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清洁工疫情团结合作中国_总攻肉

去过游乐园后,连羽同程朝阳又到医院去探望连俊,结果却被告知,病人已经出院,两人只得又返回家中。

女孩暗忖着,等下个月一定要去监狱看看哥哥。

时间一晃过得很快,连羽开学的日子到了,这一天,女孩忐忑的踏入校门──刚放假归来的同学,似乎都很活泼,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笑着。

因为要根据成绩分班,所以连羽很是担心──她属于中等那拨的,不知道这次的分数如何,千万不要被分到差班。

跟着前面几个同学一起来到告示栏:哪儿黑压压的挤满了人,吵闹声不绝于耳。

女孩慢慢往里挤了挤,隐约能看到黑板上张贴着几张红榜,不觉心下一急,动作也粗鲁了些,不觉中似乎踩到了谁的脚。

“啊……”一声尖锐的惊呼声,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连羽下意识的道歉,一张笑脸上满是羞愧。

被踩的女孩狠狠剜了她一眼,小嘴不满的嘟囔着:“你没长眼睛呀。”

虽然声音不大,但连羽听的真切,可因为自己有错再先,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赶忙往另一侧走去。

在一个稍微边缘的角落,女孩勉强看得到前面的一张红榜,正高兴之余才发现那是高三学年组的榜单。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连羽掂着脚尖抬起头不死心的使劲提高自己的海拨,末了,还是很失望──根本看不到另一侧的红纸上写的是什么。

正在女孩一筹莫展之际,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郭佳,那个总是欺负她的男同学。

“你来的挺晚。”

连羽没打算跟他说话,希望他识趣的走开:郭佳是优等生,很可能分到最好的快班,而自己呢?女孩没太大奢求,在中班就好。

“嗯……”连羽看也不看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而后继续向右前方张望。

男孩很不满的撇了撇嘴,淡淡道:“你在看自己分到哪个班吗?”

连羽怔愣了一下,随即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迟疑了片刻,不冷不热的问道:“你看过了?应该知道。”

她语气平淡:因为人早晚都要散去,她总能知道自己分到哪个班。

男孩更加不悦,很想马上走开,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原本难看的脸色,和缓了下来,嘴角微微撅起,态度倨傲而轻慢:“你这次真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连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但心却跳的飞快,一个念头转瞬即逝,她可以期待吗?

“你是不是考试作弊了?”男孩慢条斯理的说着,话有些伤人。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你在说什么?”连羽有些生气,就知道他过来没什么好事,自己不理他就对了。

“真没想到你这个土雹子,居然能考进前10。”男孩不无讽刺的说道,此刻他很恼火,以前他鲜少注意她,除了值日那天,这次看到她的成绩,不禁让他刮目相看。

刚才见她在这边,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靠过来,本想告诉她好消息,没想到却得了个冷脸,一时间觉得很没面子。

连羽丝毫没在意他的嘲讽,她被这个消息惊的瞪大了眼睛:前10?这么说她进快班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女孩仍旧不敢相信,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晶亮起来,就象几十瓦的小灯泡,让人眼前一亮。

男孩心下一动,几乎是本能的点了点头,同时一颗少男之心跳的飞快,他似乎很久正眼看女孩了,突然之间发现对方变漂亮不少。

“那,那我进了哪个班?”连羽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男孩的胳膊使劲摇了摇。

“啊……”郭佳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用手去推她。

连羽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俏脸一红,赶忙转过身去,回到了原地,同时一双眼睛热烈的盯着布告栏的方向。

男孩心乱如麻,不知道该不该再次搭讪,挣扎了好一会,才怏怏的凑近些:“我告诉你吧,你分到快班了。”

连羽扭头看向他:男孩似乎有些局促,脸蛋也红红的,居然有几分可爱。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谢谢,我知道了。”

“你和我一个班。”郭佳又补充了一句。

“是吗?”连羽不甚在意,她现在很开心,几乎想跳起来──如果程哥哥知道的话,一定会说自己很聪明,哥哥呢?哥哥也会为她骄傲。

在女孩兴奋异常之时,突然脑中闪现一个不和谐的身影──薛进,事实上如果没有男人给她补习,女孩的成绩不会提高的这么快。

但就是那个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却对她做了最龌龊的事。

“你怎么了?”看着女孩的春风满面的小脸,一下子黯淡下来,男孩有些摸不着头脑。

“啊,没什么。”连羽笑的很勉强,但抬头的刹那,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在干什么?居然想起了那个坏叔叔。

男孩偏着脑袋看她:女孩真是像雾像雨又像风,很难懂。

开学两个星期后,连羽在一个星期三的上午,请假去了监狱,本来她以为能见到哥哥,但一切都出于她的意料。

那天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连绵不绝:因为没了薛进的照顾,连羽只能在公开的日子探望哥哥。

