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珍惜和孩子的时光说说插你

薛进定睛一看来电号码,立刻打起了精神──居然是连羽打来的。

“薛叔叔,你现在忙吗?”女孩的声音绵软,透着客气和谨慎,生怕打扰到别人谈事情。

“哦,是小羽呀,我刚应酬完,不忙。”薛进心情甚好,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不知道有什么事?

薛进看着前边清亮的路灯下,那条宽广的大路,好似更加悠远了,不经意间就盘算起,从这去女孩家该怎么走!

“叔叔,我有点事跟你说。”停顿了一下后,继续道:“哥哥跟我商量着,要我周末去看他就可以了,平时就不想再麻烦你了。”

薛进听后,微微眯起了双眼,躲藏在黑影中的脸似乎阴沉了许多。

“哦!”虚应了一声,心中颇为不愉,可说话的语气却很轻快:“小羽,别跟我说麻烦不麻烦的,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孩子。”

“叔叔能为你做的也不多,太客气了,我反而要不高兴了。”薛进蹙起眉头,方才的好心情,现在已经消逝了大半。

他烦躁的摸出香烟,给自己点上,在一片昏黑中,那明明灭灭的红色火炭,看上去有些诡异。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才响起女孩的回音:“你真是个好人。”

连羽年纪小,很多事应付不来,说话的技巧都不太懂,但起码的人情事故,还是明白的,所以话说的很白。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呵呵……”薛进视线盯在前方,不知名的某一处上,不知道想些什么,只是轻轻笑了笑。

好人?他是吗?薛进暗自嗤笑着,如果女孩知道了他的心思,恐怕逃都来不及呢!

“小羽,你到家多久了?”薛进收敛心神,跟女孩聊了起来。

“好一会了,你什么时候回家?”连羽顺着他的话,也问了一句。

“喝了点酒,头有点不舒服,所以在车里休息下,马上就要往回走了。”薛进听到连羽‘关心’自己,心里热热的。

可想想那个家,儿子是他的牵挂,至于老婆?呵呵,现在恐怕还没下班,又或者同别人野在床上,但他并不介意。

“哦,那你路上小心。”

听见这话,薛进有些沉闷,他还想听听她的声音,可女孩似乎并没有长谈的打算。

“恩,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别忘记锁门。”薛进想想那小屋,就女孩自己住,身体就有了反映。

“恩,叔叔,再见!”

“再见!”电话切断后,那边是一片忙音,直到声音变的有些尖利了,薛进才回过神来,将手机合上。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手指间的烟灰,已经拖的很长了,风轻轻一吹,四下飘散而去。

薛进将烟头弹到车窗外,轻轻舒了口气──周末才能去接她?那他们见面的时间少了很多!

看的到碰不得,本就让男人心痒难耐,如果连看的机会都缩减了?要什么时候才能搞到手?

昏暗中,男人的表情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十大杰出青年干部评选结果出庐后的一周,薛进十分繁忙,参加颁奖仪事,到电视台做节目,还有几家报社的访问。

薛进虽然忙了些,累了些,心里却很舒坦,一下子,他成了红人,还是很得意的。

这一天是星期五,薛进精神饱满的走进了办公室,坐下后,便拿起了电话,拨给了老李,不一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所长,您找我!”老李,还那德行,满脸堆笑,一副奴才相。

薛进此刻正坐在大班台后,翻找东西,他进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片刻后,才抬起头来。

“这是小王写的材料,要邮寄给XX报社。”薛进说着将手中几页稿纸放到了桌子的一角,点了点页面道:“听说你那边新调来个女办事员,有些文字功底,让她看看,改过后,再交给我。”

老李一听马上明白了──专职文员小王写的东西,要一个新来的女办事员改?这怎么也说不过去,虽然那女孩,是文科毕业,可有句话说的好:不在其位,不谋其职!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看来,所长,对那丫头有些想法。

其实,薛进见过那女孩一面,叫什么也记不得了,只觉得有些俏丽,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可办公室的生活毕竟枯燥。

