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慢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超激烈视频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我跟你说你这次罩子给放亮点!再给退学的话老子也没能力帮你了!”天色才刚要亮起来的住宅区内一条街道上,宁静被一把洪亮的声音给划破。

伴随那把洪亮声音的还有一条摇着尾巴在吠的黄狗:“汪汪!”

真是吵。施明卫挖了挖耳朵,塞上耳机,按下随机播放。第一首播放的是陈绮贞的“躺在你的衣柜”。电子吉他的声音充塞了他的耳朵,让他得到片刻的宁静。

“喂!老子跟你说话,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弄完早餐还穿着围裙的施老爸举起锅铲就往儿子的头敲去。

“喂!会痛的!”施明卫赶紧拉下耳机,抱着後脑勺。

“问你有没有听进去啦!给我小心点,这次不要再被退学,知道吗?”施老爸叉着腰说。

施明卫没好气地把简便的一个行李丢进德士後车厢:“知道了。”

“是真的知道才好!”施老爸也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转而向在旁边一脸呆样的德士司机说:“你也给我小心这小子半路跳车啊!”

德士司机愣了一下:“半路跳车?”

“别看这小子那呆样!”施老爸瞄了一眼身後开始吹起口哨的施明卫:“他可是有前科,试过半路跳车的!”

“所以拜托你了,德士大叔,看着我家不才儿子一下。”施老爸伸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司机只有点点头:“好,好的。”

施老爸这才满意地转过头来对着施明卫说:“还不快上车!第一天上课还想给我迟到吗?!”

“明明还不是你在那里罗哩罗嗦地才会那麽久,我早就准备好了。”施明卫低头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麽?!”施老爸又叉起腰。

“没什麽,我走了,施老头。”说完,施明卫拉开车门,跳进了德士。

“什麽老头!你老爸我四十都还不到!你拽什麽啊你这个死仔包!”施老爸气得七孔冒烟的时候,施明卫赶紧叫德士司机:“快点开车!”

德士往前开动了,施明卫摇下车窗,回头对後面的施老爸扮了个鬼脸:“再见施老头!再见笨狗!”

“死小鬼!我生块叉烧好过生你!”施老爸还在怒駡,在他旁边的笨狗也跟着在叫,仿佛在向施明卫说再见:“汪汪!汪汪!”

坐回座位上,施明卫又拿出手里的新生入学手册随手翻了一下。

“龙京巍男子寄宿中学”。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换了那麽多所中学,还是第一次转进寄宿学校。施明卫把手册丢到一边。

算了,反正还不是学校一间。

施明卫摇了摇头,正要把耳机塞进耳朵,前方开车的德士司机突然开口:“嘿,小子,第一天上课呢。”

“嗯。”施明卫只是随口应了一句。

“龙京巍寄宿中学,听说那里学生的成绩都很不错哦。”

“嗯。”所以?他们成绩好又不关他事。

“不过听说那里纪律是比较严厉的,或许你在那里就不能乱来了。”说完司机呵呵地笑了两声:“中学啊,不疯狂枉少年,对吧?”

“嗯。”施明卫不耐烦地把耳机戴上,决定不再理会司机。

疯狂?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疯狂;他只不过总是在做他必须做的事情罢了。

那哪算疯狂啊。

***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大约一小时後,德士停在了一所诺大的校园门口前。

施明卫下车,拿了行李,给了司机车费。

司机一边收下钱一边笑呵呵地说:“祝你第一天上课愉快!”

“嗯。”施明卫闷哼了一声,看着德士扬长而去。

他转身,仰头就能看到大大的“龙京巍寄宿学校”几个大字刻在门口上;金色字,黑底,光是看那几个活有灵气的字体,就能够感觉一股威严。

“纪律深严?还真是烦啊。”施明卫叹了口气,提起行李进入了校园。

才踏入校门口,施明卫就感觉到有几十对眼睛在注射着他——他擡头一看,校园里走动的学生们都正上下打量着他,就像在打量实验小白鼠的眼神一样。

施明卫不以爲然地耸了耸肩,继续拉着行李往事务处方向走去。

新生报到总是免不了被打量甚至爲难,他也习以爲常。

反正,人不惹他,他不惹人。别烦他就是了,他才懒得管那麽多。

但是,很显然地,还是有人活得不耐烦想要惹他。“喂,你!”一个长得高大,皮肤黝黑,校服凌乱地没有塞好的男生站在施明卫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施明卫挑了挑眉,沉住气说:“什麽事?”

