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你,忍不住夹住不许流,快进来 我想插

完结感言+人物简评

《鸳鸯被里成五夜》最初的名字其实是《Goodbey,my princes.》也就是《再见,我的王子们》,后来青衫的朋友说题目太悲催可能会劝退很多读者,恰好青衫又读了苏轼的《戏张先》,里面有一句: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青衫觉得跟自己的构思很贴近便改了句子作为名字。

但是名字改的有点失败,开文初期有读者大大说看看不懂文的名字(捂脸.jpg)本来想再改个名字,但想了好几个都觉得不满意,最后就懒得想了。

这个文的灵感是青衫在微博上面看到的一篇神文,有读者大大可能看过。男主叫顾北城。文看到一半的时候青衫恨不得把男主吊起来爆菊花,女配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高智商的霸道总裁人设崩成了脑残,女主的思维也很清奇被男主虐成残废之后还能够跟男主愉快的he(黑人脸问号.jpg)因为想要吐槽这个文青衫决定写一个反同人。

把构思写在纸上的时候青衫觉得自己的构思跟原文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关系,最典型的就是陆淮和女主的人设,所以青衫决定把鸳鸯作为一个新文来写,放弃借用原文的设定,把背景定在一个架空的古代。

本来是想把女主和陆淮作为官配来写,结果看到一句话:我以为女主会跟霸道总裁愉快的he,结果女主跟霸道总裁的助理跑了。然后青衫又把前面的设定推翻,启用陆淮的四个手下做男主。

一次一次推翻自己设定的结果就是大纲被改的稀碎,开文的时候青衫连完整的大纲都没有,纯粹就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佛系码字状态,也就导致了连载的时候出现了思路不畅通的卡文情况,卡文最厉害的时候青衫一个星期没写出一个字,鸳鸯更新全靠灌水。(捂脸.jpg)

尾声来源于一句歌词:千年前的传奇最后都赋予说书人。其实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叫晚笙ws的作者编出来的故事,也算是加了一点荒诞的元素在里面吧。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说回到鸳鸯,女主最开始的傻白甜人设为一些读者大大们所诟病,这是青衫基于普通穿越女来进行设定的,一个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小姑娘想要一穿越道古代就大杀四方青衫觉得写出来会崩了女主的设定所以放弃了。

都说一个女人的迅猛成长都离不开渣男。陆淮作为一个重量级的男配荣誉担当了这一个角色,成为女主成长的神助攻,然后前面几十万字青衫愉快地选择了虐身虐心(江晚笙:夫君们,给我打死这个磋磨我的作者。)女主随着剧情的成长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变态,在第一卷五十七章女主残忍地杀死了陆淮和陆颖,情节看起来很爽其实是青衫为了展示女主心理变态而设计出来的,天知道青衫写这一章的时候有多痛苦,为了写这一章青衫特意看了很多复仇文的相关描写。

说道男主,其实陆淮的戏份比四个男主还多,从读者大大的反馈来看陆淮的形象好像塑造的比男主们还要丰满(捂脸.jpg)青衫明明是想着重刻画男主们的。

说来说去还是青衫笔力不够的锅。

女主和男主前期的感情线有点迷,青衫没怎么写就直接跳到了后面。写第二卷的时候回看第一卷,发现铺排不够有一点莫名其妙,所以在埋女主不得好死的伏笔的时候特意加进去了一段梳理男主和女主感情发展的情节,以及在后面对他们三观、利益、相遇时机进行了着重的描写。

女主对男主们的喜爱来源于雏鸟情节,男主对女主的喜爱来源于女主头顶的玛丽苏光环的吸引以及她本身比较讨人喜欢的一面:颜值、傻白甜的性格(别笑,心思沉重算计太多的人其实很容易被单纯的人所吸引)、还有女主销魂的玉体。

