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我全文阅年轻的美女在线观看读免费-惩戒文

豪炎寺最近累爆了。

豪炎寺越发浓重的黑眼圈让风丸很是心痛,但豪炎寺坚决不让风丸插手,只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风丸听到快要气炸了,几乎就要跟豪炎寺吵架,但是看着豪炎寺疲惫的模样他又气不下去。

风丸的安分使豪炎寺很满足,现在支撑他的只有风丸的笑靥了。

「我回来了。」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今天家里静悄悄的,没有灯光、没有温热的饭菜,有的只是一片黑暗。是睡了吗?豪炎寺脱下外套,随手放在椅背上,心里想着,走向房间:「一郎太?」

床上没人。

豪炎寺皱眉,掏出电话拨给风丸,却发现风丸的电话关机了。

都这个时间了,他还会去哪?

不会是被抓走了吧?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豪炎寺脑内掠过一个念头,当下心里一凛,连忙冲出房间。豪炎寺刚走到客厅,一把细细的声音从厨房那边响起:「修也……」

「一郎太?!」豪炎寺认出了那个声音,急步往厨房走去,

「等等!」风丸在豪炎寺走进厨房前喊道,深呼吸了一下,勉强稳住声线,却掩不去语间一丝忸怩:「等、等我一下……」

「啪」的一声,灯亮了。

刺眼的灯光迫得豪炎寺不得不眯起眼睛,适应强光後双眼却是不由自主地睁得老大。

风丸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围裙。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围裙不长,只能勉强掩住私处,令风丸大部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米白的围裙衬在风丸蜜色的肌肤上透出一丝淫靡,让豪炎寺的鼻血几乎喷薄而出。

豪炎寺揉了揉热热的鼻子,哑声道:「一郎太,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吗?」

「我知道!」风丸急道,不安地抓着围裙下摆,红着脸小声说:「这阵子你太累太紧绷了,不动说,这样可以让你放松下来……」

那个不动!豪炎寺啐了一声,这让他更亢奋好吗?!

不过豪炎寺很喜欢不动这个馊主意。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不喜欢吗?」风丸紧张地嗫嚅,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忽着,不敢看向豪炎寺。

「怎麽会?」豪炎寺轻笑,迈步上前。风丸被扑得後退几步,撞上身後的料理台,被豪炎寺紧紧锁在怀中。豪炎寺亲了一下风丸的脸颊,故意用下身蹭了一下风丸:「你都把自己送上门了,我怎会不喜欢?」

薄薄的围裙根本无法阻隔豪炎寺轻佻的举动,风丸敏感地一颤,连忙抵住豪炎寺胸膛:「我穿成这样可不是让你乱来的!」

「喔?」豪炎寺挑眉,压着嗓子带着几分沙哑:「那你说要干麽?」

「总、总之你不准乱来!」风丸嚷着,声音在豪炎寺的注视下开始动摇。

「嗯?」豪炎寺发出一个音节,噙着笑意,手顺着风丸的腰线越摸越下。豪炎寺抚摸的地方燃起莫名的热度,风丸鼻息逐渐变重,最终蹦出一声呻吟。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带着情欲的声音让豪炎寺的举动变得更放肆,豪炎寺撩起短短的围裙,直接握上风丸那半勃的慾望。豪炎寺有技巧的动作令风丸身体软下来,只能靠着豪炎寺勉强站住。

豪炎寺吮吻着风丸的喉结,迫得风丸仰起头,身体微微向後,变相把慾望送进豪炎寺手中。

「哈嗄、啊……」风丸猫眸内氤氲着薄薄的水汽,泛红的嘴唇淌出使人沸腾的呻吟。豪炎寺的爱抚蓦地停住,差一步就能高潮的滋味难受得让风丸呜咽一声,不满地瞪着豪炎寺。

被豪炎寺认定为娇嗔的眼神叫他差点按捺不住,豪炎寺压下慾望,让风丸转过身去。风丸委屈地抿了抿唇,但还是乖乖地转过去。

那围裙根本遮挡不住风丸背部,有如赤身裸体的画面令豪炎寺红了眼睛,猛的将风丸按在料理台上。风丸趴在料理台上,翘起的臀紧贴豪炎寺的灼热,风丸难为情地缩了缩,求助般低喃着:「修也……」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我在。」豪炎寺低语一句,在风丸光洁的背上落下碎吻,右手探进风丸後穴。

