种说不上来的怪,但是当着医疗班的大门口、自家姊姊的面前发问也很奇怪,於是又说了几句话後,双方就各自告辞。

褚冥玥脚下亮起移动阵,褚冥漾一看,小跑步过去,想了想,说了声「等一下」之後,又跑到冰炎跟阿斯利安面前。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漾漾,怎麽了,忘记东西?」

好像正要离开的阿斯利安笑着问了一句。

冰炎只是皱眉,同样等着他说话。

「那个……」

褚冥漾迟疑了一下,还是抬头:「明天、有空吗?」

这句话的效果不错,冰炎和阿斯利安反应一致、连停顿的语气都一样:「……有。」

「你到底好了没啊!要打情骂俏也选个地方,大白天就想当路灯是不是!」

身後传来了某个等得很不耐烦的魔女的怒吼。

【32】

传送的地方,是某一个路口的小巷。

「老妈说家里的牛奶没了,叫我们顺便去买。」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褚冥玥交代了一句,边走边问他:「刚刚跟你学长们说什麽?」

「没什麽啊,他们说明天有空。」

许是有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褚冥漾忽然觉得街道很令人怀念……当然是普通的街道,「干嘛这麽问?」

褚冥玥看了他一眼,懒懒的说:「我说……漾漾,你家的那两个学长脑袋是直的,有什麽话要直接讲人家才会接收,你不会以为黑袍跟紫袍真的是万能吧。」

褚冥漾差点没跌倒,举手抗议:「我没有那麽想啊……我问他们有没有空。」

「我怎麽看不像,你有说要干麻吗?」

褚冥漾有点心虚地回答:「没有……」

褚冥玥并不深究,停在一家便利超商前,「算了,还是去另一家买好了。」然後又继续走。

「对了,姐,你的证明还没还你。」

褚冥漾找出那张袍级证明给她:「你还在生气吗?」

「没啊我气什麽。」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褚冥玥没好气回了一句,忽然又沉默了一下,才说:「说实话,如果你没有从阿利那边听说任务的事,我可能不会跟你说。」

「欸,为什麽?」

褚冥漾瞪大了眼睛,「就算我真的很弱也不用这样吧!」

「怎麽说你都是我弟,不想让你去有什麽好奇怪的。」

褚冥玥挑眉,说了这麽一句不知道算不算是解释的话,「而且你是没有什麽事,你家学长可不是。」

这个回答比预期中好很多,他本来以为褚冥玥应该会毫不迟疑地说「对,因为你就是很弱」之类的答案。

两人说着走进一家超级市场,褚冥漾有点疑惑:「我只听月见说过好像会强制半年不能接危险指数过高的任务。」

「那是月见人好,也只有你这麽天真才会相信那种话。」

对不起我很天真……

褚冥玥看他一眼,伸手做出握拳再张开手指的动作:「连我都受到了一些影响,你不会以为冰炎跟阿利是那麽听话的人吧?」

这麽说好像也有道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而且我直觉知道褚冥玥那句话的意思,因为种族的关系,妖师好像比较不受啥东西影响这样。

不过听她这麽说,褚冥漾无言了,接过褚冥玥随手挑的几罐鲜奶,「那不然是为什麽?」

「是根本不能出任务。」

褚冥玥看了看,可能没东西要买了,问:「要什麽饮料吗?趁现在一起买。」

「可以吗?」

得到褚冥玥点头,褚冥漾回头去拿了两瓶可乐:「你要不要?」

「一起拿着吧,结帐。」

「好。」

褚冥漾闪过两个迎面跑过去的小孩,问:「姐,你说你是受到什麽影响?」

「现在才想到要关心你姐姐我?」

褚冥玥想也不想地说:「见色忘家人喔你。」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啊你没讲我以为你只是受伤啊,而且你跑掉了越见很生气,我去找学长时他差点要扣押我耶。」

