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手指塞药技巧图解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事情的引爆,从一张照片开始。

「哥,拜托啦,你只要加洗个几张给我、让我带去学校就好了嘛──」苦苦哀求的声音出自斐家么女、斐纯绚之口。

附带一提:直到三十秒前,她已经进行类似的游说将近十余分钟,莫可奈何的是被请求的对象似乎仍无动於衷。

「办不到。」丝毫不见犹豫。

「要不然、你把底片给我,我自己去洗。」虽然如此一来得自掏腰包,但有总比没有好,也可以让她回去对班上那些「饥渴」的女生交差。

大不了到时候再向她们收一些大哥的「肖像费」,以兹安慰荷包。

「免谈。」依旧乾脆俐落的拒绝。

「哎唷──只不过洗个几张照片,又不是要你的命!」小气鬼、小气鬼!

「我又不认识她们、她们也不认识我,干嘛要洗一个陌生人的照片啊?」莫名其妙!

被耍赖中的斐纯绚摇得晕头转向,斐紫磷不能再藉由看杂志来忽略她的问题,他无奈地、受不了的、大力将手中的杂志放到桌子上,一脸被打扰的不悦、却又拿小妹办法。

「你也不认识他们!」瞥了眼桌上的杂志、摊开之内页,指着上面各一的模特儿,斐纯绚浮现「被我抓包罗」的表情:「看看、欣赏又不一定要认识。」

情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说起来有人肯「赏光」他的「玉照」,也算一种肯定耶,他有什麽好不满的?斐纯绚想不透。

「拜托──」斐紫磷翻翻白眼,「这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哪里不一样了?」本质雷同啊!她嘟起嘴。

「哪里一样?」斐紫磷反问。他真的想狠下心不理她,只不过看在她如此辛苦、又达不到目的的份上……「我只要想到有人拿着我的照片、又是不认识的人,就浑身不对劲。」好像变态的恋物癖一样。

不是故意不给她,然而实在不太能接受这样的行为。斐紫磷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那还不简单。「我介绍你们认识啊,这总成了吧。」哈,她太聪明了。

这样他就没理由了吧?

「我认识她们做什麽?」闻言,斐紫磷一哂。

「你有什麽不满?我们班美女很多耶!」以为他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人嗤之以鼻,斐纯绚特地强调:「而有好几位美女都相中你的英姿喔。」

「哦。」他显然兴致缺缺。

「喂──虽然年纪小了点,但过几年後也是气质出众、亭亭玉立、倾国倾城啊!」什麽态度嘛,一点诚意也没有。

情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难得她好心要当红娘、替他物色「未来大嫂」呢……虽然言之过早了些。

不过说小归小,他高一、她国一,差不了多少呀。

「是是是……」斐紫磷怀疑她八成言情小说看了太多,才懂得使用那些怪里怪奇的形容词。

「要不然你说嘛,怎样才要借我底片去加洗?」既然无论如何他都不答应,斐纯绚索性让他自己开条件。

可怜兮兮的眼光直落斐紫磷身上,叫他难以开口再附赠个「不」字──事後想想,不知算不算一种冲动:「如果你班上有男生要洗那些照片,我就给你。」不假思索,他直觉说道。

「为什麽?」差别待遇吗?

虽然也有不少男生看到她先前心血来潮带去学校的照片、夸赞大哥打球的姿势优美,但也仅止尔尔;提出加洗要求的都是女孩子。

难道加洗照片给陌生的男孩子,他就不会感到奇怪?

「不可能。」彷佛看出她未竟的疑惑,斐紫磷否决她天马行空的猜测,「总之,只要是不认识的人我都不会给照片。」

「那……」男生跟女生,他态度怎麽差那麽多?

「因为……」瞥了她一眼,斐紫磷用极为理所当然的语气替她解答:「你可以介绍那些男生给我。」

情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嘎?」斐纯绚愣了一下。

「跟女生比起来,」望着她痴呆的表情,斐紫磷缓缓扬起一抹笑意:「我对男生比较有兴趣。」

他笑着,很灿烂的那种。

无视小妹瞬间震住的反应。

☆☆☆☆☆

「所以……」顿了顿,斟酌合适的辞句:「你终於出柜了?」

望着坐在一旁的斐紫磷,侯聿臣脸上闪过的讯息与其说是讶异、同情,倒比较像好奇、兴奋,跟欲窥究竟的玩味。

「你似乎很高兴?」斐紫磷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有吗?」他装傻。

难怪他一放学就拉自己来打球、其中又反之前彬彬有礼的球风──他还在纳闷呢,原来背後有这个典故啊。

情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中场休息的空档,找个地方避开虽逐渐西沉、却仍炙热的夕阳,一起并肩坐在大树下,斐紫磷毫不隐瞒地道出这几天来困扰自己的烦恼。

「那些照片莫非就是校际篮球比赛时拍的?」他记得当天的斐紫磷可活跃了,无怪乎小女生们会被电到。见他点点头,侯聿臣问出疑惑:「然後呢。」他到底又爆出了哪些「内幕」?

「没有然後了……」一叹,「我妈刚好来叫我们吃饭。」

「她听到了?」这下可有趣啦。

「她没听见前面……」一阵乾笑,「天注定,她只听了重点句。」

「什麽?」

「……」

☆☆☆☆☆

「讨厌,说得跟真的一样!」一段尴尬的沉默过後,斐纯绚笑开僵局。

她不相信地摆摆手、要大哥别一脸正经的说这种玩笑话,害自己心脏少跳好几下。

情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本来就是真的。」耸耸肩,斐紫磷坦言,「我为女生不感兴趣。」

皱了皱眉,斐纯绚一副「你又来了」的为难表情。想了半晌,一个念头浮现,「哥,你有『大姐控』吗?」

完全没听过的词语。

「就是喜欢比自己年纪大的女生啊。」连这也不懂。

他们兄妹一定有代沟。「我想你没听清楚──」清清喉咙,斐紫磷字字清晰地陈述:「我是同、性、恋。」

真是太好了,一句话的威力犹如原子弹般轰炸到两个人,接着如火荼毒地迅速蔓延──

本来一向都是小弟斐寻尊来喊他吃饭,谁知道今晚太岁亲自出马。

看着母亲脸上僵化的神情,斐紫磷不难猜出他的话造成了多大的效果。

不用怀疑她有没有听清楚最後那几个字。

情感洗脑话术性话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