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边有人:我下追老同学成功率面

§漾漾威化有、目前紫袍有

那一天,是褚冥漾临时要支援任务、但黑馆大家都忙的日子。

不得已之下,褚冥漾只好将年幼半精灵托给自家下午没课的三位死党友人。

「真的没问题?」褚冥漾犹豫地望着满脸无所谓的年幼半精灵,又瞄着一旁几位友人……内心又开始动摇了,「我还是推掉任务吧?」

「漾漾,你根本不用担心好不好!我们又不会欺负冰炎。」喵喵嘟嘴抗议。

「我可以跟你保证他的安全。」推了推眼镜,千冬岁说道。

「我也会分饭团给他吃……」莱恩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让众人满脸黑线的话。

其实他担心的是这三位亲爱的友人会以带年幼半精灵熟悉周遭环境的藉口跑去奇怪的地方玩。

不给他回话的机会,小小的年幼半精灵直接堵住他尚未说出口的话语。

「褚哥哥,路上小心。」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好吧……我会尽量早点结束任务的。」

褚冥漾是约过中午时分离去的,剩下的千冬岁等人与年幼半精灵在餐厅小小闲聊过後,於喵喵欢乐的建议下决定移动到白园喝下午茶。

然後没过多久,身在白园的人又多了上完课後跑来找哥哥的弟弟丹恩。

他望着在场的人,发现少了自家前代导人後便好奇的问了去向,「今天怎麽没看到漾学长?」

「漾漾去支援任务。」莱恩回答完後,就从面前的盘子中拿起饭团默默地隐形了。

「这样啊……不过漾学长跟当初我第一次见面比起来变好多。」丹恩也席地坐下,然後发出感慨。

「有吗?喵喵觉得漾漾还是老样子啊!」偏着头,喵喵先递给丹恩一杯茶水後,又替年幼半精灵倒上一杯红茶,「很温柔又很善良喔!冰炎要加糖吗?」

年幼半精灵摇摇头,道谢後就认真地听他们谈话。

「当然如果你指的是身手跟能力的话。」千冬岁推了推眼镜,「那就是废话了,漾漾一直都很努力,所以也进步得很快,更别提他原本就只是对自己没有自信罢了。」

看得出来自家弟弟快暴发了,存在感极低的莱恩拍拍他肩膀,在吓到丹恩以後也加入话题。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漾漾现在也是老样子不喜欢给人添麻烦,所以大部分的任务都是单人的。」

「褚哥哥没有搭档吗?」年幼半精灵低头喝了一口手上的红茶,疑惑地道。

喵喵闻言思考了下,眨眨眼:「他有喔!听说西瑞自称是漾漾的搭档呢!虽然他老是小弟小弟的乱叫。」

「不过那个该死的不良少年家里很抵触漾漾的妖师身分,时常把人抓回去关。」千冬岁戳了块水羊羹入口,继续道:「抓回去关也好,他每次跟去每次都搞破坏,漾漾还要收拾残局。」

「但那也只是自称,事实上他们没有做过登记,所以很多人都希望有一天可以正式当上漾漾的搭档。」啃着饭团,莱恩一边说一边开小花。

「那些人也不想想漾漾的搭档哪是随便一个白痴能当的,尤其他不只是紫袍还是个妖师,通常需要他处理的任务都很危险,搭档实力不够不小心就会死在外面……而且拖後腿无所谓,重点漾漾还会自责。」千冬岁冷哼一声,语气有点不爽。

「漾漾任务都很难没错,只不过有漾漾在的任务他的临时搭档死伤率几乎是零喔!」身为医疗班一员的喵喵勾起大大的笑容,随即却又揪起眉,「但是啊……漾漾自己反而会时常受伤呢,感觉就是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伤害别人。」

「所以才说漾漾很温柔,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莱恩顿了下,才继续咬着食物。

「不一样,他以前是温柔到发蠢的那种,而且对敌人会手下留情过头。」环起胸,千冬岁眼镜闪过一丝精光,「不过漾漾考上紫袍後虽然没太多变化,但碰触到他逆鳞的人通常会很惨。」

「褚哥哥的逆鳞是什麽?」年幼半精灵问道。

毕竟,从他开始被褚冥漾照顾後,他就发现自家照顾人不管对谁都很好,拿自己来说好了,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他不但治好自己的伤势、还只问名字连身分都没问就直接抱着他走,正常人会这样吗?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在无殿那种地方居然有小孩,多少会有点怀疑吧?

