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日本AV是真的和人做吗添我

【06】

褚冥漾自己当然也对那天下午的发展有些糊里糊涂。

即使他开始习惯了与阿斯利安和冰炎之间的亲密,醒来时依旧感到有些不适。

废话,怎麽说那也算是「第一次」嘛。

「醒了吗?」

有个人的声音,伴随着温暖的体温,这个人很自然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亲,然後仍旧无比自然地问:「还痛吗?」

「有一点……」

褚冥样下意识觉得自己还在冰炎房间内,也就问什麽答什麽,无所顾忌:「奇怪的感觉。」

那人笑了起来,「有多奇怪?」

他似乎也不要褚冥样回答,说道:「不要紧,冰炎没有伤到你。」

这句话说出来过了十秒钟,褚冥样才接受了这项讯息。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从醒来後一分钟左右,他这时才抬起头,而後很吃惊地问:「阿利?你不是……还要很久?」

如果是三个人刚开始交往的阶段,褚冥样大概会惊恐於自己睡前跟睡醒看到的「人」不一样,但这时,他的反应已经截然不同,他的神情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诧异。

阿斯利安轻轻耸了耸肩,老实地说:「戴洛是担心我,休狄却嫌我碍眼,冰炎跟学院这边又找我,所以我现在『放假』。」

褚冥样眨眨眼,没有追问,这时的他还有点累,索性将自己窝进对方怀里。

「漾漾,很累吗?」

阿斯利安关心地问。

褚冥样认真想了想,说:「只是……不习惯,我想到我还有作业……」

结果一醒来最担心的居然是作业没写完?

阿斯利安顿时有些无语。

他自顾自地碎碎念到一半,才惊觉阿斯利安说了什麽,抬起头,却没看见阿斯利安有任何不对,阿斯利安也看出对方心里所想,他低头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对方耳朵,笑着吐息说:「我说过只有冰炎是特别的,嗯?」

褚冥样瞬间想起来了,他口中的特别,是指他们的关系……他顿时觉得心里有些乱,已经听得阿斯利安又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问他:「看你……很好玩吗?睡成这样。」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阿斯利安很少说这种半调笑的话,一说出来立刻让褚冥漾脸红了,「阿利……」

阿斯利安又亲了亲他额头,半假半真地说:「还是,不好吗?」

「没有不好。」

褚冥漾,脸颊发红,他跟冰炎就这麽做了……醒来却是阿斯利安陪他,这他妈见鬼的奇怪!但是这两人好像自有默契,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麽好「奇怪」的!

「只是觉得奇怪。」

他顿了顿,想着该怎麽说:「我是说,如果是你……结果看见冰炎,我也会觉得奇怪。」

他的话断断续续,阿斯利安却是听明白了,笑了笑,低声替冰炎开解:「冰炎不是不陪你,他有事,我原本回来要去会计处,冰炎顺路也就去了,我这才得空过来。」

这话听得滴水不漏,实际上褚冥漾一听就听出问题:「但是应该有别人可以帮他?像是夏碎学长?」

阿斯利安也不恼,笑了出来,低声说出真正原因:「他觉得自己太冲动,害羞了,所以找我陪你。」

这话让褚冥漾无语了半晌,他很难想像冰炎害羞到找别人代班的表情。

但是话从阿斯利安嘴里说出来,就是有一股让人信以为真的魔力。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然後阿斯利安又笑着,伸手捏了捏小情人的脸颊:「漾漾,虽然我说过不会生气,但是你再这样一口一个冰炎,我可是要忌妒了。」

褚冥漾红着脸,想到下午发生的事情,还是在那麽明亮宽敞的客厅,他脸红地说:「那、那只是意外……」

然後他突然若有所觉,抬头问:「阿利,你很在意?」

褚冥漾平时看起来温和怯儒,这时的目光却像是忽然洞悉了什麽般,直直看着他。

阿斯利安脸上瞬间闪过一点红晕,但他诚实地低声说:「有一点。」

他有意无意地伸手抚摸褚冥漾,语气却还是平实的从容:「不过你放心,现在我不会对你做什麽的。」

然後语气一转,带着一点点的调皮附在他耳边说:「或者等冰炎回来,我们一起玩?」

褚冥漾的脸颊温度刹时刷红,阿斯利安的口中的「玩」,显然不是玩玩线上游戏,打打魔兽那麽平面的解释。

刚刚的目光瞬间垮了下去。

他低声说:「这样作业一定会迟交啦!你跟冰炎不要害我……」

阿斯利安一呆,过了几秒才失笑出声。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他的笑声引起了褚冥样的反应:「有什麽好笑的……」

