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歌都谁唱过想要了_想要棒

“这个项目容不得你儿戏!”老爷子在电话这边早就开始吹胡子瞪眼,书桌上的摆件儿,早被掀在地上,碎了一地的渣子,佣人要进去收拾,以免老爷子踩到伤着,陶可双拦了下来,站在门口,时刻听着里面的动静。

陶可双大概知道一些,爷爷口中的那个项目是早几年就筹备的和政府合作的项目,老人家很重视,也不止一次提过这个项目是公司的重要转折点,所以这个项目一直以来都是老爷子自己亲自把关,丝毫不能出差错,起先老爷子也有意陶占秋参与这个项目,毕竟是以后的接班人,自从两人意见相左之后,老爷子就再不让他掺和,自己差人盯着,重视的很,偏偏陶占秋也是个商业奇才,这几年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风头无两,财经杂志频频想要邀请采访的人物,个个说他是前途无量的商业奇才,更是对他早几年的经历特别好奇。

“您说呢。”电话那头的陶占秋太清楚,这是老爷子的软肋,这个项目后面牵扯的巨大利益网,让他不得不重视,摆开条件跟他谈。

“呵呵……”老爷子突然明白过来,干巴巴的笑了几声,怒气更盛,压低了声音沉厚如钟,斥责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跟你爷爷算计?”

“我不过是把你用在我身上的,还给您而已。”陶占秋站在落地窗前,睨着这满城的灯火,意兴阑珊。

一通电话,各怀心事的三人,明明血浓于水,却彼此牵制。

陶可双夹在其中,再清楚不过了,这爷孙俩之间的较量全是因为骨子里那股别扭劲,书房里终于没了大动静,她偷偷瞧了一眼里头,老爷子沉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从书柜上拿下一只相框,那相框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陶占秋的父亲,据说当年,爷爷也是对她这位叔叔寄予厚望,只是她这位叔叔也是个执拗的人,放下这万贯家缠不要,偏偏去当了老师。

偏偏在最不恰当的时候,碰了不该碰的感情,最后性命都搭上了,都是陶家出情种,现在看陶占秋的势头,这句话似乎也没错。

想要了_想要棒

陶占秋挂完电话,扭头瞧了一眼这偌大的办公室,有点儿冷清,他坐在沙发上,手撑着额头,沉思,他在赌,这一步,走的是险棋。

第二天,一大早,天儿正阴着,刮的风一阵一阵的往皮肤里钻,生疼,段嘉林怕迟到,难得一次打车上班,勉强踩着点儿到了公司,刚到楼下,便被人拦住了去路。

她抬头,是陶可双,依然得体大方,波浪卷的长发,精致的妆容,抹了红唇,随便一走,就是焦点。

“有时间聊一聊吗?”陶可双对于段嘉林来说不算陌生,只是这中间出了这么多事,她被夹在中间,两人倒真有些尴尬,一来段嘉林不知道她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二来她看了一眼时间,得,还是迟到了。

段嘉林面露难色,陶可双全看在眼里,她一笑,接着说:“放心,我不是来劝你们分开了,你们风风雨雨这几年,我都看在眼里,我有些别的话想对你说。”

终于,段嘉林沉默半晌点头,两人就选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因为是大早上,没什么人,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点完单,段嘉林主动问她:“今天天气这么不好,特意过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吧。”

陶可双笑着点点头,望了一眼窗外,又看了一眼段嘉林,这个小丫头比几年前更成熟了,她终于开口:“我刚才说过了,今天过来,不是来劝你们分开的,按照法律上来说,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因为我爷爷的关系,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一开始知道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老实说,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用心,这么笃定,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个不会谈恋爱的直男,我一度以为他情感障碍,直到昨天,他为了你跟爷爷僵持不下,我就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没打算放弃你,也压根没想过放开你的手,我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前阵子你们突然吵架闹成那样,怕也是做给爷爷看,让他老人家没那么警惕。”陶可双说着,段嘉林只低头听着,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他抱着自己的画面,鼻子莫名一酸。

想要了_想要棒

“这世界上,可以爱到如此的,实在太难得了,人人都期盼这样的爱情,但只有你们坚持了。”

段嘉林听到这儿笑了,好像真的是因为他一直以来的坚持,即使是到了身败名裂的地步,也没有动过放开她的心思,才让他们走到今天。

“我今天来找你,是希望,你也可以往前走,和他一起,打消爷爷心里的芥蒂。”陶可双抿了一口刚端上来的咖啡,盯着段嘉林的眼睛。

“老人家很在意孩子,即使他逼的那么紧,也不愿将孩子放手就看的出来,他不是对你有意见,只是对很多年前,跟你母亲……准确来说,是跟你养母的事情有关,人越老越容易钻牛角尖,但是也越容易心软,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她纤细的手指,轻巧的捏着杯柄,又放下。

段嘉林不笨,一听就明白了,这八成是老爷子态度有所缓和,陶可双来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她点点头,指了指手表:“我先去上班了。”

陶可双耸了耸肩,终于笑了。

她掏出手机,给陶占秋去了个电话,他正巧在开会,压低了声音问她:“什么事?说。”

“段嘉林……”她才刚刚说出这三个字,就听见电话那头他叫停会议的声音。

想要了_想要棒

“先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紧接着,她就听到了他走动的脚步声,和会议室门关上的声音。

“我刚刚去见她了。”

“是老爷子让你去的?”他突然间严肃起来。

陶可双知道他这是紧张宝贝着自己媳妇儿,也不跟他一般计较,只说:“不是,我是给你俩指了条明路,以后你儿子还得多叫我几声姑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