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高清免费啪视频影院自不必说:性自说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离音无法反驳,但她想说的是,徒儿你想关心师傅,也没必要靠这麽近吧。

离音满脸纠结,原以为自己道过谢之後,男人会识趣地离开,让她穿衣服的。

难道是她暗示得不够明显?

她清了清嗓子,又道:「那……为师便穿衣服了……」

「师傅特意指出来,是有什麽不便麽?弟子愿服其劳。」小呆花与他对答如流,让温余坏心里挺惊讶的,要知道刚开了灵智的灵植,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对一切都懵懵懂懂的,眼前的小呆花,简直出乎他意料。

却更能勾起他的兴趣。

身後的男人无声地笑了起来,离音却没发现,因为在男人贴着自己耳朵说话的时候,她又发觉到自己刚才忽略的那种异样感了。

这种感觉太怪异了,让她的身体酥酥麻麻的,下腹还有酸流在涌动,前世没接触过男女之事,只对奇门遁甲术感兴趣的离音,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之所以产生异样,是因为被男人蛊惑得春心萌动了。

自不必说:性自说

她瘪了瘪嘴,委屈得直想落泪,心想徒弟你能不能别这麽「善解人意,体贴入微」麽?

但纵使有满腹牢骚,她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不知道原主和男人到底是怎麽相处的,万一两人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呢?

她现在将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岂不是露出马脚了。

离音没再说话,打算就这样把衣服穿了缓解这场尴尬再说。但事与愿违,她刚从衣服里伸出一手,胸前突然传来的异样让她顿住了,这种异样,准确地来说是从她的乳头上传来的。

起初离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那种轻轻的,像是有人用羽毛在上面刷,又像是有人用指腹在摩擦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让离音难以忽略。

她身体僵硬,非常想立刻扒开自己裹在身上的衣服看看,到底是什麽在弄她。

但身後有旁人在,她又着实做不出如此放荡的举动。

那东西似乎也是看准她不敢轻举妄动,越发大胆,离音甚至能感觉到有什麽在拉扯自己的奶头,就像是有人在用嘴一下又一下嘬着。

自不必说:性自说

离音脸色涨红,感觉到奶头上那种酥麻的感觉在扩散,身体在发软,这种陌生的快感让离音又震惊又害怕,但她的身体似乎很熟悉这种感觉,即使离音心理上排斥,她的身体却无一丝不良反应。

怎麽办……

离音无助地揪紧衣服,双眸漾着水盈盈的媚波。

她咬着牙极力抵抗,却还是因为太过舒服,唇齿间溢出了呻吟,身体也软到男人的胸膛里:「嗯……」

男人似乎是终於发现了她的异样,一手搭上她的额头,目露关心道:「师傅,你又犯病了吗?」

犯病?对了!一定是这具身体有什麽病,她才会怪怪的。这个解释似乎很合理,但离音潜意识里又感觉有什麽不对,因为那弄着她的东西,确确实实不是她的幻觉。

不,不对,难道这具身体的病症,就是癔症?

这麽说,好像终於解释得通了。

自不必说:性自说

在离音思索事情的时候,温余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颗药,递到离音唇边:「师傅,快把药吃了。」

离音下意识就张嘴,那药从舌尖滚入喉,立刻便化了,随即离音便感觉浑身很舒服,像是有一股力量在滋润着她的身体。

这个时候,离音还不知道男人喂她的是补元丹,她感觉到舒服其实是因为灵力在滋润她的筋脉。

离音吃了药之後,以为只要药生效,那种癔症就没有了,但事实她发现自己错了。

药吃了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两边奶头都会不知名的东西吸了。

「师傅,好些了吗?」

面对男人关心的目光,离音怎麽好将自己现在的情况说出来,她相信原主也是不敢说的,所以刚才男人喂她吃的药,其实没有对症,怪不得没有效果。

离音含泪摇头,垫在屁股下的双腿忍不住紧夹。

自不必说:性自说

温余怀看着她神色变来变去,最後露出恍然大悟却又委屈巴巴的表情,知道她定然脑补了什麽,心道这小呆花的智商似乎比他想像中高上那麽一点。

他摸摸她的额头,又摸摸她酡红的脸蛋:「师傅你是不是骗我的,为什麽你的脸还这麽红?」

「我……啊……」离音突然长大了嘴,粉嫩的舌头从唇瓣露出,发出一个颤音。

她奋力夹腿,仍然有啧啧啧的声音从她的下身发出,就好像有人在……吸她那里。

完全不像是她臆想出来的感觉。

离音惊恐地看向男人,发现男人仍然目露关心地看着自己,似乎没听到。

她心里松了口气,又相信这是癔症了。

心里一旦放松,那种排山倒海般袭来的快感便很明显了,离音没招架住,在温余怀怀里软成一滩柔媚的水。

自不必说:性自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