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当一个女人说男人都一样草:慢慢草

两人暂时歇场,没关的房门外出现白可馨的声音。

“何嫂……到门口就行了,国生……在睡觉呢。”

听到声音,秦漫漫吓出冷汗, 含住秦国生男根的花壁紧张收缩。

“嘶……”男根被紧紧吸住,秦国生抽不出来,也舍不得,托起秦漫漫的臀部,转身闪进旁边的浴室里。

打开灯,秦国生贴门而站,胸膛激烈起伏,两人听着外面的动静。

白可馨进来了,她瞅着床上没有秦国生的身影,看向浴室,晕黄的灯光从门缝透出。

她走过去,敲了敲门,“国生……你在里面吗?”

“嗯” 秦国生回答。

萤草:慢慢草

白可馨听到他的回答,醉醺醺的她便忘了自己想说什么,走到床边倒头便睡,连卸妆都忘了。

等了好一会,秦国生听着门外毫无动静,俏摸拉开一条门缝,看到妻子倒在床上,明显已经熟睡。

再次关上门,反锁。

“我们继续……”秦国生捏着女儿的后颈,沙哑说道。

“爸爸……”秦漫漫湿漉漉的桃花眼看着秦国生,拒接他的意图。

秦国生抱着她放到洗漱台上,才认真地盯着秦漫漫的眼睛,眼中欲望赤裸裸。

“唔唔……”他堵住女儿的嘴,不容拒绝的姿态,长舌勾引着秦漫漫舌头一共戏玩。

“喜不喜欢,嗯?”秦国生稍稍放开漫漫。“喜不喜欢爸爸亲你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萤草:慢慢草

男人的手最后停留在花唇上,揉搓上面的小果核。

“啊……”秦漫漫放低声音呻吟,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秦国生趁机分开女儿的长腿,踩着台面,摆成了M形。

再次狰狞的紫红粗物迅速进攻,冲进美妙的花苞中。

“噢……”秦国生喘着气,直接爽出声。

粗物抽插几下,洞口再度湿润出水。

秦漫漫低头看着自己花心,淫靡的景象让她移不开眼睛。

秦国生开垦了一会,把秦漫漫放下了,让她翻过身。

萤草:慢慢草

秦漫漫配合着他,撅起屁股,上身趴在台面上。

雪白的臀部往上纤细紧致的腰身,整个视觉都是这颗蜜桃。

秦国生掰开臀肉,粗物往细缝里试探几个来回,找到入口,缓慢推进去。

“呜呜……”

因为姿势原因,洞穴比正面进入要困难,但是给予的刺激感翻倍。秦漫漫趴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一脸媚红的女人竟然是自己吗?

噗呲,粗物终于推送进去,像有无数小嘴紧紧吸住男根往里深入。

–啪啪啪

秦国生开始猛烈抽插,抓住镜子前晃动的巨乳,抓着两团软肉拉扯。

萤草:慢慢草

“不要……不要了……”秦漫漫呜咽着求饶,不过很快她也说不出话了。

最后,高潮来临时,疯狂的秦国生才猛地停下,在水汪汪的洞穴深处喷洒了滚烫的种子群。

…………

放满温水的浴池中,秦国生搂抱着女儿,在昏睡的秦漫漫脸上不断落下亲吻。

小麦色的手掌抓着她的乳球戏弄,落下一道道浅浅的红痕。

秦漫漫渐渐恢复过来,她睁开眼睛看到父亲。

“嗯……”刚刚历经人事的身躯非常敏感,掌心摩挲乳尖的快感,秦漫漫呻吟着却不想阻止秦国生。

“漫漫,爸爸爱你……”秦国生亲吻她的额头。

萤草:慢慢草

“爸爸从未试过,这样激动美妙的感觉……”

“唔……什么……”秦漫漫迷糊说。

“吸得好紧啊宝贝,爸爸很喜欢……”秦国生呵呵笑道。

“您、您别说了……”秦漫漫轻轻捂住他的嘴。

“你让爸爸好舒服怎么不能说?”秦国生神秘一笑,又说“喜不喜欢爸爸操你?”

“……不要脸”秦漫漫撇过头不看他。

“是……爸爸不要脸了,只要操你……”秦国生压住女儿说。

“别……妈妈还在外面呢……”秦漫漫哀求秦国生,虽然她感觉体内那股暖流十分舒服,现在的她并没有书里第一次撕裂的痛,她也不想再来第二次,明天还要去泡温泉呢。

萤草:慢慢草

“爸爸尊重你,我送你回房间。”秦国生抱起水里的女儿,擦干她的身子。

打开门,秦国生看外面的白可馨,仍在熟睡状态,才搂着裹了浴巾的秦漫漫轻手轻脚的出去。

快越过卧室区,秦漫漫突然拉着他的手,悄悄说“爸爸,我……我的衣服!”

秦国生连忙把床铺上女儿的裤子和内裤拿上,一起出了主卧。

————

发现好几次设错草稿时间,有些章节公开时间错误,感觉接不上文的宝宝,请晚点再顺一遍章节阅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