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不足小说简介聊天话术-性话术

【Z年2月14日,凌晨12点05分】

仍然是商家的炒作,让他即使不特别去在意,也不免得知了这个该算是特别的日子,一年中总不免来个两次。

凌晨,当指针走进午夜十二点以後,他的手机很热闹地响起了悠扬的铃声,看了看来电者的名字,适晓下意识地轻扬嘴角,按下通话键。

『怎样、怎样,学长,今年我赢了吗?』话筒那头的人儿劈口即问。

略为莽撞的举止惹得适晓不禁摇头苦笑,『阿棱,』他以一贯缓慢优雅的语调唤着对方的名字,『恭喜你。』简单的一句话道贺他终於如愿以偿。

『耶──我真的比紫磷学长速度还快?哈哈,我就说嘛,在时钟前倒数果然有用!』这句话诉说的对象似乎不是适晓,而是此刻在那人身旁的谭要──他彷佛可以猜到谭要一脸莫可奈何的表情了。

『阿要叫我别做这种蠢事,说会打扰到学长,可是一年只有一次耶,我才不想每次都让紫磷学长抢先跟你说情人节快乐。虽然我们不是情人啦,可是还是要跟你说情人节快乐喔,学长。』兴奋的语气听得出来讲话者雀跃的心情,阿棱滔滔不绝地道着:『你跟紫磷学长有没有计画要怎麽度过了?这天没有放假真是个遗憾,不过还有晚上的时间,你们可以一起去吃吃饭呀──啊!还是学长,你要不要跟我们去吃情人节晚餐?』好不容易说到一个段落,他终於留下空档,等着适晓的答案。

『吃饭?』适晓的脑子还在消化他长串的讯息。

『对啊,我跟阿要晚上会去一家新开的餐厅,听说风评还不错,反正难得嘛,学长也跟我们一起去?』愈说愈觉得计画的可行,阿棱兴冲冲提议。

『这个……』适晓偏着头思索。

『还是学长有别的节目了?』颇为失望的语调。

聊天话术-性话术

『这倒是没有……』他摇摇头,即使对方看不到。

『那就一起去嘛,这样也热闹呀!』他怂恿。

『可是,不会打扰你们吗?』适晓顾忌。

『不会、不会啦,阿要无所谓的,反正也不差这一天在一起的时间啊。』旁边的谭要翻翻白眼,见状,阿棱吐吐舌头。

『但,我跟学长、紫磷,并没有约好……』擅自替他答似乎不太妥当,适晓仍带犹豫。

『欸,反正紫磷学长等一下一定会打电话过来,你再问他就好了,那我等你们的消息罗,就这样,情人节快乐!』不待回覆,阿棱率先结束通话,留剩适晓一个人呆呆地看着手机发呆。

又到了这个日子吗?他不禁想着。

走在外头,四处可见广告情人节的相关产品、活动,或者听广播三不五时提到这个节日,刚开始还没什麽特殊的感觉,就像他始终习惯平常心以待一样,不过直到方才接获学弟的电话,似乎让他平静的心湖闪过不太相同的异样。

唯有这些时候,才会特别去正视身边少了一个人陪伴的事实,孤单显得特别明显,也格外浓厚。

明言分手後,他与学长似乎有意无意、也会避开这类容易让人误会的节日,刻意不脱言共同度过,即使问候的言语不乏,却很少相约当天碰面,逐渐成了一种默契。

聊天话术-性话术

适晓觉得他们的关系变得有些暧昧,彷佛处於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境界。

学长也坦言如此,但无意改变。

这样的暧昧呀……着实存在着某种程度的危险,让两个人彼此默认着。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愈是被强调的节日,适晓便愈管不住失控的思绪,总会让脑子停留在先前的回忆中,充满特定的某个身影,从模糊到清晰。

此现象算不算具有什麽涵义的徵兆,还是代表他潜意识的反映?

有些时候他真不敢继续深入思索下去。

刚和阿棱结束通话没多久,正如同他的预料、下一通电话很快随即来临,适晓习惯瞄了手机萤幕一眼,意外的,这次居然不是两人都以为的、是斐紫磷的来电──『晓,情人节快乐啊。』对方低声笑了笑,是他好久不曾听到、可是穷极一辈子也忘不掉的慵懒嗓音。

『小直……』适晓愣了愣。

『很讶异?』他的反应在自己预料之中,蔺小直的语调听起来似乎有那麽一点得意的成分。

『嗯。』他不讳言承认。

『怎麽,没有人跟你道贺?』藉由时间的洗刷,他们之间的话题也慢慢宽广起来──尤其蔺小直从不避讳,暗示与明示的讲话技巧令已经深谙他说话方法的适晓轻而易举即明白他究竟在问些什麽。

聊天话术-性话术

『阿棱,』之前的联络当中曾经跟他提过这位学弟,蔺小直应该知道,『学弟算吗?』他缓缓扬唇。

『如果谭要肯放人,当然算。』他笑道:『那我是第二位给你祝福的人?』

适晓有点纳闷,怎麽他周遭的人总喜欢这麽闹着。『小直什麽时候开始跟着起哄了……』

『呵……』蔺小直低沉轻笑,『好说,晓,我当然得入境随俗。』停了半晌,他问:『今天没有节目?』

『小直也是第二个这麽问的。今天就不能没有活动吗?』难不成所谓的情人节,非得庆祝不可?

