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单身派对活动主题尿h

**

咳,初次见面。

我是漾公主後援会主会的会员干部之一,诺德。

(照作者来说就是路人甲,不重要。)

所谓的漾公主後援会,全名叫:褚冥漾公主殿下後援会。

说到这个後援会怎麽建立、我又是怎麽加入的,就要说到三年前了——…

那时,是漾公主的妖师身分爆发後、然後他考上白袍第二年的高三。

有很多人在堵他,虽然我不是其中一个,但我不否认我抱着看戏的意图——

真的、直到那天……

「啧,好烦呐……刚出完任务想清静一下都不行。」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褚冥漾踩着近乎无声的步伐走进凉亭,嘟嘟囔囔地小声抱怨,一双墨色眸子打量着四周,白袍掩盖住的衣物内隐约露出一截绷带与血色,外衣也沾染着灰尘。

看起来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打斗回来,却不知为何还没回去休息。

「这边,应该没什麽人了吧?」偏头观察着,他呼了口气直接坐在凉亭中,整个人脱力似的趴在桌上,无意识地蹭了蹭自己的手臂,双眸透出一丝疲惫。

而我,就是在经过时发现他的,当下也不知道在想什麽,一个闪身躲在树後,看着那传说中邪恶无比的妖师,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任凭大气精灵在他身边玩闹、拉扯他发丝。

当时,他的头发没有现在这麽长,顶多在肩膀下一点点,没有绑起来,就是披散着,随着微风吹拂轻轻地晃动。

气氛很安静,他闭上眼在休憩,我便趁机仔细地观察他,原以为褚冥漾只是个没特色的路人甲——因为大家都这麽说、似乎连他本人也这麽认为,但现在一看才发现他其实长得很中性,身上带有水般清澈柔和的气息,他自己不说的话、谁晓得他是妖师呢?

我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但现在想想、褚冥漾怎麽可能没发现我?

或许只是我没带有任何杀气,他也就没管我罢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接着,我听见旁边稀稀疏疏的声响。

五、六个人手上拿着幻武偷偷靠近凉亭,其中一个明显是领头的人朝身後一人使了记眼色,他立刻会意地抽出一张爆符化成刀刃,往正在凉亭中休息的人射去,爆风瞬间刮得我微微生疼,不禁抬手掩面。

手放下後、一看清被炸毁的凉亭,我差点惊叫出声,暗自後悔没提醒褚冥漾当心——不过定睛一看,凉亭废墟中竟是没有任何人影与血迹。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正纳闷时,突然有人拍拍我肩膀,转过去一瞧……

不就是那不见人影的褚冥漾吗?

他笑得微微眯起眸子,温声道:「同学,这里很危险、建议你快点离开喔!」

「咦、喔。」僵硬地颔首,我又默默地往後退,但眼神还是不住地往他那边瞄。

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的,快点离开这吧!」他又说了句,催促我离开,「跟妖师扯上关系不太好,就算你只是站在旁边,留着还是会被波及到。」

闻言,我只好点点头。

选了个更远的地方,躲起来……继续看。

结果刚躲好,就发现身旁的草丛不只我一个,大概有整整十多人挤在里头、男女都有,他们手上都拿着望远镜、耳边也都塞了耳机,发现我诧异的视线,其中一个有着一头绿发的妖精对我咧出笑容,递来一个耳机与望远镜。

「嗨~同学,初次见面,我是叶翡,试试吧?保证现场直播。」

我傻傻地道谢,接过他递来的东西。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耳机里头传来的是褚冥漾的声音,明显是他与那些攻击他的人在对话。

「你们烦不烦啊?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下吗?」褚冥漾皱起眉,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耐。

「黑暗的妖师!给我滚出校园!!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地方。」带头的那人怒吼,旁边几个人也应和着。