褚冥漾开始哭诉。

「不是没有被扣押吗,那不就好了。」

「喂,哪有人这样的……」

笑闹了几句,结完帐後,冥玥才正色说:「我还好,只是有些咒术暂时不能使用,受伤的恢复也比较慢而已。」

她思索着说:「幸好那次挑了南边进去,没有太深入,不然还不如不要回来。」

「那边真的有这麽危险?」

褚冥玥冷哼了一声说:「你没出现都可以被暗算了,是安全到哪去。」

「……」

再度无言,褚冥漾只好乖乖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啊。」

「那件事然已经处理好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又过了一个马路,褚冥玥露出一个笑:「你还是好好想想你的情人节吧你,还没想好?」

「啊……」

褚冥漾一楞,小小声问:「你怎麽都知道啊。」

「因为我是你姐。」

「……」三度无言,这跟「因为我是黑袍」这样的答案有什麽不一样吗?

「漾漾,太复杂的事情你不用去担心,想做什麽去做就好了。」

出奇地,褚冥玥鼓励般地说了这麽一句,然後紧接下一秒,她一边打开家门一边落差很大的咕哝说:「……虽然我觉得这种烦恼满蠢的就是了。」

「……姐,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罗嗦!还不快给我滚进去!」

这句怒吼怎麽跟学长的怒吼有几分相似?错觉吧,一定是错觉。

×××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小玥啊,你们姐弟两个是要去哪里啊?难得回家还要出门?」

「去夜市啦!漾漾读的学校那边啥都没有,难得回来想说去逛一下。」

基本上,白铃慈听见女儿也有跟去就放心了大半,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的嘱咐了好几句,才再补了一句「回来记得洗碗」後放人出门。

老妈那边是很好塘塞啦,反正她又不跟监。

「好了,现在你想去哪里?」

褚冥玥抓着他走出家门,劈头就这麽问。

「……我不知道……」

这句话让褚冥玥无言了,沉默了一下才说:「那我就带你到处看,看见觉得差不多的就不要在那边拖拖拉拉!听到了没!」

「你说的倒容易……」

两人边走边又持续交谈,只是甫一走进小巷,便撞见了看起来也是刚到的……两个人。

「漾漾!你怎麽知道我要去找你!」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那个笑脸神经病直接冲他扑了上来,完全无视於重力原理,然後他後面跟了一个颜面神经麻痹者。

这两人分别是雷多跟雅多。

当中雅多只是点点头。

但是很奇怪,他眼皮一直跳。

褚冥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两人,下结论:「头发太显眼了。」

褚冥漾注意到雷多扑上来後很快就放手了,这如果放在以前,他说不定以为对方吃错药,不过现在……

「你们怎麽会来?」

目光移到雅多身上,他忽然若有所悟,雷多正要开口,雅多忽然拉过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什麽,方才他们出现的地方就又光芒一亮……又是两个人。

褚冥漾才刚松一口气的心立刻又被高高地吊起。

这次的这两个人真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脑袋里面想的那两个!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脑残……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冰炎和阿斯利安定晴一看也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已经有人了,而且还是没想过会在的人。

不管是谁。

褚冥漾不用一秒整张脸就烧了,他求救似的把目光投向了褚冥玥。

褚冥玥环起双手,很不客气地板着脸问:「你们又来干麻?」

【33】

现在情况变得有点微妙,不对,应该说是太微妙了,褚冥漾想着,大概只有她跟褚冥玥真正明白现在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其实她的话问的也有点突兀就是了。

褚冥漾转过去看着雷多,褚冥玥也转过去看着他……与其说是看,不如说是瞪,雷多一秒解释:「我跟雅多来逛街,没有要来找漾漾!是刚好遇到!」

说完还直接拉过雅多,手勾在一起表明他绝对没有说谎。

雅多啪一声打掉雷多的手,然後雷多十分屹立不摇的又黏上去。

褚冥玥又转回去看着那边那两位,唯独褚冥漾微微瞪大眼,却低下头,很有躲在褚冥玥身後的样子。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另一方面,在阿斯利安和冰炎的视角中,现在的情人反应显然很不寻常,以往褚冥漾乍一见到他们,虽然会有面红及惊诧的反应,却从来不曾那麽惊慌失措,好像突然有什麽事情被发现那样,而褚冥玥的反应更奇怪,她似乎是以一种很不明显的动作看了自家弟弟一眼,才板着脸看向他们。

……也许他们错了,其实不该这个时间来?