“新转来的哦?”本来还一脸横肉倒八眉的男生突然嬉皮笑脸起来:“长得还挺可爱的嘛!”

对方有着一双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感觉很阳光。是那种很受人欢迎的类型吧,施明卫想。

施明卫也没有再搭理对方,绕过对方继续走。

“喂!你叫什麽名字?”男生抓住施明卫的手臂。

施明卫立刻甩掉对方的手,冷冷地回答:“施明卫。我有事要做,先走一步。”

“我叫蓝权廷,以後有什麽事情欢迎来麻烦我。”男生松开手,朝施明卫嘻嘻地笑着。

施明卫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向事务处。

事务处的教师翻了翻施明卫的资料,从老花眼镜里擡起头来看他:“这是你第四次转校?”

“嗯。”真是烦,自己不会看资料吗?施明卫暗自又翻了个白眼。

“前三次被退学都是因爲操行不好?”戴老花眼镜的女教师依然以从下而上的瞄法看施明卫。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真是让人烦躁的态度。

“嗯。”

“希望你这次能吸取教训而好好守纪律吧!”女教师终於放下施明卫的资料夹,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钥匙交给施明卫:“这是你的宿舍房门钥匙,你住306房。”

女教师指了指门外:“你从这里出去,左转第一个楼梯下去,直走到尾,就是宿舍了。你的房间在三楼。还有其它什麽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或者问其它同学。”

施明卫拿了钥匙,点点头,拉着行李往宿舍走去。

打开306房门,施明卫走进一间备有一个衣橱,一张书桌,一张单人牀的房间。他把行李放到一边,关上门,呼了口气。

终於有一点私人空间了。施明卫坐在牀上,按了按太阳穴。

施明卫望了眼手表:时间是七点十五分。

还有十五分钟就要进班去上第一堂课了。

还要是历史课。

到底是谁编排的烂课程表;历史课这种催人睡觉的课放在早上干吗啊?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真是让人感觉很烦躁的学校,这是施明卫对“龙京巍寄宿学校”的第一个印象。但又还没到讨厌的地步。

才躺倒在牀上休息了三分钟不到,施明卫突然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干!刚刚忘了锁门。施明卫一边在内心咒骂一边睁开眼坐起身来。

“嘿,施明卫!”推开门走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理着一头平整的短发,戴着银框眼镜的男生。

施明卫一见来者,只是皱了皱眉,没有答话。

径自推门进来的齐景宏却丝毫没有被施明卫冷漠的态度影响,只是转身关上了门,然後走到施明卫牀前,双手插入裤袋,站着看着施明卫。

施明卫仍然不爲所动地坐着,眼睛也不看齐景宏一下。

“对把你给弄进这所学校的学长这般冷漠,是应有的态度吗?”齐景宏撇撇嘴,看着施明卫的眼神却带着笑意。

“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把我弄进来这里。”施明卫冷冷地开口,还是没有看着齐景宏。

齐景宏把右手从裤袋里拔出来,伸手握着施明卫的下巴硬是把施明卫的脸转向他。

“你想怎样?”施明卫鄙视眼前这个人,鄙视到了极点。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没什麽,想你啊。”齐景宏说完,弯腰吻上了施明卫的唇。

当齐景宏想把舌头探入施明卫嘴里时,施明卫却冷不防地用力咬了齐景宏下唇一口。

齐景宏一痛之下,放开了施明卫。他伸手摸了摸下唇,一看,竟然流血了。

但是齐景宏不怒反笑,擦去下唇的血,对施明卫说:“下次就不能温柔点吗?”

