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单腿手抓大脚趾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灶上的火烧的很旺,小小的厨房内,油烟四起。

天已经黑下来了,薛进早早的将窗户都关上,怕有蚊子进来,晚上就不能睡的安生,厨房内又没有抽油烟机,所以分外的闷热难耐。

轻声咳嗽了两声后,薛进轻轻晃动着手臂,将大勺颠起来,不一会,一道炒青菜,便新鲜出锅了。

这是最后一道菜,薛进将其端了进去,放在床头柜上。

“小羽,别看了要吃饭了。”他轻笑着,宠腻的说道,那语气好象对自己子女般,而卧在床上的小女孩,此刻正闷着头在那看书。

听到男人叫她,连羽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看向旁边的一干菜色。

“叔叔,你又做了这么多呀?”连羽暗暗咂舌,男人对她真的好的没话说,这让她心里越发的过意不去。

“你现在是病人,营养要跟上才能好的快。”薛进说完,又出去了,然后将干净的毛巾递了过来。

“擦擦手吧!”

“叔叔,你这是浪费,这么多,我们怎么吃的完?”连羽接过毛巾,低头细细错弄自己的小手。

“吃不完吗?我可是很能吃!”薛进挑挑眉,这些菜都很家常,平时他也是这样过活的,她明白女孩的想法,毕竟他们的生活水平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连羽默不作声,但心中认定,这是叔叔对自己的特别关照。

“谢谢!”薛进盛了米饭,放在她的面前。

“别跟我客气,快吃吧!”薛进说着,也端起饭碗吃了起来,他是个大男人,没那么讲究,几乎是狼吞虎咽。

不一会,又添了一碗,他是真饿了,他都多少年没这么劳其筋骨了。

连羽还是有些拘谨,小口小口的吃着,夹菜的时候也特别注意,总是吃些寡淡的,她从心眼里,不想多占人家的便宜。

她知道自己没钱,这顿饭钱,够她半个月伙食费了,她还不起,可这人情是欠下了。倒不能总这么欠着呀,等哥哥从狱里出来,他们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才行。

连羽正想着事,突然感觉一只手伸了过来,下一刻她怔住了。

薛进很自然的帮女孩扑棱掉她嘴边的饭粒:“这是怎么吃的,都吃到外边来了,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小女孩脸腾的热了起来,被他手碰过的嘴角麻麻的。

薛进看她不自然的低垂下头,长长的睫毛忽闪个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肯定是害羞了。

还真纯?被摸一下脸就这样!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薛进眼神迷离起来,盯着小女孩看个不停──白嫩的锁骨,微挺的胸脯,还有如花的样貌!

越看越美,这花骨朵含苞待放,青涩鲜嫩的恨不能一口将她吞掉。

连羽并不知道男人的龌龊想法,她在脸红之余,还带了些厌恶的情绪,毕竟脸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尽管觉得叔叔可能没什么恶意,但她本能的抗拒着他的碰触,总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晚饭过后,薛进看了看腕表──8点。

“小羽,叔叔先出去一下,晚点回来,你先锁好门。”薛进说着,拿起了放在沙发靠背上的风衣。

小女孩点了点头,跟着男人一直来到门边。

薛进先演示了下,锁的操作手法,而后回过头来看向女孩:“看明白了吗?”待她肯定的点头后,他继续道:“我走了,你把门锁好,如果有人来敲门,要先问问是谁,不是我的话,就不要开门。”

连羽应了一声,薛进才推门出去。

下楼后,薛进直接走向了停在不远处的汽车,打开车门,跨了进去,而后发动马达,将车开出了胡同。

外面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薛进边开车边拿出手机,给家里拨了个电话过去,少顷,那边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思思吗?”薛进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妻子回来的这么早,以往这个时候,家里都是只有儿子在,但他并没表现出什么异样。

“是我,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

薛进脑中飞快的算计着,几乎是马上答道:“中午的飞机,下午到,但不能马上回家,要先去单位看看。”

“哦!”白思思回的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有些不满。

“有事吗?”薛进多精明呀,一听便知道还有内容。

“也没什么大事,后天是老爷子生日。”白思思不咸不淡的说着──她向来任性,虽然也爱他们,但表现的很含蓄。

“这事还小!”薛进挺了挺腰,立直上身:“谢谢你提醒我,要错过了,这可是大罪过。”薛进现在最得罪不起的就是自己的老泰山。

“……”白思思那边没言语。

薛进觉得她今天情绪不太好,便有了几分丈夫的自觉,哄了几句:“老婆,你有没有想我?”