一点警戒心都没有。

「唔、大概是看不得身边人因为自己而被牵拖到?」喵喵有些犹豫地开口。

「这个我有经验。」丹恩脸色微微发白,「有一次我刚好遇到他在跟赛塔说话……」

只要回想起那天,他还是会忍不住抖几抖。

『漾学长!你要出任务吗?』

丹恩看见褚冥漾身着紫袍——那时他才刚考上不久——拎着一个小包包正跟一个很漂亮的人谈话,他就跑上前去打招呼。

那时,他还不知道那个人就是赛塔——而且还不是人、是个精灵。

毕竟普通学生没什麽要事的话是不会与宿舍管理员有所交集的。

『嗯,晚点有个任务。』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褚冥漾微笑比着身旁散发出微光、长得很漂亮的人,『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赛塔萝林,光神的猫眼。他负责管理宿舍的一些相关事务。』

赛塔略为颔首,『您好,年轻的学生,宿舍相关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他讲话的声音很像唱歌,丹恩恍惚一瞬,被褚冥漾拍了一下才回神,他没了平常一脸的傲气,连忙九十度鞠躬结结巴巴地道:『您好,我、我叫丹恩‧史凯尔,是漾学长的代导学弟。』

紧张的模样惹来面前两人的笑声,他忍不住微微红了脸。

『那麽赛塔,我就先离开了。』止住笑意後,褚冥漾转身朝赛塔轻轻弯腰。

『一路请小心,在这风之精灵也歌颂的日子里,祝您顺利。』赛塔也将右手轻摆胸前回以一礼,然後望着丹恩:『年轻的学生,跟在袍级身边您可以学习的更多。』

『是的!』又被惊吓一次的丹恩瞪大双眼目送赛塔离去。

『话说丹恩,你怎麽会在这?』褚冥漾的声音唤回丹恩的理智,他眨着墨色眼眸,此时正一脸奇怪的望着他。

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丹恩抓抓头:『哦、看到学长在这就来打招呼了。』

褚冥漾微挑起眉,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真难得……你居然没跟在莱恩身边。』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哥跟那个红色标靶去出任务了啦!』丹恩想起千冬岁就一脸不满。

『这样啊!』

听出丹恩的抱怨,褚冥漾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但紧接着却突然敛起笑容望着前方草丛,『丹恩,你先离开吧,我等等也要去出任务了。』

『啊?』丹恩一愣,想起方才精灵的话语,便开口问:『我能跟吗?』

然後就是褚冥漾一脸讶异地瞪着他,『你想跟?确定吗?』

看他这样,丹恩也不服气了。

『难道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啦。』褚冥漾叹了一口气小声嘟囔,『……好吧,你靠旁边一点,我先处理障碍。』

障碍?

丹恩脑门上才刚冒出问号,旁边就突然闪出好几个身影团团围住他们两人。

『妖师!给我滚出校园!』来人叫嚣着。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褚冥漾瞄了丹恩一眼,对上那群人之首,却不是回骂。

『这不关学弟的事,能先让他走吗?』

为首的人也不理会,直接将兵器抵在丹恩面前,拒绝意味非常明显。

『他是你的代导学弟,跟妖师混在一起都不会是什麽好东西,谁会让他走!』

听到回答,丹恩就发现自家好脾气的学长皱起眉,身上还微微地散发出压迫感。

『我说,让他走。』

带头人哼了一声,直接朝身边同夥示意,一群人就这样一起攻上,对象朝着褚冥漾、也有些朝着自己。

丹恩还来不及闪避,褚冥漾就先隔开眼前刀刃,一脚重重地踹在眼前人腹部将人给逼退好几步、硬是打出一个缺口,然後直接扯住他衣领用力往那方向推,一把将毫无防备的他扔出攻击圈,而他也当场摔得头昏眼花。