「嗯……」风丸揪起眉头,还没经过润滑的穴道乾涩得很,异物的贸然闯入使风丸痛得几乎要淌泪。

豪炎寺不愿伤了风丸,撤出手指,随手取过放在水槽上的一盘草莓,使劲将它捏成渣滓。带着芬芳香气的液体淌下手指,豪炎寺把残渣丢到一旁,再次摸上那道窄缝。

略红的汁液稍稍濡湿了风丸那难以启齿的地方,小穴一张一阖的搔过豪炎寺的指尖,似是无声的诱惑。豪炎寺曲起指骨,抠弄着风丸内壁,迫得风丸不断淌出低吟:「啊嗯……修、修也……别……」

「什麽?」豪炎寺假装没听清风丸的话,询问的同时把第二指送进风丸体内,顺道解开裤头。

「哈嗄……」风丸不适地扭动身体,却让豪炎寺的手指顺势埋得更深。豪炎寺仔细的开发着风丸花蕾,耳边传来风丸那变得粗重的喘息:「啊、哈嗯……」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修、修也……」体内的空虚叫嚣着,风丸咬了咬牙,嗫嚅着开腔:「可以了……」

「你是在邀请我吗?」豪炎寺沙哑地附在风丸耳边说道,身下的慾望慢慢挺进风丸体内。风丸後穴像有意识般吸附着豪炎寺的硕大,被撑开的甬道有着撕裂的痛楚,让风丸不由得痛哼出声。

豪炎寺心痛的微微抽出慾望,然後再次挺进,维持着深入浅出的步伐将分身送进风丸体内深处。豪炎寺恶意地笑了,说:「一郎太,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单靠後面就能高潮吧。」

语音刚落,豪炎寺便大幅度地抽送着,每次都狠狠辗过风丸的敏感点,过於强烈的快感使风丸支撑不住自己,双腿一软就要跪倒在地上。

豪炎寺扣住风丸腰肢,重重地捣上风丸体内深处。风丸惊喘一声,甬道猛地收缩紧绞着豪炎寺的热楔,让豪炎寺差点缴械。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搏动的快感夹杂对自己不断流淌的情色呻吟的耻辱感沾湿了风丸的睫毛,风丸最终低泣出来。平日总让人心痛不已的抽搭此刻仿佛成了最强烈的催情剂,豪炎寺没根的进犯着,满脑子只剩下烧得剧烈的慾望。

一次次的重顶将风丸的抽泣捣得七零八落,混杂喘息的哭泣让风丸差点呛到,整个人惨兮兮的:「修、修也……够、哈嗄……别、哼嗯……」

「别怎样?」豪炎寺明知故问。

「混、混蛋……」风丸骂了一句,咬牙切齿的声音让豪炎寺不禁失笑,环过风丸腰间触上他那挺立的青芽。人体的温度使风丸粗喘着,再也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啊……别……修也……哈嗄……」

豪炎寺堵住风丸慾望顶端,即将高潮的风丸急喘一声,挣扎着要掰开豪炎寺的手:「放、哈嗄……放开……让我去……」

「我们一起。」豪炎寺沉声说,加快律动的速度,每一下都重重撞上风丸的敏感点。豪炎寺听着风丸再度染上哭腔,终於放开了手,抽手离开前还恶质地刮过风丸的铃口。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哈啊啊——」风丸身体猝的绷紧,发胀的囊袋一阵收缩,汩汩的浊液倾泻而出。

甬道在风丸达到顶峰的一刻收紧,埋在风丸体内的慾望被紧紧绞住,豪炎寺低喝一声,同时释放在风丸体内。

滚烫的液体叫风丸双腿发软,扶着料理台的手也支撑不住自己,身体晃了晃就要软倒在地上。豪炎寺没让风丸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将他揽进自己怀中,顺道把稍微软掉的慾望送得更深。

「嗯……!」风丸哼了一声,高潮过後的慵懒让他完全不想动弹,只能在嘴上逞强:「我不要了……快出去!」

「可是我想要。」豪炎寺轻笑,捋动着风丸身下略显疲惫的分身。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放、哈嗄……」风丸清明的眸子再次变得迷蒙,握着豪炎寺手臂的手微微使力。

豪炎寺得逞的笑了,轻吻着风丸的耳壳。

一夜旖旎。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第二天中午,豪炎寺发现了找了一早上,风丸的那条围裙。

在垃圾桶。

————————

我好像好久没更了XD

这篇时间点不明,让你们随便想像w(不负责任发言

因为是练手用所以伤眼是肯定的(?

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免费-惩戒文

都不知道爲什麽看别人的H都好厉害爲什麽我写的就……(掩面

豪炎寺赚到了!我也想看风丸穿围裙!

天啊我爲什麽要对豪炎寺这麽好!可恶!!

下次我要虐爆你!!(被豪炎寺秒

我该去码正文的H了,就这样(哀伤(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