阿斯利安摇摇头,「没有。」只是你实在太可爱了而已。

他说着,习惯性地穿过腰抱他。

×××

年度旅游。

基本上学院是没有这方面的概念,但是褚冥样的同学们,特别以女性为主,米可蕥、班长等人忽然不知为何想要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有点像是所谓的毕业旅行。

只可惜褚冥漾还毕不了业。

「漾漾,这是目前我们讨论出来的行程喔,有几种可以选。」

只听得米可蕥非常开心地说着各地的建筑、故事,以及好玩的地点,以现在的语言来看,不外乎就是博物馆、游乐园、游山玩水如此云云,「不过我还是喜欢化石馆,这里最有名的就是喷火龙的化石!据说牠会把人踩扁後再吞下肚,每年都有很多人会去挑战!」

挑战什麽啊?

褚冥漾实在很想这样问。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千冬岁在一旁补充:「喵喵说的那个是给十三岁以下的小朋友玩的,成人的不是喷火龙,是连续放出十五种不同的恐龙,最近好像有人抗议太简单,为了提高难度又增加了五种。」

然後说不到几句,话题立刻绕回夏碎学长身上:「但是那个对病人来说活动太剧烈,一点也不适合我哥……」

等等,那个是什麽鬼玩意!

莱恩只是默默的在一旁啃他的饭团,众人目光投过去时,他想了想才发表自己的言论:「有饭团吗?」

「……」

「有,」

班长不知道为什麽经过兼插嘴说:「今天有特别活动,买饭团集点送饭团娃娃,总共有十五款。」

「啊啊,这个我知道,我有看见广告!」

米可蕥立刻想起来了,兴高采烈的又说了许多细节,只见莱恩的注意力完全专心在「饭团」二字上,完全没听见其他附带的话题。

褚冥漾只听见他们的讨论,找守世界旅行社之类的,倒还没听见要去的有那些人。

他还在思索这件事情,米可蕥就已经把热烈的目光转向他。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同时还有班上其他一些女生也是。

……他好像知道,这是希望他也可以找冰炎跟阿斯利安来的意思。

冰炎跟阿斯利安似乎也知道这件事情,阿斯利安笑着说:「米可蕥有问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个时候有没有空呢。」

阿斯利安说完,那时还转过去问冰炎:「冰炎呢?」

某人的回答是:「哼。」

阿斯利安很好心的注解:「漾漾想要一起去的话,我们会尽量把时间空出来的。」

褚冥漾已经熟悉了冰炎的反应,那意思就是,虽然冰炎死不承认,但是他只要开口邀,冰炎绝对也会把时间给空出来……哪怕冰炎觉得很无聊。

【07】

──从身体深处灼烧的热

那样冷,那麽湿

却如此熟悉──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安因经过走廊时,看见赛塔一如往常优雅的步伐,只是,他似乎在找谁。

「赛塔,找人吗?」

精灵笑了笑,一惯的优雅,「是的,有些事情想找亚殿下,只是似乎不在。」

他口的「似乎」,听起来只是一个好看的修辞而已。

不在就是不在,哪有什麽似乎?

「他刚刚跟褚、阿斯利安出门了。」

安因偏头想了想,给出了答案:「今天或许不会回来。」

「是吗。」

精灵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非常感谢告知。」

这两只精灵跟天使撇开了这个话题之後,兀自站在走廊你一言我一语地聊日常,最後安因提出了邀请,两只都很闲的行政人员便一起去喝茶了。

赛塔不是第一次来找冰炎,实际上安因也不是第一次「巧」遇精灵,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画面转到跑去约会的三人组。