「……真是,根本就讲不通嘛。」他垂下肩膀,看起来有点沮丧。

「我们跟你没什麽好说的!大家上、宰了他!」

看着冲上前的人,褚冥漾喃喃地道:「没办法了、其实我也不想动武的。」

他先是一跃而起闪过一人劈来的刀,顺着跃起的动作踩上那人的肩、将他踏的身形一歪,又唤出水色掌心雷打向他掌心与脚边,阻碍他的行动。

接着凌空抽出好几张风符化成小刀,一一地射向那些人的手、打落他们的兵器,待到他重新落地、堵他的人已经愣住的愣住、倒地的倒地,相同的是身上没什麽大伤口,但却是连武器都没了。

「还打吗?」他偏头淡淡地问道。

这态度似乎是惹怒了领头人,他立刻呼喊着同伴重新拿起兵器,冲向褚冥漾。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真不死心,只好送你们进医疗班了。」褚冥漾话一落,举起他的幻武,往後踏了几步与他们拉开距离,直接将水色子弹送入他们腹部……也不知那子弹是什麽材质做的,居然硬生生地将他们肚子轰了个大洞,顿时哀号声四起。

见状,褚冥漾似乎也是傻了眼,小声念道:「呐,米纳斯……你这次是不是有点狠啊?」

远处的我还在纳闷褚冥漾的说话对象时,就发现那人身边聚起许多水珠,慢慢地凝聚成一个漂亮的蛇身女人——原来是他的幻武精灵。

她用有如细雨滴落般的温柔嗓音不平地道:『分明是主人手段太温和,他们才会纠缠不清。』

闻言褚冥漾一阵苦笑,「我只是想警告警告……」

『这就是警告。』

而後蛇身女人露出淡笑,半透明的手轻抚上褚冥漾的脸庞,『累了就请先回去休息。』

「是、是……那也得先送他们去医疗班吧?」他叹气,翻手转出移送阵,「今天辅长不在,代班的好像是九澜大哥耶……希望他们不会被拿走太多器官。」

『拿走更好,以後就不会来堵主人了。』蛇身女人轻摆着蛇尾哼了声,在褚冥漾无奈的注视下化回水色幻武大豆。

他、真的是妖师吗?这疑惑再次出现在我脑中。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他真的好……」

「好温柔对吧?那些明明是想杀他的人呢!」一边的叶翡笑道,「结果他还担心人家被拿走器官。」

「漾漾公主人太好了啦!那些人管他去死!被九澜做成标本算了。」一个红发女生忿忿地道。

接着她身旁褐发男生大力点头,「就是咩,打扰漾公主休息的人该天诛!」

「不过公主刚刚打斗的身形好优雅又好美噢……已经有紫袍的实力了吧?」另一个男生很陶醉地道。

「一定有了啦!」

「好想赶快看到他穿紫袍的样子……」某个黑发女生也捧着双颊道,「应该很美又很帅吧?」

呃,这些人是……?

我汗着颜,望向那些你一句、我一句讨论起来的人。

「啊啊、漾公主走过来了!怎麽办会长?」一个人紧张地看着叶翡。

「他应该是要找这位同学,让他出去就没事了。」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叶翡拿回我手上抓着的望远镜,将我推了出去、害我踉跄下,一抬头就望入那双墨色。

「同学,不好意思。」褚冥漾歉笑着。

顿时我愣了好大一下,「为什麽道歉?」

他拉起我的手轻触着,突然觉得一阵刺痛,纳闷地细看後才发现有个小小的伤口,大概是那种没有洗澡根本就不会发现的大小。

「刚刚的爆炸似乎波及你了。」

就因为这点伤?他是笨蛋吗?