所以这样的天气,女孩也没办法。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她下了公车后,便拎着一袋子好吃的往登记处赶,推门而入时,房间里的人很多,都是亲戚朋友来探监的。

女孩规矩的跟在人群后面排队,经过半个小时的等待后,终于轮到她。

“先填表格。”工作人员表情冷漠的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申请二字,下面的条条框框里是需要书写的内容。

“谢谢。”女孩坐在板凳上,拿过一旁的碳素笔,很认真的填写着,一分钟后,便将表格递了回去。

工作人员扫了一眼,抬头看向女孩。

“你确定是7505吗?”她板正脸,没有丝毫温度,就象这监狱森严的铜墙铁壁。

“嗯,是的,他是我哥哥,我以前来看过几次。”女孩点了点头,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随即便看到女人扭头和身旁一个男性工作人员,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而那个男的也是一副棺材脸,目光凛然的虚瞄着女孩。

连羽心里很紧张,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哥哥不会是出事了吧?

少顷,他们靠近的脑袋终于分开来,男的继续着自己刚才未完的工作,而女人则回过头来开口道:“7505已经调走了。”

“什么?”连羽很意外的瞪大了眼睛。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7505不在这个监狱,大概是3,4个星期前的事。”女的进一步的说明着。

“不会吧。”连羽很失望,失望的同时又万分心惊:“究竟怎么回事?他去了哪里?”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去上面问问吧,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女人有些不耐烦了──女孩后面还排着长龙呢。

连羽舔了舔嘴角,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谢谢。”

她脑中乱成了一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她首先想到的是给程哥哥打个电话,可马上又想起──她没手机,这附近有电话的地方又很远,所以只能作罢。

连羽脚步很沉重,好半天才走出房间,一阵风吹过,雨点劈里啪啦的倾泄而下,浇打在脸上又疼又冷。

女孩后知后觉的撑起雨伞,转过身来,看向不远处的办公楼。

刚才那个女的说让她去上面问问,上面是谁?连羽一边想着,一边麻木的往前走,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

连羽在楼前停住,心生忌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荷枪实弹的士兵身上跨着枪在楼前的岗哨亭里纹丝不动。

这样一个森严所在,里面又有个坏叔叔,一时间女孩有些犹豫,她小步的徘徊着,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只是去问问应该不会有人为难我。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好一会,女孩才又抬腿往前走,而堪堪迈了没几步,就听到门前的一个士兵朝自己喊话:“站住,过来。”

连羽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的走了过去:“叔叔!”

士兵上下打量着,方才见她在那里鬼鬼祟祟本想驱赶,但女孩年纪小,也构不成威胁,以为很快就会离开,没想到却又靠近了。

“你干什么?不知道这儿不能随便走动嘛。”士兵一派严谨,口气生硬。

“我,我有事才过来的。”连羽只觉得耳边冷风阵阵,吹得她耳根生疼。

“什么事?”士兵尽职的追问着。

“我哥哥从监狱调走了,登记处的人让我过来问问。”连羽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但毕竟对这里发怵,所以声音很小。

“过来登记吧。”士兵见她真有事,决定放行,至于搜身?就不用了,一个孤单单的小女孩,应该没危害。

“谢谢。”也许是天气过于阴凉,当连羽握笔时,就觉得浑身麻冷,连字都写的歪歪扭扭。

“好了,进去吧,到档案科,知道吗?二楼,门上有大字。”士兵边说边比划了一下档案科的位置。

连羽又跟他道了谢,才转身跑进办公楼。

位面清洁工_总攻肉

推开沉重的铁门后,才发现里面很宽敞,长长的走廊延续到很远,她在中间的位置找到了楼梯。

一阶阶的往上走,两边的铁质护栏看上去十分冰冷,不大一会,女孩便来到了二楼,顺着走廊一路找到了档案室。

轻轻敲门后,里面有了回音。

女孩小心翼翼的开了门,看到对面是一排排厚重的铁柜,里面陈列着大大小小的档案袋,而在房间的一角,两张桌子相对摆放着,有三个人坐在那里。

“你找谁?”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惊讶的看着女孩。

“我,我有事。”连羽将滴着水珠的雨伞放在门外,而后转身走了进来,她将自己的来意大致的说了下,由于太过紧张,居然有些语无伦次。

对面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7505他们记得很清楚,那个倒霉蛋不是被派去跟陈林做伴了吗?眼前这个女孩似乎还不清楚。

他们有职责透露一些消息给她,但上面有交待,一切消息暂时封锁,有情况直接让人去找所长。

当连羽听完男人的话,脑袋有片刻空白,冰冷的手心居然泌出了薄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