说是约会,其实也就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吃饭而已。

不过这个饭到底怎麽吃,在哪边吃,就是褚小朋友比较在意的地方了。

他不知道这个饭馆的占地有几坪,不过如果在原世界,简直就是钱太多,纸门一拉开,看过去就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服务员都一概由动物组成,据说是刚开幕没多久,还在特惠期间。

但是褚冥样打死也不会去问这个所谓的「特惠」是多少价码。

「很漂亮吧?这里满多人推荐的。」

阿斯利安笑着做出注解,冰炎在聊天时话不太多,这时的他只负责听。

「很漂亮。」

褚冥样随口问:「阿利有跟其他人来过吗?」

他一边问,一边抓住冰炎的一只手,冰炎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情绪,不过倒是随他便。

「有呢,跟夏碎、千冬岁来过一次。」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阿斯利安回想了一下,说起了那天的状况:「前两天吧,千冬岁好像听说这边的餐点十分健康,夏碎又……」

他停了停,表情微妙的有些暧昧,他这时用手指去摩娑小情人的侧颈,思考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那次我陪着他们来,顺便照顾小亭。」

阿斯利安省略了所有能省的过程,把重点浓缩概括的剩下几句话,听起来,他其实是去带小孩的。

「饿了吗?座位在前面喔。」

一句话十分成功地引起了褚冥样的注意力。

「夏碎是不想要千冬岁陪他去做检查。」

冰炎对这件事好像也略知一些,轻轻握了握情人的手,一边坐下来,他开口补充:「他『建议』千冬岁带小亭来这边吃些东西,千冬岁一查认为这里的食物还不错,所以还是把夏碎拉来了,夏碎……」

冰炎不知道为什麽,同样微妙的停了一下,才说:「夏碎找阿斯利安一起。」

「咦?」

「对啊。」

阿斯利安不等褚冥漾发出疑问,「他们最近又为了夏碎的病情吵架了。」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说是这麽说,但是阿斯利安的语气一点也听不出担忧的味道。

褚冥样迟疑地说:「为什麽?」

这个问题,似乎不难理解,但是阿斯利安跟冰炎还是看了他好一会儿,又互相看了看,阿斯利安才低声说:「漾漾想不到吗?」

褚冥漾眨眨眼,他还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看着小情人的表情,两人就知道褚冥样肯定是想不到,不过阿斯利安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低头亲了亲褚冥漾,却好像不打算说。

冰炎看了他一眼,说:「夏碎不要千冬岁跟,又不肯说清楚,那天在门口吵起来,还差点上校园新闻头版。」

这句话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补充,但是褚冥样的疑惑还是没得到解答。

「你还没有说,为什麽?」

褚冥样我着冰炎的手,微微抬头,却是看着阿斯利安。

那样澄澈的目光一时之间让阿斯利安有些怔住,他没有回答,只低头吻着褚冥样,轻轻吸吮着对方的嘴唇。

好一会儿他离开後,褚冥样的脸颊都还有些泛红。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你这麽好奇,嗯?」

阿斯利安这麽说着,将人搂进怀里,苦笑着又道:「看起来好像不该跟你提这件事,回头夏碎要是知道大家都知道了,那可不得了。」

他的举动让褚冥样又产生了一些疑惑,他知道只要他开口问,阿斯利安跟冰炎最後还是会告诉他。

不过为什麽要这麽神秘啊,说都说了,却不说完。

冰炎这时开口,声音温雅低沉:「先吃点东西再说。」

那语气让褚冥样呼吸一滞,面色不可遏止地红了起来。

耳边只听见阿斯利安笑了好几声的声音,阿斯利安有些调皮地舔了舔他的耳朵。

「会痒啦……」

×××

阿斯利安跟冰炎都觉得不错的地方,餐点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点完餐,很快的就有小动物一只一只的把东西端上来,他们的座位设在森林的其中一处,看起来十分随便,其实满隐蔽的,方才聊天时阿斯利安和冰炎看似散步,其实前面也是有带路的人,据小松鼠介绍,这里的每一个包厢座位都设有屏蔽结界,可以很好的保护客人的隐私。

小松鼠服务生一一摆上餐前酒,然後又一一退下。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冰炎知道褚冥漾不是会喝酒的人,不过他还是端起属於褚冥漾的那一杯给他,就像平常那样说:「褚,酒精不多,喝喝看。」