施明卫瞪着齐景宏:“你知道这是乱伦吗?哥哥。”

说“哥哥”二字的时候,施明卫还故意放重语气。

“这哪是乱伦呢?”齐景宏笑了笑:“我们可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啊,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施明卫闷哼了一声,绕过齐景宏,从行李里拿出准备好的书包,径直推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去上课。

望着走远的施明卫的背影,齐景宏的脸上还一直挂着那丝斯文得过分的笑容。

“还是那样好玩啊,弟弟。”齐景宏笑着,也跟着离开了306房。

***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施明卫匆匆离开宿舍房间后,就往被编排进的高二课室快步走去,他那杀气十足的样子把经过的人都吓得让开一旁去。

在他咬牙切齿的神情之下,是一颗被厌恶吞噬的心。

齐景宏是施明卫的哥哥,异父异母的兄弟。

十嵗开始,施明伟就开始了单亲家庭的生活,和施老爸两个人一起撑起了一头家。

十三嵗那年,施明卫的母亲嫁给了鳏夫齐景宏的父亲;当年,齐景宏十四嵗。

施明伟比谁都讨厌家庭伦理洒狗血的电视剧,也根本不想自己的生活被搞得像做戏一样戏剧化。

但是偏偏这就是他的生活;一个身兼母职的施老爸,一个离婚再嫁的母亲,一个哎呀老爸(虽然他根本没有认过这个老爸),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没有拜把关系的哥哥。如果可以,施明卫宁愿自己的生活可以不要这麽家庭伦理剧。

有没有母亲也没关系,有没有哎呀老爸也没关系,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则是施明卫最想摒弃掉的关系。

如果不是因爲答应了施老爸这一次不会被退学的话,施明卫一定、肯定会把齐景宏打得满地找牙。

呸!这种人配当别人的哥哥吗?

“简直就是人渣!”施明卫走进课室,就气冲冲地随便挑了後面的一个座位把书包“嘭”一声丢在桌子上,坐了下来。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施明卫坐下来冷静了三分钟後,才察觉到身边坐着一个人。

他转头,旁边是一个皮肤很白晰,单眼皮的男孩子。对方正一脸战战兢兢地望着施明卫。

“你……你还好吗?”男孩子弱弱地开口,语气非常地轻柔。

施明卫不禁被对方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逗笑:“我又不会吃人。”

“呵呵……”对方傻笑了一下,然後说:“你好呀,我叫张文宇,大家都叫我小宇。”

“嗯。”施明卫点点头,不以爲意地把书包里的课本拿出来。

突然感觉到小宇的炽热眼光,施明卫才又擡头,一脸疑惑地看着小宇。

“你……的名字呢?”小宇这才小声地问道。

“施明卫。”施明卫简短地回答,然後又自顾自地把铅笔盒拿出来。

“施明卫。”小宇突然又叫他。

施明卫擡头,等待小宇説话。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你平时都是这麽冷酷的吗?”小宇很认真地问,脸上随即飘上两朵红云。

这男孩子怎麽那麽容易害羞啊?施明卫没好气地搔了搔头:“我换位吧。”

正要站起来收拾东西到另一边去,小宇却很紧张地抓住施明卫的手臂:“爲什麽要换?是……是我太烦了吗?”

说着小宇一脸委屈地低下头。

施明卫忍不住拍了拍额头,然後一屁股又坐下来:“算了。”

施明卫从小就拿装可怜或者死缠烂打的人没办法。不管是施老爸还是家里那条笨狗也好,即使施明卫看起来一副漠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对於撒娇的对方,心肠却是异常地软。

“你人很好噢,施明卫。”小宇满意地笑起来,一双单眼皮的眼睛眯得几乎连成一条綫。

“嗯。”施明卫随口应了一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入了圈套的小绵羊一样。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天的课都上完的时候,施明卫已经开始後悔自己刚刚的一时心软了。

看着面前还在劈里啪啦地说一堆的小宇,施明卫的耳朵几乎就要开始啓动自动隔音模式了。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真没想到这害羞的小子有那麽多话説,只差声量没有施老爸那麽洪亮而已。施明卫想着,忍不住挖了挖耳朵。

“……我们隔壁班的蓝权廷,那人你看过一定不会忘记他哦!”突然小宇一长串句子里的某个字眼引起了施明卫的兴趣。

“蓝权廷?”施明卫打住小宇的话。那不是早上拦路的白目家伙吗?

