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喂不饱11p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夏日的清晨,初生的太阳照在房顶,大院,还有清冷的街道上;露珠在花草上闪闪发光;清凉的微风吹拂着街道两旁的柳树,一切宁静而和谐。

连羽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但她并没有睁开眼睛,她只是默默的感受着:鸟儿争鸣,外面渐渐有了脚步声,说笑声。

新的一天,人们都很快活的奔走劳作,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而她呢?烦躁的翻转身体,随即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光线太亮了,她叹息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

她还活着,所以必须面对现实。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连羽感觉好多了,可当她想下床时,双腿之间仍隐隐作痛,这刺激到了她那颗脆弱而伤感的心。

难道以后都要忍受这样的酸楚吗?

连羽紧咬着牙,动作僵硬的下了床,她缓步来到窗前,拉开窗帘,推开了窗子,扑鼻而来的是一股香草味儿。

扭头看去,原来是附近有家的门前弄了一个花池,里面生长着许多花草,漂亮的蝴蝶在其间翩翩起舞,还有三两只蜜蜂做伴。

连羽不觉笑了起来── 眼前的景致生机勃勃,让她不禁想到了老家那淳朴的农家小园儿。

随即又忆起死去的奶奶,还有监狱里的哥哥,一股暖流从心底缓缓流出,迅速窜过四肢百骸。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连羽闭上眼睛,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深刻。

当她再次睁眼时,街道上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清新而淡雅,一缕缕晨风轻轻扶过脸庞,突然之间,她内心的烦乱事被吹得无影无踪了。

也许是亲情的力量,也许是这个太过美好的早晨,连羽心头再次升起了希望。

程朝阳吃完早饭,刚放下碗筷,突然电话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号码很陌生。

“喂你好,我是进步公司的程朝阳。”他习惯性的报了名讳──客户很麻烦,有很多喜欢周末时候,找你出去。

谁知道这个电话,会不会是潜在的客户呢?

“程哥哥,我是连羽,你在家吗?”

“哦,小羽呀,我在家,怎么了?有事?”程朝阳心中一喜。

“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连羽此刻是在离家不远的食杂店给他打电话──‘她的手机’昨天晚上在撕扯之间,掉在了地上摔坏了。

“有事说吧!”程朝阳从饭桌前站了起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想请你帮我在你家附近找个房子。”连羽很干脆,因为打电话是按时间算钱的。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什么?你要搬家?”程朝阳愣了一下,他记得连羽和连俊搬来没多久:“你那房子到期了?”

连羽迟疑了片刻,果断的撒了谎:“到期了,所以想再找一家。”

“房东不想租给你了?”程朝阳问的还算仔细,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小羽,那附近没有合适的吗?”男人考虑到小女孩上学的问题,他下意识的问道──毕竟那边离她的学校很近。

“我找了没有。”

“那好吧,我想想。”程朝阳,上下班的时候总能在楼前的信息栏里看到些租房信息,但他几乎没有理会。

“程哥哥帮帮我吧。”连羽心里很急切,争取短时间落实,但今天的可能性不大,想到叔叔要过来接她,一时间又很慌乱。

“嗯,你等着,我去楼下看看,10分钟后,我给你打过去。”程朝阳放下电话,就穿了衬衫转身出去了。

“朝阳,你去哪?”程爸爸这个周末也得上班,他们是一个月串休4天,而程妈妈上班时间比较晚,通常是市场要关门时,才会去打扫卫生。

此刻她正在收拾碗筷,见儿子大周末的要出门,也不带公文包,随意的问了一句。

“去下面买包烟。”男人头也不回的应答着──他很少抽烟,但偶尔也做消遣。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哦,少抽点,对身体不好。”程妈妈忍不住唠叨了一句,但儿子已经关门出去了,根本没听到。

信息板上有点乱,有出租出售信息,家教信息,招工信息,更有些野广告。

程朝阳没放过任何一条租房信息,他仔细的审看着,主要关注的是房子的租金──他对小女孩的经济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对比之下,一条很实惠的信息落入了他的视线:6号楼204室12平出租,季交600。

程朝阳浑身一震,这房子和他们家是同一栋楼的同一楼层,他们是207,正好住斜对面,在欣喜之余,他将房东的电话记了下来,而后咚咚的跑上楼去。

他们这片共20栋老旧的筒子楼,说是要拆迁,可等了一年又一年,还是没什么具体的动静。

一时间,条件好的住户都呆不住了,买房子搬出去了泰半,原本的房子或是出卖或是出租。

出卖的也卖不出好价钱,至于出租更是便宜的很。为什么呢?因为住筒子楼真的很不方便──没有厨房,大家都是在楼道里开火,水房就是楼层头儿的一间小房,每天固定时间放水,至于说厕所更是楼下公用的。

程朝阳一口气跑到了家,开口就问:“妈,你认识204的住户吗?”

程妈妈拣完了桌子,正在橱柜前摆弄刷好的碗筷,听到他的问话,愣了一下:“不太熟悉,好像是一对夫妻。”

别看大家都生活在一起,做饭时总能见到面,但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凑热闹,在做饭之余拉扯闲话。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那些个小青年更是不喜欢乱哄哄的气氛,所以那对夫妻,程妈妈看到过,但是很少说话──不是同一年代的人,有代沟。

“哦,是吗?”程朝阳有些失望,低头走向自己的房间。

“怎么了,朝阳?你问他家干什么。”程妈妈很是奇怪。

“没什么,就是连羽要租房子,我给问问,如果您要认识,这不正好讲讲价嘛!”程朝阳边说边往里走。

“小羽吗?”程妈妈想了想:“那孩子怪可怜的,上次你爸还跟我说遇到她了呢,有时间带回来吃饭啊!”