褚冥漾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接过杯子的同时问:「可是年度旅游千冬岁……」

现在想起来,千冬岁平时虽然已经一口一个夏碎哥,但是似乎没有平常多呢。

仔细想想,千冬岁应该也不会跟他说他跟自己哥哥吵架,那两个人……只能说都是闷骚出了名的。

「唔,应该没有问题吧。」

阿斯利安不可置否的说,「不过那天听提尔说,夏碎之後有一个定期疗程,不太建议剧烈活动或是远行,我猜他应该是不会去。」

他说完了才看见褚冥漾的表情,若有所悟地问:「漾漾,想什麽呢?」

褚冥漾脸一红,他可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瞒过阿斯利安和冰炎,心虚地说:「没有啊。」

顿了顿,果然如身旁二人所料,接着又加上但书:「只是……」

【08】

「千冬岁吗?喵喵知道啊。」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午餐时间,米可蕥一边将据说是特制啥饭团交给莱恩,一边吃着自己的拉面说:「在医疗班门口嘛,超引人注目的,不过一下子就没了,喵喵冲到门口时已经不见了。」

褚冥漾已经很习惯米可蕥说话略略有点跳tone的方式,虽然不知道前因後果,倒也听得出来米可蕥是略知一二,莱恩突然想到什麽说:「年度旅游,岁好像不打算去。」

「啊,因为夏碎学长不能去嘛,说到这个,我听其他人说,千冬岁和夏碎学长最近好像吵架了。」

喵喵想了想,说完之後又补充一句。

其实不是好像,应该是真的吵架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是听哪个「其他人」说的啊?

「吃饭团可以让心情变好。」

莱恩啃到一半这麽说,不过褚冥漾深深觉得这只适用在莱恩自己身上。

「你们在聊什麽有趣的事情吗?」

身後传来一个声音,褚冥漾抬眼看去,班长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喵喵也是非常自来熟的类型,两个女的说没两句就搭上线了,班长欧萝妲听了之後沉思了一下,「我听说的是学报的记者一天之内被送去保健室好像超过二十个人吧,後来就没人再打听了。」

等等,你们那些「看似」准确的消息都是从哪来的啊?

褚冥漾忽然有种他已经与世隔绝了的感觉,忽然间出世还有些不太习惯。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喵喵好像知道他想说什麽,眨眨眼说:「也难怪漾漾不清楚,你都跟学长『们』在一起嘛,当然没有空去注意了!」

我说你为什麽把那个「们」咬字咬的那麽重,是怕别人不知道吗?

褚冥漾被米可蕥无意识的一句话堵的无话可说,还是欧萝妲说:「伤脑筋,千冬岁在的话,可以省下不少班费呢!他不去的话我会很麻烦的。」

「很麻烦是没有饭团的意思吗?」

莱恩永远三句不离饭团,虽然褚冥漾不知道为什麽这个可以跟饭团扯上关系,不知道为什麽,他总觉得班长这句话似乎有一句潜台词,大概就是说千冬岁不去的话,她就没有办法从班导身上一直诈钱了……大概吧。

可怜的班导。

「喵喵,欧罗达,漾漾,莱恩!你们都聚在这里啊。」

远远的,庚和兰德尔、莉莉亚走了过来,这种有点微妙诡异的组合似乎一点也不影响众人谈论朋友的八卦,听几个人在聊夏碎,莉莉亚只是打过招呼之後,就一屁股坐到莱恩旁边,顺便把手上的盒子塞给对方。

褚冥漾想都不用想,就觉得里面的东西一定和饭团有关。

庚手上端着一盘沙拉,一边优雅地吃着一边说:「夏碎和学弟啊……」

褚冥漾注意到庚说话时,和冰炎及阿斯利安一样,都微妙的停了一下,才继续说:「挺好看的。」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说了这麽一句意义不明的话,然後她像是忍不住般笑了几声,注意到众人都像他投来好期的目光,才说:「嗯哼,这是个人隐私,不太方便透漏喔。」

「庚庚!说嘛说嘛~哪有人话说一半的!」

喵喵开始使出缠人绝招,莉莉亚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她的目光也投射过来,显然是被勾起了兴趣。

「学姐知道什麽内幕吗?」

欧萝妲也很好奇的问。

这麽一搅和,庚的面色出现了一点犹豫,还是兰德尔在尼罗的服侍下(刚刚明明没有看见你!你从哪冒出来!)喝了一杯大概是血的东西(褚冥漾猜测),说:「那两个人烦死了,没事就在互相看。」

互相看?