“嗯!”小宇用力地点点头:“蓝权廷他啊,很受欢迎呢!”

施明卫回想了一下蓝权廷的样子:大大的眼睛,阳光的笑容;嗯,的确是很受欢迎的类型。

“嗯。”施明卫又开始意兴阑珊起来。他趁机站起来:“我先回去宿舍了。”

小宇也没有拦住他,只是又扬起他那可爱的傻笑,向施明卫挥挥手:“那好吧!不过等下记得出席迎接新生晚会哦!”

“什麽?”施明卫愣了一下。

“你不是今天才转过来吗?所以你也是新生啊。等下晚会会在八点钟在食堂举办,你会和初一生一起被我们这些学长欢迎哦!”小宇说完,又继续扬起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搞什麽啊……施明卫无奈地拉了拉头发,内心暗自打定主意等下八点不会出席那劳什子晚会。

装病什麽都不想去。施明卫决定好後,就拿起书包往门外走去。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你不要不来噢!我会在那里期待你的!你一定要来噢,不然我会很失望的呢。”小宇似乎猜中施明卫在想什麽似的,又使出装可怜的招数。

“呃……”施明卫又抓了抓头发。

“你打算不去吗?”小宇又装起楚楚可怜的样子。

“好啦,去就是了,烦死了。”施明卫终于松了口。

“太好了!那麽待会儿八点见哦!”小宇咧开嘴很开心地笑起来。

真是拿他没办法!施明卫摇了摇头,离开了课室。

施明卫缓步走囘自己的宿舍房间,正要推门而入,身後却突然传来一把曾聼过的声音:“嘿,新来的!”

施明卫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蓝权廷。蓝权廷已换下白色校服,穿上了红白色的运动衣裤,露出来的手臂可见蓝权廷结实的肌肉。

蓝权廷笑了笑,对施明卫说:“想不到我们这麽有缘,你的房间就在我房间旁边呢。”说着,蓝权廷指了指旁边的305号房。

“嗯。”所以?施明卫一点也没有兴趣知道对方住哪个房间。干他何事啊?

施明卫转开房间门把,正要入内,蓝权廷又开口:“等下八点有迎新会噢!”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嗯。”施明卫不想理那家伙,只想囘房间好好休息。

“到时你要抽签看看分派给哪个学长噢。”蓝权廷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你信不信,等下我们也一样会很有缘份地抽在一起?”

施明卫回头白了蓝权廷一眼,蓝权廷却又朝施明卫扬起阳光的笑容:“等下八点,等你噢!”

说完,蓝权廷转身下楼去,留下无奈的施明卫在走廊上。

“真是自恋的家伙!”施明卫一边走进房里,一边咕哝。

***

八点十五分,施明卫还是去了迎新会。到底是怎样呢?就不想让小宇失望啦,施明卫心想,搔了搔头,缓步踏入食堂。

食堂里挪出了一个很大的空位,摆了约二十多张椅子,已经几乎坐满了新生。

一个充当主持人的学生正站在新生们面前,拿着麦克风对围着的新生们说:“新加入龙京巍男子寄宿中学的同学们,今天是你们的迎新会!我校一向有此传统,每年由高三生作筹划,高二生执行活动,务必要给新加入的同学们一个完美的入学仪式!”

主持人吸了一口气又继续爽朗地说:“我们迎新会的第一个活动——请各位给我们进行自我介绍!有的话也请你表演一下你的才艺!来,一个一个上来吧!”

虽然高二生是应该在执行活动的,但是这时候看起来却比较像是三三两两凑在旁边看热闹。小宇也正和别人一样站在外围观望新生的迎新会。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一见到姗姗来迟的施明卫,小宇远远地就向施明卫用力地挥手,脸上马上露出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施明卫生硬地举起右手小小挥了一下,就匆忙坐在了最後一排的椅子,加入新生们的阵容。

自我介绍的环节还算不赖,有好几个新生还真的使出浑身解数,以非常精彩的街舞表演、歌唱表演、魔术表演,甚至模仿秀、冷笑话马拉松等等,完全吵起了整个气氛。

施明卫最後一个上前去给大家介绍他自己。

“我姓施,名叫明卫。”施明卫一副很随兴的样子走上前,很简短地说了这麽一句,然後就打算回到座位去。

正想就这样蒙混过去,在旁边围观的高二生中却有人突然朝他大声问道:“喂!你有男朋友吗?”

