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夫君…快不行的:慢慢草

车内的秦国生闭着眼睛休憩,座椅宽敞,后座与前座间升起了夹板,隔绝了很多声音,秦漫漫坐在一端。

与父亲的近距离忽然间她昨晚的紧张不安都消失了。

剩下的都是羞涩。

秦国生比昨晚清醒许多,刚刚还吐过,现在他清楚知道旁边便是他的小女儿漫漫。

脑海转着昨晚的事儿,想不出头绪,反而惦记起那种柔软的肉感。

这时,车子拐了大弯。秦国生趁机向秦漫漫靠过去。

装着不舒服醉晕的样子,靠在秦漫漫的肩膀上。

“爸爸?”秦漫漫推了推秦国生,没反应。

我慢慢的:慢慢草

车内开着两盏小灯,秦漫漫打量起在秦国生,发现以往的严厉父亲形象在远去,眼前这个男人成熟风度翩翩,五官立体,剑眉星目。

秦国生闻到漫漫胸口的奶香,往漫漫胸口嗅闻。

秦漫漫一惊,身体退靠在车门边。

秦国生趁机坐过去,挤着秦漫漫退无可退。

“啊……”

秦国生已经顾不上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小女儿,那股奶香诱惑着他的神智,最后……他终于如愿地埋首巨乳上。

轻薄的裙子阻挡不了什么,男人的气息与火热缓慢包裹秦漫漫。

男人的脸揉搓乳房,裙子的领口也因为这样松开许多,渐渐露出两团半球。

我慢慢的:慢慢草

秦国生眯起眼睛,盯着两团半球,大手猛的把它俩笼罩住,男人还是有些粗糙的手掌深入领口与吊带式内衣,托出两颗完整的乳球。

沉甸甸的乳球被释放出来,压着布料,顶端两颗粉色的小豆子就是奶香的来源吧。

“嗯……”秦漫漫脸蛋通红,身体发软,咬着指节压抑自己敏感的娇喘。

她不想拒绝这种情欲,从未试过的感官享受。

秦国生十分兴奋漫漫的媚态,说明他没有被拒绝。

趁着醉意,他也顾不上什么道德底线。

双手握上漫漫的乳房,把它们搓热,奶香散发更浓,低头含住一颗小粉豆,滑溜灵活的舌头绕着小豆子打转,唾液湿润了着含在口中的乳肉,时而狠狠地啜一口香甜。

秦漫漫新手只能仰头娇喘,神经兴奋,内裤已经湿透了。

我慢慢的:慢慢草

趁着灯光,她看到自己两颗乳球已经被男人舔了一遍,上面水泽隐约,是男人来不及吞咽或故意留下的痕迹。

秦国生趁着漫漫出神,突然出击,捏住她的下巴,含住性感红软的唇瓣,舌头侵入腔内,搅弄她的小香舌。

“唔唔……唔……”这才是秦漫漫第一次接吻,她不会换气,不停拍打着秦国生的肩膀。

秦国生松开她,再次捏着一颗乳球吸吮。

刚刚挣扎中,漫漫的鞋子脱落,露出小巧白嫩的脚丫。

原先双腿被男人压制住了,挣脱几下,左腿被松开踏在地毯上,漫漫下意识地曲腿夹着秦国生。

裙摆顺着曲起的动作滑落。

秦国生放开巨乳,瞧上那双白嫩的小脚丫。

我慢慢的:慢慢草

粉嫩的脚趾蜷着,握在大手里比较,十分小巧。

目光顺着白皙的小腿、大腿往上搜寻。一直到腿心,宽松的裙摆已经推弄到腰间,腿心敞开露出湿透一片的白色小内裤。

瞟了两眼,秦国生立马转移视线,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在车内要了漫漫。

秦漫漫眯着眼睛,喘气不已,眼里都是懵懂的欲望。

她腿心淫水泛滥,的确很难受。

秦国生稍稍往后退,解开皮带与裤头,露出黑色内裤包裹的龙根。

秦漫漫看几眼,意识到那个尺寸与梦中的一样雄伟。

秦国生撑开她的大腿,不敢摸到那处,直接压过身体,腰一挺……硬邦邦的龙根撞击中心的花唇。

我慢慢的:慢慢草

“啊……唔……”淫水已经蔓延,内裤紧贴花唇,如今被那么火热的龙根戳过来,雄性的荷尔蒙包围着秦漫漫,她控制不住小腹的颤栗。

秦国生揉搓着丰满的乳球,身下龙根继续贴着花唇上下快速摩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