阿斯利安没说话,冰炎便开了这个口:「事情处理完了就来找褚,正要过去。」

褚冥玥沉默了一下,没有答这句话,反而回头伸手放在他家弟弟头上问:「漾漾,你怎麽想?」

褚冥漾一震,抬头,表情非常非常不知所措,而且还红的滴血。

「我……」

他顿了顿,这时才转过去看了冰炎与阿斯利安,「那就算了……」

什麽事情算了?

「确定哦,」

褚冥玥说:「你明明想了好几天不是?」

这句话的音量不大不小,彷佛是故意说给不远处的冰炎与阿斯利安听的。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而,从头到尾现场也没人听懂这对姊弟到底在打什麽哑谜,雷多跟雅多对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没问,上前去量他体温:「漾漾,你的脸好烫,可是没发烧喔。」

「我没事,谢谢你们。」

褚冥漾很有礼貌的说了这麽一句,抬眼看了学长们一眼,又回头看向雅多和雷多,欲言又止,然而他身後站了一个脸上明显写着「还不快滚」的恶魔褚冥玥,再笨都知道这时候不该留下来打牙祭,雷多一秒笑容变得有点乾。

「那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

结果最後是雅多抓着雷多离开,看起来是有把褚冥玥的话听进去,临走时将发色改成了黑色。

人走了之後阿斯利安和冰炎上前,现在变成他们欲言又止了。

褚冥漾往前两步,忽又回头看着褚冥玥,褚冥玥皱眉,弹了下手指说:「我在附近等,讲完就出来。」

说完真的抬脚走到转角处。

这位大姐嘴上凶恶,却还是跑去帮弟弟把风了……至於她把在路口偷听的雷多跟雅多轰走,就是後话了。

两人微微低头看去,小情人的脸庞有一半陷在阴影里,半明半暗。

「褚?」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漾漾?」

阿斯利安迟疑了一下,非常温柔的开口问:「真的有这麽不方便吗?」

小情人并未答话,一张脸除了面色通红之外,什麽都看不出来。

跟他相处久了,冰炎与阿斯利安也已经摸到了小情人的行为模式,阿斯利安的声音依旧温柔低沉:「那麽这样如何,我跟冰炎明天一早再来?」

「不是那个问题……」

终於有了反应,褚冥漾踌躇了半晌,上前一手一个抱住两个人,好不容易从喉咙发出疑似抱怨的声音:「你们干嘛这麽早来啦。」

那嗓音低低的,和平时不同,软柔带点撒娇,听上去又有些不悦,但是抱着他们的手指却收的很紧,阿斯利安与冰炎不明白发生什麽事,不远处那个靠在墙边的褚冥玥应该也是不会主动告诉他们的……至少也不是在这种时候。

冰炎缓缓开口:「褚……说话。」

命令式的语气,手的触感拂上脸颊,但他的声音也很低沉温柔,在褚冥漾耳边回荡。

低低的,好像在猜测他的想法。

「……本来应该更早的,」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小情人默了半晌,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七夕……」

这句话,就算眼前的黑袍跟紫袍是神仙转世也无法猜到来龙去脉,隔了一会儿褚冥漾一脸豁出去的说:「因为我想买情人节礼物送你们嘛!可是你们消息都很灵通,而且我不知道要送什麽!」

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个叫米可蕥和庚的漂亮小恶魔,告诉他说买礼物不可以让情人事先知道……通常,人在一般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这麽笨的,但是现在褚小朋友……咳咳……谁叫他恋爱了呢?

阿斯利安和冰炎瞬间无言了。

原来,是因为这样吗?