我看你你看我?

兰德尔说了这麽一句,好像觉得已经说完了,但是众人的疑惑更深了。

「嘛,等一下夏碎会来餐厅,说不定很快就可以看到啦。」

庚的语气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意味,「反正……唉呀,说人人到,夏碎,这里!」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夏碎手上拿着的大概是医疗班规定的健康食品,这时跟阿斯利安边走边聊,喵喵见状也大力挥手:「夏碎学长!」

褚冥漾就有点尴尬了,不过他还是乖乖打了招呼:「夏碎学长,阿利学长。」

「嗨,」

阿斯利安扫过一眼,问:「你们在聚餐?」

「只是刚好遇到就坐一下而已。」

兰德尔说,尼罗恭谨的站在一旁,顺便收拾桌上的残渣。

「是吗?我还想说难得大家都在,乾脆找其他人来一起呢,」

阿斯利安说着褚冥漾听在耳里很惊恐的话:「说来很久没有看见其他人了。」

拜托你不要把很单纯的吃饭搞得好像某种国会议事厅……因为阿斯利安找的话,肯定是个各种颜色的人都有,讨论的话题也是什麽机密程度的都来,褚冥漾自己的心脏真的不太好,不太想这麽「刺激」。

「好像不错耶。」

庚习惯性的玩着一绺头发,眼珠滴溜溜一转,笑着说:「不过这地点不好选吧?夏碎你不是……」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接着不用庚提醒,大家就看见千冬岁默默跟在夏碎身後有一段距离,可是他一句话都不说,表情面沉似水。

还是喵喵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照样给他挥手打招呼,千冬岁才慢吞吞的走过来,拉了一张椅子,坐在褚冥漾旁边。

「嗨。」千冬岁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现在的状况又更诡异了,基本上如果不是莉莉亚就坐在莱恩旁边,褚冥漾其实已经看不到莱恩在哪里,他旁边依序坐着米可蕥,欧萝妲,千冬岁,褚冥漾,接着阿斯利安坐在他旁边,再来是兰德尔,然後才是夏碎和庚。

桌子是圆的,褚冥漾超怀疑庚是故意的,因为这样夏碎看过来正好就看见千冬岁,这让坐他旁边的褚冥漾压力很大。

阿斯利安习惯性伸手抱了抱他,开口:「吃饱了?」

他的声音不大,可是褚冥漾很肯定所有人都听得见,这让他耳朵瞬间发红,「……嗯。」

「唉呀,好甜蜜呢,我都羡慕了。」

庚笑着揶揄了一句,兰德尔倒是会接她的话头,问:「你们今天才回来的吧,果然还在蜜月期。」

「漾漾,真的吗?你们去哪玩怎麽没有跟我说!」

喵喵立刻一副炫然欲泣的样子,害的褚冥漾只好随口敷衍几句。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开玩笑!跟喵喵说?那不就等於所有医疗班的人都知道了?

而且通常好好一句话,传个一次就会变样!

阿斯利安的表情变都没变,笑着简单解释:「只是一起吃饭而已。」

「那刚才兰德尔学长说昨天没有回来?」

莉莉亚冷不防开口问。

阿斯利安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温声回答:「太晚了,不方便,所以就找地方过夜罗。」

他这句话一说完,大概除了庚、兰德尔以及那一队怨念兄弟,所有人都用一种了然於胸的古怪眼神看着褚冥漾「哦」了一声,还拖长音。

褚冥漾脸都烧红了,这种半真半假的事情又不好辩驳,他昨天跟阿利还有冰炎在外面睡是真,但绝对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啦!