他们相遇的时间非常的恰巧,在男主们穷极无聊、女主身无所依的时候,男主给女主安全感,女主给男主情感的依赖。

他们能够走到最后也有他们拥有共同目的的原因,最初他们都想搞垮明月教,由于视角的原因(青衫作死选了第一人称导致很多东西没办法写出来)只得在仰峥杀茶茶的时候侧面写了一点,仰峥他们比女主还早知道茶茶是间谍他们就是不说,他们想要搞垮明月教摁死陆淮的心思早在女主出现之前就有了。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从三观上面来说他们都是追求轻松惬意的生活,自己没能力做的事情他们不会去妄想,例如:云飞知道自己的身世也不回鞑靼认祖归宗,他没有政治头脑也不想掺和王位斗争。明明跟陆淮在一起女主能够得到无上的荣光,可女主最后却没选择跟陆淮在一起,哪怕女主虚荣又虚伪,其中有女主喜欢男主们的原因也有女主认为她跟陆淮不是同一类人,陆淮是野心家而女主不是,陆淮比较适合跟陆颖在一起。

陆淮作为重量级的男配,也可以说男主之一,他最初的设定就是眼高手低。在写他的处事方式的时候青衫着重写了一个女配孔侧夫人–孔璟,她跟女主、陆颖有很多对手戏。陆淮制衡后院的手法很单一,就是扶一个做靶子然后把后院女人的矛盾转移到他树的靶子身上,他没有细想后院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他的认知里面后院的女人争的就是地位荣华、他的生殖器以及他的情感归属,孔侧夫人就是为了凸显他的认知而塑造的。陆颖争的是明月教以及她对陆淮的爱和控制欲,女主争的是一口气,孔侧夫人争的是家族的地位和荣耀,由于格局的限制她们也争后院的地位荣华、他的生殖器和他的情感归属,可这三点跟她们真正的所欲比起来真的是微不足道,一旦她们其中有一人的所欲达到了陆淮绝对没有好的下场。

最后成功的人是女主,陆淮在女主的手下领了好几次盒饭。

陆淮眼高手低到连自己的得力属下有野心他也不知道,导致了明月教最后的崩塌,和他自己的身死家破。

陆淮对女主的感情真的就是一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女主就是看透了这一点对他一直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仗着“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而横行后院,女主要利用他的时候随便给他一点好处他就像狗一样往女主那里凑,哪怕女主给他的是一颗包着玻璃渣的假糖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吃下去,虽然里面有女主的层层算计但女主的算计就是建立在这一点上面。

他对女主有那么一点感情,比如知道自己一直在吃女主给的假糖的时候的震惊和伤心,比如将女主笔触稚嫩的画当名品来收藏,只是这一点感情相比于男主们对女主的感情太轻了。

大结局的时候青衫借着陆颖的口点出陆淮他就是犯贱、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得不到女主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杀了女主,很典型的得不到就毁掉。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璇玑,他属于一开始就出场了但一直只闻其人不见其人的男配,他出场的时间最短,但他却是一只在后面操纵整个局面的人,他的存在就是给陆淮做对比的,容貌比陆淮更好,能力也比陆淮更强。

视角的限制没有着重描写他对女主的感情,他对女主的感觉会在单独开的番外里面写。璇玑是一个跟明成祖朱棣一样有野心也有能力的人,他有一统武林的野心他本人也是真正有行动能力的人,他第一次出手是在陆颖的孩子夭折的时候,弄疯了陆颖打乱了陆淮的计划,激化明月教的内部矛盾,从这一点上面来看他的计谋跟陆淮靠着后院制衡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面。他本人是真正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雷霆一击。

女主复仇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借了他的东风才成功的。

泽言,东护法,最开始取名字的时候没想太多,后来有人告诉我他的名字跟一个游戏撞了……(下次取名字的时候青衫一定会看看撞名了没有,撞了一个大火的游戏人名真的好尴尬。)

他的名字很平庸,他本人并不平庸,云飞、元玉、仰峥都服从于他。在跟女主相处的时候他一直处于压制女主的地位,典型的就是他在啪啪啪的时候单方面压制女主。

他在四个男主中心机最深、心思最重,在发生问题的时候他是最冷静的,比如:女主因为男主们强行跟她啪啪啪而闹离婚的时候,先是打感情牌,然后恐吓女主路上有危险,最后再给女主一颗糖,甜枣加大棒打消了女主要离婚的心思哄的女主跟他们愉快的he。

