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情商标英文缩写话术-性话术

忆不起如何结束那场惊心动魄的交谈。

蔺小直的敏锐叫适晓燃起空前的危机意识──他学到,要使对方不怀疑的方法、尤其像蔺小直这般擅於揣测人心的人,躲避、疏远并非上策。

恢复旧有的相处模式,适晓不再刻意避开他……成为「朋友」吧,更多的「其它」,他从不奢求。

然後,没多久,适晓接受了生平第一次的告白──除了以往偶有的女同学表白之外,这次的对象异於之前的是……学长,大他一届的高三学长,一位货真价实的男性。

硬生揭穿自己极欲掩饰、忽略的性向问题,学长的坦率从另一方面说来,亦让适晓颇为羡慕、欣赏,於是……他允首了学长的告白。

在敏感的时机之後,不知算不算逃避的一种方式?可以肯定的──对学长不啻是不公平。

可他顾虑不了太多,无依无从的心、需要暂时的依靠,指引停泊的方向。

借一个人的体温来忘却对另一个人的依恋,绝对是最烂的方法──而且,说实在的,一点效果都没有。

调情话术-性话术

☆☆☆☆☆

一年之末,他们就读的这所高中有个传统──在学生心目中占极大份量的「岁末舞会」揭幕,替整年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考虑到高三毕业生需参加联考的因素,校方将原本该定在六月份的「毕业舞会」提前挪到每年年底,通常於圣诞节之後、三十一日之前;延续圣诞节的欢乐气氛,「岁末舞会」无形中亦成了学生们期待、且神圣的日子。

这一日从白天、到午夜,有疯狂、发泄、趣味,也带了浪漫。据说曾经促成多对校园情侣,谓为美谈;校方也基於尽兴的前提,酌量放宽平常加以管教、限制的琐碎规定。

似乎几个星期前就感觉的出来,每个人都在竭力准备舞会事宜,虽忙、却乐在其中──适晓这时倒成了名副其实的局外人。

最大的原因追究起来,要怪在他颇有「自知之明」选了一个只需点名、即算出席的幽灵社团,不用应景去思考在舞会当日要表演的节目。

当天的活动流程全以社团单位为主,让适晓有光明正大偷懒的理由。基本上,他对类似的特殊日子并无太大的期待。

天生清冷的性子,有两个人替它下了评语──

调情话术-性话术

蔺小直说他像「世外仙人」;斐紫磷──他的现任男友,指说自己根本没半点浪漫因子。

别於蔺小直摆明凑热闹的兴味,斐紫磷彷佛真的抱着期待。

☆☆☆☆☆

平常的拘谨、庄肃的校园,难得蒙上额外轻松的色彩。

岁末舞会日对外开放之下,并不需要出席率来点缀,自由参加的诱惑让适晓索性翘了一天课──倘若先前没有斐紫磷耳提面命的提醒,他真的会消失上整天。

别问适晓白天人家究竟演出了什麽节目,他一个也答不上来。

晚上七点多,他才慢条斯理地由家中出发踱步到学校,在教室无聊发起呆。

这个时间,刚好是晚上活动要迈向高潮之际,他不认为斐紫磷偷的出闲──两人关系不敢宣扬、曝光,据他所知,斐紫磷在女生群中算吃的开。

调情话术-性话术

好不容易等到机会的女孩子们,岂可轻易错过。适晓抱持着冷眼旁观的心态。

但是,既然应允了斐紫磷要前来,他也不食言。只不过看情形,一时片刻内是等不到他了。

看了眼表上的长针再绕上半圈,适晓已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出乎意料的,他没等着该出现的人儿,倒是另一个人闯入了这个小小世界。

「晓……?」上扬的语调透露出疑惑,「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同他的意外,适晓显然也很讶异。「小直……」

「怎样,你一个人在这里,灯也不开,搞自闭啊。」语毕,蔺小直顺手进门时、打开几盏灯光,「不下去玩?礼堂快被闹翻了。」

调情话术-性话术

「不用了。」他大概刚从舞会场地离开吧。适晓猜测。

难得见他一脸倦意的狼狈样,校园人物在某些时候就很可怜。轻笑出声。

「别太得意。」白了他一眼,蔺小直岂不知他联想到什麽了,「我来休息的。」一句话解释了前因後果。

「你呢?」这次他选了适晓右方的座位──反正都没人在,随便他坐。

相隔一个手臂长的距离……适晓隐约闻到一股不属於清新空气的味道。

「你喝酒?」浓厚的酒味让不习惯的适晓微微敛起眉头,忽略了蔺小直的问句。

「是喝了一点。」耸耸肩,他大方承认。

这叫做「一点」?适晓开始怀疑他的标准界定。「酒味……有点重。」讲得含蓄。

调情话术-性话术

「也许吧。你在等人?」话题又绕回来,蔺小直似乎有意无意都要探出他出现的原因。

「嗯。」适晓不否认。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蔺小直瞥了他一眼。

「怎样?」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总觉得他的眼神……蔺小直的眼神,往往会令适晓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好像……看的穿一切,他不愿坦露的一切。所以常常,适晓习惯选择性避开他的注目、跟两人视线相对的时刻。

「你跟那人感情不错罗?要不然这麽晚还特地来等。」蔺小直趴在桌上,将脸枕在只手手臂上,侧着脸看向适晓。

「算不错吧……」感觉右侧灼热的注视,适晓不自在地低下头。

「我可以猜一下,是谁吗……」特殊慵懒的语调,在酒精的催化下,成就了一种低沉、诱人的嗓音;然而紧捉住某方向不放的坚持,却让适晓起了警戒。

调情话术-性话术

危险!是适晓届时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

「小直,你醉了,早点回去休息。」适晓难得坚定立场。他拾起披挂在椅背上的御寒外套穿上,有打算立即离开的意思。

一旁的蔺小直只安静地瞧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最後在他拉开椅子、站起来的刹那,淡淡笑开,「晓……这叫『欲盖弥彰』……」

迎上他慎备中的不解,蔺小直轻轻启口:「紫磷学长……被一堆人缠住,恐怕暂时不方便脱身。」

倏地,适晓瞠目地望向那双尽是了然的眸子,片刻无法言语。

调情话术-性话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