所以,一时心血来潮,薛进想着,是不是换个新鲜面孔到身边。

老李走后,薛进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个办公楼里虽然有很多在职人员,但是有些重要的事,还是需要他亲自处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响了起来,薛进一边批阅着文件,一边将它贴近耳畔。

“喂,哪位?”由于正忙着,所以薛进也没看来电,只是先出声打了招呼,手中的笔更是不停的在纸上‘唰唰’的书写着。

“……”那边没有声音,薛进觉得有些奇怪,放下手中的工作,看了看手机屏幕──哦!是连羽的号码。

“是小羽吗?怎么不说话?”薛进心情大好,温和的笑着说道。

“是,叔叔……是我。”在男人问‘哪位’的时候,她有些怔住了!明明有来电显,知道是她的号,还这么问,是不是他不方便接她的电话。

薛进毕竟是有妻室的人,而且工作中也有不方便的时候,所以连羽给他打电话时,还是很谨慎的。

所以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呢!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有事吗?”薛进的声音和悦,透着股亲切。

“恩,叔叔,明天您不用接我了……”还没等她说完,薛进嘴角的笑意,就消失不见了,抢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我明天想自己过去。”连羽说了谎。

薛进低垂着眼帘,脑中飞快的思考着,质疑道:“你自己过去?那么远?又没有车,你怎么去医院?”

“……”连羽尽管有心里准备,但他这么问了,她还是答不上来。

“小羽,叔叔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薛进觉得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而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我上次跟你提过的程哥哥,明天他想同我一起去医院!”连羽本不想告诉他的,认为这是她自己的私事,但被问到这了,也只好说了。

薛进嘴角抽动了两下,笑的有些勉强。

“是吗?他要去也好,我可以接你们一同过去。”

在薛进的一再坚持下,第二天傍晚十分,程朝阳和连羽坐上了他的车,在去往医院的路上,薛进显得很热络,同年轻人沟通起来。

见男子长的还算清爽,说话也十分得体,倒是个不错的人,可社会经验少,更是个‘土’底子,要有好的事业发展,也是不容易。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你读什么专业?”薛进边开车边问道。

“土木工程。”

“哦,是吗?”薛进眼中精光一闪,笑呵呵的说道:“这个专业有前途呀,将来也是白领。”

“……我才刚刚起步,没什么经验,现在连基本工资都拿不到。”程朝阳也跟着笑了笑,有些自嘲道。

“你在哪家做?”薛进点了点头问。

“A市吉祥建工集团。”这家公司薛进知道,毕竟他也在建筑口混,规模不小,但人员众多,也有弊端,就是竞争激烈。

“吉祥我听朋友提起过,他是做装潢的,跟建筑有些渊源。”薛进见缝插针,把话引到了朋友身上。

“是吗?装潢也很赚钱,我也修过这门课。”土木工程有选修课,很多同学都选了装潢设计。

“呵呵,是吗?那你有没有兴趣去他的公司干呀?”薛进从反光镜观察着男子的反映,见他在很认真的听着,觉得有戏。

“他这段时间,工程很多,忙不过来了,正在招人。待遇很不错,底薪加提成,一个月下来,有2000多!”

薛进所提到的公司,就是他同丁步一起开的进步公司,当然表面上,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个人。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待遇是不错,有保险吗?”程朝阳现在公司,正在试用期,底薪很低,他跑外面的业务,做起来也不十分顺当。

本想慢慢熬,总有机会上位,没想到今天遇到了如此好康的事。

“当然有,三险一金,出差还有补助。”薛进见他动了心,不遗余力想要拉拢他。

“程哥哥,你去试试呗!”还没等程朝阳回答,一声清脆的声音就插了进来,薛进一听心情阴郁起来。

在连羽看来,钱是很敏感而重要的东西,她出于对男子喜爱的私心,希望他能挣的多些,所以才忍不住开口了。

但这看似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薛进心中更加吃味。

自己惦记的小女孩,居然心偏向别人,是个男人,心中都会起酸气的,可两个人并不知道薛进的心里想法。

“也好。”程朝阳略微思考了下,觉得应该去看看:“能把你朋友的电话给我吗?”