“切,没想!”女人嘴上说没想,可语调中掺杂着笑意。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真没想?我可是想你了,等我回去,好好疼疼你!”薛进语带轻佻,特意在‘疼疼’两字上,加重了音。

“去,没正经的,不跟你说了,晚上早点回来!”白思思好心情的笑出了声,听的出来对他的话很受用。

“好!你脱光了在床上等我。”薛进说的更露骨了,他向来对女人有一套。

“好了,懒的理你,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可要挂电话了。”白思思假装漫不经心的说着,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谁都喜欢被人捧着。

“恩,帮我盯着儿子做作业,别让他偷懒。”薛进打舵,将车开进国美的停车站。

“好,没问题,还有其他什么要交待的吗?”

“没了,老婆早点睡,我想你了。”薛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扯动着嘴角,违心的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

“我也想你,老公,回来再说吧,挂了!”白思思,今天心情不好,工商执照方面的问题没解决好,加项似乎要等一等了。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她好似看着到手的大把钱财又飞了出去,这让她怎不恼火,人被老宋睡了,事却搁置下来,真想踹他两脚。

打过好几次电话,都说没时间见面,不知道是有意推脱,还是真的忙。

心情不爽,白思思也不想在店里呆着了,所以早早的回了家,正好接到了丈夫的电话,正需要安慰之时,薛进适时的说了几句好话,着实让她开心不少。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放下电话后,哼着小曲,扭着细腰,一步三晃的走进浴室,在一片哗哗的水声中,白思思,边抚摸着自己的坚挺的乳房,边幻想着男人的爱抚。

不管经历了多少男人,薛进始终是最棒的,在她的心中,已经将爱与性分的很清楚,她享受其他男人带给她身体上的欢娱,但家庭始终是最重要的。

薛进走进商场,直奔家电区。

先买了一台29寸的大彩电,而后又到热水器那看了看,在营业员热情的介绍下,选定了一款即热式热水器。

正在他到前台交钱时,猛的感觉肩膀一沉,一只手搭了上来,回头一看,不觉有些惊异。

“薛进,果然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男人嘴角挂着笑意。

“哦,这不是老宋吗?好久不见。”薛进转过身去,伸出手,和对方轻握了下。

“是呀,有段时间了,你来买什么来了?就你自己,怎么不见思思?”老宋笑着东张西望,好似在找人。

“思思,在家看孩子,我是自己来的,顺便买点小东西。”薛进面上堆笑,几乎有些神经质的笑。

心中冷冷的骂道:狗男女!

“是吗?”老宋喟叹一声:“你还真有福气,娶了那么漂亮的妻子,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有机会一起带她出来吃个饭吧。”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你太客气了,以后还是我们请你吧!”他和老宋的交情很一般,但另一方面又不寻常,毕竟他同自己的老婆不清不楚。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各自去办事了,老宋是没将这次见面放在心上,可薛进就不一样了。

他顾及着老宋会在白思思面前提到今天的事,那么自己又要怎么自圆其说呢?