夏碎这时看了阿斯利安一眼,目光缓缓扫过褚冥漾,表情忽然间若有所思起来。

【09】

那个时候,褚冥漾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会那麽说。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只是,如果学长们也受那麽重的伤,我也会很担心啊……」

这句话一说出来,阿斯利安和冰炎不约而同的都沉默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阿斯利安才苦笑着说:「可以的话,不管现在还是以後,真希望不要让你看见我们那麽狼狈的样子。」

褚冥漾眨眨眼,好半天才醒悟到阿斯利安说了什麽,他转过头,冰炎沉着一张脸,虽没说话,但是褚冥漾和二人相处已有一段时日,他知道冰炎没说话就是一样的想法,冰炎看见他的表情,只轻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那个……该不会就是夏碎学长和千冬岁吵架的理由吧?」

阿斯利安看着他,表情似笑非笑,「他们的个性太像了,没那麽容易说开……不过倒是急死了一堆在旁边看的人。」

他的话似乎话中有话,褚冥漾正想再问,冰炎已经截断他的话,淡淡道:「先吃东西,有什麽话,晚点再说。」

他一边说,一边端过盘子。

「喔……好。」

褚冥漾的语气竟然还有一点可惜,不过他知道冰炎是好意,倒也没往其他方面想,乖乖的不再追问。

倒是阿斯利安,眼底闪过一点光芒的看着冰炎,若有所悟的笑了起来。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阿利,冰炎,你们不吃吗?」

褚冥漾略略有些单纯的语调这麽问。

「要啊。」

冰炎和阿斯利安对看一眼,很有默契的转移焦点。

×××

褚冥漾似乎永远也不会明白自己的两个情人虽然包容力一流,可是吃醋的本事也是一流的,即使是像夏碎、千冬岁这种名草有主的情侣也不能幸免。

有情人的人,时间总是比较吃紧一点,褚冥漾不知道阿斯利安跟冰炎怎麽有办法一边上课一边出任务还一边跑来骚扰他……是说这样讲有点不太对,其实他也常常跑去阿利在紫馆的房间或是冰炎的房间。

和情人约会约会时还想着学校的作业、教授的报告之类的事情听起来有点可笑,而且还十分愚蠢,不过却是褚冥漾与阿利、冰炎在一起时最常见的其中一景,褚冥漾不赶流行,也不看什麽杂志,闲来无事打打线上游戏,衣服也是能穿则穿,这样一个人,对年轻少女来说,多少有点乏味,对注重打扮的女孩而言,穿着一件年龄可能已经超过三岁的衣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阿利跟冰炎与褚冥漾相处就一点也没有这个问题。

「两种元素的阵法吗?」

刚洗完澡的阿斯利安,身上还冒着热气,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裤子,很认真地看着褚冥漾正在画的、「应该」是阵法的东西。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嗯,」

褚冥漾应了一声,在身旁的冰炎拍了拍他肩膀,站起身说:「换我去洗。」

他说话时,靠阿斯利安靠的极近,距离近到是一种非常暧昧的程度,不过阿斯利安用着同样沉着的语调,波澜不惊的回答:「好。」

冰炎点点头,刚才说话时的气息吐得这麽暧昧,这时却说去就真的是要去洗澡了,阿斯利安眼光一闪,忽然间喊住人:「冰炎。」

冰炎脚步一停,转过身来,正想用眼光询问时,他就瞬间楞了一下。

阿斯利安已经离开了他的脸颊,恰到好处地保持了一段距离,而褚冥漾就是那个见证者。

冰炎发楞的时间很短,能让他震惊超过三秒钟也是十分不简单了,或许也只有阿斯利安和褚冥漾才有机会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他完全没想到阿斯利安会突然在他脸颊上来这麽一下,冰炎愣了有五六秒之久,还想不出该怎麽办,如果是褚冥漾突然亲他一下,他会亲回去;如果是一个不认识陌生人,基本上他还没接近冰炎前走被揍飞了,根本不会有「一亲芳泽」的机会;而阿斯利安和他的关系却是可以说比和褚冥漾之间还更加微妙一点。

不过冰炎是很好学的,他不只好学,他还很有决心,也很有觉悟,既然曾经说过要三个人在一起,他可不会转头就忘,这时回过神来,脸色有点不自然的僵硬,还有因为褚冥漾直勾勾的瞪视,耳朵泛起一点点的红晕,他走上前,依样在阿斯利安侧颊上亲了一下。