得不到回应的褚冥漾却会错了意,他难得露出十分沮丧的表情说:「你们要笑就笑吧,我知道我很蠢啦。」

下一秒,他就落入的两个温柔的怀抱里,下巴有点困难的卡在人家的手臂上。

「漾漾一点都不蠢。」

阿斯利安的声音不知道为什麽听起来又更低沉,和刚刚的语调又有不同,他的声音带着几许明亮的笑意,「想到漾漾烦恼的样子,我就觉得很感动喔。」

褚冥漾脸红的表情,以及刚刚那副沮丧得好像快哭出来的表情,让冰炎不自觉在抱住人之後,在他颈边落下一个轻吻,等阿斯利安说完,他便接话:「褚,谢谢,我很高兴。」

其实也不知道为什麽莫名其妙会演变得这麽温馨的主角褚冥漾有点慌了,和一开始心虚的慌乱不一样,现在是真的心慌意乱,才刚刚平复下去的脸色在听见二人的低语之後,不到半秒立刻又烧红。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说来,两人确实有听褚冥漾提过这件事,小情人想和他们一起度过原世界一年一次的七夕情人节,只是他们不太清楚所谓的七夕是怎麽个算法,还没来得及问清织女们现在是在何处隐居,是不是真的找已经绝迹的百凤鸟搭桥,也没来得及了解所谓的「牛郎」到底是分布在哪里……全因为他们实在太在意情人的状况了。

就连应该是冰炎都没发现这其中的「误会」,居然也没解释现在的原世界和阿斯利安所想的原世界差距有多远。

「……」

「漾漾……」

阿斯利安与冰炎微微松手,然後温柔的吻了上去,各自吻在不同的地方,如果背景不是在某个阴暗的小巷的话,这应该是非常香艳又养眼的画面才对。

「不准妄动,敢进去我就拆了你。」

小巷外,褚冥玥一脚踩在雷多的头上,雅多一脸「我不认识他」的表情,这两人说到底还是对里面的发展好奇的要死,根本不可能真的按原定计画去逛街。

【34】

通常,如果是BL的漫画,那麽接下来的发展应该还满令人期待的,可惜本篇不是,阿斯利安和冰炎虽然情绪激动,但是动作却是愈发的轻,那种轻,里头还带着一些对褚冥漾来说有点陌生的霸道,二人倒是还记得不远处站着一个褚冥玥,而雷多跟雅多也并没有刻意隐藏气息。

於是吻了这麽一会儿之後,他们便双双放手。

褚冥漾一脸意犹未竟,他或许不是这麽想,但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似乎还有些惊讶两个情人居然停下来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冰炎有些好笑的问:「褚,你很想继续下去?」

这句话效果很好,褚冥漾的脸立刻涨红,他抬头看向冰炎,然後又看向阿斯利安,只见阿斯利安的眼里情慾并未消退,对於冰炎的问题也有着一点点的好奇。

褚冥漾低下头,二人十分确定如果再早两个月,小情人一定毫不考虑就否定,但是现在……褚冥漾低下头有些窘迫的模样却是可爱极了。

褚冥漾红着脸,却是想起了分别与两人做爱的画面,通常,当三人都在的时候,他会因为无法放松,所以亲密的行为也是适可而止,阿斯利安与冰炎又十分有耐心,即使真的慾望难耐,也不会强迫他。

冰炎的问句浅浅的,语气也是浅浅的,这时的褚冥漾却因为先前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记忆而认真了,就在阿斯利安抚摸着人,眼见小情人似乎没有抬头的迹象,也好笑的正想开口安抚时,低着头的小情人,发出了同样低的小小音量。

「我会紧张……」

他并未抬头,只是象徵性地抓着二人的手,语带愧疚地说:「也许、可能,再过一点时间就可以了……真的。」

这句话的音量十分低,简直像是风的低语,不容易被发现,然而面对诉说的对象自己的恋人,又怎麽可能不听清楚?

