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少妇野战-警敏感察是什么意思性野战

眼里最後一丝亮光是夕阳洒下的余晖,温暖且柔美,单手掌地的林思远,终於支撑不住仰面倒在了草丛里。离音被他一条精壮的手臂斜抱,牢牢护着,他倒下去之後她的小身板只是受到了些微的余震。

「找到了,他们在那边。」

听出那人声音里的焦急与担忧,心知他们不是敌人,离音暂时没去管他们,小手摸到少年脉门,随即暗暗松了口气。

失血过多,加上体力透支才会晕倒,能治。

离音醒来时,在一个女人的怀里,她嘴里正含着颗奶头,吃还不够,一手小手还按抓在女人软乎乎的奶子上。

低头对上她懵懂的眼神,女人惊喜道:「小姐醒了。」

「我去告诉家主。」另一道语速比较快的女声道。

离音偏头,用舌尖将奶头推出口中,微微垂下眼帘,先前睡梦中,她接收到了原主另一部分的记忆,那部分记忆令离音相当震惊。

饥渴少妇野战-性野战

原主生於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林家家主林震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和二儿子是正妻所生,老幺原主是情妇所生。私生女,只是对外的说法,实际上原主和林震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虽然父女两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林震却是最为宠爱原主,连两个亲儿子都要靠边站。

别人不知道原因,离音有了原主上辈子的记忆,却是知道林震为什麽这麽宠爱她。

林震今年已经四十六岁了,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怕死,林震尤其严重,也不知道他去那里学来的旁门左道,以无数稀有药材灌洗原主血脉,强行改造了原主的体质,等原主长大来了月事之後,就长年累月与原主交合,以此来延年益寿。

上辈子原主没有来月事之前,活得恣意潇洒,她想要什麽,林震几乎都会满足,等到她来了月事之後,林震就把她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奸辱长达10年。

等林震死了林家的下人才在地下室发现了她,当时原主被救出来时已经神志不清,无法再过正常人的生活,最终被两个哥哥送到了精神病院,直到生命走到尽头。

若是有来生,原主想要摆脱林震的魔爪,堂堂正正活在阳光下。

这愿望,对离音而言不难,但若想安然无忧长大,她必须要找个靠山。

饥渴少妇野战-性野战

离音脑海里突然跑出了少年的身影,虽然只和少年相处不到半天的时间,但少年却给离音一种可以依靠的安全感。

离音找了找,并没有在原主的记忆里找到少年,那就只有一个情况,少年只在她小时候出现过,後来离开了,直到她被囚禁都没有出现过。

要怎麽做?才能待在少年身边,或者说将少年留在林家。

「哇呜……」尖锐的婴儿哭声从怀里响起,女人不慌不忙探手摸了摸尿不湿,乾的,难道是没吃饱?女人看着哭得面红耳赤的婴儿,又将衣服撩上去,把奶头递到离音唇边。

离音碰都没碰,继续哭嚎。

女人神色略有些慌乱,将离音抱起来轻轻摇晃,不管用,怀里的婴儿依然哭。

「怎麽了这是?」另一个女佣闻声走了进来。

「我也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女人又将奶头往离音嘴边放,她带过两个小孩,如果没病没痛哭嚎,要麽是饿了,要麽是拉了,可这些情况小姐都没有。

饥渴少妇野战-性野战

「我看看。」女佣探手摸上离音额头,「也不烫啊。」

「林……短……哇呜……林、短……」

「林什麽?」女佣硬了从婴儿的哭嚎声里听出个林字。

「林短。」奶娘迷茫道。

眼泪吧嗒吧嗒掉的离音继续提示:「林……短……瓜……」

「林短瓜。」不愧是带过两个小孩的,奶娘一下子抓中的关键,「可是,林家有人叫林短瓜吗?」这名字也太难听了,完全不符合林家的品位,她要是听过就一定记得住。

是林管家啊啊啊啊,离音差点忍不住笑出声,忍住了笑意,却忍不住鼻涕泡,小泡泡从鼻孔里吹了出来,啪地破了。

离音:「……」

饥渴少妇野战-性野战

奶娘和女佣人讨论了一下,终於确定了离音喊的是林管家,见到了林思远,离音如同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要不是顾及少年身上的伤,她已经伸手要抱抱了。

林思远穿着西裤白衬衣,笔挺站在门内,除了脸色苍白,薄唇没有血色之外,丝毫看不出他之前受过重伤,他清凌凌的目光落在泪痕未乾的婴儿脸上,又移开看向奶娘,口吻淡然道:「什麽事?」

「小姐找您。」奶娘对上他清冷的目光,脸色有些红,林管家即使年龄小她许多,被他看着的时候她也会有几分羞意,无他,实在因为少年长得实在太好看了。

林思远目光又看向离音,离音噘噘红润润的小嘴:「林、林。」她没敢叫他全名,因为她口音不准。

她水润润的眼睛里意图很明显,想跟他,要他抱,林思远轻抿了下唇,伸出双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