这个动作冰炎还有点不习惯,尽管如此,他的动作却还是很优雅,转头看见褚冥漾好像已经灵魂出窍的表情,他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一手托住对方下巴,轻轻吻了一下。

褚冥漾回过神来时,冰炎已经落荒而逃似地跑去洗澡了。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他转过眼神,看着靠在他坐着的这张沙发後的阿斯利安,迟疑了一下才问:「阿利,你故意的?」

要知道,唯一这麽做不会被冰炎追杀会是拳脚相向的人,一只手就可以数得出来啊。

当然啦,如果是像扇董事那样喜欢恶作剧、冰炎却又打不到的人物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

阿斯利安笑了笑,表情有点调皮:「是啊,你不觉得冰炎的表情很有趣吗?」

他似乎有意让气氛轻松一点,而褚冥漾在自己信任又外加有些敬畏的人面前,脑袋一向是一团糨糊,阿斯利安一说,他很快就被带走了。

阿斯利安敢开冰炎的玩笑,褚冥漾就没那麽大的胆子了,但是想着刚才冰炎的表情,他确实是觉得很新鲜。

「以前没看过,满新鲜的。」

他老实说道,「阿利,你常常这样开玩笑?」

褚冥漾的脑袋一旦装了糨糊,短时间是无法恢复的,好在阿斯利安的目的也不是在几句有些白痴的问话上较真,他仍旧温和地回答:「你觉得我会吗?」

於是小情人很认真地看着他几秒钟的时间,又很认真的想了一下,阿斯利安被褚冥漾这个「认真」弄得也有点紧张,没几分钟小情人就很认真的说:「不会。」

这个答案让阿斯利安有点开心,不过没等他开心完,小情人已经加上了但书:「可是如果你在很多人面前这样开玩笑,你一定会被冰炎追杀的。」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褚冥漾说的很认真,阿斯利安却是差点跌倒。

他苦笑了一下,才移动位置坐到褚冥漾身边,一手抱了抱对方,然後放开,说:「好啦,你不是还在画法阵?我看着,你画吧。」

褚冥漾已经很习惯阿斯利安跟冰炎对他的碰触,闻言思绪很快就回到了作业上面,一点也没有发现身旁阿斯利安大部分的时间都盯着他瞧。

【10】

褚冥漾的脸突然一下子烧得通红,阿斯利安不知道小情人又想到什麽了,有些好笑的敲了敲他脑袋:「漾漾?想什麽呢?这麽出神。」

褚冥漾回神,见所有人都转过目光看着他,米可蕥和莉莉亚也就算了,班长则是一副没什麽兴趣的样子,夏碎学长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千冬岁则是看了他一眼,表情若有所思,莱恩……他找不人在哪,所以无法形容,倒是庚和那只吸血鬼,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真的让人浑身发毛。

褚冥漾的脑袋一下子当机,怎麽会突然想到前一天晚上的事呢?

「我、我还有事,先、先失陪了!」

他自觉有点丢脸,却不知道这个举动分明是把刚刚大夥儿的那一声了然於胸的「喔」里的意味坐实了,他就这样找了一个明显很拙劣的藉口,然後就真的往餐厅外面冲刺。

阿斯利安回头看了一下,有些抱歉的笑道:「我去送送他。」

这个藉口听起来是很正常,不过也只比褚冥漾的好上一点,不过阿斯利安的脸皮是练过的,礼数做全了,离开众人的视线才追上人。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庚看得很清楚,阿斯利安向她示意的那个眼神,她目光扫过几个女孩,其中,米可蕥和她感情最好,立刻明白了庚的意思,顿时也随口找起了:「我等一下还有课,先回去拿课本」之类的话,拉着莉莉亚(或许还有消失的莱恩)跟欧萝妲识相地闪人了。

如果褚冥漾刚刚没有想着昨天的发展的话,他应该会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从刚刚到现在,夏碎和千冬岁没有说超过一句话,不过却总是在对方移开目光之後看着人家,兄弟两个不知道在玩什麽花样,除了不正面对上视线外,明明就很在意对方。

