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你㖭好想要 山西介休市高姓的迁移想被草

白异常精准地抵达云舟入口後,他站在外头四处观望了一会,确认这就是自己要找的目的地,这才抬脚踏入带着寒意的偌大石穴中。

不出意外的,云舟内空无一人,整个地方显得无比空荡,白在里面逛没多久就全逛完了,总共一间卧房、一间灶房、一间金灿灿得能闪瞎眼的藏宝室,以及其他几间空房就没了。

虽然目前没人在、也没储存任何食物和水,但从那些器物的保存状态及经常擦拭的痕迹来看,这里肯定有人───就算没人住,至少也有个人常来。

得到了这样的结论後,白当下就决定要等到那人回来,却没想到,他这一等就一连等了三天,还是没见到半个人影出现。

该不会那人是半个月、一个月才来这里一次吧…?第四天早上,白不禁如此想道,正当他挣扎着要不要乾脆暂时住下,来个长期抗战时,就忽然感觉後方多出了一道气息。

他一惊,连忙转头往身後望去,就见到一名不知何时出现的黑发男人站在面前,对方穿着一身黑衣,俊逸的面容被红蛇纹路掩去了一小部份,然而最让白印象深刻的,却是男人的那一双眼睛。

明明那样清亮的眸色,可此刻沉静的蓝眸中却只透着心如死灰的寂寞,没有一丝情绪波澜,一个人笔直孤傲地站在那里,连洞外洒进的阳光都拂不去那一肩寥落。

───彷佛一口千年来唯有月光轻触的古井,深邃幽绝而孤寂。

白顿时只觉得心脏被狠狠一撞,难得地欲言又止:「你…」

「不要再来了。」似乎是早就知晓白在这待了好几天,男人一点讶异的表现也没有,以淡然的语气说着,就边伸手轻碰对方的肩,眼见那和现在的『夔』同样雪发血眸的男子瞬间在眼前消失。

而等白回过神来,就已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人群拥挤的大街中央。

想让你㖭好想要  想被草

「搞…什麽?!」一意识到自己被『抛』出来的事实,白忍不住就当场骂道,也不管周遭都是人,怒气冲冲地就往前大步迈去,顿时惹来不少人的侧目。

等他终於想到自己也不知道被传到什麽鬼地方,更不晓得云舟该往哪个方向走时,这才突然一个急转弯,拐进一处暗巷後便倏地身影一闪,消了踪迹。

再度回到云舟,白一睁眼,就见到方才问都不问就把自己送走的男人正倚着石壁、独自坐在断崖前遥望着云海,柔和橙黄的光芒勾勒出隐约的侧脸,却有着说不出的孤寂感。

似乎是蓦然察觉到有身後有人的气息,男人没一会就回过头来,在看清对方模样的瞬间那双蓝眸才有一丝惊异一闪而逝,而被他望住的白却又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非常、非常地快,简直像有一只小鹿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

这人应该就是他要找的人吧…?否则他怎麽会有如此异样的感觉?白这次学乖了,选在男人伸手触及不到的地方盘腿坐下後,才略带兴奋地小心翼翼问道:「欸,你是恨绝离吗?」

闻言,男人明显愣住了,下一刻,脸上的神情却又变得复杂难解,转过头,沉默良久才低声回答:「我不是。」

「喔…」猜测错误让白有些失望,随即锲而不舍地继续追问:「可是既然你待在这里,就表示你认识他吧?」

男人微微颔首,却没再回头看他。

「那你也知道他在哪里罗?」白忍不住倾身拉近了些距离。那种感觉很奇怪…他其实对能不能得到答案并不在意,但就是莫名地想要靠近眼前这个人,更有想抱住对方的冲动。

他甚至有种想法───就算找不到恨绝离也无所谓,只要找到这个人就足够了。

想让你㖭好想要  想被草

嗯,他该不会是遇到了传说中的……一见锺情了吧?白暗自想着,一边趁机把男人从头到尾看了个仔细,外表是还长得不错,就是静了点、闷了点,而且还会问都不问地把人『送』走……啊啊啊啊不对!重点是他为什麽会莫名奇妙转性,爱上个初见面的男人啊?!

