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高扒开扇肿臀缝调慢点肚子里还有孩子呢教玉势 打臀缝

秦宛感觉自己那一霎好似也成了“喷泉”中无数蜜液中的一股,被狠狠冲到了半空。

高潮了——

高潮中的秦宛彻底瘫软在何律身上,眼神涣散,面色酡红,下身一股一股地喷着水儿。

而何律呢?被高潮中的小穴紧紧夹住的肉棒显然快要到达极限,他却还紧咬着牙关,把身上任由自己摆布的小碗半放到床上,抬起她的一条腿,何律再也忍受不了,哼兹哼兹像电动马达一样地挺起腰杆、动起屁股,把自己的肉棒拼了命地往秦宛的小肉穴里送进去。

秦宛被插得整个人晃晃荡荡,抱着何律只有“嗯嗯啊啊”的破碎叫声,叫的已经没力了,小猫一样,可怜兮兮的。

就这样死命地插了近百下,何律掐着秦宛的大腿和后腰,肉棒死死嵌进专属于他的肉座中,爆发了。

一次床上之行,两人都大汗淋漓。

秦宛浑身没力,懒懒地靠在何律肩头,眼皮子耷拉着,将睡未睡的样子。

撅高扒开扇肿臀缝调教玉势  打臀缝

何律伸手把秦宛整个抱在怀里,在她惊讶的叫声里,抱着她下了床。

这是要去浴室清洗,何律作为妇科医生,最清楚做爱以后的清洗对于预防女性疾病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秦宛本想说太累了算了,可何律的体贴,她又实在很受用。“乖~累的话眼睛闭着靠着我,其他交给我就好。”

于是放心地合上眼睛,头靠在何律的肩头,没有睡到,秦宛可以感觉到何律在浴缸里放了水,被放进水里的时候她觉得整个人轻了许多,温热的水流包裹住身体,轻轻冲刷,像是按摩,舒服极了。

没一会儿,何律也进到水里,一人用的浴缸便显得有些拥挤了,秦宛撑起眼皮子看了一眼,侧了侧身,让何律占据浴缸中的中心位置,自己则半压在他身上。

何律的肩膀还是很有肉,脸颊贴着他结实的肌肉,秦宛的心里滋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所以,何律给她清洗上半身的时候她都很放松,哪怕他用手拢住了她胸前的白兔细细揉搓,她仍然没有睁开双眼,只是原本自然张开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

“小碗,我现在给你洗乳房。”何律轻轻地在她耳边说。

撅高扒开扇肿臀缝调教玉势  打臀缝

“哼嗯……嗯。”气息稍有不稳,但秦宛没拒绝。

闭着眼睛,身体的感觉比平时更敏锐。

啊……何律的手揉得她好舒服……他的手指掐她的乳头了!咿呀!疼!唔……又不疼了。

那种疼中带着酥麻的感觉,让秦宛连脚趾都微微蜷起。

这还只是开始呢!何律看着秦宛闭着眼睛欲盖弥彰的红润小脸蛋,嘴唇微微抿着,明明喜欢却喜欢得很克制,不拒绝也不说要,可这满脸绯色的小模样,嘴里似乎还含糊不清地叫着什么……不正她是一点一点陷进欲望漩涡的证据吗?

何律心情大好。

“现在要开始洗小碗的肚子了。”何律的手移到了秦宛的小腹,刚刚才碰到那处可爱的小突起,秦宛就蜷着身子笑起来,“别碰那里,我痒!”

秦宛不怎么怕痒,但肚脐眼儿是她的唯一死穴。

撅高扒开扇肿臀缝调教玉势  打臀缝

何律半撑起自己的一侧身子,看向护住自己肚脐儿的秦宛,“真不让碰?”

秦宛坚定地摇头,“绝对绝对不让碰!”

“那该怎么洗呀!”何律做苦恼状。

“肚脐不用洗!”

“不行!”何律才出其不意地抓住了秦宛的双手。

吓!没手护肚脐儿了!啊还好!何律的双手也没闲着的!

秦宛的心才放下半米,立马被何律的下一个举动惊到了。

“你你你你……你怎么用舌头舔啦……啊哈哈哈哈……不要不要了……真的不行的……”

撅高扒开扇肿臀缝调教玉势  打臀缝

——————————————-

谢谢大家帮我驱散感冒菌~木木好多啦~就是喉咙疼……头疼……(你真的好多了吗?)

咳咳咳,是好多了,没有打喷嚏流鼻涕了。

木木超级怕痒的~有人挠我肚子的话我虽然浑身无力但会尽全力攻击他,所以,挠痒真的会有很可怕的后果!

你们猜我写完挠痒痒是不是就结束啦?嘻嘻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