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愿你笑靥如花下一句怎么接慢点痛

【斩壹】

「吃东西时也不能卸下心防。」

--------

时代渐渐改变,开始流行起了流浪武士的潮流,已经不像从前一样,忠心耿耿的侍奉着一位大人,而我们的村里没有什麽较为有名子官员,因此村里的武士也渐渐的去流浪,无法离开村子的我,放下了剑,开始做起了农工。

「小乌,这样就可以了,今天就先休息吧!」从工厂内走出了一名大叔对着田中大喊。

乌从田园中走回工厂内,放下了工作器具後和大家打声招呼便离开了。

毕竟只是个小村子,大家也都彼此认识,也因此村民也都非常的热情打着招呼,说着闲话家常的事情。一边打着招呼,偶尔停下脚步聊聊天,以缓慢的速度走向了常去的团子屋。

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慢点痛

「来了吗,今天还真晚呢。」团子屋的小姊递上了茶,顺手将托盘抱在胸口,等着乌回答。

「啊啊,是有点晚了呢,请先给我一盘团子吧。」亲切的对她笑着,团子屋的小姊唠唠叨叨的说着:「总是吃这种东西一点也不健康。」但仍走进了厨房。

这间团子屋并没有名子,就开在道路的一旁,总是会有许多人进进出出,但今天格外的安静,能够看见拥抱这座房屋所伸展出的树枝,飘散着清新的味道,能够令人很放心的待在这里。

风铃的声音以及树枝被吹动沙沙作响的声音伴随着风,细细的环绕在乌的身边。

不知何时,团子早悄悄的被摆放在乌的一旁。没想到自己如此的没有戒心,这种无论怎麽摆放都会有声音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发现,实在不敢称自己为武士,尽管只是曾经。

这里的东西很少,茶、几种口味不同团子仅此而已,但是却怎麽样也不会吃腻,每次咬入口中的口感总是不同,曾经问过老板究竟是如何制作出这种如此美味的团子,却被以:「我们所用心做出来的东西,同时又被用心品嚐的人吃掉,怎麽可能不美味啊?」的说法给打发掉了。

但是乌却永远忘不了老板那时的笑容,闪亮的却又用自己的温柔所包覆那太过刺眼的光芒。

一边吃着的同时想起了这些事,正要咬下一个团子时,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

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慢点痛

「小哥你好啊,这团子好像很好吃,分我吃口吧?」乌抬起头,看见了从未见过的脸,虽然想过是否曾经见过几次,但怎麽样也没有印象,这时才看见他腰际上佩带的刀子,猜测了对方的身分。

「是流浪武士吗?请坐吧。」乌的手伸向了一旁的座位,男子也不客气的坐下了,乌将盘子推向了那名男子,喝起了自己的茶。

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再继续待在这里,却突然觉得这个人和自己有些相似,矛盾的想法在自己脑中徘徊。

男子也不客气的拿起了团子开始食用,不到三两下就将一串丸子吃光了。

「抱歉,还没报上名子就将你的食物吃光了,我叫巢叶,如你所言是位流浪武士。」放下竹签後对着乌说着,不久团子屋的小姊也送上了茶给他,第一次看见的客人,团子屋的小姊也悄悄的打量着他,但看见巢叶正在和乌讲话後,似乎也并没有那麽戒备便准备进入了屋内。

「不好意思请再给我一盘团子。」巢叶在小姊进屋之前对着她说了一声,团子屋小姊回应了一声後便进厨房了。

巢叶喝着茶,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被戒备着,顺手将腰间上的刀靠在一旁的墙壁。

「不好意思,我们这儿很少会有外人进来,不知您怎麽会来到这麽偏僻的地方呢?」乌疑惑的问着,看着巢叶的动作,也稍稍的堤防着。

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慢点痛

「不用对我使用敬语,我和你的年纪应该差不多吧?我只不过是漫无目的的到达这里,刚好发现这里有和我一样的人罢了。」巢叶语气非常的轻松,但是却盯着乌看。起了肌皮疙瘩,那双眼好像要看穿什麽似的,直直的盯着乌,眨也不眨的。

你也是武士吗?像是这麽问着。

「曾经我也是名武士,但是我放下了我的剑。」看着自己充满茧的双手,但这些茧并不是为了执起刀子,只是为了生存。乌搓了搓双手,便不再去看它。

「剑可是武士的信念呢,完成了?还是放弃了?」巢叶一点也不在乎这是第一次见面,深入了话题,不害怕揭穿他人的伤疤。

乌皱着眉,没想到他会问的如此深入,并不打算回答而沉默着。

「我啊,为了保护我重要的东西所以握紧了剑,为了保护自己珍视的东西,同时也破坏了别人重要的东西。」巢叶思毫不遮掩的说着,闭着眼睛,在回想什麽似的。

乌看了巢叶垂下了眼,将手互相交扣着。

巢叶再次拿起团子,咬下去後好像嚐到了特别的味道,眼神闪亮的看着那串团子。

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慢点痛

「战争又快要开始了呢。我喜欢战争也讨厌战争,我在杀人的同时才能尝到保护人的滋味,但却又必须看见那些死去的人的家属哭泣的泪水。这双手究竟有没有保护到我所珍视的东西,我想也想不透,只是不停战斗着霸了。」说着和口气相反的话,不知道眼前这人究竟抱着什麽心态说出这种话,但心里却有着同样的共鸣,想要回应些什麽。

「究竟有没有保护自己重要的事物啊……」小声的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不在乎巢叶有没有听见。

巢叶快速的将团子吃光了,也将茶一口饮至见底,才满足的笑着。

乌发觉天色已经渐渐变暗,起了身,将钱放在座位上:「不好意思,我该走了,希望能够在见到你。」

巢叶也将钱放在座位上,赶上乌的步伐:「我找不到能够休息的地方,能够借宿你家吗?」

----------------

我总算写完第一篇了!!!

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慢点痛

其实我在三天前就已经想写了,但是一直在名为银魂的沼泽中挣扎(明明是懒的打

其实原本想先好好介绍乌以及巢叶,但还是决定打文章

先简单的介绍乌

乌(ㄨ)请不要看成鸟(ㄋㄧㄠˇ)<-?

是长发男子但因为要工作所以习惯将头发把绑起来

摁,红樱篇真的很好看

在打的时候挑错BGM好想写打斗的画面呢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1647028

慢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_慢点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