薛进很爽快的点了点头:“当然!”

说着,摸出自己的名片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镶了金边的白色名片,递了给去。

病房内,连俊今天很开心。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程朝阳是他的哥们,带了水果来看望,能不开心吗?再说这是医院,可比监狱那环境,强了百倍。

他笑着招呼着他同薛进坐下,而后让连羽给他们各自倒了杯水。

“朝阳,你看你,工作那么忙,还带东西来看我!”连俊半倚靠在床头,脸上春风满面,红润而健康。

受伤的红肿已经消退了,终于可以象正常人一样说笑了。

“我们是什么关系,再忙也要来。”今天是周六,程朝阳晚上本来有应酬的,但是他推掉了,说是应酬,其实就是请客户吃饭。

连俊笑着点了点头,一副很欣慰的样子,心想,哥们,就是哥们!

“我早想过来的,可刚接触工作,要学的东西实在多,好不容易,今天抽出了时间,你不怪我才好。”程朝阳跟连俊客气着。

连俊摇了摇头,直道,能来他就很高兴了,不介意时间。

又唠了几句杂七杂八的,其间连俊也有同薛进说话,但毕竟人家的身份在那摆着那,难免有些拘谨,聊的不太多,连羽倒完水后,就去水房洗水果了。

刚一进门,便听到哥哥对程朝阳说道:“我不在,小羽没少麻烦你……”

还没等他继续说感谢的话,程朝阳便打断了他:“你又这么说,小心我耳朵起茧子,小羽那么乖,根本没有麻烦到我什么,你真的不用说那些客套话。”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说着,程朝阳见女孩进来,抬头看了她一眼。

连羽因为没什么心里准备,立时脸颊绯红,赶忙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不停的忽闪着,就象蝴蝶的翅膀般,煞是动人。

薛进一看,心往下猛沉,如果说原本是猜想女孩对程朝阳有些意思,如今是确凿无误了,小女孩的确是在暗恋。

连俊仍同程朝阳说着什么,并没看到妹妹的样子,可程朝阳却将女孩的羞怯神态尽收眼底,心没来由的被什么轻轻的撞了一下,随即赶快移开了视线。

连羽将洗好的苹果分发给大家,薛进哪里有心思吃什么呀,现在心里憋了一肚子气,有什么火急火撩的往他的心肝上抓。

方才两个人的暧昧交流,让他心中的危机感陡升:自己还没到嘴的肉,一定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随即一个卑劣的想法成型了!

云越聚越多,凉风飕飕。

夜已经很深了,在一条浅巷里隐秘的停着一辆车,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静静的坐在里面,不知道多久了!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凌晨1点了,不由得蹙起眉心,烦躁的抬起头来,望望黑如锅底的夜空。

“怎么还不下雨!?”薛进看着黑压压的云团,愤慨的抱怨着。

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想插你

今天是星期五,他和家人说要出差,就提前住到了宾馆,他先前看过天气预报,知道今天很可能有暴雨,所以晚上九点一刻,便躲在这里。

他在等,等着雨来,等着这个世界,全被哗哗的雨声所吞噬,等着屋里变的漆黑一团,看不到一丝光亮。

过了几分钟,老天爷果然没有辜负他,天上先是飘下星星点点的雨滴,顷刻就变成豆大的珠瓣,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见雨越下越大,薛进邪肆的笑了,伸手给自己点了根烟,又摸了摸涨起的股间,即将到来的盛宴,让他已经跃跃欲试。

直到车中那跳跃的火炭消失,薛进才从车上下来,‘叭’的一声甩上车门后,男人慢条斯理的走进雨幕中。

夜深人静,人们都熟睡了,谁也没注意到,一条人影悄然而至,停在了只有14岁的小女孩的门外。

雨还在下,而且越来急遽,偶尔有雷电从夜空中霹下,拖出长长的白光,照在男人的脸上,显得异常狰狞可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