等他重新恢复视线後,那群人已经不晓得被褚冥漾用什麽方式打败,虽然外表没什麽大伤口,却软绵绵的没有半个能站起身,全都倒地哀哀呻吟着。

然後丹恩看到自家学长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想应该是危机解除他才又靠了过去。

『喵喵,在忙吗?』褚冥漾瞄了丹恩一眼、没阻止,只是抬脚踩住一个人偷偷伸去拿幻武的手腕,穿着公会发配靴子的脚跟一施巧力,那人发出更大的哀号声。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同时丹恩还听见那种像是关节脱臼还是骨头断裂的不详声响……

『我没受伤啦!只是想问今天保健室会不会很忙?』完全不在意噪音发出者,褚冥漾踢开那只手後继续与电话中人讲话:『跟平常差不多?呃、九澜大哥也刚好过去了啊……好,我会小心不受伤的。』

话说到这,他看到自家学长转出移送阵,直接用脚将那群人通通踢了进去。

『喵喵,请帮我转告辅长,我送了一批人过去要请他多关照。』褚冥漾勾起一抹虽然很温柔,可让丹恩有种毛骨悚然最高错觉的微笑。

『刚刚被围堵,而且这次不小心下手太重,他们身上应该很多地方都断了吧……没啦!我没怎样,不过丹恩在旁边不小心被我拖下水了,还好他没事。』

褚冥漾望着丹恩在他头上轻轻揉了一下,恢复成平常那种似水的温柔气息,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嗯,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任务,掰掰。』切断电话後,褚冥漾对他勾起微笑:『丹恩,你确定要跟我去做任务?』

『要!』

『很危险喔!如果我到时没办法照顾你,会受伤的。』

『不会,有危险我会记得躲远一点的。』虽然对褚冥漾所谓的照顾有点不爽,但丹恩知道自己目前的确还算嫩,倒也没炸毛。

听到丹恩的说法,褚冥漾虽略感无奈但最後还是让他跟了。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而丹恩跟着实习完自家代导学长的任务後虽然有学到许多在课堂上无法学到的东西,但若真要问他感想……

大概只有『震撼教育』四字足以形容,以後没必要他大概不会想跟了——

如果压得住好奇心的话。

「反正,那天的情况大概就这样吧。」丹恩一脸别扭地说完,撇过头躲避所有人的视线,「我不会说出任务情形的!」

「大概是很丢脸的被漾漾从头保护到尾吧?可能还像龙舟竞赛那天一样被抓出去甩。」千冬岁推了推眼镜这样说到,完全不在意丹恩的杀人目光。

何止被抓出去甩、都被当食物吞下肚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当时被某种植物的藤蔓一秒抓住後直接掉进大张的食人花嘴中,丹恩仍旧满脸发青。

还好褚冥漾随时都有在注意,立刻就将食人花劈成两半救人了,否则他可能会先被消化个一半、然後再接着被扔进医疗班。

「喵喵记得丹恩说的那件事喔!」喵喵咧出可爱的天真笑容,「当时告诉辅长以後,他原本要立刻扔下手上屍体去整治那些人的。」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你说原本?我还以为只要说是漾漾委托的、不管辅长一开始在做什麽都会想冲去才对。」听到喵喵的说法,千冬岁也来了兴致,镜片後的黑眸闪烁着好奇。