白简直想仰天大吼了,偏偏对方又在听了刚才的那个问题後,就完全一语不发,彷佛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一般,任凭白在一旁抓着头发,一副伤透脑筋的样子。

算了!反正爱上就爱上了,不就是根木头嘛,他就不信自己没办法把对方也一块掰弯!白压根儿没想过会不会直接把这根木头『掰断』,见对方迟迟没回答,旋即恶狠狠地瞪着、颇有气势地改口问道:「喂,我叫白,你叫什麽名字?」

面对他这突然其如的转变,男人丝毫没回答的意愿。

「不想回答的话也没关系,我帮你取一个,反正我的名字也是我自己取的。」白略为得意地摸了摸下巴,随後调侃笑道:「好吧,小闷、小默、小木头,你选一个?」

「………」

「不然就依你们东域的习惯,直接就名闷字默,号小木头吧。」自顾自地拍案决定後,白就迳自抓住对方的手臂,眼神似狼绿得发亮,「小闷,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就好,你是不是新的守门人?」

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被拉得过近,以至於来不及避开的男人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宇,在试图抽回手臂的同时就点了下头,勉强算是回答了。

「我就知道!」拥有这种能力、又待在云舟里,不是守门人是什麽?而『上一任守门人』恨绝离肯定是被他说要负责的男人拒绝,才愤而灭村,最後远走他乡、销声匿迹,之後才又由小闷来接这个位子的。

白自觉这解释非常合情合理,脸上的笑容也就越发猥琐…咳,越加灿烂,就只差没嘿嘿两声了,「小闷,不要当什麽守门人了,跟我回家吧,我养你!」

这一番格外熟悉的发言,让男人顿时想起许多年以前,也曾有一个人这麽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男人心里才刚泛起一丝难得的笑意,却又旋即被一股更深的悲伤淹没,蓝眸里的色彩又是一黯。

想让你㖭好想要  想被草

见男人没反应,白也不在意,抓着对方的手臂略为施展了下力量,两人转眼间就已经出现在一处全然陌生的木造回廊内。

长长的回廊底下以一根根木柱支撑着,与蔚蓝清澈的海水只有一臂之遥,顺着回廊深处望去,则是连接着一座依岛上山势打造的行宫,由远处望,整个建筑彷佛就漂浮在这无边无际的海面上似的,天空中甚至有不少鸟类盘桓流连。

而四域之中,唯一拥有如此景色的,却只有西域。

「那一座山就叫委羽之山,」白指着不远处的小山简单地介绍了下,「虽然这里的天气比东域要凉上不少,不过你放心,再冷也没山顶上的云舟冷,你一定很快就能习惯的。」

毫无预警就被送到西域来的男人,颇为无言地看看那座小山、又看看抓着自己不放的人,随後就伸手掰开对方的手,十分乾脆地打算直接回云舟去。

毕竟知道对方也有和自己一样的能力,想拦也拦不住,白自然就不多加阻扰,只在一旁『好心』提醒:「喂,我先说了,你走几次,我就去抓你几次,看我们谁比较有耐性!」

「………」男人这才终於忍不住心想道:他究竟是招谁惹谁了?

最後江楼还是跑了。

不过他前往的目的地却不是云舟,而是夔的所在。

对於那突然冒出来、自称白的男子,他多少还是有些在意的,无论是因对方问了恨绝离的事,还是亲眼见到白用了应该只有他和夔才有的能力,这都让他感到十分地困惑。

想让你㖭好想要  想被草

对方问恨绝离的事或许还能解释得过去,毕竟白当时直接问他是不是恨绝离,这就表示对方并不清楚恨绝离的长相,加上後来也问了他是不是守门人的问题,因此有可能是白在山下的流波村打听到了一些讯息,上来云舟後才这麽问他。

但那种能力…为什麽会有第三个人能使用?江楼在漫长的岁月中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形,就连守门人一旦卸了任也同样会失去这种能力,更别提是有其他人能使用了。

夔的情况只能说是例外,是他一手铸下、却无法挽回的错…也正因如此,除了一开始,这几年来他几乎没再和夔见过面,每见一次,他不曾癒合的伤口就被狠狠揭开一次,对方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容貌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他:那躯体里曾经是谁的灵魂,当时又是发生了什麽事,如今才会易主……

而他最初在心灰意冷之下,也曾去问过夔,既然获得了自由、也不再需要守门人供血,为何不直接抹煞守门人的存在?