「没有关系的,漾漾。」

阿斯利安一如既往的温柔,冰炎将人揽进怀里时阿斯利安低头亲了褚冥漾一下,笑着说:「你这麽说,我们会心疼的。」

这种露骨的甜言蜜语褚冥漾自己可说不出来,更让他不自在的是,他知道阿斯利安并非「只是说说」。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冰炎不会在「平常状态」下说这种甜言蜜语,但某方面来说,这个从头到脚冷的彻底的冰炎殿下一旦认真的「说」……就在褚冥漾胡思乱想时,冰炎敲了敲他的额头,平时很冷,这时的语气却是淡淡的无奈:「褚,你在这种时候还能脑残?」

阿斯利安摇摇头,像是十分习惯了,也不在意,提议道:「我们是不是该出去了,让巡司等太久不好。」

於是约一分钟後,整理好的三个人便往外走。

走出去时,褚冥玥正和雷多雅多两兄弟说话,看见他们时,上下扫了几秒後,凉凉的开口,却是对着自家弟弟说话:「漾漾你脸很红喔,你确定这个时间要带你学长们回家?」睡。褚冥漾知道最後还有一个字没讲。

由朋友们口中说出这句话,褚冥漾只会当成是开玩笑,但从自家姐姐口中说出来,那种杀伤力就不是能用一般数学来计算了,褚冥漾一秒也有点尴尬,扔下走在旁边及後面的两个人小跑步上前。

褚冥玥的表情他看的懂,那种挑着眉、口气单纯的问句,再加上那似笑非笑的唇角……都向他传达了一个讯息。

一个家人才会传达的讯息。

「姐!」

褚冥漾难得面对褚冥玥说话那麽窘迫:「你别跟老妈乱讲啦,你说的话她都会信耶。」

雷多这时拖着雅多到旁边去跟阿斯利安、冰炎说话,姐弟俩说话他们不好去打扰,雷多不时好奇地转过去看看褚冥玥跟褚冥漾,然後又啪一声被雅多打,接着雅多自己身上也会现出痕迹。

大概讲了两分钟,褚冥玥又讲了一分多钟的电话,转过来想了想才说:「反正本来就是要去逛街的,都出来了就这样回去也很无聊,看要不要去吃个东西再走。」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众人对她说的话自然是没意义,褚冥玥扫了大家一眼,接着看着阿斯利安跟冰炎说:「家里我讲好了,今天过去住没问题,不过……」

她顿了顿,「不准在我家做什麽太超过的事,听见没有!」

许是牵扯到褚冥漾,褚冥玥的语气比平时担任巡司工作时还凶,然而关心家人是人之常情,阿斯利安跟冰炎倒是很受教的点点头。

冰炎转过去一手摸了摸褚冥漾的头,笑着,意义不明的说:「真可惜啊,褚。」

可惜什麽!

褚冥漾瞪了他一眼,随即发现阿斯利安的目光也是似笑非笑,褚冥漾恼羞成怒的说:「干嘛一直看我!」

於是这边这几只就自顾自打情骂俏起来了。

在这种时候,雷多就非常实际了,他自动忽略旁边的闪光,兴致勃勃地问:「那麽现在要去哪里吃东西呢?」

褚冥玥倒也从善如流的回答:「你想去夜市吗?有很多小吃。」

「雅多,你觉得呢?」

雷多的眼睛发光了,但是他回头去徵询兄弟的意见。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我没意见。」

「真的?雅多最好了!」雷多一秒欢呼,然後又啪一声被雅多打掉手。

「……」啊我的意见呢?

褚冥漾一秒回过神。

好像学长们也是随兴惯了的,褚冥玥更是一副「离家近」就好的样子,结果在阴错阳差下,原来只是唬弄老妈说要来夜市,现在居然成真了!