「因为当时九澜大哥在啊!」

喵喵嘿嘿嘿地笑了几声,压低嗓音:「所以他就让九澜大哥先过去看罗!辅长是第一次没阻止他,还要他别把人弄死就好,不然会不好交代。」

「九澜是谁?」听到陌生的名字,鲜少开口的年幼半精灵才又插了话。

辅长他知道,就是之前在保健室替褚冥漾治疗的那个狮毛变态提尔,不过九澜这名字他倒是不晓得,而且听起来似乎是个不能靠近的人。

千冬岁闻言转头替他解答:「九澜‧罗耶伊亚,他是不良少年的三哥,特别喜爱屍体、标本什麽的,你问漾漾的话、他可能会要你没事别接近九澜,事实上也是如此,因为他很热衷从别人身上拿取喜欢的各种器官。」

另外一种类型的变态就是了——某年幼半精灵立刻自行做了注解。

「话说回来如果我是漾漾,我早就把那群人射成刺蝟顺便宰掉让他们重新复活了,结果居然只是让他们骨折……这是哪门子的不小心下手太重。」撇撇嘴,千冬岁接过喵喵递给他的绿茶,脸上明显写出他对自家好友手下留情的不满。

「对啊!当初如果让喵喵遇到,喵喵也会用夕飞爪将他们全部打成重伤捆起来再教育,一定要丢去大太阳底下训个一、两个小时!」喵喵握起拳头义愤填膺地挥了挥。

「万一他们伤太重死了怎麽办?」年幼半精灵提出重点疑问。

闻言,喵喵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点头表示无所谓,「哦~很简单嘛!反正喵喵也是医疗班的,要补充一口气不难啦!」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随便宰人不好吧?而且你们怎麽知道漾学长没下重手?」丹恩反驳道。

睨了丹恩一眼,千冬岁伸脚踹了隐形的搭档一下——至於为什麽隐形还踢得准,只能说是某人开花开的太明显。

「咳、咳咳!」

被饭团噎着的莱恩连忙拍抚胸口,先是略带哀怨地回望千冬岁,然後才对自家弟弟解释:「漾漾如果没手下留情以他的实力那些人死得乱七八糟就算了、甚至还可能会被诅咒,但像你说的……他们当时也就受伤倒地哀号脱臼骨折,了不起有个重伤,如此而已。」

「手段太温和。」千冬岁看丹恩终於理解的神情,只说出这句评论。

「不过对漾漾来说大概算重了吧。」重新拿起饭团,莱恩这样说道。

「我刚到黑馆那天也有人说褚哥哥的手段不够强硬。」

发现眼前几人纷纷把好奇的视线投向他,年幼半精灵便把鬼脸门跟查拉的事情说了一次、顺便提到自己事後将门一把火给烧了的举动。

「那是因为丹恩没受伤、而且查拉学长那也是先做个警告罢了,凡事别做绝比较好吧?尤其我又是这个身份。」

众人在耳闻熟悉的嗓音後、又听见从微风中传来属於妖师友人发上铃铛的清脆叮铃声,回头便发现褚冥漾带着一脸无奈笑容踏出繁复的美丽水蓝移动阵,身上的紫袍有些尘土与破损,但应该是没受什麽伤。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你们啊……要讲那种话题好歹先布下结界嘛!」

一点都没有被当事人撞见的尴尬,喵喵很开心的朝他招手,「漾漾~来吃点心!」

「处理得真快,漾漾你应该没有因为担心冰炎而勉强自己吧?」推了推眼镜,千冬岁眯眼瞪着褚冥漾。

「没有。」

褚冥漾立刻一秒否认,在惹来更加锐利的视线後又紧张的强调了一次,「……真的没有啦!那只是个简单支援任务而已。」

要是被知道自己说谎逞强了,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这我能替他保证,毕竟褚来支援的就是我跟另一个白袍。」轻轻的笑声过後,千冬岁发现自己被揽进熟悉的怀抱。

「哥!」

「我回来了,岁有想我吗?」

在自家弟弟兼恋人的颊边落下一吻,夏碎毫不客气的占据莱恩让出的空位。

千冬岁在其余人取笑的目光下咳了声,「哥这次任务很难吗?怎麽会需要漾漾支援?」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也没多加在意千冬岁转移话题的举动,夏碎迳自将脸埋在他颈边,把重量全交给他,「还好,只是我们没办法一次净化那个地方的黑暗与污染,所以公会才会乾脆派褚来支援。」