他那时想着,若是自己不再有守门人的身份,那麽至少他就不用等到二百年以後…但夔当时却只自嘲似的笑着,说:守门人的存在与否,不是由我决定的。

不是由夔决定,那又该是由谁决定?江楼一直以为守门人的存在与传承,是源自上古,夔在将死之际为自己施下的护命之术,半强制性地以二百年的不老不死,换取守门人的供血,好让他能永保那一线生机,在未来得到机会吞噬足够的生灵後,再次出世重生。

但江楼再继续问谁才能决定时,夔却什麽都不说了。

再後来,每回见了夔,对方所在的地方往往都不是东域,而是南域───彷佛与之有深仇大恨似的,一次又一次地以雷电摧毁当地那些神庙。

但是与信奉多神的东域不同,因雨水丰沛而生机盎然的南域,人民信仰的只有一神,那就是司雨的『应龙』,因此在夔见一座毁一座的当下,南域却也每被毁一座就重建一座,彼此之间从没一个尽头。

对於夔的想法,江楼不曾想进一步去了解,也干涉不了,如同此刻见到夔仍旧站在一片断垣残壁之中时,他也不打算开口劝对方一句:别再这麽做了。

江楼抵达时,夔正微微仰望着中央一块残破的石雕墙面,上头隐约辨视得出是一只有翼青龙的模样,而四周尽毁的建筑结构甚至还冒着缕缕黑烟,昭示着此处才刚遭到电击。

想让你㖭好想要  想被草

明明始终盯着那面石雕,夔的血眸里却没有焦聚,宛若陷入了某一段的回忆里,只余嘴角那一抹不变的弧度,冰冷而漠然。

直到注意到江楼出现後,夔这才转头向他看去,顿时加深了笑意,「真是难得的稀客啊,怎麽,你想到什麽好方式能解决这种僵持局面了吗?还是终於能狠下心下手了?」

江楼没回应他的询问,反而直截了当地问道:「那种移转的能力,还有其他人有吗?」

闻言,夔不禁挑了挑眉,「你既然这麽问,就表示你遇到了?」

「遇到了一个。」

「原来如此。」夔回头望向他前方的石雕墙面後,才接着解释:「这并不奇怪,四时之龙里除了相柳,其他人都有类似的能力,但到了现今,你也不可能遇到另外两个了…所以你大概是遇见了烛龙,这倒是很难得,那人一向孤僻得很的。」

「四时之龙?」江楼微微皱了眉,他对这个词没什麽印象,而且如果说他遇到的那个人是夔口中的烛龙,那难道是对方转性了?否则他怎麽完全不认为那人有孤僻的性子……

「几乎被遗忘的存在罢了,东域的夔龙、南域的应龙、西域的烛龙、北域的相柳,就如同春夏秋冬代表着四域各自的季节,四时之龙也代表着四季,并各据一地,各司其职───不过我们四个之中,也只有应龙这麽认真了。」说到最後一句时,夔旋即自嘲似的轻笑着,当初的仇恨却隐隐泛於眼中。

江楼察觉到从夔身上溢出一丝针对某人的杀气,不禁看了下那面有翼青龙的石雕,却没多说什麽,最後只简单说了句:「我明白了。」

等江楼离开没多久,夔随即伸手一挥,凭空招下一道天雷击破眼前的石雕墙,巨然一响後,碎块已然散落在他的脚边,损裂得无法再复原。

想让你㖭好想要  想被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