「这没关系啦!倒是你……有怎样吗?」我忍不住问道。

他诧异地眨眨眼,抿出小小的笑容,「没事,谢谢你关心。」黑眸盈满笑意,看起来就像染着星斗的夜空。

看着看着,我觉得脸颊有点发热,想到他方才露出的疲惫,便道:「你刚刚好像很累,快去休息吧。」

「嗯。」他点头,又露出微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就先离开了。」

「再、再见!」我真的希望再见到他。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好,再见。」他也回应道,转出移动阵离开。

等阵法消失,後面传来一阵哀号。

「我也想跟漾公主说话!被他拉手!!」褐发男生满脸忌妒怨恨地看着我,让我不禁抖下。

「去你的、忘记会规第一条是什麽了吗?!」一个女生大力往他头K下去。

「就是,说好不能打扰他的!」

「我知道啦,可是说好是一回事、想那又是另一回事啊!」

「同学,脸很红喔。」叶翡站到我面前窃笑道,一手搭上我的肩。

「呃!」闻言,我连忙摀住脸。

「喜欢漾公主没什麽好害羞的啦!我们都很喜欢他啊!」他转头对那群人道,「是吧?夥伴们。」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他们停下吵闹,异口同声道:「没错!」

「那个,你们说的公主……是褚冥漾吗?」

「是的,这是我们对他的敬称、你不觉得很适合他?」

「适合?」

「单纯、天真、温柔……还有似水的气息,难道不是很像童话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主吗?」叶翡眨眨眼,暗示道。

这麽一说,倒是很像。我也忍不住失笑,这些人真的很会取称号啊!

「你们到底是谁啊?」

「我们是褚冥漾公主殿下後援会,我是会长,而他们分别是各个分会的小会长。」他比了自己,又比比身後兴奋的那群人。

「你们人数很多?」我好奇的问。

居然还有分会……但怎麽好像没听过褚冥漾有後援会啊?

「很多噢!」他点头,「像刚刚那种找碴的反而在学校中只有不到百人呢!你也晓得Atlantis是幼稚园到联研部都有吧?所以有分会也不奇怪,即使如此、我们也都是暗地活动,努力不给公主添麻烦,怕有人乱讲话。」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原来如此……那,「我能加入吗?」

「当然、很欢迎你。」叶翡咧出笑容,朝我伸手。

这就是我喜欢上漾公主的经过……

然後、我努力很久终於也成为主会的干部之一。

现在他已经大二了,身手更强、容貌更美,但他的性格依旧没有任何改变,仍是天真、单纯、温和——…

虽然听说他考上紫袍後似乎有被带坏,偶尔会笑得很让人发毛,不过本质上他还是他。

碰!

後援会的白色大门忽然被撞开。

「会长——听说公主生了个孩子啊呜呜呜呜呜……」好几个会员破门冲入,大哭着扒住叶翡。

「什麽?!你从哪听来的?」正在整理漾公主资料的叶翡面色凝重地问。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就是我们在黑馆前听到的啦!」

「是黎沚跟洛安说的!」

「我们有看到、还有照到影像!」

一个人说着,递出影像球,哭得眼泪鼻涕直流,但我们也顾不得脏了,全都挤上去看——影像中一个留着及腰长发、模糊了性别的美人,他弯腰抱起一个面容长得很精致的孩子,屈指弹着孩子额际,如墨的眸子中有着担心与无奈,嘴边是带了点宠溺的笑。

「不会吧?!真的是漾公主的孩子吗?」

霎时哀号声四起,嘤嘤哭泣声不断……

「会长、你们去问问好不好?」

「去问啦——会长!」

「会长——…」

「叶翡,我们去问问吧……」我说道。

主人 不敢 允许高潮 惩罚 忍_憋尿h

而叶翡面露动摇,但还是很为难的答道:「可是会规第一条就是不能打扰漾公主啊……所以我们才在暗地活动的。」

「会规可以更改啦!漾公主都在我们不知道被抢走了,万一抢走他的人是个混蛋怎麽办?」我抓着他肩膀用力摇晃,「你不担心吗?你就不怕公主被骗、之後还伤心离开?!」

叶翡低头思考良久,最後重重地点头,「好,我们几个去问——今天开始,我们漾公主後援会,不只在背地活动,要正式走在阳光下!让胆敢欺负公主的人好看!」最後,一拳往上挥。

「噢——…让抢走漾漾公主的人好看!」全体会员大吼,同时眼泪、鼻涕与口水齐飞。

不会让人欺负你!我坚定地想,这就是我们共同的想法与愿望。

所谓後援会……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