「所以我说只是简单的任务嘛……怎麽可以不相信我。」接过年幼半精灵给他的蛋糕,褚冥漾满足的塞了一口进嘴巴。

「谁叫漾漾不喜欢给人担心、添麻烦,就像之前被堵也闷不吭声。」喵喵嘟起嘴很不满地反驳他。

「下次有这种事就别手下留情了。」莱恩默默地浮出来说道。

「所以你们刚真的是在讨论怎麽宰人?」

顿了顿,褚冥漾瞅瞅年幼半精灵,又看看自家几个好友。

居然光明正大的在小孩子面前讨论这种事!拜托你们收敛一下啊喂!

「不,主要是在讨论褚哥哥心太软、像个笨蛋。」一眼看穿自家照顾人的想法,年幼半精灵嘴很毒的刺向褚冥漾。

闻言,褚冥漾苦了脸很委屈地望着亚。

他对於自己被一个小小孩教训感到有点哀伤。

「我倒觉得冰炎说的没错,对敌人不需要手下留情,尤其人家都不要你活了、你干嘛还让他活。」听千冬岁在耳边简单说过原由後,夏碎挑起眉,一点也没有帮忙的意思。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我知道啦!不过你们真的觉得我会这麽简单放过那些拉我身边人下水的家伙吗?」

咬着叉子,褚冥漾环视着周遭通通带着疑问的脸庞,唇边勾起一抹稍嫌灿烂的笑容丢出几个问句:「你们难道都没想过是我下了言灵、九澜大哥才会突然出现的这个可能性?更别提事後我说不定还送了辅长一本有关刺青图腾的书做样本喔?」

几人沉默半晌,

丹恩试探地问道:「漾学长,你有这样做吗?」

「哦~你们觉得呢?」那双墨色眸子立刻盈满笑意,他没有回答、只是狡黠地眨了眨。

……

「漾漾,你真的有学坏……居然连我们都整来玩了。」几人呼了一口气,脸上挂满了黑线与无言。

「我没有啊。」褚冥漾努力露出真诚的表情试图让友人相信他,不过只招来几双白眼。

「依我看,给辅长书可能是真的。」千冬岁哼笑了声,「不过九澜还是算了吧!你不可能的啦!」

被千冬岁这麽一说,褚冥漾也郁闷了,赌气似的回嘴:「如果我说可能呢?」

「那样的话,我们也不用担心你了。」就着宝贝弟弟捧在手上的杯子喝了口茶,夏碎凉凉地道。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然後,」不太自在的瞪了夏碎一眼,千冬岁望着一脸不满的妖师友人补上最後一枪:「冰炎也不会说你是个心软的笨蛋了。」

於是在场人纷纷点头,异口同声道:「同意。」

「欸!这样说太过分了吧?!」

然後在发现没有人理会自己的抗议後,褚冥漾怨念颇深地戳着盘中蛋糕,重复着戳几下、吃一口,然後再戳几下的动作。

一旁的年幼半精灵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下去,乾脆就重新往他手上塞了一盘蛋糕,换掉原本那盘被褚冥漾戳得乱七八糟的不明物体。

然後发现他又有泄愤的举动时一把压住他的手腕,「褚哥哥,你再玩下去我就把冰箱的蛋糕通通扔掉。」

闻言,褚冥漾僵硬地停下动作……几秒後恢复进食,只是一举一动中仍是带有些哀怨的意味,同时那可怜的目光还时不时瞟向放话威胁要丢他蛋糕的年幼半精灵——最後被白了一眼。

见状,旁观的几人皆是略觉莞尔地微微抿起了唇忍住笑意,性格温和单纯善良……甚至对前来找碴的人手下留情,唯一的逆鳞就只是身边的朋友与亲人。

很傻、不过这就是褚冥漾——也是他们所喜爱的友人。

…逆鳞与手段END

我下边有人:我下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