施明卫愣了一下,转头张望,只见外围边上一个长得瘦瘦高高,皮肤很白,有着一张瓜子脸细长眉毛的男孩子,正朝他伸出修长的五只手指,挥了挥手。他有一双狭长而眼角上扬的眼睛;他的旁边,还站着蓝权廷。

好一个妖媚的男孩子啊,施明卫不禁想道。

施明卫一脸尴尬地站在原地,不回答也不是,回答也不是,想装作没有听见那个问题,却发觉席上的人们包括主持人都在以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施明卫在心里暗自咒了一下那道让他这麽尴尬的问题,旋即给大家丢了一个答案:“没有。”

说完,施明卫以接近跑步的速度快走离开了衆人的目光焦点所在。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一回头,施明卫又看到刚刚抛出尴尬问题的男生正很自然地用手勾住蓝权廷的手臂,两个人似乎在说着什麽好笑的事情,蓝权廷又露出那阳光的笑容。

冷不防,妖媚的男生转头朝施明卫看过来,狭长的眼睛随着扬起的嘴角弧度而微眯起来,像是对施明卫饶有兴味似的。

施明卫赶紧把视线移开,但是还是忍不住在猜测那男生和蓝权廷,到底是什麽关系呢?

似乎很亲密的样子啊。

啊,算了,他管那麽多做什麽啊。施明卫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主持人又重新站到大家的面前,对着麦克风宣布下一个活动:“现在,请你们上前来抽签,各签上有你们的学长的名字,抽到谁,谁就是你接下来两年照顾你的直属学长啦!当然,直属学长可不是什麽好差事,所以你们要做点表示讨好你们的直属学长!”

主持人停了一下,指着外围的高二生们:“你们必须在学校里找到你们的直属学长,然後,你们的直属学长会给你们一个难题去解决!做到各自的难题,让直属学长见证签字,才能得到接下来两年直属学长的眷顾哦!”

“好吧,我也不多怠慢各位的时间了,一个一个上来抽签吧!抽了就可以开始去寻找你的直属学长了哦!”主持人说完,把一个饼乾桶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示意前面的新生开始一个一个上去抽签。

等到施明卫上前去抽签的时候,已经有很多新生在外围边上一个一个地找他们的直属学长。

从饼乾桶里抽出了一张签,施明卫一看,上面赫然就是“蓝权廷”三个字。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施明卫不禁眼角抽搐了一下。不是吧?还真的被那家伙说中!

“好了,快去找你的直属学长吧!”主持人见施明卫还呆站着,开口催促他。

施明卫只好拿着签,不大甘愿地走到了人群中,试图寻找蓝权廷,却似乎怎麽也看不到他。

“施明卫!”突然有人叫施明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宇。

小宇憨憨地笑着问施明卫:“你抽到谁了?”

“可惜不是你。”施明卫说,内心加了一句:可惜是蓝权廷。

小宇呵呵地笑着,指了指身後一个长得胖胖的小男生:“我已经被别人抽到了。”

“好吧,不打扰你们去进行难题了,我继续去找我的‘直属学长’。”施明卫说完,转身离开人群,打算趁乱溜囘宿舍算了。

什麽直属学长,施明卫觉得有个“监护人”是件超级麻烦的事;爲什麽要搞这种东西啊?

才刚要跨步走去宿舍的楼梯,施明卫却突然发现蓝权廷就站在那里,倚在栏杆旁,就像在等着施明卫一样。

一见施明卫,蓝权廷就直起身来,以调侃的语气对施明卫说:“被我说中了吧?”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施明卫没好气地继续向前走;没打算搭理那个自恋的家伙。

“我就说嘛,你和我,是很有缘份的。”蓝权廷似乎永远看不出施明卫的不想理他的态度,总是可以一个人唱独角戏。

施明卫正要迈开脚步离开,适才问他尴尬问题的妖媚男这时候却从後方走来了,这次又把手勾在了另一个一脸很害羞的样子的新生的手臂上。

“权廷~”妖媚男见到蓝权廷就停下脚步,以让人几乎酥麻掉的声音呼唤蓝权廷:“怎麽,你的调教对象呢?”