“知道了。”男人虚应了一声,而后开始打电话。

片刻,那边有了动静:“喂,你好,你们家要出租房子吧?”

“是啊。”那头是个年轻的女声。

“我看了广告了,你是我家邻居,能不能便宜点?”程朝阳单刀直入。

“哦,是吗?你现在在那儿?”对方的声音有些热络,毕竟住一起好几年了,多少还是有些感觉。

“我就在家,你呢?如果方便的话,能回来一趟吗?我们看看房子,然后再谈谈价格!”程朝阳的话说的合情合理。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那好吧,我马上过去。”对方也很爽快。

二十分钟后,程朝阳接到了那位女士的电话,期间他还接了一个来自于连羽的电话──小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等急了。

男人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一眼便看到了一身蓝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士站在204的门前,他迈开大步来到她的面前。

“您好,我是程朝阳。”

“您好,我是李璐,我的房子不错。”说着女人便打开门锁,两个人一同走了进去。

房子向阳,还不错,但面积实在是太小──只单单的一室,屋内除了一张床,一张写字台,还有几把椅子外什么都没有。

水泥地面还算平整,室内的一切一目了然。

“怎么样?你几个人住?”房东询问着。

“一个人,我家亲戚。”程朝阳视线很快游走了一圈,而后抬眼看向女人。

“是吗?一个人住正好,也便宜。”房东笑了笑,似乎很满意──她这房子住了几年,也有感情了,小但她同丈夫住的很温馨。

不过现在她怀孕了,两个人住勉强可以,三个人的话太拥挤,所以贷款按揭了一套新房,至于这套?她想等着拆迁升值呢,所以留着暂时出租。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不瞒您说,我亲戚是乡下小孩,经济上不富裕,你这房租能不能降降?”程朝阳说到了重点。

房东想了想:“你诚心租的话,可以便宜点。”

“诚心租,可能会住的长点。”程朝阳一心想把这房子租到手,但尽管急切,却并不莽撞。

“那好,季交550吧。”

“太少了,再让点吧,500吧,500我就定下了,现在就给钱。”程朝阳说着,便要去掏钱。

“500?这价格有点亏了吧,你再加点吧。”利益上谁都想多沾点。

“就一个人,500不少了,就这么定吧。”程朝阳已经掏出了钱夹,从里面往外数票子。

“这,这……”房东看着那粉红的纸币已经塞到了她手中,一时间也不好拒绝,故作无奈道:“好,好吧,看在老邻居的份上,就500吧。”

随后房东从包里拿出了租房契约,程朝阳仔细看了看,而后在上面签了字。

事情搞定后,程朝阳心中一片雀跃,他身边没什么中意的女孩,他还是处男,所以有些懵懂冲动,对连羽现在感觉上很复杂。

他觉得她很小,以前一直当她是妹妹,可现在工作顺心,有了一定的社会阅历,突然对家庭和男人的责任更加的渴望起来。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所以他更注意身边的女孩,刻意的关注,就要生出许多旖旎。

他兴冲冲的给连羽拨去了电话:“小羽,程哥哥帮你找好了房子,我们住一个楼层,钱已经付了,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连羽一听,又惊又喜:“什么?不是吧?这么快?”而后又不好意思起来:“程哥哥,那个谢谢你了,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我帮你付了,钱的事以后再说吧。”程朝阳很大方。

“不行的,其他的都好说,这个我要自己付的,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去住的。”连羽激烈的争辩着。

“嗯,好,到时候在说吧,你什么时候搬?”程朝阳不甚在意。

“今天吧。”连羽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她又要不告而别,显然她又做了一件愚蠢的事。

“今天?那好我现在过去。”放下电话后,程朝阳本想骑自行车的,可想到这是去给小东西搬家,自行车能驮什么?所以改乘公交。

在他到达后,搭眼一看,便吃了一惊──小女孩的脸上都肿着。

连羽今天穿的是长身的衣服,特意将手腕遮挡住了:“这是不小心摔的,程哥哥,我晚上去厕所,房后那太黑了,磕着了。”

连羽如此解释道,程朝阳也知道这片晚上没几个路灯,所以不疑有他,只是心里很怜惜罢了。

再敢躲一下试试免费阅读-惩罚文

“小羽,以后跟哥哥住的近了,我会照顾你的。”

小女孩心里暖暖的,还是她的程哥哥好,他不会欺负自己,想着想着,眼眶热热的,泪水也轻轻滑落。

“别哭,别哭,哭什么,呵呵,走,我们搬家。”程朝阳见不得她的眼泪,连忙转移话题。

小女孩的东西并不多,但锅碗什么的也不用搬过去,房东留下的都还能用,只是日用品多了些。

简单的打了两包,程朝阳出门在路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而后将东西一股脑的弄了进去。

“小羽,新家很不错,到时候你一定会喜欢的。”程朝阳年轻的脸庞亲切而充满朝气,连羽小脸蛋微微染了薄红,一下子就陶醉了……

“程哥哥你真好。”她几乎是梦呓般的吐出这句。

程朝阳被她看的很不自在,不自然的又勾了勾嘴角,随即转过头去,假意去看外面的风景,可眼中掠过的都是虚影,他的心乱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