「很好不是吗,」

褚冥玥愉快地笑着说:「这样就不算是唬弄老妈了,我们真的有去夜市,只是路上顺便去了其他地方。」

褚冥漾眼神很死的看着自家姐姐,摆明是「你在唬烂」的脸。

正因为褚冥玥是拿着事实来唬烂,才更让人无法反驳她,问题是,阿斯利安跟冰炎、雅多也就算了,带着雷多去,是去放养动物吗!那家伙都可以吃饭吃到炸掉神殿了,去夜市……

「漾漾,不可以喔。」

阿斯利安将人转过来,若无其事笑着说:「我会忌妒的呢。」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你没事吧?」

褚冥漾开口问。

「阿利他是开心,所以逗逗你。」

冰炎在一旁,淡淡的补充。

「……」

「好啦,不说。」

阿斯利安仍旧笑,但是他笑着赔罪:「别生气了?」

一旁传来褚冥玥似笑非笑的语调:「才刚和好就这麽甜蜜啊,漾漾,看来我是多心了,根本不用担心你吧。」

褚冥漾於是又炸毛了:「姐!你可不可以少说几句!」

【35】

跟着这些人去逛夜市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事後,褚冥漾深深这麽认为。

阿斯利安和冰炎等人只凭着一通电话就把人数往上提升了五六个不只,种族……也是五花八门。

明明只是一个很单纯地去夜市吃东西,搞得很像俊男美女游街示众,让他再一次体会到自己果然比路人还路人。

走题了。

「漾漾,这个要怎麽玩?」

雷多拉着他完全不顾个人意愿,褚冥漾回过神之後站定位才抓抓头:「呃,你想玩吗?」

目前所在摊位是一个射气球的摊位,雷多指着旁边摆出来的最大的奖品熊娃娃说:「我想要那个!快教我怎麽玩!」

其实也没有很难啊,褚冥漾有些无言,不过还是认命地教起人。

「那种东西有什麽好玩,本大爷单手就可以杀他个片甲不留!」不知为何也出现在这边的五色鸡头如是说。

「庚庚,那只熊娃娃还满可爱的耶!」金发双马尾的米可蕥拉着友人庚如是说。

「原来如此,全部打中就可以拿到战利品是吗。」原本只有两兄弟来,现在连伊多也出现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然後就在这群人悠哉地聊天,不时转过去问东问西买东西吃的没几分钟里,大奖就被赢走了,四周围观的人还不约而同响起让老板想哭的掌声。

「我都不知道原来漾漾喜欢这个,」

原本好像在跟夏碎说话的阿斯利安凑过来,语带好奇地问:「怎麽没听你提过呢,看起来很简单啊。」

「拜托你们高抬贵手,这只是很普通的游戏请别太认真。」褚冥漾脸上掉下三条黑线,没看见老板都哭了吗!

旁边褚冥玥冷笑了三声,补刀:「他们要是认真起来,这里早就毁了。」

「喂……」

可能这个摊位上大家感兴趣的只有那只熊,所以还好,接下来受到注目的套圈圈就很惨了,「哇我要玩我要玩,老板──」

「哼,雕虫小技。」某只鸡虽然装作很不屑的样子,但还是过去付钱拿圈圈。

「雅多一起玩!」雷多拉着他家兄弟去玩了。

後面包括冰炎、夏碎、阿斯利安、伊多、褚冥玥等没有去玩的老人团……咳咳,则是在旁边自成一挂的聊天。

「漾漾你不去吗?」一旁冒出来的千冬岁这样问他。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欸不用了,他们玩就好!千冬岁你不去吗?」

红袍友人摇摇头,回头看了他家老哥一眼,转过来话题落差很大的说:「我刚刚勘查了一下,这里没有卖饭团的店家,莱恩会很失望。」

「……」不过就是逛个夜市,有必要这样吗?

话说回来,「莱恩呢?」该不会又消失了!