他的心思很细腻,背着陆淮偷偷跟女主啪啪啪的时候不弄皱女主的衣服,给女主梳头,学刺绣绣红盖头,剪女主的头发做同心结。

他可以说是四个男主之中最懂女主的人,女主也懂他,他套路她的时候她是知道的,但女主还是很乐意被他套路,这就是源于他们之间的相知相许。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云飞,他就是一个肌肉发达的直男,女主很喜欢他偏阳刚的外面也讨厌他糟糕的直男型审美和直男型思维。

跟女主相处的时候他们地位是平等的。他一直以很坦诚的态度面对女主,他不认祖归宗最大的原因不是为了女主这样伤感情的话他也说,要是放在元玉身上元玉绝对会抓住这个机会跟女主说一堆肉麻的话,他这一辈子说过的最肉麻的话就是“娘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他从三观上面最贴合女主,自己没能力做的事情绝对不去肖想,追求小富即安的平静生活,只可惜剧情的力量让他陷入不可自拔的漩涡之中。

元玉,家庭之中专门耍宝搞笑的存在,同云飞相爱相杀,面对女主油嘴滑舌。

他跟女主是一对欢喜冤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嬉笑怒骂好不自在,女主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出现幼稚的一面,比如上火那一章她在心里面把自己捧成傲娇的小公主。

他就像一个小男孩,有自己的小癖好,比如:收集小黄本,并致力于带坏身边的人,后面女主这个不看小黄本的人都看了他收集的小黄本;有自己的小心思,在女主面前无时无刻不找机会给云飞上眼药,即使总是被女主识破;有自己的小秘密,偷偷做当时不为世人所接受的护肤品护肤。自在潇洒的同时又背负着许多东西。

仰峥,他是跟元玉相对的存在,他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像小孩子,实际上他不是,他跟女主相处的时候女主处于看似压制他的地位实则是被他压制的地位。

他的心思非常敏感,女主开了一句他很小的玩笑他一直牢牢记着。女主喜欢他软萌的一面他就一直以这一面存在,其实从他本身来说他并不是软萌的人。他本人非常恶趣味,元玉和云飞相爱相杀的时候他非常超前地意淫两个人的带感故事,也非常冷血和隐忍。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他的性格跟泽言有一定的相似,奉行的是扮猪吃老虎的准则,很多时候他都是以一个追随者形象存在,得了好处又担了最小的风险。典型就是明明他也跟女主强行啪啪啪了,女主闹离婚的时候他仅仅是作为一个被女主迁怒的对象而存在。平时不声不响其实牢牢把握着在女主心中的地位,可以说家里面他是女主最最心疼的存在。

鸳鸯讲的就是一个求而不得的故事,女主求与男主们共剪西窗烛不得,男主求与女主相守一世不得,陆颖求陆淮的心不得,陆淮求滔天权势不得,璇玑求女主不得,本来想写个愉快的he接过写着写着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设定写个悲伤的be。

不想太早暴露结局是be,鸳鸯两卷的卷首语没贴上来,现在完结了,青衫打算贴一遍。

鹊桥仙·纤云弄巧

宋代: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度 通:渡)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玉楼春·春恨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宋代: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被虐到的读者大大可以去番外里面吃糖,现在番外一个是转世之后的男主跟女主的,还有一个是璇玑、长乐、奈奈、仰峥、元玉共同的番外(这个是糖包的玻璃渣子,吃之前请慎重考虑)。

鸳鸯对青衫来说一直意义重大,想当年青衫是一个写几千字的小短篇都太监的作者(捂脸.jpg),在长期单机、订阅扑街到还不够稿费提现的情况下居然写完了。这里要感谢那些追文的读者大大,要不是你们,鸳鸯也会成为青衫的有生之年系列。

回看这一篇文,文笔幼稚、感情线稀碎、人物脸谱化,框架散乱,自己都看不下去。青衫也会在这一篇文中汲取教训,争取把下一篇文写的更好。

在这里青衫要求一下《前方高能,渣男们请退散》的预收。

渣男这一篇不走虐身虐心的路,走的是欢脱搞笑的路,虐渣爽文。

我想要你,忍不住,快进来  我想插

开文的话看青衫什么时候把大纲写完,应该不会隔太长的时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