『也不是这麽说,只是……』蔺小直顿了顿,『我很意外没人约你呢。怎麽了,保护者还没付出行动吗?』

『你别这麽说学长。』对於斐紫磷的关心,蔺小直总觉得是过度关注,颇有不引以为然的感觉。适晓替他辩解,『他还没打电话过来。』

『还没,就代表会打过来罗。』他刻意曲解适晓话中的意思,『晓也是这麽希望的吧。』他依稀可以想见对方听完後脸红的神情。

适晓咬咬下唇。他想反驳,但找不出合适的字句,最後乾脆沉默。

如果蔺小直纯粹是无心之言,倒也直接说中了适晓心中的盲点──他方才亦注意到了自己的用词和浮生的某个明显的意念,无法驳斥蔺小直的说法,因为适晓惊觉或许他没说错。

他下意识等待着学长的电话,是很自然的一个举动。

聊天话术-性话术

『晓?』察觉他的静默,蔺小直唤道。

『小直,』抿了抿唇,适晓幽幽开口:『你……过得好吗?』虽是很普遍的问话,却包含了很多层面的涵义,他相信精明的他绝对听得出来。

他们两人之中的疙瘩因为自己的怯弱,就此存在了很长的时间,如今他已经说不出究竟从什麽时候起,彼此间才能这样自然地对话……也许是始於两年前的情人节吧,当他终於意识到自己情感的归向开始。

即使如此,有些潜藏於内心深处的问句,却一直不敢说出来,下意识被逃避着,今天不知是冲动使然、还是怎麽的,他突然很想知道某些答案──让蔺小直亲口道出。

『托你的福。』他浅笑着。

『有人……跟你一起过节?』

『这麽嘛,』他沉吟,『你可以加入呀。』他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闻言,适晓继续沉默。『我去当电灯泡?』许久,他终於开口,声音中透出微微的笑意。

『呵呵。』轻溢的沉魅笑声,悼念两人已逝的隔阂。

接下来的话题趋於轻松的层面,他们聊了一会儿日常的琐事才挂断电话。

聊天话术-性话术

适晓後来没有直接准备睡觉,而是躺进被窝中,缩起身子,细细的回想刚才的两通电话与审视自己的思绪起伏。

睡意突然离他有些遥远。

四周的静默让他听见了自己内心深层的声音。

为什麽那个人没有打电话来……手下意识抓着被子、拧出一些皱折,适晓咬咬唇瓣,去正视自己的在意。

原来被一个人影响可以这麽深刻,许久之後,他不禁无声地笑了起来──那是带着些微苦涩的笑容,在秀气的脸庞上绽放,显得有些凄美。

『学长,你还没准备出发?』晚上下班後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甚至连公事包都还没放妥,适晓便接到阿棱的来电,劈口即一阵讶异但不带恶意的指责。

『阿棱,我──』他才要开口拒绝,『我没约紫磷,我还是别去了。』

『什麽?你说什麽?』这次可真的是毫不掩饰的惊呼:『你不去,那紫磷学长怎麽办?』

『嘎?』他不解。

『唉呀,搞不懂你们!总之,你快点准备一下,紫磷学长等一下就会过去接你了,快一点喔!』匆匆交代完,不待适晓反应过来的时间、便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响,对方率先结束通话。

聊天话术-性话术

「咦……?」唯剩下适晓纳闷地盯着手机端详了半晌。

「今天阿棱打电话给我,向我炫燿他的战绩。」坐在斐紫磷的车子副座,他先开口打破沉默,「还说今晚要一起去吃饭,他已经先跟你约好了。」

「我没答应……」适晓轻道。

「我有打电话给你,显然是通话中。」斐紫磷自嘲地笑了笑。

「欸!」听到这边,适晓惊讶地转过头看向他。

「所以你才没答应吧,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妨碍到你了?」他似乎误会了什麽。

「那是……」适晓愣了愣,片刻後才醒悟──究竟他们错过了哪些东西。「那是小直,跟阿棱一样的目的。」凝视着开车中的人的侧脸,他缓慢却清楚地说着,「阿棱喜欢起哄,小直也是。」

「喔……」抿了抿唇,好半天才继续道:「你跟他还有连络呀。」

「我跟你也有连络,学长。」适晓笑了。

「可是,」驾驶皱了皱眉,「这不一样。」

聊天话术-性话术

「哪里不一样?」一句简单的问话堵得对方哑口无言。「小直跟别人去吃情人节大餐了,这样,你有觉得放心一点吗?」

「晓……」趁着空档,斐紫磷略显哀怨地瞧他一眼。

见状,适晓有股发笑的冲动。原来从头到尾,都是阴错阳差的……误会?是误会吧。「你今年错过了,学长,明年,可能要学着阿棱、在闹钟前面倒数。」

「那家伙。」斐紫磷长叹。显然他还多了蔺小直这个劲敌?他没事跟着起什麽哄!

「要不然……我会先打给你。」顿了顿,他轻轻说道,随後将脸转到另外一边,看着车窗外闪逝的风景。

「晓?」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偏过脸,只看到适晓及肩的黑发、盖住斜侧的脸庞,见不着确切的表情。

分了些心,斐紫磷後来赶紧回过头,把注意力拉回车况当中。

长长的静默……许久,适晓徐徐启口:「七百三十天,两年……学长,以後我也会打电话给你,跟你说,」他深呼吸口气,再慢慢吐出,「我想你。」露出头发之外的耳根子,泛起一抹红晕。

属於情人们间的夜晚才刚要开始,即使他们不是情人。

聊天话术-性话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