千冬岁习惯性地推推眼镜,「刚刚莉莉雅说想吃章鱼烧,所以拉着他跑去买了。」

「……」

摊位上的东西不管是小的大的都正以一种迅速的速度消失中。

「是我先套中的!」

「不对,明明是我!」

几个人听见声响转过去,就看见雷多跟五色鸡头正在争吵到底是谁先套中同一个东西的问题,四周因为俊男美女闪光围过来的人非常的多,只是碍於这群人有着一种特殊的气场所以不敢太接近。

「雷多,好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雅多看不下去,一秒把眼睛都红了的他家兄弟拉下去,总算他还知道旁边有真正的普通人。

「嘿嘿~」五色鸡头非常得意。

褚冥漾顿了顿,转过去看原本还摆满东西的摊子,喵喵手上不知从哪出现了一个大麻袋,正用一种很像在捡垃圾的动作迅速的蝗虫过境……简而言之,这位老板今天可以收摊了。

「……」

「啊好可惜,我也有些想试试看呢。」阿斯利安一边惋惜的说,一边将手肘靠在他头顶上。

「拜托不要,老板真的会哭的阿利!」

就这样,这群人吵吵闹闹的逛了大半个夜市,大概所经之处有摆大奖的老板都轮流哭过一轮後……让褚冥漾思维回到正常世界的是那声有些惊讶的呼唤。

「咦?冥漾!」

其他人大多逛的乐在其中,也没有特别发现这个声音。

然而却是褚冥漾一愣,他认识的人当中会这麽叫他的人并不太多,这声音满熟悉的,褚冥漾逆着声音回过头去,几个人包含阿斯利安、冰炎也转过去。

那一秒,褚冥漾露出高兴的笑容,说了一声後就小跑步过去找人讲话:「卫禹!你怎麽在这里!」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遇见了一个正常的人,他忽然莫名的有点感动。

身高和褚冥漾差不多,手上提着一袋卤味的卫禹举起手说:「来买个消夜而已,真巧,他们……就是你学长学姊喔?」

「对啊……」

这边这两只没两句话就聊了起来,阿斯利安看着微微皱起眉,转头问冰炎:「冰炎,他是?」

冰炎想也不想说:「褚的同学。」

褚冥玥看了他一眼,凉凉的说:「是漾漾的国中同学,感情满好的,有时候会出去吃饭逛街……」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不,铁定是故意的,她每说一句,阿斯利安脸就黑一分。

「阿利,」

最後夏碎拍了拍他肩膀,揶揄地笑着问:「吃味了?」

这个问句换来阿斯利安没好气地一瞪,「没有!」不过他倒是清醒了,自己刚刚被褚冥玥捉弄了一回。

「……」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这句话让伊多一愣,接着失笑:「听闻夏碎先生说,席雷先生是个十分稳重的人,没想到也有这麽一面。」

阿斯利安脸上不明显地一红,转过去看冰炎,露出一抹微笑:「你早就知道?」

「……以前有见过。」

原本想说「刚刚有看见」的冰炎在瞧见阿斯利安的笑容後,基於某种古怪的情怀还是改口了。

这顺见的转变落入夏碎眼中,换成他笑了出来:「冰炎,没想到你的天敌又多一个罗!」

「闭嘴,夏碎!」

冰炎立刻转过去瞪他,夏碎依旧若无其事地保持微笑。

那边好像聊得差不多了,褚冥漾又小跑步回来,略带惊疑的说:「啊,我以为你们已经逛到不知哪里了。」该不会在等我?

这句话打死他也问不出来,毕竟两个情人旁边还站了那麽多人,尤其不可以让褚冥玥听见!

冰炎微微挑眉:「哼,还知道要回来?」

褚冥漾眨眨眼,「学长你在说什麽,我怎麽都听不懂。」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阿斯利安从身後环住他,微微低头在他耳边吐气:「漾漾,你跟那位朋友感情很好?」

有古怪。

褚冥漾下意识地想去找褚冥玥,他吞了吞口水,惊疑不定的回答:「是很好啊,不过、不过我话说在前面,只是普通朋友啦!」

他说着脸红的挣脱阿斯利安的手:「你们怎麽了?」

「「……」」

奇异的,这两个人同时偏过头去,好像不太想回答的样子。

他只好回过去找褚冥玥。

褚冥玥的笑容非常愉快,是那种会让别人不愉快的愉快笑容。

「还能怎样,吃醋呗。」

很难得的,冰炎跟阿斯利安脸上淡淡的变红了。

那个暗卫你回来:温十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