蓝权挺望了眼施明卫,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人家不要我,能怎样呢?还是可人你要陪我?”

施明卫在妖媚男说出“好”字之前,就一个箭步挡在两人的中间,对蓝权廷说:“我抽到你的签。”

妖媚男见状,咯咯地笑了起来,拍了拍蓝权廷的胸膛:“那我下次再找你咯~”

“好呀!”蓝权廷对妖媚男笑了笑。

妖媚男笑着,又继续依在一脸憨厚的新生身边,离开了。

施明卫望着妖媚男离开的背影,不知道爲什麽,觉得松了一口气。

“怎麽,吃醋吗?”蓝权廷似乎看穿施明卫的想法,突然开口,脸上又露出那灿烂又带点邪气的笑容。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我干吗要吃醋?”施明卫赶紧收回目送妖媚男离开的目光,把签塞给蓝权廷:“哪,签。”

“没什麽特别事情的话,我回去宿舍了。”施明卫几乎是蓝权廷一接下签,就丢下这句话,打算转身就走。

“这麽快?”蓝权廷却留住施明卫:“你不想知道我要给你什麽难题吗,有缘人?”

“不想。”施明卫这麽回答,只想赶快摆脱这个死自恋的家伙。

“没有直属学长的话,大家都会欺负你哦。”蓝权廷继续説道。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不用你操心。”

“你这麽可爱,被别人欺负我可不忍心呢。”蓝权廷说着,又扬起了他的招牌笑容。

施明卫翻了个白眼。

“这样吧,你完成了这个迎新会仪式的话,我就答应你一件事,我一定会做到。任何一件事都可以噢。”蓝权廷扬起一抹浅笑。

施明卫想了想,终于点了头:“那好。”

“所以,难题是什麽?”施明卫问。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我也不舍得爲难你。”蓝权廷笑了笑:“就让我抱一分钟就好了。”

“什——”麽东西!施明卫还来不及骂完,就被蓝权廷一个伸手抱住了。

施明卫感觉到蓝权廷强壮的心跳,整个人愣住了。

几秒後,施明卫囘过神来正要挣脱蓝权廷的熊抱,蓝权廷却毫无预警地亲了一下施明卫的耳朵。

施明卫震惊地把蓝权廷用力地推开:“你……”

“我怎样?”蓝权廷一脸很享受的样子,坏坏地笑了起来。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要你答应我的一件事!”施明卫指着蓝权廷:“我要你LEAVEMEALONE,不要再惹我!了解了吗?”

“好啊。”蓝权廷却一副不以爲然的样子,耸了耸肩。

施明卫觉得整张脸都发烫了起来,急忙转身,快步离开现场,逃囘宿舍。

“啊,连耳根子都红了,真是可爱啊。”施明卫走远了,蓝权廷才带着笑,回到食堂去帮忙迎新会的後续活动。

回到食堂,蓝权廷又碰上了秦可人:“权廷~”

我会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 慢慢草

“嘿,美人,刚刚那个菜鸟呢?”蓝权廷和秦可人从初一同班到现在,两人可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一种地步,对方有什麽鬼主意都看得穿。

“放生啦~”秦可人扬起妖媚的笑容,伸手摸了摸蓝权廷结实的手臂:“你刚刚那个呢?长得很可爱呢~”

“的确很可爱!”蓝权廷想起施明卫脸红的样子,又不禁笑了起来。

另一边厢,匆匆回到宿舍的施明卫,嘭地一声用力关上房门,背靠在门上,才打算平顺自己急促的呼吸。

因爲刚刚走路走太快,还有因爲……蓝权廷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还有无足轻重的一个吻耳朵的动作,而加速到近乎休克地步的心跳。

施明卫深呼吸了几口气,趴倒在床上。

开学的第一天,真是烦死了,施明卫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