兰德尔虽说不屑那些弯弯绕绕,脑袋可不笨,他的问话十分直接:「需要我也失陪吗?」

庚笑着看了他一眼,看着两人说:「不趁这个机会说清楚吗?都那麽聪明的人,怎麽就想不明白呢。」

她说着起身,兰德尔对别人的家务事一点兴趣也没有,这两个家伙一点也没有褚冥漾那个人类好玩,随手丢下一句「尼罗,给他们一个结界」後,披风潇洒地一挥,人就消失了。

庚会选在这个时间自然是有她的用意的,她面上微笑不变,不过从某个程度上说,背後的黑气却没有比较少……或许这两人的「吵架」在某方面来说也带给得旁人一定程度的麻烦……之类的事。

×××

冰炎正跟赛塔说着话,他手里拿着一叠钉好的文件,「昨天已经汇报过了,详细情形还要找情报班请调,明天……」

冰炎话说到一半,忽然皱着眉头,顺手将文件放到赛塔手里,往右边走了几步,接着不出所料,一个迅速冲刺的「东西」不偏不倚的冲进他坏里,不是褚冥漾还会是谁?

跟在褚冥漾身後的,是已经看见冰炎的阿斯利安,赛塔走了过来,伸手放了一个探测术法,确定没事之後,才温柔的开口问:「褚同学,发生什麽事了呢?」

褚冥漾这时脑袋渐渐回来了,抬头一见是冰炎的脸孔,旁边是赛塔,顿时脸面一红,本来就已经习惯回抱冰炎(本人完全不自觉),这时在赛塔的注视下,他有些尴尬地抽回抱住人家腰的双手,「那个……不,没事……」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冰炎目光往褚冥漾後面看去,只见阿斯利安向他打着手势,他看了一眼,转身接过赛塔手上的文件,「不好意思,赛塔,剩下的事情我直接找夏卡斯问清楚。」

赛塔也不介意这突来的意外,只是有些担忧地说:「绿色山脉的种族并不是全然友善的,殿下若已决定,还请一切小心。」

「我知道。」

又说了几句话,赛塔便告辞离去,这时阿斯利安正好也走了过来,冰炎一挑眉,冷冷地问:「发生什麽事了?」

原来,褚冥漾满脸通红,一路冲刺又满头大汗,那样的奔跑速度就算是他在被追杀的高峰期也十分罕见,这时见到人,连事情原委都说不清楚,又见阿斯利安跟在後面,还以为是刚收拾完毕,也难怪冰炎会误会。

「冰炎,不是你想的那样。」

阿斯利安笑着低声解释了几句,简单把情况说了一遍,期间褚冥漾因为尴尬,头一直低低的,等冰炎听完了阿斯利安的叙述,神情放缓,「褚。」

褚冥漾抬头看冰炎,就见到阿斯利安跟冰炎的表情都透着一点无奈,又好像拿他没办法,冰炎抱了他一下:「让阿利陪你回去冲个澡吧,我还有点事,晚一点再说。」

褚冥漾点点头,他知道冰炎向来很忙,其实阿斯利安也不遑多让,只不过现在他们都会很有默契地把任务时间稍稍错开,偶尔也会互相支援,褚冥漾不知道公会的运作模式,不过既然几个月以来都这样,那应该就是没什麽问题。

「哦,好。」

此刻的褚冥漾,心里想着的还是之後的年度旅游。

宝贝过来让我爽一下:添添我

×××

两周後。

休狄一打开门,就看见那个人类妖师抱着一本书坐在阿斯利安房间的某一张椅子上,双脚卷曲在一起,看见他时神色一变,赶忙改成盘坐的姿势,打招呼:「王子殿下,午安。」

休狄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类在阿斯利安房间里乱晃,此刻也没那个心思,他皱着眉头,表情依旧冷冷的,对褚冥漾的招呼置之不理,迳自问:「阿利没有回来?」

褚冥漾一脸莫名其妙地摇头:「没有啊,他不是和王子殿下你在一起吗?」

闻言,休狄眉头又皱的更深,只交代了一句:「跟他说,戴洛那边我处理好了,叫他不用担心。」

语毕看也不看他,掉头就走了,就算褚冥漾有什麽疑惑,也来不及问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