当薛进搬着彩电进门时,连羽很是诧异。

“叔叔,你刚买的?”纸箱子还没开封,一看就是新货,连羽跟着他进到卧室,呆呆的看着他将电视放在地板上。

“恩,还有热水器,明天能送过来。”薛进喘了口气,从兜里拿出钥匙,在外包装上用力一划,然后很轻松的将它打开。

晚上商场搬运工都下班了,明天才能送货,薛进心想电视也不太重,他又有车,今天就弄回去,正好晚上还能看看电视节目。

“你买这些干什么呀?”连羽奇怪的问。

“电视是用来看的,热水器可以洗澡。”薛进将电视放在电视柜上,而后插上电源,按了遥控器的开关。

“你,你不是特意为我买的吧?”连羽小声的说着,心里很不安。

“不是。”薛进将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开,转头看向她:“这房子收拾完,再添置些家电,以后好租出去。”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小女孩听他这么说,不觉轻舒了一口气。

“嗯,租出去,能赚钱。”

听她这么说,薛进笑了笑,心想:赚钱?能有几个钱?还不够我请客的一顿饭钱呢!这完全是为她们买的。

薛进是把这当成自己的小金屋了,而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小雀,他想养着她,不能让这太寒酸了,该置备的都得置备。

“你想看什么,自己选吧!”薛进说着将遥控器递了过去,见小女孩拘谨的摇着头,就一下将遥控器塞到她手里。

“台不是很多,明天我去交有线电视费,然后,你可以看50多个台。”薛进转身将风衣挂好。

“是吗?那么多!”连羽老家的电视,只能收到几个台的信号。

“小羽,明天叔叔得回家住,到时候你敢自己在这吗?”薛进走到沙发那,坐了下来。

“……”连羽看了看窗外──防护的铁栏杆很结实,除非有人拿着切割工具将其锯断,否则很难进入室内。

而门锁也很牢靠,一共有三道。

“应该没问题。”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那就好,叔叔放心不下你。”薛进温和的说着,直视着她的身影,小小的身子立在电视前,娇弱的让人心动。

“我,我已经没事了。”连羽的声音很小,几乎是有气无力。

“没事就好,来,坐到床上看吧,别站着了,多累呀。”薛进出声提醒,她下面伤还没好,站久了肯定会不舒服。

听他这么说,连羽转身坐在了床尾。

室内安静了下来,只听到电视里的声音,连羽尽管眼睛盯着前面,却并未完全入迷,因为这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薛进就那么坐着,连羽看电视,而他在看连羽,9点一刻,薛进才起身,到厨房烧了热水。

待洗漱完毕,连羽也将电视关了,薛进随口问了句:“你不看了?”

连羽摇了摇头:“不看了。”而后,拉开被子钻了进去,现在她脑子很乱──双人床只有一张,其他地方也不能睡人。

她睡床,叔叔睡哪里?随即一个让她颤栗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不觉打了个抖!

薛进坐在沙发上擦着脚,斜着眼睛看着床上的小女孩──瓷白的小脸,晶莹剔透,长长的睫毛下有两片淡淡的阴影,而那粉嫩的小嘴轻抿着,让人有一尝芬芳的冲动。

他真想冲过去……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稳了稳心神,薛进起身将洗脚水倒掉,而后转身回到卧室,他来到床前,轻声说道:“小羽,睡了吗?”

小女孩长长的睫毛不安的翕动着,而后睁开双眼,灰蓝色的炯子清亮迷人。

“叔叔?”

薛进很想说,让叔叔抱着你睡吧,但是他不能。

“你睡里面吧,在边上容易掉下来。”听他这么说,小女孩往里靠了靠,几乎将身体贴在墙壁上。

薛进没说什么,而后关了灯,就着月光回到床边,掀起被子的一角,轻轻搭在腹部。

连羽感觉被子动了动,浑身僵硬着往墙上靠,恨不能逃到墙外去,她用手挡在嘴边,怕自己叫出来。

两个人中间有很大的空隙,几乎隔着太平洋,但毕竟是同在一张床上。

薛进枕着手臂,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他下身硬梆梆的,有些疼,可他不能伸手去安抚,她感觉到了连羽的惊惧,可并没理会,总有一天,他们要睡在一起的,更何况他不想委屈自己。

时间在慢慢流逝,连羽从开始的紧张僵硬,一点点放松下来──那边没什么声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多少让她好受些。

不知不觉中,连羽的意识开始模糊……

老师不行阿恩恩恩快恩-恩阿阿

而在她进入香甜的梦境时,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摸了过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