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怎么区分玉和水晶臀缝

即使只是一个微笑,也是一个幸福。

因为微笑会招唤幸福。

AtlantisAM6:00

「漾漾!漾漾!听说了吗?我们班有新的插班生耶!」一脸快乐幸福笑脸的喵喵蹦蹦跳跳的跳到我旁边,然後拉着我在那转圈圈。

「插班生?」是属於原世界不知道哪里来的倒楣鬼还是属於守世界的变态火星人?

「对呀~听说是一对双胞胎!」说完喵喵递过一个文件夹给我,然後翻开,是一对拥有一长一短褐色头发的龙凤胎,大大的褐色双眼,身上穿着是属於日本的某所高中的水手服和白西装,「漾漾,你看,是不是很可爱!而且听说他们一个月的代导人是──」不知道为什麽,喵喵突然拉长音,用着像是学长要四天三夜没睡结果要恶整我的眼神,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漾漾喔!」

真的是我!「为…为…为什麽?」

「因为校董决定的,听说原本是要请欧罗妲当代导,但是後来因为欧罗妲的工作太繁忙,所以最後决定由漾漾来当代导。」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请问一下,这个跳的标准是怎样?为什麽从高高在上的班长大人直接跳到我这个小小的同学?中间的副班长、风纪、学艺、康乐那些勒?为什麽是我!说啊!

「漾漾!一个月的要加油喔!我们有控会去帮你的!我精神上支持你的!」喵喵拍拍我的肩,如此告诉我。

我求你不要精神上支持,直接帮我接过这个任务好不好──

看着说跑越远的喵喵,我只能叹气的看着文件上的双胞胎照片,然後拿起学校特别准备,定点用的传送阵去接那对双胞胎了。

JapanAM6:00

「姊姊,你说所谓的代导人,什麽时候才会来?」站车站某一处的双胞胎,余海问着沉默站在他旁边的双胞胎姊姊,余礼。

「姊姊……」看着自家姊姊不愿意理会自己,余海只能安静的站在一旁罚站,等他们的代导人来接他们。

沉默许久,余礼抬起头说,「来了。」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他们往空无一人地方看去,突然一个黑发少年出现在他们面前,然後他们两个隐约感觉到四周有了变化,四周的行人仍旧行走,完全没有对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有所留意,「你们好,我的名字是褚冥漾,请问你们是姬余礼与姬余海吗?」

「是。」双胞胎看着这个长相朴素,名字念起来超难念的少年,余海对着褚冥漾说,「我可以叫你漾漾吗?」

「可以。」明白自己名字有多难念的褚冥漾笑着点头,然後拉着他们跳车行动。

「漾~」刚踏进学校的那一瞬间,某只鸡立刻不知道从哪里飞奔而来,然後一手拉着我的脖子说,「小弟竟然不乖乖的等大哥,你该当何罪!」

「瑞西,快松手,我快不能呼吸了……」褚冥漾双手拉着对方的手,但是却纹风不动。

五色鸡抓着褚冥漾,打量着都不说话的双胞胎,「他们两个就是传说中的双胞胎吗?」

「你好。」双胞胎非常有默契的问候,也没有因为对方的发型与个性而多说什麽。

「瑞西,你找我什麽事情?」褚冥漾花一段时间,终於挣脱了五色机的束缚。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阿,身为老大的小弟兼搭档,我们去出任务吧。」

「可是不是要上课。」褚冥漾立刻拒绝可能翘课的机会,毕竟被褚冥玥知道的话,他就完蛋了。

「早就公布放假了,今天全校放假。」五色鸡一脸你落伍的表情看着褚冥漾,「所以,跟老大我去任务吧。」

竟然这个理由不行,那换另外一个,「还是不行,我要带姬余礼与姬余海他们去逛校园。」

「好吧,那我要跟你去。」五色鸡一脸勉为其难的看着褚冥漾,「看,我这个做大哥的多麽看故小弟阿。」

「可是你不是还有任务?」我宁可你自己去做任务,也不要你陪,你在的话,普通的逛校园一定会充满危险。

「对喔,那我去做任务。」脑袋一直线的五色鸡立刻就这样闪人了。

「走吧,我们去逛校园。」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好。」

走到热带餐厅後,对着他们说,「这里是学校的餐厅,不过你们要小心这里的人鱼石像会吃人,所以不要太靠近。」

「好。」

「我们先吃点东西吧。」褚冥漾拉着他们两个的手走进了热带餐厅内,余礼手抖了一下,但却没有收回手。

「漾漾,等等可以去看教室吗?」余海问着褚冥漾。

「可以阿,可是要找一下。」褚冥漾苦笑的看着余海说,「这个时间他们不知道有没有又在散步。」

「散步?」余海终於露出其他表情,有点想笑又有点像是囧的表情。

「呃……算是学校名产吧,会移动的教室。」褚冥漾似笑非笑的说,「可是如果要去教室的话,你们两个要做好心理准备。」褚冥漾把十张暴符递给他们两个,「这是爆符,武器的样子源自於心,所以如果遇到不速之客时,你们就用这个好好招待他们喔。」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准备?」

「招待?」

双胞胎有点呆愣在那边,但当他们走到教室散步的地方後,就明白准备和招待这两件事的意义了。

「妖师!那命来吧!」一群穿着学校制服的男女出现他们面前。

「对不起,我现在没控理你们,如果你们要堵我的话,请下次找没人的时候好吗?」褚冥漾用今天天气真好的态度看着他们,「如果你们等不到下次的话,那我只能速战速决了。」

「你不要太嚣张!妖师!」似乎被刺激到,有幻武的用幻武,有爆符的用爆符。

「爆火,随着我的思想成为退敌所用。」褚冥漾决定不用幻武而是用爆符来示范,黑色的掌心雷出现在手中,「那麽,游戏开始。」

「爆火,随着我的思想成为退敌所用。」双胞胎看见後,也使用爆符,然後手中各出现一把黑色的武士刀,「漾漾,我们来帮你吧。」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作出作战标准动作後,双胞胎两个人的气氛变了,有点像是是拿起幻武的雅多和雷多他们,「敌人,就不能手下留情。」一直很沉默的余礼冷笑的说。

褚冥漾看着他们两个一面倒的攻势,突然明白为什麽他们会进入学校了。

靠近教室时,褚冥漾突然转过身笑着问,「你们,今天微笑了吗?」

「当然!」原本呆住的双子扬起一抹快乐的微笑,看来学校的新生活不无聊了。

这对双胞胎,感觉上有点像是雅多和雷多,但是>///<

他们只是普通人。

至於样样突然问,他们微笑了吗,是问他们能不能够习惯学校(天:虎烂)。

双手扒开屁股撅打臀缝:打臀缝

不过有点不标准(orz)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