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什么:慢宝贝你吃完了该我吃了慢草

“你在干嘛?”

秦漫漫半夜起床喝水,房间的水壶空了,只能出去三楼的小客厅 倒水,为了方便,小客厅都是装了直饮水机器。

正倒着水呢,身后忽然冒出声音,胆子小的秦漫漫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秦娇娇。

“姐。”

“喔,倒水啊。” 秦娇娇看见水杯。

“嗯,你要不要?” 秦漫漫说。

“好吧,来一杯,渴死了。” 秦娇娇瘫软在沙发上,指使着妹妹。

她刚刚从男友家回来,的确很口渴。

“喏” 秦漫漫连忙接了一杯水,递给秦娇娇。

走近姐姐身旁,发现她的脖子几个红印,领口露出的锁骨好像还有牙印?

秦漫漫惊讶地盯了几眼。

慢慢什么:慢慢草

秦娇娇看着她大惊小怪的模样,好笑地说“这是什么你知道吧?呵呵、哎哟,我忘了你没谈过恋爱呢。”

捂着嘴笑了一会,又说:“我看你最近瘦了不少啊,趁着这机会赶紧谈个恋爱,不然再胖回来就……”

秦漫漫咂舌不语,她已经习惯秦娇娇的挖苦了,再说……前几天她也试过这种事情啊,哼,没进行到最后而已。

秦娇娇见秦漫漫不回答,顿时没劲继续欺负她踉踉跄跄地扭着腰肢回房。

………………

这周学校要考试,秦漫漫忙碌起来,就连周末也没出门,不过她经常就不爱出门。

她这次考试希望成绩能前进一大步,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有提升,也提高了对学习的自信。

秦家的主卧都是有配套的办公区域,除了秦国生另外有书房,还另外设有一间藏书丰富的阅览室。

吃过晚饭,秦漫漫来到二楼的阅览室查找资料。

要找的书放在高处,秦漫漫掂着脚。

慢慢什么:慢慢草

眼角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个阴影靠近。

“要拿什么?”秦国生站在秦漫漫身后,低着头看她。

“啊……那、那本书。”秦漫漫指着高处的书籍,说完低着头不敢看秦国生。

“我拿。”秦国生轻而易举把书拿下来,递给她。

秦漫漫拿着书,不敢转过身体面对秦国生,等着秦国生下一步动作。

但秦国生下一步并不是拉开两人的身体距离,反而往前稍稍前进一步,顿时从亲近距离变成亲密距离。

“这么晚,还要写作业?”秦国生聊天似的随意问道。眼神暗暗瞍巡秦漫漫的背脊与臀部。

“嗯……要考试……”秦漫漫脸红着侧过头,阅览室与秦国生的书房另开了门链接,难怪刚刚她没听到开门声音。

秦漫漫穿衣随意惯了,上回被秦娇娇刺激过,今天并没有穿平常的宽松t恤,直接是穿着睡衣出来,要是给白可馨看到,少不了一顿礼仪训斥。

贴身的两件式睡衣,白色而纯洁紧紧包裹玲珑的曲线。

“还要其他书吗?”秦国生双手撑书架,轻柔地说。

慢慢什么:慢慢草

“我、我想想。”

秦漫漫嗅到父亲身上的淡淡香水味,记忆恍惚回到那晚上,双腿发软,娇躯抵着书架靠立。

胸口挤着书籍生生露出乳沟与球状的轮廓,秦国生的身高清楚的看到秦漫漫半颗乳球。

情不自禁握住身前的纤细腰肢摩挲,一边低哑说“嗯。”

通红的耳朵暴露了秦漫漫的紧张。

突然阅览室的灯熄灭了,秦漫漫喊了一声。

秦国生趁机往前完全紧贴住漫漫的身后。

“不要怕,可能是灯坏了。”

男人贴过来,秦漫漫才发现父亲少见的没有穿正装,反而穿了一身家居服,轻薄的……

所以早已充血硬起来的男根顶着她的后腰处。

“漫漫……”秦国生顾不得她会反抗拒绝他,揽住漫漫的腰肢,微弯身子,男根嵌入臀瓣中。

慢慢什么:慢慢草

顶着秦漫漫挺翘的屁股上下移动,他没有触碰日思夜想的巨乳,仅仅是藉由侧边落地窗照进来的月光观赏。

“唔……不……”

“漫漫,爸爸帮你找书。”

秦国生打断秦漫漫的拒绝,他拉下裤头,掏出肿胀的男根,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挤进秦漫漫的臀沟。

秦漫漫感觉臀部被根硬物烫了一下似的,“啊……”大口喘气。

她想起第一次那个梦,现在与那个梦不也十分相似?

纠结了那么些天,秦国生此时最为舒爽,分开女儿的臀瓣紧紧夹住自己的男根后,一下又一下挺动。

弄了一会儿,秦国生欲望没有消减,反而高涨更多,他握着粗涨的男根,把漫漫的裤子往一边扯,露出里面的美景,可惜黑漆漆的,他只能用硬物去感应了。

“别……嗯嗯……”

秦漫漫呻吟着,一边撅着臀部,不知是推开还是迎合男人。

滚烫的男根慢慢深入裤子里,龟头隔着内裤往最为湿润的中心蹭刮。

慢慢什么:慢慢草

“啊……好烫……”秦漫漫扭头哭着说,那种莫名不受控的刺激令她不安。

秦国生的男根找到地方后,大手箍着秦漫漫,开始孟浪的进攻。

花唇渐渐被男根磨擦充血,秦漫漫小腹再次燃起那股暖流,在两人不断堆积快感最后释放那刻随着高潮喷涌而出。

那股暖流也湿润了秦国生的男根,“嗯……”秦国生粗哑的呻吟,精液射在秦漫漫的内裤上。

“唔……”

敏感的男根惊喜地紧贴花心,享受秦漫漫体内喷出的潮水,喷涌数次后才停歇,秦国生暗暗期待他们坦诚相见的日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